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在「妻隨夫姓」的日本,一名實力男偶像「入贅」妻子家,「改隨妻姓」是為了什麼?

漫果儿 2021/12/07

在日本,女性隨夫姓是理所當然的,男性隨妻姓則是「驚世駭俗」。

日本著名偶像男團V6成員 森田剛 ,一直活躍在演藝圈的最前線,在螢幕上留下過包括《美食偵探》、《白晝之雨》在內的不少佳作,他的實力與口碑都是有目共睹的。

最近, 他決定跟隨妻子宮澤理惠的姓氏,改名為「宮澤剛」,共同照顧理惠12歲的女兒。

他在退出老東家傑尼斯之後,馬上宣佈加入與妻子共同成立的新事務所「MOSS」,完全聽從身為老闆的妻子,他表示「無論公私,自己都會用一生去跟隨妻子」。

這一舉動在日本引起了轟動,日本網友議論紛紛。

不少人支持森田剛的做法,認為他是為了讓宮澤理惠與她12歲的女兒不用改姓、不影響妻子孩子的正常生活,才會選擇自己改姓,後續麻煩由自己來承擔:

「結婚入籍的時候隨妻姓,應該是考慮到理惠女兒,像剛君這種做法真的不錯。」

有的網友認為,只是妻子沒有隨夫姓這麼正常一件事,就成為了新聞,這是一種偏見:

「只是因為沒有隨夫姓就成了新聞,這是現今時代的一種錯誤認識,類似的偏見想法還是很根深蒂固。即便是普通人,選擇隨妻姓的都會被問‘妻子家很有錢嗎?’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會讓很多人難以隨妻姓。」

「男性隨妻姓能引起這麼大話題,然而女性隨夫姓就是理所當然。對隨妻姓感到吃驚的,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是在歧視女性。希望有朝一日能實現選擇性夫妻別姓。這也是一篇值得重新思考的報導。」

森田剛這一舉動也引發了日媒猜測: 這是要入贅宮澤家了?

Copyright (C) 2021 Kobunsh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不過,很多網友認為媒體用「入贅」一詞失誤:

「真的是‘入贅女婿’嗎?與理惠媽媽簽訂了養子合同才算得上‘入贅女婿’。如果只是在結婚申請書上隨妻姓的,就不能稱為「入贅女婿」。畢竟女子結婚後隨夫姓不會稱為‘養女’。」

是否入贅這個暫且不表,日媒這麼大篇幅去寫改姓這件事,能看出來日本人對于婚後的夫妻姓氏是真的很在乎了。

夫妻婚後到底姓什麼?這是一個在日本被持續深入討論的議題。

在日本,結婚後 必須「夫妻同姓」

日本《民法》第750條規定, 夫妻雙方同為日本國籍時,必須使用同一姓氏入籍。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夫妻同姓明顯是落後于時代的,將姓氏的權利交還給本人是實現男女平等所必須的,而 聯合國「消除婦女歧視」委員會也曾多次建議日本在「夫妻同姓」方面作出改變,但日本一直以來沒有任何積極回應。

一些日本人會認為「夫妻同姓」是日本獨有的傳統文化特色,擁有悠久的歷史,不應該改變這個「傳統」。

但事實上,「夫妻同姓」這個制度實施至今,滿打滿算不過是 150年左右。

(日本的結婚申請書 圖源:ISTOCK)

最早出現「夫妻同姓」一詞,是在1898年明治維新時期。此時頒佈的《民法》(舊法)首次確定了「夫妻同姓」制度。

而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裡,普通日本人是沒有任何關于「姓氏」的概念,因為平民是不允許擁有姓氏的。

直到明治維新時期,平民才被要求提交姓氏。因為完全不懂,所以他們就以類似「因為在水田裡幹活所以就叫‘田中’」的理由隨意決定了自己的姓氏。

而隨著時代發展,誕生于明治維新時代的舊民法也進行了數次修正。但150年過去了,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關于「夫妻同姓」的規定。

(圖源nagaitoshiya.com)

1947年《舊民法》修正,重新規定可以隨夫姓也可隨妻姓,但必須夫妻同姓。

此時正值二戰後,在這種「夫妻同姓」制度之下,許多企業為了保障男性養家的工資,因此 制定了「結婚退職」的制度,強迫已婚女性回歸家庭、從而減少社會競爭力。

因此,男主外女主內,丈夫在外工作,妻子因不能外出賺錢,便在家全權負責家務和育兒。

角田由紀子在所著《性與法律》一書中提及, 明治時期法律所規定的社會,都是將天皇視為最高頂點、「男尊女卑」的「家長體制」,這種「家長體制」體現在國家、也體現在個人之中。

而直到如今這種體制都沒有絲毫改變,「夫妻同姓」就是最明顯的體現。

夫妻同姓之下, 日本女性的困境

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裡,日本社會從上到下都在為「以你之姓,冠我之名」包裹一層非常浪漫的外衣。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之中,不少日本女性從小就被埋下「長大後要嫁得好,做家庭主婦」的「夢想」。

而當她們走進婚姻、被迫隨夫姓、撕開浪漫外衣之後,才會真切體會到浪漫背後的代價。

隨夫姓最明顯的弊端,首先體現在給女性的生活帶來諸多不便。

日劇《逃跑可恥但有用》

A子原姓為「小國」,婚後隨夫姓為「藤原」。改姓後她的個人所有證件、銀行帳戶、印章等等都要一一申請修改。各種修改手續冗長而且費時很久,在修改過程中,她已經開始感到「力不從心」。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因為A子婚後繼續工作,所以在職場上她也面臨了接連不斷的問題。

日本人在職場上一般都是以姓氏作為稱呼,A子改姓後常常被同事、客戶誤認為是另外一個人。僅僅是解釋溝通上她就消耗不少精力,每次都要重複「自己結婚改姓了,舊姓是小國」。于是, 同事、客戶都不知道要叫她「小國」還是「藤原」。

此外,在合同、日常文件、乃至工資單上,A子的姓氏都是 新舊混亂的,這樣造成了她各種困擾,甚至 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了疑惑:「我究竟是誰?」

「當失去了自己原本的姓氏,你就會感到輕視、不被尊重,那感覺就像失去一部分自我。」

婚後女性因隨夫姓產生「失去自我」的心理、對自我價值產生懷疑, 大多數身邊人只認識作為「妻子」身份的她,而完全不認識她本人。

根據日本中央調查社的調查,2019年婚後女性因隨夫姓而失去自我的價值的比例超過80%。

姓氏與個人身份密切相關, 隨夫姓讓女性承受了來自經濟、社會、精神的三重痛苦。不僅僅是生活發生了諸多不便,更重要的是她們失去了自我價值,認為自己的地位不如男人。

「夫妻同姓」之下默認的「隨夫姓」嚴重影響了日本女性社會地位的提升。近年來,「夫妻別姓」的呼聲越來越高。

「夫妻別姓」的艱難道路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社會開始出現反對「夫妻同姓」的聲音,要求實現「選擇性的夫妻別姓」,結婚後保留自己的形式。

此後「選擇性夫妻別姓」就成為日本社會熱議的話題。

所謂「選擇性夫妻別姓」,指的是在夫妻雙方自願的情況下,可以各自使用婚前姓氏。

近年來隨著日本女性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職場女性比例提高、女性參與社會活動范圍逐漸擴大,包括 野田聖子在內 不少日本女性政治家主動提出「夫妻別姓」、「姓氏自由」的建議,「支持夫妻別姓」的日本人也越來越多,「夫妻別姓」成為當下日本話題度最高的社會議題。

NHK曾經就「夫妻姓氏」進行調查,其中56.9%的人支持「自由選擇夫妻同姓或者夫妻別姓」,39.7%的人還是堅持現行法法律「夫妻同姓」。

其中針對「選擇性夫妻別姓」問題,57%認為要尊重個人意願,18%認為「只改變女性姓氏是不平等的」。

日本民間也有不少關于「夫妻別姓」的調查,根據律師DOTTOM調查,超過60%的人贊成「夫妻別姓」,其中女性達到74.8% 男性為55%。

而在反對「夫妻別姓」中,男性為28.3% 女性為10.3%,目前在日本社會中越多越多人意識到「夫妻別姓」,並且有人付諸行動。

模特 牧野紗彌就是其中的先行者。

(圖源:NNN NEWS)

她選擇與丈夫離婚進行「事實婚姻」,為的就是夫妻別姓、重回自己的姓氏,保持自己在家庭的平等地位。

牧野結婚已經有12年了,育有三個小孩,她最初結婚時也是隨夫姓。

但婚後她一直都很疑惑: 為什麼總是她一個人承擔所有育兒與家務呢?為此她曾提出讓丈夫試著完成一周的育兒和家務,丈夫卻拒絕了。

「真的很辛苦啊,不僅要準備每天的飯菜,還要提前給孩子準備第二天的。」

牧野對此表示很失望,她認為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不如丈夫,因此 她想通過改回原姓實現平等

不過日本目前還沒有實現「夫婦別姓」,因此二人決定離婚進行「事實婚」,也就是 男女雙方不登記不入籍,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的婚姻

二人離婚前還與孩子們商量,孩子們都覺得不安,但夫妻二人都表示一切不會改變,改變的只有媽媽的姓氏。

最初丈夫聽到妻子要離婚心裡很不安,但後來仔細想想: 自己更改從小慣用的名字都會很違和,為什麼覺得妻子隨夫姓是理所當然的呢?

在日本女性隨夫姓是理所當然的,男性隨妻姓則是「驚世駭俗」。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2017年統計,婚後女性隨夫姓占96%,而隨妻姓只占4%。

在日本人看來,像文章開頭森田剛那樣隨妻姓的,基本上都是入贅了。

選擇隨妻姓的一般男性藤原先生也曾被這樣誤會。

藤原先生已經結婚8年,最初他選擇隨妻姓的原因在于妻子不想隨夫姓,想讓自己的家名繼續保存。

他覺得「男人改姓很少見,覺得很有趣就改了」,即便到現在都不會後悔。

但煩惱與之而來。凡是知道此事的人都很大反應,覺得他是做了入贅女婿,拋棄了自己原生家庭。

藤原覺得很疑惑: 「明明夫妻是各自獨立的關係,為什麼我只是改了姓,就覺得我要拋棄自己的原生家庭,從此屬于妻子呢?」

而20年前就隨妻姓的「CYBOZUIT」公司的社長青野慶久,一直反對「夫妻同姓」,他選擇訴諸法院,期待「夫妻別姓」能夠得到公眾認可。

(青野社長 圖源:時事通信社)

2018年他與妻子連同居住在東京的其他兩對夫妻,正式起訴日本政府,認為現行民法中「夫妻同姓」的制度與日本憲法規定的「男女平等」相悖。

這也不是日本人第一次提出反對「夫妻同姓」的訴訟。

2011年出現了首例國民對「夫妻同姓」提起的訴訟。4名日本女性與其中一位的丈夫向法院提起訴訟,提出500萬日元的賠償,最終于2015年 敗訴而歸

而青野慶久的這次訴訟,毫無疑問也是敗訴。

今年6月23日,最高法院有了審判結果:「夫妻同姓」符合憲法。

(審判當日 圖源:時事通信社)

在參與判決的7名大法官中,只有3名是認為「夫妻同姓是違憲」,其餘4人都認為合憲,只差一票。

在判決時候,法院還特意指出「夫妻姓氏問題應該由國會討論,而不是法院。」

然而 夫妻姓氏問題在國會裡一直都原地踏步,皆因在國會中占絕對位置的自民黨,對于「夫妻別姓」問題持著 「消極保守」的態度。

在自民黨的執政之下,日本政府一直都是「夫妻姓氏」改革道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1996年法務省曾經提交過關于「夫妻別姓」的民法修正案,但被自民黨執政的政府 以「有損家庭團結」為由否決。

1998年,日本民主黨、共產黨與社民党聯合向國會提交相關議案,但被在國會占絕對位置的自民黨反對。

近年來法務省的法制審議會已多次就「夫妻別姓」問題進行答覆,但直到如今還沒有向執政黨提交法案,原因在于自民党保守派的反對。 他們認為「夫妻別姓會破壞家族的和諧」、「孩子會變得不安」。

保守派人士小田村四郎在所著《日本的風氣》一書寫道:

「結婚是人生的大事,妻子改姓感到煩惱是正常的,但正因如此,她才能親身感受到婚姻的嚴肅性。對于日本人而言,婚後夫妻同姓,能夠更好地與對方感到到心靈上的契合,從而開闢新的人生,建立良好的家庭關係。」

此前話題度很高的自民党 女性政治家高市早苗也認為「夫妻別姓會影響家庭的羈絆」。

2020年12月,日本政府發佈《第五次男女共同參畫基本計畫》 將此前提出的「選擇性的夫妻別姓」一詞直接刪除。

在今年新一屆眾議院選舉的準備戰中, 當被問及是否會贊成「選擇性夫妻別姓」的時候, 在場9個黨派黨首有8個都舉手贊成, 唯有1個沒有舉手,就是現任首相岸田文雄。

對于自民黨的消極保守,「選擇夫妻別姓」全國請願行動事務局長井田菜穗表示:

「無視年輕一代的要求,強制‘這樣命名’、‘這樣生活’,只認可這種家庭形式,這樣的國家看得到未來嗎?」

男性隨妻姓會讓人覺得驚世駭俗,但女性隨父姓則是見怪不怪,這種見怪不怪的背後,隱含了日本社會骨子裡對于女性的歧視。

「夫妻別姓」、「夫妻同姓」也不是衡量男女平等的唯一標準, 最主要是在于,是否賦予了人們自由選擇的權利、是否尊重人們的選擇、是否提倡多元的社會價值觀。

曾經有不能自由選擇「結婚物件」的時代

曾經有不能自由選擇「夫妻姓氏」的時代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