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成」末尾最大爆款、石原裡美首演母親,無血緣家庭故事引百萬人落淚!

漫果儿 2021/11/07 檢舉 我要評論

曾丟失的東西,也許再也無法彌補。

但總會有一個人,陪你走出孤島。

那個人可能是別人,但首先得是你自己。

森宮優子是一名17歲女高中生。

要說她至今為止的人生有什麼值得寫下來的事——長相、學習、志向,好像都很平常,做任何事也沒有很大的野心,是一個百分百的普通女孩。

不過,她身上最大的「標籤」,是有一群關係複雜的「家人」:17歲的森宮優子擁有3個爸爸,2個媽媽,「森宮優子」這個名字,已經是她換的第4個名字了。

而最難以置信的,是她目前在跟一個37歲的年輕繼父生活在一起。

于是班裡最會嚼舌根的那群人總會不懷好意地調侃她「優子好喜歡男人啊。聽說她媽媽也改嫁過兩次,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跟一個年輕的父親一起生活?好噁心啊!」「說不定兩人都能有一腿,好可怕!」

面對嘲諷,優子卻沒有表現出害怕和驚恐,回答得異常平靜。

「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爸爸去了國外,所以才沒陪在我身邊。我確實有2個媽媽,3個爸爸。我現在的爸爸,雖然外面都說我們年齡差距不大,但他好歹也已經37歲了。而且他是個性格古怪的人,我們是不可能發展成戀愛關係的。他是個好人,每天悉心照顧我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事實就是這樣。」

班主任知道優子的家庭情況後深感憂慮,多次找她促膝長談,卻被優子一句「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換了幾次父母而已,我並沒有覺得困擾」懟了回去。

老師覺得不可思議,從沒見過發生如此重大家庭變故還能如此平靜的學生,只能感歎「優子你可真強大」。

而優子自己,雖然覺得跟繼父在一起的日子很幸福,但包括森宮在內的每一任父母都曾帶給她許多困惑,就仿佛大家在心照不宣地共同保守一個秘密。

這個秘密只有優子自己不知道。

媽媽不在了 。 

3歲的時候,優子的媽媽去世了。記憶中,她幾乎沒有媽媽的印象,只有在看照片的時候,會莫名地覺得熟悉。

二年級時,爸爸告訴優子,媽媽在買東西回來的路上,剛過完馬路就被卡車撞死了。

儘管已經記不清媽媽的臉,優子的眼淚還是止不住地往外流。死亡是多麼可怕而悲傷,為什麼媽媽要遭遇這些,她太可憐了......

遇到你之後,明天也變成了雙份

過了幾年,爸爸帶優子見了一個漂亮的姐姐——梨花。

梨花穿著粉色的罩衫搭配茶色的飄逸短裙,白色的包包上點綴著絲帶, 鞋子閃爍著光芒。以新奇的方式束在腦後的茶色頭髮非常漂亮,身上散發著類似香皂的香氣,名字和優子最喜歡的人偶一樣,連聲音都很可愛。

梨花很喜歡優子,幫她梳理起蓬亂的頭髮。她的手指很漂亮,跟爸爸粗糙的手完全不一樣。

她鼓勵優子多微笑,「開心的時候就要開懷大笑,難過的時候,也要笑著面對。」

第一次見面,優子就喜歡上了梨花。

很快,比爸爸小八歲的梨花正式搬進優子跟爸爸的小家,三個人開始一起生活。

餐桌上的飯菜樣式不再沉悶,家裡的衛生也由梨花打理得井井有條。每天早上去學校前,梨花還會給優子梳一個可愛的髮型。

優子被朋友們羡慕不已,都說她找了一個年輕漂亮又賢慧的後媽。

但只有優子知道,梨花只是姐姐,完全沒有媽媽的感覺。

爸爸要去巴西了,小優,你怎麼打算?

她的預感很快應驗:快升入五年級時,梨花跟爸爸離婚了。

面對新家即將分崩離析,優子摸不著頭腦,只知道大人的感情無法挽留,要被迫做一個悲傷的決定。

最終,她因為害怕失去擁有的一切而選擇了留下。

然而,在爸爸離開的第二天,跟梨花一起吃最愛的煎肉餅時,優子嚎啕大哭。

她只想讓爸爸回來。

結個婚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剛離開爸爸7個月,優子和梨花的生活已經快過不下去。而自爸爸走後,優子堅持給國外寫信,卻從未收到過回信。

為了維持生計,優子去麵包店要過免費的面包皮,也幫房東遛狗換得一些蔬菜和食物。

六年級時,優子看著同齡人都開始學鋼琴,她也很想學。但以當時的生活狀態,是非常不現實的奢望,便很快打消了念頭。

半年後,梨花改嫁了一個富有的男人泉原,年齡比她大很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面對優子的疑問,梨花的解釋輕描淡寫,「結個婚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對優子來說,從親生父親離開,到突然認一個陌生人做爸爸,都是父母決定的事情,她不理解,卻也只能接受,每天都過著忐忑不安的生活。

三個月後,梨花從感慨新家「簡直就是天國啊」,變為抱怨「好難過啊」「好憋屈啊」「無聊得快要死了」,連優子都覺得她太胡來。

但誰也沒想到,急躁的梨花在第二天就離家出走了...... 那段時間,能治癒優子受傷心靈的,只有鋼琴。

直到初三時,梨花突然說要跟泉原離婚,並和一個37歲的男人結婚,還要將優子帶走。

不明所以的優子對自己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的日子充滿厭煩。似乎一切都無所謂了。

到底誰才是我的家人?如果我一味地想這種問題,內心的某樣東西早晚會崩塌。無所謂了。在哪裡、和誰生活都一樣。如果不這麼想, 我會活不下去。

直到你出現後我才明白,

能擁有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是多麼幸福

37歲的森宮是東京大學的高材生,供職于一流企業。

照理說這樣的「精英」都會走上一條努力奮鬥的「金領」之路,但森宮性格古板,而且安于現狀。從這一點上看,森宮身上簡直沒有一點符合梨花的喜好。

三人一起生活的第二個月,梨花便離開了。不久後,森宮與梨花正式離婚,這次,梨花沒有帶著優子一起走。

「森宮叔叔,你和喜歡的人結婚,對方還帶了個孩子。最後喜歡的人跑了,還把女兒丟給了你。」

面對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有的反應,森宮卻不以為然,在不帶感情地處理完離婚事宜後,開心地接受優子做他的女兒。

「有了想要守護的人,所以要變得更強大。歌詞、電影、小說裡淨是這些耳熟能詳的臺詞。我一直覺得這些太過誇張。再怎麼戀愛,也不可能有這麼強烈的感覺。但是直到你出現後我才明白,能擁有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是多麼幸福。為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可以為了你做到。」

面對優子這樣一個家庭經歷複雜的女孩,森宮小心謹慎地處理著兩人之間的關係。

他不僅負責優子的生活起居,認真準備每一頓與優子共進的晚餐,還經常在飯後跟優子邊吃甜品邊聊天,話題不限于優子的校園生活和內心活動。

在森宮無微不至的關懷下,優子逐漸打開了心房,走過了孤獨、敏感又脆弱的青春期。她學會了如何與愛的人相處,如何在周圍質疑的眼光下不卑不亢地生活,如何戰勝孤獨,以及如何對自己的未來負責。

更重要的是,她重新建立起對家庭和愛的信心。

「現在的我,沒有辦法再平靜地接受家人的離別。如果哪天森宮叔叔不想再當我的父親,我一定會哭著鬧著阻止他。即便那樣很難看,即便某些東西會瓦解,我也不要任由命運擺佈。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守護現在的生活,守護這個家。」

 女孩破繭——做想做的事,愛喜歡的人 

大學畢業後,從小想從事與食物相關工作的優子考取了營養師資格證,後來在一家叫山本食堂的小型家庭料理店工作。主要負責制作老年人外賣便當的菜單。

跟在大企業、醫院等地方上班的同學相比,在這種小店工作,總會有種相形見絀的感覺。但每天有很多人等待便當和聽到顧客發自真心的「好好吃」「多謝款待」,讓優子越來越篤定,這就是她想要的工作。

某天,優子在店裡偶遇了中學同學早瀨,他曾和優子一起擔任合唱祭的鋼琴伴奏,而且都對對方有好感,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在一起。

不久後,兩人開始正式交往。優子幫助衝動迷茫的早瀨找到了腳踏實地的生活方式,而早瀨也真心願意跟優子組建家庭。

這一次,優子不再被動,她抓住了自己的幸福。

深埋父母們心底的秘密,竟如此不可思議

七年後,等到優子快要準備結婚時,她再次見到了梨花,也終于得知梨花與森宮結婚的真正原因。

自由灑脫的梨花,其實並沒有只顧追尋自己的幸福而「拋棄」優子。她在身體出現惡化時,為了給優子一個溫暖的家庭環境,上演了一出「不近人情」的感情戲。

跟泉原離婚後,梨花在一次公司體檢中被查出得病,手術治療一年後,身上又發現了惡化的地方,還要進行第二次手術。這時的梨花非常不安,想到自己和泉原的身體情況都不容樂觀,就更堅定了儘快安置好自己和優子的決心。

她想起同學聚會上偶遇的森宮,是一個在各方面都很靠譜的有責任心的男人。在確認他的人品和願意真心接納優子後,便放心地將優子的未來交給他,只希望森宮能當一個好父親,讓優子得到最好的「家人」照顧。

在優子結婚前,梨花還吐露了另一個深藏已久的秘密。

優子的親生父親並沒有「拋棄」她。在遠赴巴西的日子裡,生父曾頻繁給優子寫信,詢問優子的生活學習,但由于梨花不想讓優子離開自己,她隱瞞了這件事。

「祝優子每天健康快樂成長,爸爸會一直陪著你。」(每封信的結尾)

當優子時隔多年看到這一百多封親生父親的來信時,感到非常難過。但她既沒有恨梨花,也沒有選擇去看。她懂得梨花對自己的愛,也明白逝去的東西無法觸及,不想傷害現在的家人。

 愛的接力棒

在優子的婚禮現場,她的三任父親和梨花都到齊了。

但牽著優子的手走向她未來丈夫的,是森宮。

「只有你一直任勞任怨地當著我的父親,這麼多年一直不變,今後不管我走到哪裡,最後想回來的,一定是有你的家。」

「要笑著走過去哦。」

工作人員給出信號後,眼前的門突然打開。

被光芒照亮的道路前方,佇立著早瀨的身影。真正讓人感到幸福的,不是和誰一起編織喜悅的時候,而是將接力棒遞給充滿未知的廣闊未來的時候,那天做好的心理準備,把我帶到了這裡。

「好了,走吧。」

往前邁出一步,那裡已然光芒萬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