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日本第一女公關,年薪2億,卻滴酒不沾,憑什麼稱霸日本夜場?

漫果儿 2021/09/15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事務所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足不出戶看日本!

曾有句俗語,三言兩字道盡男女間的機關玄妙:

男人靠征服世界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征服世界。

在日本有這麼一名神奇女子,名叫愛澤繪美裡;征服男人無數,手段非同一般。

她18歲進入夜場,而後成為「日本第一女公關」;滴酒不沾,卻每年狂撈2億收入;她與日本第一牛郎羅蘭齊名,一張娃娃臉受到眾多宅男追捧,就連首相都是她的裙下臣。

雖已站立行業頂端,但繪美裡明白容顏易老,自己終有被替代的一天。

于是她另闢蹊徑,開啟女強人之路--先是簽約時尚雜誌,又開創了獨立時尚品牌。

不僅如此,她還參加綜藝,撰寫自傳,交際名流,從最底層的陪酒女綻放成一朵嬌豔欲滴的人間富貴花。

這個1988年生的85後女子,靠征服男人,征服了自己的世界。

吊車尾到業績第一

1988年,愛澤繪美裡出生于日本神奈川的橫濱市。

她自幼生得美麗清純。一雙大眼睛靈動閃爍,可愛中略帶俏皮。笑容甜美又夾雜魅惑,讓人看了一眼便難以忘卻。

愛澤繪美裡家境不算富裕。到了愛美的年紀,她經常因為一件漂亮的衣服捉襟見肘心生煩惱。

苦惱間她發現陪酒女郎不僅每天都衣著光鮮,收入不菲;獲得金主青睞的同時還能收到昂貴的禮物。這樣的職業令家境貧寒的愛澤繪美裡悄然心動。

于是,18歲的她決定「下海」做陪酒女郎。

日本的陪酒文化源于藝妓,發展至今已有很長的一段歷史。雖在許多人眼中不是光彩職業,但陪酒女郎只陪酒不賣身,酒水利潤的抽成也是不菲。

且這個行業等級分明,成為更高階層的陪酒女也就意味著擁有更優質的顧客與更加豐厚的利潤報酬--這也是繪美裡夢寐以求的目標。

但剛入行的繪美裡工作並不順利,娛樂場上的觥籌交錯欲拒還迎令她很不習慣。

昏暗的包房中,她宛如一尊木訥的雕塑,與其他左右逢源的陪酒女郎格格不入。而繪美裡的男友也表示接受不了她的職業,恪守底線的男友選擇與之分手。

工作與愛情的雙重失意卻像一縷火苗,點燃了繪美裡內心深處的求生意志。她下定決心不僅要逆襲自己窘迫的現狀,還要在陪酒界大紅大紫,擔當頭牌。

她來到東京最大的歌舞伎町,她相信更大的舞臺一定會有更好的結果。

王爾德曾說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與客人接觸的過程中,繪美裡意識到自己學識貧乏,常常接不住客人拋過來的話題。

于是她每天閱讀大量的報紙瞭解最新的即時資訊,翻閱各式各樣的書籍來拓寬自己的眼界,彌補年少時荒廢的時光。

在顧客失意頹靡之際,她會共情地給予鼓勵;在商務洽談之時,她也會恰如其縫地穿針引線促進合作。

甚至她用本子記下每個顧客的性格特點、興趣愛好,成為他們的知心朋友,還在他們的生日當天送上祝福。

如此一個美麗體貼,善解人意的紅顏知己,又有幾個男人能抵擋得住她的柔情呢?

繪美裡的客戶群體日漸龐大,她也如願以償地成為了歌舞伎町的頭牌;而此時她的年收入也高達兩億日元(約合1300萬人民幣)。

繪美裡24歲的生日派對 ,整場營業額更是達到了2800萬日元。成為了歌舞伎町一道無人能破的吸金記錄。

有意思的是,喝酒是陪酒女郎的必備技能。繪美裡作為歌舞伎町頭牌卻一直滴酒不沾。因為她有嚴重的酒精過敏,大多時候她都會用果汁汽水來代替酒水,對其愛慕不已的顧客們也都表示只要佳人在側,是否喝酒已沒那麼重要了。

從陪酒女郎到時尚圈大佬

雖已佔據日本夜場的半壁江山,但聰明的繪美裡深知自己吃的是一碗青春飯;而時間流逝,新人輩出,自己的價值也在一天天跌落。

所以繪美裡在繼續夜場工作的同時,也在不失時機地尋找著另闢蹊徑的機會。

2012年,繪美裡開始踏足時尚界,並在同年簽約了日本備受歡迎的時尚雜誌--《小惡魔 ageha》。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