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子只有7秒記憶,30歲患病離奇失憶,每天靠筆記生活!

漫果儿 2021/12/08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一個故事說:「早在很久以前,魚的記憶就只有7秒鐘,7秒之後它們就不會想起曾經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一切又會變成嶄新的開始。所以在那一方小小的魚缸裡面,它們永遠不會覺得無聊。」

聽起來是一個挺治癒的橋段,但是如果「7秒記憶」在人類的身上存在呢?這樣的特徵將會怎樣影響人類的生活?

曾經有一位叫做克萊夫·韋林的音樂家,是文藝復興晚期音樂研究領域的權威。1985年,他在47歲的時候感染了孢疹病,當從高燒和昏迷中醒來時,他僅僅剩下了7秒鐘的記憶。

他忘了自己的年齡、叫不出醫生的名字,甚至連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兒也不認識了……不過,他仍有著未被病魔侵蝕的音樂天賦,演奏鋼琴行雲流水。

坎坷的後半生,善良的妻子始終陪在他的身邊,使他戲劇般的人生溫暖地進行著。

而在日本,存在這樣一位與克萊夫·韋林有類似遭遇的女性,她叫水田順子——現實版「7秒記憶」患者。

她出生于日本大阪的一戶普通家庭,從小身體健康,生活順心。

高中畢業後,水田順子前往東京做了一份文職工作,日子過得簡單但很充實。

然而,突如其來的頭暈、嘔吐、發燒等症狀給她30歲的生活帶來了波瀾,就醫檢查後的CT結果顯示,她患上了由病毒感染引發的皰疹性腦炎!

這是一種百萬分之一的罕見病,一旦患病,結果非死即傷,腦部會出現嚴重損害,具體情況可分為失憶、失明和語言障礙等,甚至還有成為植物人的風險。

2007年,水田順子住院接受治療,病情有了一定程度的好轉。

但是短短4年以後,噩耗再次傳來——她大腦右側的顳葉呈現黑色,海馬體嚴重受損,出現了短期記憶障礙,變成了只有「7秒記憶」的人。

對于這種症狀,醫生也無能為力,只得讓水田順子回家休養。

出院後的水田順子已經無法繼續工作了,只能靠領取政府的二級殘障金負擔生活開支,和家人一起住在三重縣名張市。

為了用「物理方法」加強記憶,水田順子的母親給她準備了很多筆記本,方便她隨時記錄一天中發生的事情。

對于水田順子來說,每一天都是「新」的生活,但是這樣的新生活也帶來了一系列的麻煩。

每天早上醒來,水田順子都要嚴格按照時間記錄好自己每一餐吃了什麼、喝了什麼、陸續去過什麼地方、拿過什麼東西,否則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一天吃了幾頓飯。

儘管記憶能力出現了問題,水田順子的社交狀態還是飽滿的,她偶爾會去三重縣的福利活動中心,與那裡的殘障人朋友彼此鼓勵安慰。

外出見朋友時,她會在本子上畫出對方的長相,防止自己分不清誰是誰。還要及時記錄下和朋友的對話內容重點,避免出現尷尬的遺忘和冷場。

在其他外出的時候,水田順子也要隨身攜帶小本本,她必須沿路記下自己的所見所遇、身邊的同行者是誰、出行的目的有哪些。

另外,還有自己的身份、居住地是哪裡,以便于隨時查看這些重要資訊。

日常去超市購物對普通人來說可能是件再隨意不過的事情,但水田順子必須提前做好「功課」——列出此行需要購買的所有物品。

讓人意外的是,短期記憶障礙沒有使水田順子失去一些長期能力,比如開車。

她會開車去家附近的超市,除了帶著列好的購物清單,還要拿出紙筆記下車子停放的位置。

看著鏡頭裡水田順子的笑容,她似乎對現在的生活還算適應。

即便如此,她隔三差五也要單獨去醫院複查,一絲不苟地掏出紙本,記錄醫生的指導,分享一些自己最近的身體情況和心情狀態。

這些伴隨水田順子數年、承載了她超多記憶的筆記本,如今已經堆滿了幾個紙箱,在她家二樓還有專門的房間存放這些過去的「歲月」。

每天晚上睡覺之前,水田順子也會把當天的筆記進行簡單地歸檔整理。

相對重要的事件記錄就用專門的資料夾保存,其他零散的「日記」就使用普通的筆記本。

水田順子通常會選擇固定時間處理一些沒用的筆記,為此還專門買了一台碎紙機,讓生活多了些「取捨」的儀式感。

最近兩年她開始用相機記錄日常,比起筆記本,相機多了一些生動鮮活、方便快捷的特點。

她會把拍好的照片列印出來,夾在本子裡,再進行相關的資訊標注。

玩得轉相機,但是她沒辦法好好看看電視。在家的時候,水田順子幾乎不打開電視看節目,因為無論是新聞節目還是影視劇,她都只能記住短暫的內容,很快就忘了剛才看過的情節。

在這一點上,她的生活少了些娛樂的色彩。

不過,儘管記憶短暫、瑣事複雜坎坷,但水田順子仍然努力著研究屬于自己的小日子。

她會抽空拜訪病友,互相交流生活心得,也偶爾參與一些公開演講活動,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大家。

甚至有外國電視臺將水田順子的生活拍成了紀錄片,受到了很多觀眾的喜歡。這樣的人生,雖然艱苦勞累,但也是一種奇妙體驗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