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年度最美韓劇之一!才播3集就拿滿分,新人女主角完全「放開」在演繹!

漫果兒 2022/04/01

上周海外又默默爆了一部韓劇——

爛番茄新鮮度 100%,MTC評分85,多家媒體打出 驚人的滿分

只不過這次的成績,不屬于Netflix,來自Apple tv+。

前幾天,Apple天價買下的《健聽女孩》成為首部拿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流媒體電影,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為這個壯舉會由Netflix達成。

《健聽女孩》劇照

而我們也能從最近的新聞感知,Apple這一階段同樣在加大對韓劇市場的投資。

現在有了今天要聊的這部劇,是否意味著Apple能再次成功「截胡」Netflix——

《彈子球游戲》

本劇陣容異常強大,相比較Netflix純正的韓國創作班底,它顯得更多元、更國際。

導演為兩位在美國電影圈已小有名氣的韓裔導演郭共達(《楊之后》)、全知泰(《藍色海灣》)。

主演則包括老戲骨尹汝貞、曾經的「韓星頂流」李敏鎬,明顯在考慮韓國本土與海外的雙重影響力。

回到劇中,它又包含韓、美、日三國元素,作為一部移民家族史詩大戲,話題不可謂不足。

《彈子球游戲》根據獲獎小說《柏青哥》改編,其出自韓裔美籍作家李敏金之手。

「柏青哥」是一種1930年代開始流行于日本的彈珠游戲,具有賭博性質。

故事則始于1910年代,時間跨度長達80年。

講述一個貧困的朝鮮家庭,四代人經歷日本統治、經濟大蕭條、二戰等時代變遷后,最終在日、美兩地定居。

《柏青哥》可被視為一部女性之書,因為貫穿整個家族流變的,是女主角善慈的堅韌與善良。

區別在于秋園悲苦一生,善慈一家后期則因柏青哥生意獲利,大大改善了生活。

小說采用順敘,劇集則分兩條線交叉敘事。

第一條線,是少女善慈(金敏荷 飾)的成長,第二條線,是老年善慈(尹汝貞 飾)的家庭生活。

編劇如此改編,顯然是想在有限的體量內(全劇共8集,目前播出3集),將潛行于原著中的歲月史詩感,直接提煉到觀眾眼前。

從老善慈轉到小善慈,劇中不乏此類「神轉場「方式

先看第一條線。

1915年,朝鮮日據時期,釜山。

善慈的父親重病離世,母親經營的民宿勉強維持一家人的生計。

日本人和朝鮮人的敵對,如定時炸彈隱藏在釜山的每一個角落,不少日本男孩更將朝鮮女孩視為下等人,肆意凌辱。

多年后,身體發育成熟的善慈被兩個日本男孩拖入暗處,眼看將被玷污,千鈞一發之際,新來的海產經紀人高漢水(李敏鎬 飾)救下了她。

善慈和高漢水彼此一見鐘情,一來二去,善慈懷了高漢水的孩子。

善慈提出結婚,高漢水拒絕了,原來他在大阪尚有妻女,雖然他不愛對方,僅僅是當作自己事業的跳板。

同時高漢水提議可以出錢給善慈買房,照顧她一家人,其他的就別再強求。

失望的善慈還是決定生下孩子,哪怕在保守的風氣下,她不得不離開家獨自撫養小孩,否則還會牽連母親。

這時,牧師白以撒來到她的生命中。

白以撒感恩善慈母女在他患病期間的照顧,得知善慈的遭遇后又被她的堅強所打動,于是當即向善慈求婚。

身體病弱的他,大機率沒有生育的可能,也由此愿意撫育她和高漢水的孩子。

再看第二條線。

1989年,大阪。

善慈兒子白摩西的彈子球游戲廳生意如火如荼,善慈則在家專心照顧患癌的嫂子景喜,白以撒已然故去。

這里解釋一下,摩西并非善慈和高漢水的兒子,原著中兩人的兒子名白諾亞,摩西是以撒的兒子,也就是諾亞同母異父的弟弟。白家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家中男人名都來自《圣經》。

此時,善慈的孫子所羅門從美國回到東京,想為公司自一個獨居的韓國老婦手里拿下一塊土地,卻屢屢碰壁。

所羅門請善慈去東京見那位韓國老婦,希望奶奶能幫他勸說對方賣地。

兩位素不相識的老人見面,都回想起在韓國故土的歲月,善慈不禁潸然淚下。

最終,韓國老婦看在善慈的情面上,答應賣出土地,善慈也因這次會面,決定再回故鄉看看……

劇中,兩條線彼此交織,在時代之間隔空對話,編劇巧妙地找到兩個時空的聯結點,始終突出歲月輪回、生死交替的敘事目的。

如將1989年日本裕仁天皇的去世和1919年善慈父親的去世剪在一起,去展現死亡對國與家的震動和影響;

又如將所羅門和失蹤女友漢娜的通話聲音,切進善慈和高漢水的私會畫面中,漢娜訴說自己已身陷黑暗,也是在隱喻善慈此后的命運。

由此可見,《彈子球游戲》的野心在于突破歲月藩籬,從而為觀眾直接呈現歷史的真諦。

但對原著敘事結構的改變,可能會舍本逐末,無法復刻這一家族歷史本身的辛酸與壯闊。

如高漢水這一角色。

他雖是善慈家族的「編外人員」,但在許多重要時刻,他都以自己的勢力將這個家族從時代的泥濘中托起,堪稱整個故事最具戲劇魅力的人物。

然而以目前看來,高漢水就是一個略顯扁平的渣男形象,根據它的劇情結構,也很難想象如何再去豐滿他。

而影響高漢水最深的,除了善慈,還有他的兒子諾亞,日后讓高漢水重煥生機的是諾亞,讓他一夜衰老的也是諾亞。

原著中,諾亞極度正義、自律,與弟弟摩西是完全不同的人,其結局也相當震撼,但目前的演員表中并沒有諾亞的名字。

不過據制片人透露,本劇共會拍攝四季,因此,諾亞的重頭戲也可能出現在后面三季。

從前三集來看,《彈子球游戲》敘事密度不足,但劇集依舊獲得不錯口碑。

開頭提到的海外媒體不僅不吝打分,更盛贊它宏大、美麗、精巧,具有開創性。

作為Apple tv+首部改編劇,《彈子球游戲》在制作上也的確下了血本。

劇集輾轉多個國家進行拍攝,運用4K畫質技術,單集成本達到10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360萬)。

兩位導演也都是相對成熟的電影導演,擅長通過獨特的構圖和光影完成藝術性敘事,因此,《彈子球游戲》堪稱年度最美劇集之一。

首先是構圖。

劇集在表現釜山漁村、郊野、大阪建筑、東京都市等地域風貌時,多用全景式構圖,即使是參差的山川風物,也自有一番對稱之美。

而當水霧、日光、人物等出現在這樣的構圖中,美麗的風光便仿佛有了呼吸。

其次是光影。

善慈和高漢水第一次發生關系,高漢水站在日光斑駁的樹林中,善慈走向他,兩人匯合后,鏡頭拉遠,兩人側身在樹木的掩映中,日光打在高漢水背上,白襯衫發出白光,此番光影,無疑讓這一戀愛場景顯得極為純潔。

除了構圖、光影,劇集在年代細節上,也做足了功夫。

嫂子景喜去世后,善慈整理遺物,電視中播映著一則貪腐案新聞,所羅門走過去,打開電視機右下的開關門,通過旋鈕關了電視,開關門+旋鈕,相信生于80年代的觀眾對這種老式電視機記憶深刻。

劇集的這些藝術處理,都是在為主題服務,作為一部移民大戲,《彈子球游戲》自然將主題放在了「身份認同」上。

目前的三集在釜山、大阪、東京、紐約等地頻繁切換,給觀眾造成一種強烈的混亂感,這種混亂映照的,正是劇中人物的漂泊宿命。

乍看,劇中每個人都有家庭、住所、工作,其實,在地緣、語言、文化的循環往復中,他們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屬于哪里。

遷徙或安定,都不依他們自己的意愿,而是靠時代大事件的推動。

劇集第一季就將以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為重要的時代節點。

原著中,善慈家族一共四代人,盡管經濟條件隨時代進步愈發得到改善,但他們每一代都未能走出身份的迷境。

所羅門被自己的美國同事當作日本人,在韓國老婦面前說韓語,又會被調侃「年輕人里說得算不錯的」。

「我是誰?我流著誰的血?」

「我的過去在哪里?未來又在哪里?」

這不僅是劇中人物的宿命追問,或許也是郭共達、全知泰兩位韓裔導演作品中始終關切的人生謎題。

以前看這類移民題材,觀眾恐怕難以真切體會「自我身份認同」帶來的無奈和苦楚,但這一次,兩位導演卻以《彈子球游戲》的曖昧性,帶觀眾共赴迷惑與求索。

正如某條評論所言:

討論這部劇到底是美劇、韓劇還是日劇的,就很像小說里諾亞和所羅門找不到的身份認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