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東北部的上小阿仁村,治病救人的醫生最後結局只有「識相滾蛋」這一種?

漫果兒 2022/03/17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東北地區秋田縣的一份地方小報,刊登了一條寥寥數語的新聞:上小阿仁村的牙科醫師遞交辭呈,他表示雖難以接受,但也不給村民們添麻煩了。

這位男醫生原本在大學附屬醫院的口腔外科當醫生,2009年被上小阿仁村錄用為「村職員」(地方公務員的一種),在該村的國保診療所擔任牙科診療工作。

但後來,村子以「縮減診療規模」為由,要求他主動辭職。男醫生認為這種做法完全違背本人意願,是在強迫辭職,起初拒絕答應。不過,最後他還是妥協了,按村子希望的那樣「主動辭職」。

不起眼的地方小新聞,卻在網上掀起熱議。

●那個村子的傳統技能又復活了。

●這是第幾回了?

●又是這個村子。

●這個村的醫療話題,都成定期新聞了。

●又拿「想繼續幹下去就減工資」來逼醫生。

●這回輪到牙科醫生了。

●連幹了10年的醫生都不放過。

不怪鄉民們光看了寥寥數語新聞,就得出村子有問題的結論。因為這個上小阿仁村的「刁名」、「惡名」,在整個島國都太響亮了。

位于日本大東北的秋田縣上小阿仁村,和其它諸多偏僻農村一樣,人口下降,嚴重老齡化。也同樣面臨著缺醫生的難題。

2007年,因診療所唯一的醫生辭職,這個村子變成沒有醫生的村落。

在前一年,村裡時隔24年進行村長選舉。終于得以上任的村長新官上任三把火,申請財政撥款,招聘願意來上小阿仁村任職的醫生。

上小阿仁村有多符合「偏僻」的定義呢?看了這張圖就明白了。

比起大城市大醫院,能主動前往偏僻鄉間或島嶼當醫生的,大多不圖名利,為信念追求。

這年年中,一名男性醫生主動前來赴任。年富力強,本是難得,豈料不過半年,醫生辭職。

2008年3月,年已67歲,擁有20年偏僻地區醫生經驗的松澤俊郎,接下上小阿仁村的重擔。上任前,表達了堅定決心:這個村子,將是我醫生生涯的最終地。只要對人的仁愛之心,探索之心不滅,我將把偏僻地區診療繼續下去。

作為一個有資本資格獨立開業的醫生,松澤俊郎不差錢,也不缺醫術。就因還有一顆赤誠的醫者父母心,才會想著在職業生涯的最後階段,積極參與無名無利的偏僻地區診療。

松澤醫生經歷過不少的偏僻村落,也見識過「村八分」,不曾想上小阿仁村村民的「村八分」竟到了這種程度。村民們刁難挑剔他,給他難堪,給他添堵。

松澤醫生僅上任四個月便遞交辭呈。

日語裡有個詞兒叫做村八分。意思說村規大過天,對不遵守村規的人,施行制裁。重則弄出過人命,輕則全村人與其斷絕往來。

他們認為對的,就是王法。你不服,或服得不夠好,「王法」可以治你。外面世界通行的法律和道德,進了村也得靠邊站。

越是落後閉塞的鄉間,村八分現象越嚴重。近年來,日本甚是流行城裡人搬家去鄉下住,清新大自然,人際關係簡單,返璞歸真。可惜現實愛打人臉,搬去的人裡有一半又搬回來。搬回來的原因裡,有一條就是忍受不了村八分。

2009年1月,曾在離島地區從事醫療工作,並曾赴泰國進行醫療援助的女醫生有澤幸子,與秋田並無淵源,只是深知偏僻地區缺醫生的嚴峻狀況,她自願前來上小阿仁村。

經歷過客觀條件更艱苦的醫療環境,按理說來到這個歲月靜好的村子,應該更輕鬆舒適才對,但僅過一年,有澤醫生表示想辭職。

因後任實在難尋,她多等了一年,等找到後任醫生後才正式遞交辭呈,于2011年3月離職。

辭職理由,她只說是工作太過繁忙,個人體力不支。後來,記者前去調查採訪,才知道原來有部分村民盯著有澤醫生,無中生有,造謠生事。醫生身心交瘁,不堪忍受才辭職走人。

村裡老頭老太太多,有的是時間幹這些。

▲該村的部分村民們

2011年6月,經過一年時間的招聘,好容易招到49歲的男醫生伊尻孝一前來赴任。結果,這次又是一年不到的功夫,就請辭了。

伊尻醫生並非將此行作為職業生涯的跳板。辭職後,他去了北海道一個偏僻小鎮醫院任職外科醫生。

連續有三名赴任醫生,均任職不到一年便辭職。這事兒巧合得也太詭異了,上小阿仁村裡到底發生什麼了呢?

▲上小阿仁村的診療所

原來,村裡部分居民對醫生們所採取的言行,老話叫村八分,現在叫村霸。

上小阿仁村的村民才2300多人,但國保診療所每天有30人前來看病。醫生忙著給病人們看病,顧不上吃飯,匆匆出去買麵包當午飯。被村裡人看見了,議論批評這個醫生讓病人等著,自己跑出來購物了。

醫生一年只有18天假期,週末和公眾假期都撲在村裡。連一年一度最為看重的盂盆蘭節也不回老家掃墓,忙著給村裡老人們巡診,讓本該關門休息的診所照常開門。

可就有一天,他休息了,那天是盂盆蘭節長假結束的第一天。村民們非常不滿意:又不是節假日,憑什麼休息?想什麼呢?

▲上小阿仁村

醫生的住處安排在診療所對面,為了方便夜間求診的病人,他自掏腰包在住處安裝感應照明,並自己負擔電費。可村民們卻嘰嘰喳喳說他擅用稅金。

更過分是也不知是誰,哪兒來的閑功夫,把這些噁心人的話印成傳單。醫生住處也被塞了一張。

▲上小阿仁村

事情沒被公開前,就有疑似該村村民的賬戶,在知名論壇上罵村裡醫生。

「給這種蒙古大夫蓋房子住,什麼玩意兒」

「上小阿仁村的醫生貌似終于被炒魷魚了。年薪超過2000萬,比村長還高呢,呵呵」

上小阿仁村居民2300多人裡,半數以上為高齡老人,人均收入僅150萬日元。照村民們的意思,醫生怎麼應該拿那麼高的工資,既然拿了,就該當騾子使,沒日沒夜的使。打了罵了,也不該還手頂嘴。

把醫生們都嚇跑了,吃虧的不還是住在村裡的村民?大概他們嘗到只要高薪招聘,總會有醫生過來赴任的甜頭,即便該村在網上已臭名昭著,村民做事似乎並未收斂。

▲上小阿仁村的村民聚會

伊尻醫生辭職走後,71歲的西村勇醫生毛遂自薦過來上任。西村醫生名校化學專業出身,後入官場,仕途亨通。中年以後才學醫科,當上臨床醫生,還是一名哲學學者。履歷簡直雕炸天。

大爺寫過一本書,他醉心于研究人類社會現象。

鄉民們猜測,西村老大爺之所以敢接下上小阿仁村的活兒,是把那個村子和村民當成活生生又難得的病理研究物件了吧。可以盡情觀察研究這個閉塞村落裡的登場人物們。

要是把那些人和事當實驗物件來看,立場角度不同于先前幾位醫生,能相對待得久些了吧。

結果,您猜怎麼著?大爺赴任一個月,因身體不好,請辭了!

放任村民這麼幹,醫生來一個跑一個,村裡的行政管理機構就不管管村民們嗎?村長表示,可能是本地氣候原因造成醫生們身體不適。

▲上小阿仁村村委會

村民欺負來幫助他們的醫生,這種匪夷所思的思路,令上小阿仁村「走紅」網路。

沒有願意前來任職的醫生,2013年,曾在該村工作過的老醫生柳一雄走馬上任。當時,他已75歲高齡。許是村民們多少賣他一些面子,他也熟悉村民的脾性,幾年下來倒也相安無事。

2019年,已經81歲高齡的柳老爺子在給病人看病時,感染流感病倒了。村裡決定從2月5日起,讓醫生休息4天,並通過村裡的電子通訊,通知到各家各戶。

偏巧有一個老頭兒,在廣播開始前就去了診療所。他有老毛病,過去定期拿藥。可醫生不在,不能給開處方藥啊。老頭兒不依不饒:「就拿個藥而已!」讓留守的護士給他量血壓,又給回老家休養的柳醫生打電話,讓開處方。

這個村每天有30個村民要去診療所看病。給一個人電話診治開了處方要,就也得給其他人看病開藥。柳老爺子生病在家那幾天,共給46人開了藥。

不過幾天,柳醫生違規開處方藥的事被人給捅了出來……

這麼一搞,雖然醫生執照沒被吊銷,但有相當一段時間,柳大爺都不能坐堂當醫生了。行醫一輩子,最後因為這事兒慘澹收尾。

不過,也因為這件事,使得日本的「遠端醫療」規定,不得不放寬條件。這大概是上小阿仁村為社會做的為數不多的正面貢獻。

到這兒,以為上小阿仁村的這出跨越二十年多年的鄉村欺負鬧劇,終于以「把給自己治病救命的醫生全給弄滾蛋了」拉上帷幕。

沒想到,那個診療所裡還有一位堅持了10年的牙科醫生。也就是本文開頭講到的那位」被要求主動辭職「的男醫生。在上小阿仁村,無論你怎麼堅持,醫生的結局只有識相辭職這一種。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