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伎迎來了生存危機?為了守護日本文化,開啟了「直播之旅」

網癮少女 2021/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事務所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足不出戶看日本!

安安,今天少女和各位粉絲朋友們來說說,疫情當下,日本藝伎的問題……

忽然降臨的新型肺炎疫情,不僅前所未見的影響了全世界,也造成許多人不得不延緩旅遊計畫。觀光客進不了日本,遭受最大打擊的便是觀光業了!

這也令日本許多傳統文化遭受未能意料的衝擊,接下來要介紹的便是在這波衝擊中,以各式各樣方法努力轉型的藝伎們。對比以前總給人神秘又只可遠觀的形象,現在也許更是能好好瞭解一下藝伎文化的好機會!

藝伎(Geisha)是一種日本表演藝術職業,產生于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最初的藝伎全部是男性,遊走在京町界外,俗稱町伎,主要在妓院和娛樂場所以表演舞蹈和樂器為生。

18世紀中葉,藝伎職業漸漸被女性完全取代,這一傳統也一直沿襲至今。

日本歷史上的藝伎業曾相當發達,京都作為集中地區曾經藝館林立,從藝人員多達幾萬人。不過,藝伎業在二次大戰後大為蕭條了,只是在經濟恢復後一段時間內,隨著公司公關業的升溫,旅遊業的興旺,藝伎又興盛了一時,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藝伎還保留有幾百人之多。

但之後隨著泡沫經濟的破滅,日本經濟的衰退,公司生意減少,藝伎業再度陷入低谷﹐據估計,京都的藝伎只不過200人左右,而且陪客的機會也大大減少了,可謂是「門前冷落車馬稀」。一些藝館轉作他用,服飾、樂器變賣或出租,藝伎轉到夜總會當招待,藝伎業的衰退已成不爭事實。

因為疫情而陷入困境的藝伎傳統文化

藝伎說明睡覺時使用的枕頭的樣子

原本藝伎們是以現場接待、互動的方式來傳遞傳統文化,但在2020年2月初開始,茶館發現到預約量急速下降,這是因為許多客人擔心在閉密空間中會互相傳染病毒,為了採取預防措施避免多人數聚集在一起,也為了維護藝伎及客人健康,因此取消了延續了數十年的傳統年度舞蹈。

在3月,每個地區都進入高度警戒狀態,藝伎茶館也為了保護年紀較高的客人,幾乎取消了所有預約。也因為這個危機,京都的藝伎們開始調整及重新評估,在這個旅行受到限制,以及社會距離疏離的狀況下,該如何維護這份傳統文化?

新型肺炎大流行期間的祇園新橋

在暫時無法營業的同時,大多數藝伎暫時離開茶館回到家中,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放棄工作。許多藝伎繼續于網路上向老師學習,並使用傳統材料縫製口罩來幫助當地社區,這些傳統材料是藝伎平常用于慶祝活動中的手巾(手ぬぐい),並手工縫製了400多枚口罩。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一次關閉藝伎區!

祇園空蕩蕩的街道,僅有少數當地人經過

4月,日本政府發出緊急停工通知,關閉了京都市的五個藝伎區*,許多企業也暫時停止營業。據說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有藝伎地區都被迫關閉,這也使得藝伎們陷入生計困難。

京都藝伎協會(おおきに財団)提供每人10萬日元的津貼,以支援藝伎和舞伎,但考慮到所有費用,例如培訓和高級服裝,這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補貼。

因此當地人開始展開募款活動,以幫助藝伎社區,其中一專案前仍在運行。*京都市的五個藝伎區:上七軒,祇園甲部,先鬥町,宮川町和祇園東

藝伎區重新開放之後的新規則

6月1日,藝伎區再次開放。但是現在有了與客人們互動的新規則。藝伎必須與客人保持1-2m的距離,在倒清酒時不能講話,避免近距離的接觸,並且必須遵守晚上10點的宵禁規定。

但是即使採取了這些新措施,第二波疫情和日本政府的新聲明依然阻礙了許多夜間活動和進出娛樂場所,尤其今年夏天京都仍未舉行許多活動。

大多數藝伎都繼續住在京都以外的家鄉。一位留在京都的藝伎說:「如果疫情不快點結束的話,我想許多離開的人可能根本不會回來,甚至會退出這一行業吧。」

藝伎們接待客人的新方法

實際在「MAIKOYA 京都」舉行「Online舞伎茶道」的樣子

過去需要到現場,並近距離才能體驗到的傳統文化,現在藝伎們將這份傳統藝術展現在網路上,並與世界各地的人一起分享經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