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孫藝珍《三十九》:因為「親愛你」,無論何時都無法習慣離別

漫果兒 2022/04/15

孫藝珍大婚的那一天,也是《三十九》大結局的日子。它以8.122%的收視率完美收官,刷新自身最高記錄,并成為JTBC歷代收視率TOP9!演員姜末琴在今年百想大賞入圍了女子配角獎。

孫藝珍在終映采訪中說: 「一部作品要帶著怎樣的意義被銘記,只有隨著時間流逝才會知道。」

《三十九》的意義會如何被銘記呢?

《三十九》不光講述了三個女人的友情與愛情,也是關于 「如何離別」的故事。

因為即將到來的死亡而緊緊纏繞在一起的人們,在有限的日子里,她們是如何生活,如何準備與最親愛的朋友「離別」?

從開篇便預示的葬禮,讓悲喜交加的風格一直延續,情感不斷累積、深化,就像蓄滿了水的水池,最終在12集滿溢出來。

12集最特別的情節,是燦榮給了美昭一份訃告名單,而美昭和珠喜把這份訃告名單,變成了Brunch邀請名單。

「不要等以后,現在就來做吧。」是結局立意升華的一句話。

代替了第一集結尾的葬禮,最后一集用Brunch告別式讓燦榮跟大家告別。

也算是編劇導演留給我們的一絲溫情和安慰吧。

為了不要留有遺憾,趁還能見面的時候見面,想說的話趁現在就說。

導演沒有展示燦榮最后病危的殘酷場面,而是從美昭的視點,細膩地描繪了燦榮即將離去和離去的瞬間······

美昭戰戰兢兢地度過每一天,生怕錯過燦榮的消息,可當離別的瞬間真正來臨時,她卻不敢接起那個電話。

美昭驚恐的神情、顫抖的手、跪在地上泣不成聲的模樣,和她第一次聽見燦榮患病時跑去找金真皙時候的樣子幾乎一模一樣。

以為自己內心時刻在準備著,可真正的那一刻來臨,還是如第一次那樣措手不及。

關于離別的事,無論經過多少時間,也無法真正地做好準備吧。

燦榮的離去還不是結束, 12集用一個「看燦榮電影」的情節描繪了每個人對待親密之人死亡的不同反應。

珠喜和男友在汽車影院看了電影,當燦榮出現在熒幕上時,珠喜忍不住舉起手機想要拍她,好像這樣做能「抓住」、「留住」一些什麼。

對應珠喜的性格和這段三人友情中的位置,她知道美昭和燦榮更親密,而自己好像是無足輕重的那一個。

「我也是啊」、「如果我說我很難過,你就不會走了嗎?」有時珠喜會表現出懵懵美的一面,但這個時刻她卻很沉靜、堅強又懂事,是個令人心疼的角色。

燦榮父母早早就坐在影院大廳等待,還買了爆米花一起看電影,應該是欣慰又想念的心情吧。

金真皙買了兩張票,右邊空位是留給燦榮的。不僅如此,金真皙還住進了燦榮的家,家里到處擺放著他們的合照,就好像兩人仍然一起生活。

而美昭一直沒有勇氣去看那部電影······

燦榮當然早就料想到了這種情況,她為每個留下的人精心準備了禮物。

代替自己的空位,她為留下來的人準備了很多的陪伴,讓美昭珠喜常常去陪父母、帶金真皙去吃烤肉······

也是希望這些人互相能夠有「聯結」、互相陪伴的理由,希望能填補一些她離去的空隙吧,雖然那些空隙太大又無處不在。

以為離別是一瞬間的事,結果卻發現,離別是一個持續的狀態。

因為比離別的瞬間更痛苦的是,離別以后綿長無盡的想念、因缺席產生的空虛感,以及永遠失去的,再相見的可能性。

那個空隙,永遠都不會被填起來。

「要到幾歲才會習慣你的空缺呢,那種日子,我覺得不會到來。」

結尾的獨白、醉酒時撥出的電話,如此親密又珍愛的感情,說友情好像不足以概括,也超越了親情與愛情,像是這三者的結合。

不知為何,《三十九》有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明明癌癥是那麼老的梗,明明死后的影像信這種老套情節是很容易猜到的,但是被演員們充滿感染力的表演「救活」了,這是12集令人大破防的場面。

從美昭看到燦榮的筆跡、打開視訊聽到她聲音卻立馬按下暫停鍵的細節,幾乎沒有臺詞只是一直在哭的美昭,我們卻能強烈地感受到她的情感和淚水一起滿溢出來。

燦榮雖然在笑,眼里卻充滿悲傷,額頭上的青筋也隱約突起,一副努力克制情感、裝作灑脫安慰美昭的樣子,就像一直以來那樣。

燦榮說的「我已經在想你了」,也是前面幾集出現過的臺詞。

她得知自己時日不多后,與美昭去一家豆腐料理時,說過類似的話,想到家人、愛人,燦榮總是充滿擔憂,美昭問:「我呢?」燦榮回答: 「當我想起你的時候,奇怪的是,我已經開始想你了。」

「親愛你」則對應著前面美昭對她們感情的定義,親密又珍愛。

既是她們關系的定義,同時也是這部劇最后給出的答案。

《三十九》雖然是關于無可奈何的離別的故事,最后的結論卻是, 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無法準備好離別、也無法習慣離別,因為真心地擁有過那些可以稱為「親愛」的人,又怎麼可能填補、遺忘,重新變得幸福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