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亞洲最賺錢的天后,私下撿了十年垃圾。網友:她的歌一響,我的DNA就動了!

漫果儿 2021/12/29

宇多田奇跡

本季大熱日劇《最愛》終于迎來了大結局。回顧這部劇的名場面,莫過于是每當主題曲 《君に夢中》響起的時候。

每當劇中響起此歌的時候,觀眾的眼淚就來了,內心不由得被與劇情緊密相連的音符與歌聲緊緊地抓住。

清澈的鋼琴聲緩緩地印在心頭,伴隨著細膩的演唱,劇中不同人物都在這首歌中闡釋了各自瘋狂執著、一發不可收的「最愛」:或是親情、或是愛情、或是拼命想要守護的人。

恰到好處響起的《君に夢中》讓觀眾瞬間感受到此刻人物飽滿立體的內心情感。

在宿命般糾纏的故事裡,《君に夢中》仿佛就是點亮希望與光明的存在。

這首歌由日本著名歌姬  宇多田光 創作並演唱,正式版發佈僅3天就登頂日本公信榜數字單曲下載榜,隨後連續兩周問鼎Billboard JAPAN下載歌曲排行榜。

《君に夢中》單曲封面

這樣的好成績對于宇多田光而言,算是很小菜一碟。

作為「改變日本音樂圈的歌手兼詞曲作家」、「平成歌姬之一」、「亞洲最賺錢的天后」,宇多田光創作的專輯在保持穩定高水準的同時,市場銷量也非常驚人。

16歲推出日本銷量第一專輯,此後凡是推出專輯,都會出現頻頻霸榜的轟動現象。 在日本流行音樂史上銷量最高的10張專輯中,她就占了3席:第1位為《FIRST LOVE》,第4位為《DISTANCE》,第8位為《DEEP RIVER》。

日本流行音樂史上銷量最高的10張專輯

同時她也是擁有最多「年度冠軍專輯」的個人歌手,7張專輯銷量破百萬,5張單曲銷量破百萬。

2010年隱退前專輯銷量一覽

宇多田光,是創造了J-POP奇跡的音樂人。

製造宇多田奇跡

1983年宇多田光出生于美國曼哈頓,父親是日本音樂製作人宇多田照實,母親是日本著名演歌歌手藤圭子。

母親藤圭子

誕生于音樂世家,宇多田光自從記事開始,就在錄音棚裡看著父母忙碌的樣子。父母很快就發現她的音樂天賦,並且有意識地培養她,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在音樂上有所成就。

1990年,年僅7歲的她就與父母組成了「U3」樂隊,開啟了自己的音樂創作道路。

1993年,U3發佈專輯《STAR》,10歲的宇多田光參與了詞曲創作,獨唱了《THANK YOU》與《子供たちの歌が聞こえる》這兩首歌。

後來她以「Cubie u」的藝名推出個人作品 《Close to you》,奠定了自己以後R&B風格的基調。

15歲時的宇多田光

圖源:見浮水印

此時EMI製作人三宅彰偶然間聽見她的聲音,感到十分驚豔,于是連忙找到她,想要與她簽約出唱片。

于是1998年,15歲的宇多田光正式以個人歌手身份出道,推出首支單曲集 《Automatic/Time Will Tell》

其中在《Automatic》這首歌裡,宇多田光以日語創作,融合了美式R&B與嘻哈風格,並且用獨特的唱腔演繹,這對于當時流行小室哲哉家族式電子舞曲的日本樂壇而言,是非常新鮮、讓人驚喜的新音樂。即便到如今,這首有23年歷史的歌曲依然新穎、毫不過時。

「一聽到這首歌,我就覺得我的時代就要結束了。像這種曲子,我是寫不出來的。」

引領80、90年代日本流行音樂史的教父小室哲哉是如此形容這首歌帶給自己的震撼。

這種震撼,直接體現在單曲銷量上。《Automatic/Time Will Tell》在發佈當年銷量就達到200萬,成為了女歌手出道單曲的銷量之王。

《Automatic》現場

圖源:見浮水印

初試啼音就大獲成功的宇多田光,開始將J-POP帶入全新的境界。

1999年,16歲的宇多田光推出首張專輯《FIRST LOVE》,其中同名歌曲 《FIRST LOVE》成為了傳世名曲。

《FIRST LOVE》專輯封面

對于國內聽眾而言,這首歌應該是引領很多人接觸到J-POP,相信當年很多人的MP3裡面都會有這首歌。即便當年不懂日語,但都會被這首歌的美妙旋律與宇多田光的聲音所吸引。

這首歌也是當年轟動一時的電視劇《魔女的條件》的OST,歌曲與劇作互相成就,共同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FIRST LOVE》裡,宇多田光用濃厚的聲線,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西方美式R&B抒情的基礎上,以特別東方的細膩情懷、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詮釋了何為「FIRST LOVE」:青澀而又甜蜜、憂傷卻讓人溫暖,能夠唱到人的心坎裡,瞬間打動所有人。

實際上除了同名歌曲光芒萬丈之外,該專輯的其他歌曲同樣精彩紛呈,極大地融合了宇多田光豐富扎實的音樂素養。

比如 《甘いワナ 〜Paint It, Black》,就展現了宇多田光熱愛搖滾的另一面。在這首歌裡她致敬了滾石樂隊的名曲《Paint it,Black》,裡面鋪排了大量此起彼伏的吉他loop,充滿了青春的動感與生命張力。

專輯《FIRST LOVE》在發佈當年就賣出了700多萬張,最終達到990萬張的全球總銷量,狂賣了接近300億日元。

此時晉升為「亞洲最賺錢的天后」的宇多田光,只有16歲。

她沒有被眼前的成績衝昏頭腦,一直都在勤奮地堅持創作。

當時正值日本樂壇「歌姬輩出」的時代:濱崎步、安室奈美惠、椎名林檎、倉木麻衣、中島美嘉等女性音樂人都在各自領域上發光發熱,而媒體最愛拿濱崎步與宇多田光比較。

2001年3月28日,是日本樂壇最著名的「光步大戰」之日。在這一天,宇多田光與濱崎步都在這一天推出了新專輯。

宇多田光推出第二張專輯《DISTANCE》,繼續創作出極致悅耳的音樂驚豔世人。同名歌曲《DISTANCE》就是一首非常清新抒情的歌曲。

《DISTANCE》專輯封面

最終她以447萬張的銷量略勝濱崎步的精選集《A BEST》。

說回宇多田光的創作,她總是一人包攬全部角色:作曲作詞、編曲製作,就如同她的合作音樂人所言,宇多田光的曲子總是讓人出乎意料。

《行家本色·宇多田光特輯》

圖源:B站豬豬字幕組

在宇多田光的音樂中,曲子是劇本,承載著故事和感情,這個劇本最終透過歌詞和演唱傳達出來。

對于宇多田光而言,歌曲傳達出來的情感是最為重要的。

在前兩張專輯裡,可以很直觀地感受到她的情感是外放的,而到了第三張專輯《DEEP RIVER》開始,她開始向內傳達情感,在MV表達上,得益于當時的導演丈夫相助,開始呈現多樣化。

《SAKURAドロップス》不僅連詞曲,就連MV都是極致的統一:以未來風格融合日本古典。

《Letters》是這張專輯裡最為人讚歎的一首歌,椎名林檎大贊「這首歌的和聲美得如同絲綢一般」,後來也進行了翻唱。

宇多田光對于歌曲的精心編排也體現在這張專輯裡,從《Bridge》聽到《光》,就會產生一種從憂傷逐漸過渡到明亮、隨即豁然開朗的感覺。

隨後她陸續基本上保持每兩三年一張新專輯的穩定創作,陸續推出了包括《Exouds》、《ULTRA BLUE》、《HEART STATION》、《This Is The One》在內的專輯,期間創作了不少佳作,成為了一些經典日劇的OST,比如《Prisoner of Love》。

這首歌是日劇《LAST FRIENDS》的OST,每當音樂響起,腦海裡就會浮現起主人公之間互相糾纏的感情與命運。

這首歌算是宇多田光比較特別的一首歌,全程基本上沒有任何換氣的空間,演唱難度非常大。

這首歌收錄于專輯《HEART STATION》,同樣收錄于這張專輯的,還有非常著名的EVA名曲《Beautiful World》。

說起宇多田光,當然不得不提EVA,以及她為創作的「EVA三部曲」。在她人生最重要的幾個節點裡,她都為EVA創作了歌曲。

奇跡的中止、起點與延續

熟悉日本動畫的朋友都知道,EVA對于日本動畫的非凡意義。

90年代由于受到惡名昭彰的「宮崎勤事件」影響,日本動畫行業跌到谷底。此時EVA的出現以力挽狂瀾之勢拯救了整個動畫行業,因此有人會將EVA和導演庵野秀明稱為「90年代日本動畫的救世主。」

「我和他之間有太多相似之處,重合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宇多田光口中的這個「他」就是EVA的主角碇真嗣。

她坦言,自己的成長背景與碇真嗣非常相似。

由于雙親工作原因,宇多田光從小就在輾轉顛沛中生活,因此很早就學會了壓抑自己的情感。

「9歲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完全失去了憤怒或是不滿之類的情感。」

在成長的道路上,父母的多次離婚、糟糕的婚姻狀況,給她造成了無法磨滅的陰影。

一方面,不穩定的精神狀態導致母親對家人失去了信任,經常攻擊家人,無法分辨現實與虛幻。

而另一方面,父親異常嚴苛的要求,讓她自幼就承受了常人無法想象的壓力。

長期以來,宇多田光缺乏心靈上的慰藉,總是想要逃離這一切。

此時,她遇到了EVA,在碇真嗣身上獲得了眾多共鳴,由此無可自拔地愛上EVA。

與此同時,一向恃才傲物的庵野秀明原來一直都是宇多田光的忠實迷弟,非常崇拜她的音樂才華。

「當年宇多田光的歌闖入了我停滯的音樂世界!我一直都很想邀請她來唱EVA的OST,卻總是無法成型,但最終我的這個夢想終于成真了!」

2007年,宇多田光為EVA創作了第一首歌曲《Beautiful World》,這也是很多年輕一代認識她的起點。

《Beautiful World》正如其名,透過濃烈的思念情感,充滿著不滅的勇氣與力量,閃爍著希望的光輝,給人無限的鼓勵。

這首光彩奪目的歌曲的創作期間,卻正值宇多田光人生最為黯淡心酸的時刻。在這一年裡,父母離婚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也走向了終點。

庵野秀明讓宇多田光盡情自由發揮,不要被劇情或者其他事情所束縛。

于是在低落之中,宇多田光唱出了渴望希望的力量。這也是庵野秀明非常喜歡的一首歌。

在《Beautiful World》推出的三年之後,宇多田光做出了一個震驚全日本的決定:退出樂壇。

「我確實可以賴在我的王座上,走輕鬆的路,但是我覺得那樣的話,我的創造力和人品就會下降。我不想只做一個活在世外桃源的瘋狂藝術家。我想要與真實世界保持聯繫,保持謙遜的品行。」

年僅27歲的她想要做回普通人,她覺得「直面真實的自己,比音樂創作更重要」。

她很快就搬到了英國,開始了一個人租房子、一個人逛超市、一個人上學的獨居生活。在這段生活裡,她感到很輕鬆自在。

在長達6年的隱退時間裡,她僅發佈過一首作品,就是2012年為EVA劇場版第三部《EVA:Q》創作的《桜流し》。

這首歌在某種程度上屬于對于《Beautiful World》那份思念情感的延續,是更為深沉、濃烈以及極度的哀傷。

從鋼琴的獨奏,逐漸加入電吉他、弦樂、直到最後鼓的加入,各種樂器的力度不斷加強,配上宇多田光細膩入微的演唱,使得整個思念的氛圍更為深重與難以釋懷,讓人聽後不禁流淚。

「也許再也沒法做音樂了吧。」

在這首歌之後,宇多田光遭遇了人生最大的變故:母親藤圭子去世了。

2013年,藤圭子在東京某棟高層建築墜樓自盡。

即便外界一直都在抹黑藤圭子,但是對于宇多田光而言,母親就是她所有奇跡的起點。

「誰都有起點。我的的起點,就是母親。我的世界所有的東西,都飽含著她。」

宇多田光與母親藤圭子的合影

她對母親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在記憶裡,母親一直都是面帶笑容的。母親是她的音樂啟蒙,也是她的偶像。

母親逝世後,很長時間裡她都處于一種迷茫痛苦的狀態。這一切直到數年後,她成為母親後才得以改善。

失去母親,讓她徹底失去唱歌的渴望。

成為母親,讓她重新拾起唱歌的初心。

于是,差不多五年沒有踏入錄音棚的宇多田光重新回到了久違的地方,她想要通過音樂,真摯地傳達對母親的思念與愛。

即便被外界稱之為天才,但是她的作品並不是輕鬆而就的。

創作對于她而言,就是冒險,要像探險隊一樣全身心投入其中。創作也如同打開通向地獄之門,在探索期間會掙扎、彷徨,還要不得不直面內心的痛苦。

最後這些痛苦都會變為美好的成果,觸動人心。

「母親去世,自己成為母親,一夜之間,我不得不長大。雖然沒有人教自己如何前進,但是我相信我的前方無人阻擋,就抱著這樣的決心,拼命地向前、再向前,從這樣的經驗裡,我獲得了從未有過的自信。」

2016年,宇多田光帶著新專輯《Fantôme》重新回歸樂壇。距離上一張專輯,聽眾等待了差不多7年。

《Fantôme》專輯封面

專輯名「Fantôme」為法文,意為「幻影」,表示為「夢幻」、「氣息」,宇多田光以新專輯獻給母親,旨在表達「無限貼近自己存在的母親氣息」,也展示了無比坦誠、自信的自己。

聽眾從中感受到一個全新的宇多田光,她從既往的混亂、不安之中學會了成長,並且最終找到了自己之所以做音樂的原因:真實,以及對母親生命的延續。

《真夏の通り雨》、《花束を君に》,一靜一動,都是獻給母親的歌曲,分別表達了對母親的思念與感謝。

對于母親的真摯感情,也體現在她隨後的作品裡。

2018年,她推出專輯《初戀》,整張專輯以「既是開始又是結束的細膩情感」貫穿其中,就如同莫比烏斯環一樣,迴圈不斷。

其中《夕凪》是首非常特別的歌曲。這首歌是這張專輯裡最晚完成的歌曲,也是在創作過程中最折磨宇多田光的一首歌。

這首歌前身為《GHOST》,宇多田光最開始從納博科夫的詩作中得以感悟,想要傳達一個「死後仍然存在的世界「,以表達對母親的思念。

然後經過一段時間的掙扎、痛苦之後,宇多田光將其正式命名為《夕凪》。

歌詞的一字一句都飽含對母親的追憶與思念,其中「seiya seiya」的重複段落,彷如來自世界彼岸的聲聲呼喚,是當時宇多田光在錄音時苦惱究竟要用什麼語言表達這段的情緒,而後即興想到的片語。

最後一小節裡的雙聲部,彷如在與彼岸世界的母親在促膝長談,最後宇多田光也獲得一份內心的平靜,因為她明白:自己的存在就是母親生命奇跡的的延續,巨大痛苦的背後就是全新的世界。

世間萬物,皆有一終。終點也是開始,這就是宇多田光相信的「真實’。

這份「真實」也體現在今年她為EVA創作的最後一首歌裡——《ONE LAST KISS》。

今年EVA劇場版終于迎來跨世紀的最終話,宇多田光也迎來「EVA三部曲」的最終曲。

她依然延續從《Beautiful World》、《桜流し》的思念之情,這份思念到了《ONE LAST KISS》,卻擁有了奇異的明朗之感。

即使走向終點,也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種全新的開始。這種希望、這份真實,讓宇多田光的音樂更為豐富與立體。

從音樂上體現的「真實」,也體現在宇多田光對自我的摸索與審視中。

奇跡的真實

今年6月,宇多田光在INS表示,自己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屬于「非二元性別者」(Non-binary)。

所謂「非二元性別者」,指的是不屬于傳統男/女二元劃分的性別,而是處于兩者之間。

她不想用「小姐/夫人/女士」定義自己,想用更中性的」Mx」:

「我已經厭倦被詢問我究竟是小姐還是夫人,或是在日常生活中選擇小姐夫人女士的稱謂。隨時明確定義自己的婚姻狀況或性別,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我並不認為一個人與這些首碼的稱謂有任何相關。每一次我都不得不歪曲自己去回復。我一直渴望能有另一個詞的選擇,任何性別或社會地位的人都可以使用……我查了一下,發現Mx(發音為mix)已被提出來了!這太棒了!我希望更多人能夠使用這個詞!」

在38歲的這一年,宇多田光感歎這幾年才摸清自己的性別認同,覺得是不是有點太晚了。

實際上,宇多田光是在以此找回真實的自我。

她在脫離那些讓人不舒服的框架,遵循自己內心的真實,不斷探索和審視自我,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思考人生的意義。

「不斷變化的人生,才是我存在的意義。而且以後也會是這樣。」

這是既往豐富的人生經歷以及無疾而終的情感經歷,給她思考與感悟。

宇多田光共經歷過兩段婚姻 :19歲時與年長15歲的導演紀裡谷和明閃婚,4年後離婚;2014年,31歲時與比自己小8歲的義大利人結婚,並搬到倫敦定居,2015年生下兒子,同樣也是婚後4年離婚。

實際上,對于婚姻給自我的影響,宇多田光也真實地體現在自己的作品中,比如收錄于2016年回歸專輯中的《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

此歌她特邀閨蜜椎名林檎合作。說到她與椎名林檎,可謂是日本樂壇的一段佳話。二人都是1998年EMI唱片出道的歌手,最早合唱了《I Won’t Last a day without You》。二人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音樂風格,都是實打實、天才型的創作歌手,互相欣賞對方出色的才華。

椎名林檎曾經翻唱過《LETTERS》,宇多田光翻唱著名的《丸ノ內サディスティック》。

兩位歌姬在此時已為人妻,也育有小孩。二人在此歌中關注家庭主婦群體,挑戰不倫與禁忌。

瑣碎的家務將兩位女主角壓得喘不過氣,她每週只有兩個小時的約會,才讓她們做回自己,享受人生。

該MV由椎名林檎的老公児玉裕一執導,充滿天馬行空的未來感。二人在這個不受打擾的空間裡,盡情遨遊宇宙、找尋樂土。

其實,這首歌也表達了宇多田光「忠于本真」的音樂理念與人生理念。

她用心看見世界,感受人生,盡情做自己,不被世俗所見束縛,在音樂上不斷探索人性、自我,從中透出一種「本真的哲學思考」。

這份「哲學思考」,在她撿了十年垃圾的生活裡,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撿垃圾」的街頭哲學家

熟悉宇多田光的朋友都知道,她非常喜歡到街上撿垃圾,目前已經足足撿了十一年垃圾了。

撿到花花:

撿到貝果:

甚至撿到馬桶:

一切的開端都在2010年隱退的時候。她當時在東京街頭散步,突然撿到了一張光碟,不禁猜想:這是誰的?為什麼會丟在這裡?

這種「不該出現在此的物品」 讓她開始留意街道上的奇怪物品,也為物品腦補各種小故事。

「鞋子,你週末過得好嗎?」

「撿到天使的翅膀」,並且戴上了:

垃圾撿多了,她甚至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疑問:

自己是不是和這些物品一樣,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呢?

「我是誰?這是哪裡?我在做什麼?」有時候她會突然在演唱會上想到這個古老的哲學問題,這種熟悉而陌生的疏離感,讓她不禁疑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來看我的演唱會?

這份細膩的人間觀察,也體現在她對于熊熊的瘋狂熱愛上。

宇多田光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熊熊朋友KUMA CHANG,他是一隻中國熊,與宇多田光的感情很好。

據她透露,KUMA CHANG其實是「同性戀」。

她曾以熊熊為原型創作歌曲,並且特意訂制100萬日元的連身服裝和200萬日元的熊熊專用LV箱包。

宇多田光的INS帳號,也稱為「熊熊力量「KUMA_POWER,因此粉絲們都愛稱她為」熊光「。

在日常中,熊熊給她無限的治癒力量。宇多田光也透過社交平臺,將這份治癒傳達給粉絲們。

不過,粉絲們覺得宇多田光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這是因為她新專輯的封面,是路人看一眼都會覺得「有點離譜」的程度。宇多田光穿著家居服,一臉「」愛買不買」的表情,旁邊還有兒子跑過的身影。

由于封面過于隨便而被中日網友熱議,大家都笑稱「熊光真的連PS都懶得打開「。

對了,這張新專輯名字就叫做《BADモード》壞心情,看來很是貼切了。

不過,宇多田光就算這樣「糊弄」封面,唱片的水準絕對不會低于以往。畢竟她一直以來倚賴的,都是自己的音樂才華、傾注于音樂上的真情實感以及透過音樂傳達給聽眾的真摯力量。

因為對于宇多田光而言,音樂並不是賺取名利的工具,而是自己的生命與救贖。

- 完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