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羅:極簡主義,不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更是一種高級的生活智慧

珮珊 2022/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余的財富只能夠買多余的東西,而靈魂必需之物,根本無需金錢購買。——梭羅

大多數人在安靜的絕望中生活,當他們進入墳墓時,他們的歌還沒有唱出來。

在梭羅看來,人這一生就是來展現自己的,想做的事情就要大膽去嘗試,特別是在精神層面的追求上,更要全力以赴,「以免在彌留之際覺得自己虛度了一生」。

為了驗證「物質需求極簡的生存狀態下,如何最大程度地滿足精神需要」,說隱居就隱居,毫不猶豫。

從1845年7月4日到1847年9月6日,梭羅在瓦爾登湖畔共待了兩年兩個月零兩天 。

梭羅并不提倡人們隱居,盡管瓦爾登湖的這段短暫歲月給他帶來了如醍醐灌頂般的覺醒。對于梭羅而言,置身于森林湖畔中自耕自食的生活,不過是他的一種思想試驗。

事實上,在瓦爾登湖的兩年兩個月零兩天里,梭羅也不是每時每刻都在森林里呆著。他經常會回到鎮上拜訪朋友與家人,也常有朋友來探望他,并在一起談天說地,開思想的大派對。實驗完成,當他領悟的人生的真諦后,他便轉身離開了。

隱居只是一種生活方式,在梭羅看來,無論你在喧囂的城市中心,還是在幽靜的鄉村田園,只要你心有所住,內心寧靜,富足的生活狀態就隨時可得。

所謂「小隱隱于林,大隱隱于市」,真正的修行,不在山上,也不在林中,而是在自己的心中修籬種菊,你心中的世界,才是你真正的江山

當來則來,當去則去,一切隨心而動。

一個人生活越簡單,越接近真相,越是能夠放棄一些東西,越是富有。梭羅在《瓦爾登湖》一書中寫道:

「把一切不屬于生命的內容剔除得干凈利落,簡化成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

刪繁就簡,去偽存真,當一個人把對物質的欲望降到最低,內在精神的價值才能凸顯出來,也是這種價值,使他開始真正意義上的人的生活。而深陷于感官享受的欲望牢籠里,只是如行尸走肉般生存。

「我們需要將目光直接朝內看,這樣你才會發現你思想中有一千個領域尚未被發現。」

1845年,拿著借來的一柄斧子,僅花費了28美元零12.5美分,28歲梭羅在距離康科德兩英里的瓦爾登湖畔建造了一個小木屋,自己開荒,自己耕種,自給自足,開始了他的隱居生活。

在瓦爾登湖,梭羅真正回歸到生命的本質,他重新認識自己,從容地面對生活,卸卻了一切繁華綺麗,返璞歸真,回到一種最為簡單、樸素、純凈原生狀態中。

梭羅后來以自己的親身實踐把生命必需品總結為:食物、住房、衣服、燃油,加上幾件必要的工具,以及愛學之士專屬的書、紙、筆,這樣便可以歡愉地生活。

除此之外,梭羅認為「大多數奢侈品,那些所謂的讓人活得更舒適的東西,不僅不是必需,甚至反而對人類的升華構成了阻礙。」

人應該把有限的生命用于靈魂空間的拓展,如同一顆樹,當扎根于大地的那一刻起,就要把目光注視于藍天,向上生長,向上突破,尋求更廣闊的生命表達。

用梭羅的話來說,人集獸性、神性于一體,當「獸性日漸消亡、神性日漸增長」,這樣為神性所占領的人必是大福之人。用光明占領自己的精神陣地,自己自然就變成了光明。

而這一切,則要通過極簡的生活方式去實現。梭羅的主張是:「簡樸、簡樸、簡樸!我說,最好你的事情只有兩三件,而不是一百件或者一千件。」有時間增加自己精神財富的人才是真正享受到安逸的人。多余的財富只能換取奢靡者的生活,而心靈的必需品是無需用錢購買的。

極簡的生活方式,是通過為生活做減法,最終達成的卻是生命的加法,即人生靈魂的升華與豐富。

物質極簡‍

如果一個人太看重物質的享受,就必定需要付出精神上的代價。

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廣廈千間,夜眠八尺。身體所需的物質,其實很簡單。過多的物質,反而會成為累贅。

如老子在《道德經》中所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當你為占有更多物質沾沾自喜,而自詡為人生勝利者時,你也被這些,東西所占有,成為它們的奴隸。

目之所及,簡簡單單,干干凈凈,身心清爽,靈明通透,自然會吸引到那些美好的東西靠近你。

物質的東西少了,精神的東西才能進入你的生命世界。

欲望極簡‍‍

梭羅說:「你們不惜把自己累到生病,為的只是能夠存下些防病的錢財。」

人類的欲望無窮,窮其一生,追求名利及那些虛幻的東西,以致于失去人生的方向,及至生命的全部。

攀比與比較,常常是人生痛苦的根源。為了滿足內心的虛榮,背負的東西越來越多,又怎麼能走遠。克制自己的欲望,放慢人生的腳步,有張有弛,給自己的身心留足空白,這樣的人生才能游刃有余。

梭羅說:

大多數人,即使是在這個比較自由的國土上的人們,也僅僅因為無知和錯誤,滿載著虛構的憂慮,忙不完的粗活,卻不能采集生命的美果。

梭羅把瓦爾登湖當成了棲身之所,也把它當成了極簡欲望的精神家園。在這里他完全地將自己的身心欲念投入到對大自然的熱愛之中,并在與自然的和諧相處中找到自己樸素自然的天性。在這里,他體會到了天人合一的喜悅。

生活的本質,不是讓人成為欲望的奴隸,而是減少內心的欲念,展現人生的價值。

社交極簡‍‍

你若盛開,胡蝶自來。

梭羅通過自己瓦爾登湖的實踐告訴我們,多余的社交只會浪費時間,花時間不斷提升自己,才是吸引同頻友情的關鍵。當你思想的能量足以穿越森林,穿越天空,無數的人會接收到它。

生活中,一個人要學會拒絕,不要為了單純的面子而去參加那些可有可無的酒局或社交。特別是那些充滿消極與抱怨能量的圈子,不知不覺間會拉低自己的人生層次。

剝去熱鬧的外表,孤獨才是人生的本質。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嚴格意義上的精神生活,只有在孤獨中才能展開。把垃圾社交省下的時間,用在獨處上,在獨處中閱讀、寫作、反省、冥想,以完成人生的升級與頓悟。

關于獨處,叔本華曾說過這樣一句話: 人們聚會的場面越大,越容易變得枯燥乏味,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誰要不熱愛獨處,那他也就是不熱愛自由。

精神極簡‍‍

我是誰?我為什麼而奮斗?真正的精神極簡,就是專注于生命價值與意義的追求。

精神世界有這樣一個規律,意識同哪個層面的事物相結合,便會強化哪個層面的功能。一言以蔽之,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一個人怎樣看待自己,決定了此人的命運,指向了他的歸宿。在梭羅看來,所謂人的生活,就是靈魂盡可能地敞開,讓自己成為某種可能。這種可能,不只是身體,也不只是精神,而是追求一種同一的完整。

而人的完整,則需要通過向內反省,找到內心深處的根本使命,并通過對社會及他人的精神奉獻去完成實踐。

梭羅的世界里,最好的人生莫過于:物質極簡,靈魂豐盈!

梭羅的《瓦爾登湖》是一部真正走心入神的作品,它能夠直通你的心靈,深入你的骨髓,熔鑄到你的整個品性和人格,甚至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

詩人海子如此評價梭羅:「梭羅這人有腦子,像魚有水、鳥有翅,云彩有天空。梭羅這人就是我的云彩,四方鄰國的云彩,安靜在豆田之西我的草帽上。」

著名翻譯家徐遲曾言:「在夜深人靜、萬籟寂靜、身心孤寂時,《瓦爾登湖》便開始清澈見底,語語驚人,字字閃光,沁人心肺,動我哀腸。」

心不靜的時候是讀不進去這本書,當你把心沉下來,讀《瓦爾登湖》這樣的著作,靈魂將在不知不覺間得到深刻地警醒,如同一道光,照亮自己。

正如梭羅講的:

「我們仿佛驀地發現一片更加蔥綠的田地,發現土壤更大的深度和力量。這就好比一根綠色樹枝橫在書頁上,我們像在仲冬或早春看到青草一般心神舒暢。」

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泓湖水,就像梭羅的瓦爾登湖。喧囂的塵世中,且讓《瓦爾登湖》成為你心靈的隱居桃花源,愿每個人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瓦爾登湖」,在那片澄澈無限的天空中,遇見不一樣的通透靈明的自己。

只有自己領悟的,才叫人生。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