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單人生》:女人的獨立,從走出去開始

珮珊 2022/07/06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如果一段婚姻已經滿目瘡痍,面目全非,你會勉強自己湊合地過,還是勇敢地結束,開啟一段新的戀情?

當婚姻只剩一地雞毛的時候,是不是該適時離開,還自己自由與美好的未來呢?

《清單人生》里的主人公布里特·瑪麗,這個向來循規蹈矩,喜歡按照清單生活的老婦人,為一段婚姻付出了40年,卻在花甲之年遭遇情感危機,此后的她做了這輩子最大膽的一個決定,離開熟悉的地方重新開始。

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是瑞典作家,《清單人生》是瑞典作家弗雷德克里·巴克曼的第三部小說,與《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ㄙˇ》、《外婆的道歉信》等兩部作品合稱為暖心三部曲。

他故事里的主人公大多是55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和10歲以下的孩子,總能帶給人一種真誠、溫暖的感覺,因此他被稱為「瑞典暖心小說之王」。

接下來,就讓我們跟隨作者的腳步一起來看看這個喜歡按照清單生活的63歲的老婦人身上發生了怎樣的故事?

我們無法預測愛情是什麼時候開花,直到突然有一天,你醒來時發現它已經開花了,愛情的花朵枯萎起來也是這德行,等你發現時已晚。

布里特·瑪麗不知道他們的婚姻是什麼時候溜出她手心的,無論多少只杯墊都阻止不了婚姻的磨損。她懷念丈夫肯特握著她的手入睡的日子,那時的他們做著相同的美夢。

漸漸地,婚姻生活變得索然無味。肯特習慣了她的存在,就像家里的冰箱,覺得打開就該有可口的飲料,一切都變得理所應當。他開始有了她以外的女人,布里特·瑪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以為這樣就能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一切還是歲月靜好的模樣。

可是,一天肯特心臟病發作,那個女人打來了電話,聽到了她的聲音,布里特·瑪麗再也無法假裝她不存在。而那件摻和著披薩味和香水味的襯衫,就這樣成了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為了肯特和他與前妻的孩子,把自己禁錮在婚姻里,沒有工作,放棄了夢想,丟掉了自我,甚至不曾出過遠門。

如果不是這場變故,也許她愿意就這樣陪著肯特一直到生命的盡頭,即使在這段婚姻中她始終是付出和犧牲的那一方。

在布里特·瑪麗看來,生活需要一成不變地照舊過下去,只有正常的生活才是體面像樣的生活。雖然這意味著要收拾廚房,打掃陽台,照顧孩子,非常辛苦,但她早就習慣了這樣的角色,可以按照每天的清單辦事,讓她感覺萬無一失。

然而現在,她不想繼續忍受了,她覺得是離開的時候了。

人生有一種艱難,是舍棄無比熟悉的生活,重新開始。

更何況布里特·瑪麗已經63歲了,40多年的生活習慣早已根深蒂固,改變于她是個大挑戰,她無法清楚自己能否應付得來。

布里特·瑪麗想要自力更生,她急迫需要一份工作。

周一,她坐在勞動就業辦公室的桌子前,腦子里想著刀子、叉子、勺子的擺放順序,往常這個時候,她應該在家做家務。

這里工作的女孩子,頭髮短得嚇人,她覺得那簡直是男人的髮型。

女孩遞給她一張紙讓她填寫個人信息,并往一個塑料杯里倒了咖啡。布里特·瑪麗覺得太隨意了,而且遲遲等不到女孩給她拿杯墊,這一切都像是野蠻人的做法。

她不情愿地完成了表格,短發女生問了幾個問題,包括學歷,工作經驗等等,了解到她已經四十年沒有工作了。但布里特·瑪麗堅持認為照顧孩子,操持家務就是她的工作,而且自認為做得非常出色。

隨后,女孩就打發布里特·瑪麗離開,并告訴她現在是經濟危機時期,適合的工作寥寥無幾,讓她回去等通知。臨走前,為了表示善意,布里特·瑪麗決定恭維下女孩,于是環顧四周,想找點夸贊對方的由頭,最后夸贊了對方的髮型很時髦。

正當女孩下意識地想去撩頭髮時,她又補充道:「您的額頭非常寬,剪這麼短的髮型需要很大的勇氣。」顯然效果適得其反,女孩的表情像是受到了冒犯。

當女孩以為她要離開時,布里特·瑪麗又追問何時會有消息,表示第二天還會過來,并在自己的清單上做了記錄。

女人,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把自己禁錮在婚姻里,從此洗手做湯羹。相夫教子并沒有錯,錯在放棄了自我成長,屏蔽了一切社交,一旦婚姻破碎,自己便成了孤家寡人。

幾天后,她得到了一份看管廢棄娛樂工作中心的工作,地點在博格。

博格是一般人不愿意去的地方,荒廢的足球場,關掉的學校,停業的藥房,倒閉的超市,這里值得關注的兩樣東西就是足球和披薩店。

在她停下車后不久,一只迎面而來的足球砸中了她的腦袋,而被砸中之前,她車子的副駕駛座爆炸了。所以博格和布里特·瑪麗給彼此留下的第一印象都不怎麼好。

被球擊中的布里特·瑪麗陷入了短暫的昏迷,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地上,腦子里涌現的第一反應不是自己的傷勢如何,而是擔心地板臟不臟,還有別人會不會以為她ㄙˇ了。

聞著地上的披薩味,她又想到了肯特和他的孩子,還有那個女人。

她一向喜歡看戲,演員虛情假意的表演,竟然能在謝幕時迎來掌聲。

她在這場婚姻里演著自己的獨角戲,若不是那個女人的電話,她也許就這樣演完一生,即使沒有鮮花和掌聲。

布里特·瑪麗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家集醫療、郵局、小超市為一體的披薩店里,確認自己沒大問題后,買了小蘇打便回了娛樂中心,一夜無眠。

第二天,布里特·瑪麗一遍遍清掃了娛樂中心,路邊經過的綠皮卡車讓她想起了姐姐英格麗德。

當年,她透過車窗看到的也是一輛綠皮卡車,如果那時候姐姐系了安全帶,如果那時被救的不是她,父母也許就會開心很多。畢竟,英格麗德比她開朗,比她優秀,所以父母一直都偏心著姐姐。

如果沒有那次意外,她就不會在往后的幾十年對ㄙˇ亡充滿了恐懼,也無需通過不停地打掃引起母親的注意。

從那天起,還是個孩子的她懂事得不像話,可是依然改變不了父母的態度。父親回家越來越晚,母親開始沉默寡言,布里特·瑪麗開始不停地、,期待有一天母親起來后會說「你把家里打掃得真干凈呀。」可這件事始終沒有發生過。

一場意外,讓這個家變得支離破碎,對于父母而言,失去了一個心愛的女兒,但對于活著的那個孩子而言,又意味著什麼呢?

從此往后,她的天空烏云密布,連笑容都不被允許,因為本來該活著的那個人卻ㄙˇ了,所以她有什麼資格愉快地生活呢?

傍晚時分,布里特·瑪麗又去了一趟那個萬能披薩店,這里排起了長隊,看起來這里的人們每天都閑得無事可做。

她擋住了一個盲女的路被兇了一頓,這個盲女其實并不是真正的盲人,她只是視力障礙。

誰又能想到,幾年前的她是個足球大將,為此大家都稱呼她「銀行」,因為只要她上場,就和錢存在銀行那樣保險,可惜她生了一場大病后,幾乎成了一個瞎子。

她的父親曾是這個小鎮的教練,帶領著一群孩子練習足球,不久前心臟病發作,ㄙˇ在了地板上,這一切都是披薩店的坐輪椅的女人告訴布里特·瑪麗的。

布里特·瑪麗買完需要的東西后離開了,回到娛樂中心,她坐在廚房里的木凳上,開著前門,等待著老鼠的到來,既然女殺蟲員沒有辦法消滅這里的老鼠,那總得學著和它友好相處。

八點多,老鼠終于姍姍來遲,趴在門檻上,警惕地盯著她從披薩店買回的士力架。

「從現在開始,我們六點吃晚飯,像文明人那樣。」布里特·瑪麗發覺措辭不準確,又補充了半句「文明的老鼠也得六點吃晚飯。」她為老鼠剝去了士力架的包裝,把巧克力條放在了盤子中央,旁邊還備了一條折疊整齊的餐巾。

她開始和老鼠聊起她的丈夫,說他是個成功的企業家,還想和它說說自己的人生危機,討論孤獨的話題。隨后,她對老鼠發出了邀請,讓它每天晚上六點過來吃飯,放下戒備的老鼠吃完了特意為它準備的晚餐。

從這個晚上開始,一切開始變得真誠而溫和。

布里特·瑪麗結束了四十年的婚姻,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這個陌生的小鎮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期待下期的解讀。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