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星輕生成風,3年前,25歲崔雪莉在家中自我了結,連封遺書都沒留下

网瘾少女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又一名韓國女星自我了結了。

2022年8月29日,韓國女演員劉珠恩的哥哥在社交平台發布了一張遺書的圖片,證實了年僅27歲的妹妹已離開。

「我太渴望演戲了,這曾是我生命的全部,不過這樣的生活并不容易。」

在遺書中,劉珠恩表達著自己對于演戲的熱愛,然而,這樣的她,卻在27歲,這個大多數演員的黃金年齡,用這種決絕的方式,告別她所熱愛的一切。

在韓國娛樂圈,自我了結是一個屢見不鮮的詞匯,從26歲的張紫妍,到28歲的具荷拉,再到26歲的宋侑庭……

一個個突然凋謝的生命,讓人心驚。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她的名字叫崔雪莉。

有關于她的逝去,仿佛成了網絡空間中的一抹陰影,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撲朔迷離。

2019年10月14日下午,韓國警方確認藝人崔雪莉離開,離開原因是在家中二樓房間的照明燈上自我了結。

年僅25歲,又曾是當紅女團f(x)成員,甚至在前一天,還在拍廣告,這樣的崔雪莉突然自我了結,甚至連遺書都沒留下,圍繞著她的逝去,無數人開始對于她的原因好奇起來。

她的社交平台,過往的采訪等資料,甚至與同事的關系,如同一座廢墟,每個人都試圖從里面挖出來寶藏。

2015年,由于層出不窮的各色新聞,崔雪莉決定退出團體f(x),然而,這個選擇并沒有讓她的事業更安靜一些。

2018年,在韓國一檔節目中,崔雪莉第一次分享那些過往。

「我從很小就開始工作,身上壓力很大,時常感到害怕。我做著別人讓我做的事,但卻不知道為什麼。某個瞬間我開始覺悟了:我為什麼要做這些?我想那些衣服并不適合我。」

對于11歲就開始闖蕩娛樂圈的崔雪莉來說,她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被安排好的,當出現一點懷疑時,過往的所有光鮮亮麗都會崩塌。

「我看不到未來,也不知道以后會發生什麼,好像一直在忙于自我防御……即使說自己很累,也沒有人能夠傾聽,好像世界上只剩自己孤零零的感覺。」

當崔雪莉說著自己的孤獨與無助時,并沒有獲得任何同情。

網絡是一片倒的攻擊聲,「賣慘」、「博同情」、「自私」、「不為其他隊友考慮」……

崔雪莉小小的孤獨很快淹沒在龐大的輿論聲中,甚至,還因此登上了「韓國憤怒榜」,成為韓國網友最討厭的女藝人之一。

「她那天回到家,一言不發。」崔雪莉的朋友在這件事后說,「那天我和她在一起,她情緒低到可怕,但我們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但對于崔雪莉來說,在輿論聲浪中,擁有一塊沉默之處,或許是她人生唯一奢望。

「她瘋了」

大概是為了反抗曾經被別人規劃的人生,退團后的崔雪莉,一反公司之前為她打造的清純可愛形象。

在2016年,崔雪莉主演了一部電影,《Real》。

這是一部限制級電影,片中的崔雪莉有各種過分戲份。

而在保守的韓國,這樣的崔雪莉自然是不可接受的,而伴隨著人們的憤怒而來的,則是各種關于她的負面新聞。

面對網友的抨擊,崔雪莉并沒有屈服,在一次綜藝里,她說:「貼身衣物里面有鋼圈,穿戴不好,會引起身體消化不良,希望大家能夠放寬心態,不要再對這件事有任何偏見。」

她還認為貼身衣物和耳環一樣,都只是裝飾品,戴與不戴都是她的個人權利。

如此個性的看法在大多數韓國人看來都是不可接受的。

真實的自己是錯誤的嗎?

在崔雪莉的社交平台上,開始越來越多地出現一些個人照,伴隨而來的,則是更多的謾罵。

由于不良的成長環境,崔雪莉并沒有學會如何在真實的世界生存,敏感的她被網友傳遞過來的負面情緒淹沒了,精神狀況每況愈下。

崔雪莉生病了。

抑郁癥,娛樂圈最常見的疾病。

她的社交平台,成了她知道的唯一一個求救渠道。

甚至在一次直播中,她先是對粉絲說了一句「你好」,說完便緊盯著屏幕,一句話不說,又突然咬著大拇指問大家「你們在干什麼呢?」,隨后,又是沉默著盯著屏幕,逐漸情緒崩潰,淚眼婆娑。

這次之后,她發了一張圖片,圖片里面的文字是「你付出什麼,就會得到什麼,我愛過別人,也給過傷痛,我被別人愛過,也被傷害過。」

在這張圖片下,崔雪莉的配文則是:「希望過著只有愛的生活。」

只是,大概,崔雪莉的悲哀大概在于,她只能這樣無助地祈求,

此時的崔雪莉,如視訊中的鰻魚一樣,在絕望地掙扎著。

她瘋了。

崔雪莉所有的掙扎與恐懼,對于大眾來說,如同一部情節糟糕的劣質電影,在欣賞完驚奇的內容后,換來的只是這三個字。

「請關愛我一些吧」

2019年,對于韓國娛樂圈來說,是動蕩的一年。

先是李勝利事件,隨著被卷入的人越來越多,逐漸成了一股似乎要涉及整個韓國娛樂圈的大風暴。

然而,在所有人都翹首以盼著可以因為這次事件,將韓國娛樂圈幾十年來的黑暗面曝光時,李勝利被無罪釋放。

絕望的韓國民眾走向街頭,以重新調查張紫妍事件為口號,要求徹底治理娛樂圈的黑暗面。

2009年自我了結的張紫妍,以生命為代價,揭露韓國娛樂圈的真相。

在長達50頁的留言中,張紫妍指出經紀公司逼迫她上百次,甚至一旦她反抗,面臨的就是被ㄉㄚ,即使張紫妍還仔細列出了包括各種企業高層、媒體高層在內的名單,最終還是了了結案,并沒有人因此被制裁,甚至那些為她發聲的證人,都不得不出逃。

而正當民眾為張紫妍發聲時,崔雪莉面臨的卻是另外一個現實。

她依舊是熱搜上的常客,內容是那些她發在公眾平台上的奇怪照片,人們肆意評論著,猜測著。

「觀眾們,也請疼愛我一些吧,記者們,請疼愛我一些吧。」

而唯一善待她的,只有歿亡。

2019年,在無數人為李勝利事件絕望時,在張紫妍事件依舊無疾而終時,25歲的崔雪莉選擇了離開。

和前輩張紫妍不一樣,崔雪莉沒有留下任何遺書,似乎,她只是單純想要離開這個世界。

而她的離開,也成就了一場網絡狂歡。

在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中,曾有這樣一段話:從孩提時代起,我就一直在討好周圍的人,這是我對人類最后的求愛。

而自幼被教育被培訓著,被韓國娛樂圈流水線生產出來的崔雪莉,當她發現她的一生只是「楚門的世界」時,當她試圖用真實的自己愛這個世界時,迎接她的,則只有對她親手摧毀虛假的美好的憤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