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丈夫都跟著她「改姓」?這個日荷混血的女人一生都不簡單!

漫果儿 2021/11/25

這個月,傑尼斯偶像組合V6解散,結束了26年的組合活動。

其中,成員 森田剛(42歲)離開了J家,與妻子 宮澤理惠(48歲)一起創辦了新的事務所「MOSS」。

最近,日本雜誌在取材過程中發現, 森田剛跟隨妻子改姓為了「宮澤剛」。

漫果兒需要來科普一下日本的戶籍制度。

日本的相關法律規定,一個家庭只能擁有一個姓氏,通常是女性嫁人後,跟隨丈夫改姓。

▲圖片出自《逃避可恥但有用SP》

很多藝人結婚後仍然使用原先的名字,這是出于工作考慮,但按照法律規定,其實一方在戶籍上是修改了姓氏的。

在日本,幾乎是女性在婚後跟隨丈夫改姓,在新垣結衣和星野源主演的《逃避可恥但有用》特別篇中,有對這個做出過討論—— 「為什麼只有女人必須捨棄自己的姓氏」

在男女地位比較懸殊的日本,森田剛改成的妻子的姓氏,不得不給他點個大大的贊,也表達了宮澤夫婦二人一起努力發展演員事業的決心。

能讓丈夫改成自己的姓, 另一方面也說明宮澤理惠的影響力,她值得丈夫為她這樣做。

宮澤理惠是日本演藝圈中頗具傳奇色彩的一位女藝人,今天漫果兒來介紹一下她,帶大家感受她波瀾萬丈的人生。

宮澤理惠是一代人的女神,她美得一塵不染,神性與魔性兼具,眼波流轉,顧盼生姿,是巧笑嫣兮、美目盼兮的代名詞,一顰一笑間,仿若人間有毒的玫瑰。

只可惜美人總是命運多舛,從出生起,宮澤理惠就註定要有著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

1973年,宮澤理惠出生在了一個比較特殊的家庭。

她的母親宮澤光子曾經是在六本木上班的陪酒女,在這裡結識了理惠的父親(荷蘭人),不久懷孕生下了宮澤理惠。

之後,光子把女兒託付給自己的父親後,和丈夫一起去了荷蘭,可是由于文化的差異,光子與丈夫的家人相處不好,離婚回到日本。

不能依靠丈夫,只有依靠女兒,在六本木見過大場面的光子,她發現11歲的女兒理惠出落得亭亭玉立,決心把她培養成日本第一的模特。

宮澤理惠從小就有出眾的長相,在她身上既有少女的清甜,不諳世事的一臉無辜的外貌,笑起來還光芒萬丈,怎一個明豔了得。

于是宮澤光子用盡手腕,利用了所有人脈,把女兒送進了那個五光十色又紙醉金迷的圈子,當起了女兒的經紀人。

不久,在媽媽的引薦下,宮澤理惠就登上了雜誌《Seventeen》的封面。

形象清新的宮澤理惠很快就被廣告商們發現,14歲時在三井不動產的廣告中穿上水手服扮演「白鳥麗子」一角爆紅。

隨後還拍攝了眾多廣告,和國際巨星施瓦辛格都有過共演廣告的經歷。

▲宮澤理惠早期的廣告片

在10歲之前,除了爺爺的撫養,宮澤理惠還輾轉于不同的親戚家,宮澤理惠一直缺少家庭的愛,也很渴望母愛,所以在長大成人以後,她曾經說,小時候的夢想就是與母親生活在一起。

或許這也是她很多人生選擇時,不得不聽母親的重要原因。

15歲時,她實現演員出道,隨後憑藉電影《我們的七日戰爭》獲日本電影學院賞等多項的最佳新人獎。

她還推出了單曲,同時作為歌手活躍,並且在《紅白歌會》登場。

此時還沒成年的宮澤理惠就晉升為超人氣的一線藝人,一度被日本媒體譽為是「山口百惠的接班人」。

當時連《紐約時報》都報導了日本的「宮澤理惠現象」,甚至日本首相宮澤喜一為吸引年輕選民也主動拉攏理惠,強行攀個親戚。

宮澤理惠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爆紅的一大原因是她的母親兼經紀人宮澤光子的鐵血手腕,她一次次用令人髮指的方法去包裝和打造女兒。

後來《週刊文春》爆料, 光子為了把女兒推上事業巔峰,在理惠還是14歲的孩子時,要她陪知名大導北野武,不過當時北野武斷然拒絕。

母親光子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深諳娛樂圈潛規則和生存之道,她知道如果總是扮演國民少女、鄰家妹妹的形象,女兒的發展之路將會就此定型,會被禁錮住。

1991年,光子把理惠帶到了筱山紀信面前,請求這位日本人像寫真界大師級的攝影師給女兒拍攝寫真。

筱山紀信在多年後吐露,剛開始拍攝的時候,因為宮澤理惠是十七八的小姑娘,大家只想拍下適當的照片。

等待拍攝的宮澤理惠完全搞不清狀況,母親一面勸她「美麗的東西要在美麗的時刻留下」、一面呵斥道「大老遠來到美國,難道就拍些沒用的東西嗎?」

于是就有了後來轟動一時的那本寫真集—— 《Santa Fe》

這本寫真集狂賣了155萬冊,這個數字至今也無人能及,連國民漫畫《蠟筆小新》中也出現過小新說「想買宮澤理惠的寫真集」。

作為當時人氣超高的正統藝人,推出[大尺度]寫真集震驚演藝圈,宮澤理惠在外界遭到了大量的批評。

這部被時尚界譽為最傑出、最具革命性的寫真作品引爆了輿論:富士電視臺將宮澤理惠主演的作品下架,日本法律界也緊急討論「是否違法?」

然而這套寫真集卻引發了持續整個90年代的模仿浪潮。許多女孩想要拍攝寫真卻上當受騙, 只因相信自己可以像宮澤理惠那樣純潔、那樣美。

其實這套寫真集,無論從攝影的技巧、立意角度、和整體凸顯的氛圍來看都是上乘之作,欣賞這樣的作品讓人心曠神怡、如沐春風。

漫果兒覺得,這樣的美少女即使是露,也絲毫沒有風俗感,更多的是讓人以欣賞少女的形態美的眼光去看。

那時候日本的美,在川端康成的雪國裡,在宮崎駿的世界裡,在小津安二郎的影像裡,在木村拓哉的眼睛裡,也在宮澤理惠的身姿裡。

除了控制女兒的事業,母親對宮澤理惠的感情和婚姻也是百般阻撓。

1992年,年僅19歲的宮澤理惠就和被稱為當時「日本體育界第一人」的頂級相撲選手貴花田相愛訂婚了。

這場演藝圈和體育界知名人物的聯姻引起全國轟動,被日媒稱為「世紀婚禮」,當時的日本首相宮澤喜一都公開聲明說自己會出席婚禮,來蹭一下熱度。

(PS:相撲在日本是高貴的運動,相撲運動員的社會階層很高,相撲選手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所以和女演員結婚被譽為郎才女貌)

然而,這段被大眾所期盼的童話婚姻,真的變成了遙不可及的童話。

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宣佈訂婚後的幾天,在貴花田晉級「大關」的比賽當晚,宮澤理惠再次召開記者會:宣佈單方面解除婚約。

這使日本全國都大為震驚,婚約取消原因眾說紛紜,貴花田只是說自己不再愛她了。也有說法是貴乃花的家族不允許從事演藝工作的兒媳婦嫁入自己家,尤其是像理惠這樣還拍過寫真的。

獨自坐在一大片攝像機前的她,少見地直接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繼續在演藝圈工作下去。」

直到多年後,母親光子去世後,日本著名女歌手美川憲一才披露了當年自己受宮澤理惠母親所托,勸她取消婚約的真相。

日本民風保守,貴花田作為相撲世家的傳人,身份地位在國內無比尊貴,宮澤理惠作為他家的准兒媳,夫家希望婚後的理惠不要再抛頭露面,就此息影,過著相夫教子的生活。

但光子得知這個消息後,知道若女兒退出娛樂圈,自己也失去了唯一的搖錢樹。于是從中作梗,提了各種無理要求,還放出諸如女兒與很多導演過從甚密的負面消息,最後不得不解除婚約。

從小就被調教討好人、被母親送去陪導演、為了出名而拍寫真的宮澤理惠,愈加覺得自卑。

眼前的幸福又突然沒有了,從幸福的邊緣回到了痛苦的原點的宮澤理惠患上了厭食症,體重暴跌到30多公斤。

之後她又和年長到可以當她爸爸的知名歌舞伎演員中村勘九郎有戀情。

加上之前的寫真集,宮澤理惠的大眾印象直線下降,媒體風評到低谷,眾多廣告商也是和她解約。

種種事情的打擊下,身心飽受折磨的宮澤理惠精神墮落、自暴自棄,患上了抑鬱症,傳出她曾試圖在酒店浴室結束生命,已經喪失了對生活繼續下去的動力....

她終于是不能繼續演藝事業了,「下一個山口百惠」就這樣消失在了演藝圈中。

直到2000年,宮澤理惠以和王祖賢共同主演電影《遊園驚夢》驚豔回歸。

一個愛與欲交織纏綿的故事,宮澤理惠演繹昆曲的段子時,神情、動作、身段熟練自然,一顰一笑中,所有魅力都在眼波裡流轉,極具吸引力。

她一舉拿下了俄羅斯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女主角。

昔日的玉女,在沉積多年後回歸,轉型為實力派演員。

2002年主演老牌導演山田洋次電影的《黃昏的清兵衛》,美麗大方而又悲慘的朋江小姐征服了所有觀眾,作為一個普通武士的妻子,嫺靜質樸的氣質在宮澤理惠的身上很自然地散發出來。

這部電影為她贏得包括日本學院獎的影后桂冠在內的當年幾乎所有最佳女主角獎項。

連曾經拒絕宮澤理惠「陪」的北野武都為其發聲說:「真不知道她的演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這部戲只看宮澤理惠一個人的表演就足夠了。」

隨後她佳作頻出,《隨夢》、《膠片之戀》、《阿修羅城之瞳》等等,她用一部部作品,一次次令人驚歎的表演,讓我們看到了經歷了歲月洗禮的少女,如何蛻變成自信從容的成熟女性。

期間除了主演電影,為了磨練演技,她接了所有能接到的舞臺劇邀請,所有的日常時間都用來發聲練習,甚至整整七年沒有接電影。

她曾臨時接替患病的天海佑希出演《寡人拿破崙》,在僅僅排練兩天、減少臺詞量的情況下登臺,謝幕時獲得了現場900人長達五分鐘的起立致敬。

懷孕六個月而堅持演出。在舞臺上她跑上跑下毫無顧忌,讓觀眾都為她捏把汗,演出結束時,全體觀眾起立為宮澤理惠的敬業精神鼓掌。

即便後來她與圈外人士只保持了3年的短暫婚姻而離婚,人們也相信她完全不會被打敗。

隨後的《紙之月》、《滾燙的愛》等電影,讓她獲得了一座又一座的影后桂冠。

其中演《滾燙的愛》時,為了表現出晚期病人的脆弱,她瘦到了骨骼分明的地步,顯現出那種久經操勞的疲倦。

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宮澤理惠在離婚後取得孩子的撫養權,即使工作繁忙,有時甚至結束工作已經是淩晨兩三點,宮澤理惠堅持每天早起為女兒做午飯的便當,每天還要不重樣。

她說,那是她對女兒表達愛的最直接的方式,如果連這都做不到,那她基本就是個廢人了。

曾經,「理惠媽媽」在日語裡是「毒母」的代名詞。然而在理惠眼中,提起自己的母親,更多地卻是諒解。

她曾說起母親光子患病後,最後的時間沒有選擇在醫院度過,「在醫院,死亡的真實感變得很稀薄,人如何生、如何死,母親想親自展現在我面前」。

她在節目中也這樣說母親對自己的重要性:「人生的試煉,其實是上天的獎賞,母親教我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寶物。」

如今48歲的宮澤理惠沒有停下腳步,同時活躍在日本的大銀幕和小螢屏上,又和現在的丈夫宮澤剛共同創立了新事務所。

她的前半生何其不幸,而她的後半生又何其有幸,最終她能夠選擇釋然,將生命裡所經歷過的磨難當做饋贈,心中有愛的繼續生活下去,這就夠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