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遺物整理師》年度最治愈韓劇!評分高達9.2,集集催淚刷爆網路

草莓醬 2023/01/01 檢舉 我要評論

死亡,是很多人習慣性回避的話題。

然而它卻每時每刻都在真真切切地發生。據統計,每年約有5000萬人死亡,也就是說,每秒鐘就會有1.8個人離開這個世界。

死亡并不可怕,它是每個人必達的終點。

多年前一部《尋夢環游記》讓不少人重新審視死亡: 生命的終點不是死亡,而是遺忘。

就在今年3月,一則新聞讓不少人感到心酸。

云南一位老人去世后,子女賣掉了他的房子,卻沒有收拾老人的東西,最終新住戶將老人的遺物當做垃圾丟了出去,其中包括老人的結婚照、舊證件、舊磁帶等個人物品。

新聞爆出后,很多人都覺得心痛,覺得老人仿佛「又死了一次」。

如何處理家屬遺物,再一次引起熱議。

最近一部刷爆朋友圈的韓劇,講述的正是和「遺物」相關的故事——

我是遺物整理師

這部Netflix原創韓劇,一次性放出10集,開畫拿下9.1分。隨著熱度的增加,網路評分維持在9.2分。題材、劇情、制作都非常走心,笑中帶淚,引發不少觀眾共鳴。

從名字就可以看出,這部劇聚焦了一個十分特殊的行業—— 遺物整理師

和普通的整理師不同的是,他們專門和死亡打交道,接受委托上門處理亡者的遺物、清掃房間。

在許多人的觀念中,遺物都是交由家人來整理,怎麼會用到遺物整理師呢?

這個世界多的是四處游蕩的、邊緣的、沒有歸屬感的群體,他們生前沒有被溫柔對待,非正常死亡以后也只能交由遺物整理師來處理身后之物。

(圖源:韓劇TV)

雖然國內暫時還沒有這一行業,但在日本和韓國,遺物整理師已是非常常見。

本劇改編自韓國作家金璽別的散文集《離開后留下的東西》,金璽別本人就是一名遺物整理師,他把工作中親身經歷的所見所感,整理成一篇篇小文章發布,後來出版成冊,希望能夠減少社會對這種行業的偏見。

這也讓本劇更顯真實和溫情。

遺物整理師在收拾逝者的遺物時,不僅僅是清理好然后丟掉這麼簡單。 他們更像是逝者最后的傳話筒,發掘逝者未能說出口的話,從細節中再現那些令人鼻酸的人生經歷。

一切都要從一間名為「天堂移居」的工作室說起。

男主角韓可魯,與父親韓靜佑一起經營著「天堂移居」工作室,接受委托對逝者的房間進行清理,并對遺物細心整理,完成逝者的「最后一次搬家」,讓他們安心抵達天堂。

可魯是一名阿斯伯格癥候群患者(一種高功能的自閉癥)。

他有很嚴重的交流障礙,每一句話都以「思密達」結尾,像是AI機器人一樣。一旦遇到緊急情況可魯就會不停碎碎念,還會用頭砸墻。

與此同時他還有著異于常人的天賦,有著超強的記憶力和敏銳的觀察力,總是能夠從細節中拼湊出真相。

在父親的鼓勵和耐心照料下,可魯慢慢學會了「遺物清理師」的必備技能,與父親一同從遺物中走進逝者的內心世界。

而他們服務的對象也千差萬別,有剛畢業想要努力轉正卻意外出事的年輕人、提前預約服務然后雙雙服用安眠藥自盡的白發夫妻、因為家庭阻力無法和愛人在一起的同性戀醫生.....

每個人背后都有著獨特的人生故事,通過遺物一點點被揭開后都格外溫情,十分催淚。

本劇采用雙線敘事,一條線聚焦逝者生前身后故事,另一條則圍繞著可魯一家人展開。

可魯的爸爸韓靜佑在一次外出時突然發病離世,他在遺囑中指定可魯的叔叔曹尚久為監護人。

曹尚久和韓靜佑同母異父,靠打黑拳為生。剛出獄不久的他行事不羈,是個典型的混不吝,復雜的人生經歷背后,是多年未解的心結。

氣場截然不同的叔侄倆,火花十足,在一起經歷了「生死」后也獲得了彼此的成長。

就像曹尚久說的: 我本來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但是來這里之后,我覺得自己的生活也沒那麼糟。

讓報姐印象最深的是一對年邁的夫婦,丈夫提前三天預約遺物清理,隨后和妻子吃下攢了許久的安眠藥,攜手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韓尚九看來,這樣的丈夫極不負責,把沒有過錯的妻子從療養院接出來一起赴死,無異于謀殺。

果真如此嗎?

這對老人無兒無女,互相扶持著度過晚年生活。

丈夫胰腺癌晚期,在小區當門衛,體弱多病的妻子則在療養院里孤獨度日。

一個月前丈夫在搬重物時不小心被車撞到,隨后被解雇,這也是老人下定決心離開這個世界的直接原因。他們并非不想活,只是這世界太過絕望。

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兩位老人依然得體而溫柔。

他們收拾好家中的一切,手挽手平靜地進入「夢鄉」。他們的房間,也是所有被清理者中最整潔的。除此之外,他們還留下了一張便條,向過來整理的人表示歉意。

在整理遺物時,韓尚九意外發現一個滿是鮮花綠植的花房。

老人在隨筆中寫下每一朵花的花語,翠菊是珍貴的回憶,千日紅是永恒的愛,杜鵑是愛情的喜悅,百合是純潔的愛。

站在花房前,仿佛就能想象出兩位老人在花中依偎的場景。

他們嘗遍世間冷暖,縱然滿懷著愛意,卻無法在這世間生存下去,只能離開。

老人工作的門衛室,夏天溫度直逼40度,鄰居小妹妹用自己的壓歲錢為老人買了空調,管理人員卻禁止老人使用并冷眼奚落:「妳每天竟想著怎麼薅別人羊毛,所以只能當個保安。」

老人被小區的車撞到以后,沒有人前來慰問,反而只是收到一張冷冰冰的解雇通知書。

哪怕是離世以后,老人依舊被鄰居們嫌棄:「真是晦氣!」。

但老人卻從未顯示出對這個世界的任何不滿。哪怕去醫院接老伴一起赴死的那天,他都帶上了一束鮮花,路上還在祝福陌生人能夠度過愉快的一天。

他們,一定很留戀這個世界吧。

兩位無親屬的老人葬禮由政府舉行,簡陋而冷清。多虧了可魯通過老人的名片找到了老人生前扶持過的后輩,并且帶來了老人最愛的花,送老人最后一程。

每個認真生活的普通人,都值得被溫柔以待。

這部劇處處透露著人文關懷,用「告別」包裹社會議題,映射出現實生活中一個又一個人生難題。

老人得不到關愛,年輕人更是在職場中被PUA到生命最后一刻。

高中畢業就進入工廠實習的年輕人金宣宇,死在只有幾平米的出租屋。公司只想著逃避責任,搪塞金宣宇的聾啞父母。

正是可魯和爸爸通過金宣宇的遺物還原了這個努力拼搏的年輕人日常,并找到了他死亡背后最大的責任方。

金宣宇小小的房間非常整潔,台燈上的雞血便利貼顯示出這個年輕人的刻苦努力: 「一定要轉正」「加油熬過去」「成為正式員工」

抽屜里的購物小票顯示出他最常吃的晚飯就是便利店的打折飯團和泡面。

在他的隨身小包里放著內衣、指甲剪和除臭劑,就是希望可以抹除掉工作時的骯臟痕跡。

除此之外,書桌上自考大學的書籍也顯示出這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年輕人。金宣宇的存折也透露出他一直在攢錢,想要給父母做手術,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

這樣一個年輕人,怎麼會在出租屋中孤零零地死去?

秘密就藏在他的手機聊天記錄里。

深夜被組長叫去獨自修理機械的金宣宇,一只腿被卷入失去控制的齒輪中,血肉模糊。他想要請假去治療,卻被組長訓斥:「隨意說是工傷事故,是想要被開除嗎?」

最終金宣宇因為未能及時治療而感染破傷風離世。

正如可魯爸爸曾經所說: 死者是不會講話的,他們肯定不能像生前這樣說話,所以我們要代替他們讀出來。

用原著作者金璽別的話來說, 遺物整理師就是「傳達人們最后訊息的人」。

被追求者殺害的女教師,生前一直在準備送給懷孕同事的禮物;

死于醫鬧的男醫生,生前剛剛鼓足勇氣決定去尋找真愛并準備好給同性戀人的情書;

被子女遺忘的癡呆母親,日日藏錢不過是想要給兒子買套西裝。

這部劇把隱藏在日常生活背后的溫柔與愛通過細節呈現在觀眾面前,既有人間真情,又關注社會議題。

被棄養在國外的韓國孤兒、不被家人接納的同性群體、無人問津的空巢老人、以及20秒1500人被活埋的韓國三豐百貨大樓倒塌事件,都讓觀眾聯想到真實的社會現狀。

不過劇集本身并沒有因此而聚焦「沉重」,相反的是格外克制。許多細節都是笑中帶淚,總會在不經意間戳中觀眾的內心。

可魯在父親離世后始終無法直面這一事實。

父親的房間還維持原樣,餐桌上也永遠留有父親的座位,父親的骨灰一直被可魯留在身邊。

在一次次的遺物整理之后,他終于有勇氣走進父親的房間,為父親整理遺物。

而可魯的叔叔曹尚久,一直對韓靜佑心懷恨意。

小時候備受家暴之苦的曹尚久,在父親離世后和哥哥約定一起開始新的生活。然而到了約定之日,曹尚久等了三天三夜,韓靜佑都沒有出現,他以為自己被拋棄了。

直至哥哥離世后,曹尚久才明白當時哥哥遇上了韓國三豐百貨大樓倒塌事故,被壓在坍塌的大樓下三天三夜。

撿回一條命的韓靜佑,一直沒有放棄過尋找曹尚久,并且會在每年曹尚久生日那天為他買上一雙運動鞋。

當曹尚久看到柜子里整齊的運動鞋盒,徹底淚崩,解除了和哥哥的誤會,也終于和自己的人生和解。

每個死亡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本劇以死寫生,讓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待人生。

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來臨,所以才更加珍惜每一個當下,畢竟,人生只有一次。

李安曾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借派之口說過:

人生也許就是不斷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沒能好好地與他們道別。

學會好好告別,也是我們終其一生都要努力學習的課題。

愿每個努力生活的人,都能夠和這世界體面告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