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日本國民「闔家歡」動漫,為什麼卻讓日本主婦發出了悲痛的聲音:「每每看到這家人生活幸福,我痛苦如在地獄……」

漫果儿 2021/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有一個公認的幸福家庭樣本,那就是誕生至今已有65年歷史的《海螺小姐》,日文名叫《サザエさん》。講的是海螺小姐兩口子帶孩子和她父母、弟弟妹妹住一起的生活日常。

單單作為卡通片,自1969年開始,每週日晚上準時與觀眾見面。看完《海螺小姐》,意味著明天是週一,得上學。這是許多日本人刻在基因裡的記憶。

海螺小姐娘家姓磯野

磯野爸爸54歲,在東證一部上市公司任職。磯野媽媽50歲,是家庭主婦。

磯野夫婦有三名子女,分別是老大海螺小姐,24歲已婚;老二兒子,12歲;老三女兒,7歲。

海螺小姐和28歲的河豚田益男結婚,並育有一名3歲的男娃。

益男和岳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他不是東京人,老家大阪的。婚後,在岳父家附近租房住。因為跟房東吵架,一家三口臨時搬去岳父家,這一住就長住了下來。

日本人為啥會把《海螺小姐》一家視作完美的幸福家庭?

●磯野一家住在東京世田谷區的獨門獨院房子裡。房子貴,地段佳,還寬敞。

●磯野爸爸和女婿益男都在上市公司任職,收入豐厚,又無失業擔憂,還能相互照應。

●磯野家有三個孩子,不多不少剛好。

●東京長大的海螺小姐,嫁了有好工作好收入的外地丈夫,不用煩婆媳關係。

●女婿益男只是沒有入贅之名,其它和入贅沒什麼分別。他不用愁房子,妻子海螺又能得到娘家照顧,兩口子生活壓力驟減。

●磯野一家和他的親戚、鄰居、同事、朋友們的生活日常,永遠沒有家暴、出軌、貧窮。

這一家簡直集合了所有女性最期望的婚後生活元素,放在任何時代都不過時。

春天,出去賞櫻花

夏天,在自家院裡看煙花

秋天,郊遊野餐

冬天,和樂融融過新年

但是,一樣的《海螺小姐》,在一部分人眼裡:看到海螺小姐一家幸福的樣子,對我來說很痛苦,如在地獄。

日本一個義工組織,組織交流活動。讓幼年時期遭受過不好的對待等,有過不幸童年的人,面向普通市民講述曾經的回憶。

一名50多歲的女性坐在屏風背後,坦誠講述她的經歷。小時候天天挨駡,動不動就挨打,還曾不穿衣服的被趕出家。等到她長大成人有了孩子,自己卻也變成那個忍不住會動手的家長。

描寫幸福家庭的《海螺小姐》,對她來說,每每看到都很痛苦,如在地獄。

很多人都知道:家庭暴、力等不幸,容易造成惡性循環。卻很少知道,僅僅因為自己不幸,哪怕與別人沒有絲毫關係,也會產生見不得他人幸福的心理。

這種心態,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似乎又有哪兒是錯的。

對,先前那樁電車內無差別案件。嫌犯的作案理由就是:「見到看上去幸福的女人,就想沙了她們。」

受不了《海螺小姐》的幸福影響,把電視關了就行。出了家門,那麼多看上去幸福的人和事,怎麼辦?

自己受過不好的對待,然後自己也變成那樣的人,變成看不得他人幸福的人。警醒我們,從自己做起,不給惡性循環開始的機會。

鄉民評論

●看一些陰暗題材的片子,心情是不是會好些?

●自己不幸,所以看不得別人幸福。抱著這樣的想法,是不可能擁有幸福的呀。

●真要在電視上播放不幸題材的卡通片,肯定也會被投訴:現實生活已經夠痛苦了,現在就連看個電視也要讓我看這些痛苦內容的嗎。

●自己被虐待過,卻沒能做到「絕不虐待自己的孩子」,這確是很痛苦。遭遇過虐待就會變這樣嗎?

●《小丑》也是如此。有的人無法將它視作一個創作出來的作品來欣賞。把電影故事當成真的了。

●以前不是有過類似的事嘛。在大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看不了賑災公益廣告裡的孩子畫面。

●所以說,誰不幸,才是他人的甜如蜜。

●是被誰勉強著看《海螺小姐》嗎?這世上有很多事並不需要你去刻意迎合。對過去,該斬斷丟棄的就斬斷丟棄,不用從中尋找自己的念想。

●《海螺小姐》的原作者長穀川町子,終生未婚。在東京上女子學校時,由于反應不夠靈敏,被同學欺負。這是她封閉內心,想象出來的故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