32歲韓國一姐突然下嫁小5歲愛豆,仙女造型驚艷全網:我的青春嫁人了!

网瘾少女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她居然結婚了?!

上個月,32歲 韓國花滑女王金妍兒在首爾大婚,新郎是小5歲的男團成員高佑琳。

她身著一襲Elie Saab婚紗,薄紗重疊,仙氣飄飄。

仿若白蕊精靈,連一旁的 鄭秀晶都被美得驚呼連連。

都說老公像 丁海寅+鄭容和,兩人站一塊,如偶像劇劇照。

連奧運會也官方嗑糖, 恭喜冰雪女王!

不少網友對俄羅斯三娃、柚子羽生結弦耳熟能詳,卻對金妍兒知之甚少。

她上一次沖上熱搜,還是: 韓國人輸不起。

俄花滑名將阿德琳娜·索特尼科娃坦言,因在索契冬奧擊敗了金妍兒, 被韓國人網暴了整整7年。

韓國人是懂網暴的,而且一視同仁。

對外人惡言相向,對自家選手也重拳出擊。

金妍兒最出圈的名言便是:

「要是我失敗了,全國人民都將背叛我。」

2010年冬奧,藍色風暴,翻天覆地。

「后面的人都不用看了, 大家現在看到的就是本屆冠軍——金妍兒。」奧運解說斬釘截鐵。

如果任何人曾對她有任何質疑,現在都可以閉嘴了。

那天,她成為了歷史上 第一位女單全滿貫得主,全勝之姿,一騎絕塵。

此時,一行清淚,劃過她的臉頰。

世人賦予金妍兒無數盛譽——

職業生涯從未下過領獎台的女人。

一個人就是一個國家隊。

但回顧生涯,她卻說:

「糟糕的回憶多于美麗的記憶。」

她開局就逆風。

花滑是童子功,小千金3歲滑冰,羽生結弦4歲啟蒙, 金妍兒第一次穿上冰靴,是7歲。

當時有人跟她媽說:「我看她骨骼精奇,天生就是花滑的料。」

怎麼聽都像《功夫》的劇情,但金妍兒就這樣走上了職業之路。

然而,韓國是「速滑領偷羊」,卻是 花滑荒漠。

教練?沒有。金妍兒 媽媽是愛好者, 只能自己教。

場地?別想。就在 公共溜冰場,比農村墟日都熱鬧。

裝備?做夢。穿的是 姑姑的舊鞋,大兩個碼。

環境惡劣,她卻逆天。

10歲完成第一個三周跳,12歲駕馭5種三周跳,國內無敵手。

14歲施展三周連跳, 首戰國際,就是冠軍。

這有多牛x?

當年韓國花滑國家隊連毛帶屎就10個人, 金妍兒就像一片苞米地里突然開出一朵天山雪蓮。

都說她是老天爺開飛摩喂飯吃,但她自認普通,全靠 雞娃

別人是父母雞小孩, 她是自己雞自己。

我工作8個小時已經披頭散發,金妍兒的訓練時間是 早上9點到凌晨1點。

老師回憶:「每次上課,別的小孩還在睡覺, 只有妍兒在等我,并且已經換好衣服,扎好頭髮。」

有次金妍兒出錯,被罰滑100圈。

換別的小孩,早就大哭耍賴了,金妍兒卻一聲不吭滑完,冷冷道: 「現在可以繼續訓練了嗎?」

這種超越年齡的狠勁,帶來了改寫歷史的成績。

年僅15歲,她成了韓國第一人,前途無量。

但這時,她想 退役了。

因為再滑下去, 人要廢。

國內沒有冰靴專家,金妍兒的冰刀歪了,是老媽拿螺絲刀自己調。

可想而知,越調越歪, 越歪越跳,越跳越傷。

16歲,金妍兒 脊椎歪了3.8°,17歲,她就 腰間盤突出,腳踝更是沒有一塊好肉。

但哪怕疼到倒地哭泣,她也只能抹干眼淚,咬著牙練下去。

因為 在韓國,花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后身。

在金妍兒拿下10年冬奧金牌前, 韓國44塊獎牌,都來自速滑。

速滑手黑,來錢更易,故在此之前, 金妍兒沒有任何贊助,都是媽媽借錢訓練。

而且韓國人的勢利眼不僅在資本上,在國家隊內也一樣。

07年,金妍兒破格拿到世錦賽資格,隊員們強烈反對:

「她要是拿不到前三,我們就不買賬!」

當年,她體力不支兩次摔倒,腰椎劇痛,但還是堅持拿了 第三

她明白,一輸萬人踩, 哪怕透支生命,都要贏。

但習武最忌無師無對手, 有師傅,知分寸,有對手,知高低。

2007年,她成為 布萊恩·奧瑟的首位徒弟,后來羽生結弦成了她師弟。

同時,她與同年同月生的日本名將 淺田真央,雙姝出世,史稱「 金貓時代」。

淺田真央,殺手锏是 阿克塞爾三周半,金妍兒回去苦練了三個月,嗯...學不會。

「她是個天才,我是個庸才。」她自嘲。

這兩人當時就像年級爭第一的學霸,一個是單科一姐,斷層拉分,一個是綜合王者,穩中求勝。

可金妍兒從小在網暴國長大,練就了一樣神技: 心態。

教練組曾這樣形容: 犯任何錯誤都不會眨眼的女人。

超強抗壓+天賦努力+教練加持,那時起的金妍兒,就像華山論劍,她掏出了原子彈。

《骷髏之舞》,午夜彌撒,亡靈起舞,她黑裙墜繁星,飛旋掀妖風。

女王登基,死神也要行禮。

《007》,一槍命中,無懈可擊,3+3經典連跳,猶如在子彈中起舞。

邦德女郎,冰上大殺四方。

《F大調鋼琴變奏曲》,清冽如月碎碧泉,靈動似鳥點群山。

干凈利落,連俄羅斯解說都贊不絕口:

「這放在男單里,也無人能擋。」

那天,金妍兒 第11次刷新歷史最高分記錄,當然,都是自己的記錄。

中國網友銳評:韓國速滑手黑路子臟, 但花滑上那是贏得嘎嘎干凈。

夸張一點說,在金妍兒之前,但凡得個世界冠軍都能叫「花滑女王」,但在她之后,這個稱號只屬于她——

唯一真神,住在領獎台的可怕存在。

但光環之下,皆是塵埃。

在她拿下冠軍后,韓國媒體建議把獲獎當天設立為 「國民幸福日」,這 讓金妍兒倍感壓力。

加之長年累月的傷病, 外表看著風光無限,里面全是肌肉繃帶。

金妍兒退意漸萌, 但整個國家,就沒一個能打。

終于,導火線,點燃在索契冬奧的冰面上。

2014年, 《再會諾尼諾》,女王最后的探戈。

每一個指尖都在吻別飛雪,每一個跳躍都在訣別時光。

鏤空戰袍,閃爍姿影,萬千歡呼聲,欲與金妍兒深情一擁。

編舞師大衛感嘆:

金妍兒肩負巨大的壓力, 好比在令人不寒而栗的懸崖邊緣,再走一步就要一命嗚呼。

但她卻決定翩翩起舞。

一曲終了,奧運記者Julia更是直接開香檳: 無與倫比,冠軍女王。

然而,最后金妍兒不敵索特尼科娃, 憾得銀牌。

當晚,韓國推特熱搜前十全是「得分不公」,翌日,官方網站崩潰,一封有180萬人的請愿書,殺到奧委會。

不久之后, 金妍兒宣布退役,往后七年, 索特尼科娃慘遭網暴。

金妍兒曾說:「 我早對滑冰生厭,看都不想看,成為運動員后,再無個人生活,甚至連腳踏車都不會騎。」

退役后,她一步步拾回自己的 人生

她喜歡 鋼琴、芭蕾 ,還唱得一嗓好歌,曾受成龍邀請,參加過賑災義演。

她熱愛公益,截至今年已經捐出了超過 300w美元,救助病童和體育事業。

「每次看到滑冰的小女孩,我都很心疼, 希望她們能有更好的訓練條件。」

她去旅游,學創作,穿上美麗的裙子, 脫下冰靴的她,比場上更輕盈了一點。

金妍兒曾說出自己的擇偶條件:

「個 子要比我高,不必太要強,我更喜歡在困難時也會依靠我的那種人,不要因為我是金妍兒才裝作喜歡我。」

「最好是自然喜歡,慢慢熟悉。」

老公高佑琳完全符合。

三年前,二人在節目中認識,低調戀愛,訂下終生。

大婚之夜,金妍兒的幸福滿到溢出來:

「我遇到了很好的人,約定好了未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好好生活!」

賽場上的女王,愛情里的新娘,脫下戰袍,換上婚紗,她依然美得耀眼。

金妍兒說: 「人生的道路不止一條,每一個角色都讓我發光。」

那就讓我們祝福歐尼,請狠狠幸福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