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送給女人的忠告:你最持久的魅力,來源於一生做好的這件事

漫果兒 2021/04/10 檢舉 我要評論

詩人辛蒂說錢鐘書有「譽妻癖」,因為他在贈予妻子楊絳《人·獸·鬼》的扉頁中這樣題辭:

「楊絳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同時還評價作為妻子和學者的楊絳是:「最賢的妻,最才的女。」

不過,跟一般卑躬屈膝照顧家人的「賢妻」不一樣,楊絳的「賢」體現的是一種傳統和新潮的智慧:既有趣又平和,是個不一樣的「賢」妻。

而且在賢妻之外,她還是成功的作家、文學家、翻譯家。

夏衍看了她創作的喜劇《弄真成假》、《遊戲人間》和悲劇《風絮》後,笑著對別人說:

「你們都捧錢鐘書,我卻要捧楊絳!」

作家、學者施蟄存評價她的作品說:

「《洗澡》是半部《紅樓夢》加上半部《儒林外史》。」

作家黎戈說:「楊絳讓我看到了「過去的品質」,這是一種啞光卻不暗啞,低調卻不哽咽,醇香卻不刺鼻的品質,它像北極光:明亮、堅韌、耐寒,在人格的高緯度閃閃發光。」

105年的跌宕人生,63年相濡以沫的婚姻,楊絳有著一個魅力女性所能達到的純粹和高度,身為女子,她活出了一般女人所達不到的高度,楊絳送給女人的忠告:你最持久的魅力,來源於一生做好的這件事。

01.走好選擇的路,別選好走的路,你才能擁有真正的自己

人生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捷徑,一條是少有人走的路。

該怎麼選擇?

楊絳給了答案:「走好選擇的路,別選好走的路,你才能擁有真正的自己。」

1932年春天,楊絳在清華大學校園裡,見到了錢鐘書,當時他穿著清布大褂,毛底布鞋,戴一副老式大眼鏡,一點也不翩翩。

錢鐘書卻對她一見難忘,寫詩讚美:

「頡眼容光易初見,薔薇新瓣浸醍醐。不知靦洗兒時面,曾取紅花和雪無。」

不僅主動約見,一見到她,更是急切表白:

「外界傳說我已訂婚,這不是事實,請不要相信。」

楊絳覺得他眉宇間「蔚然而深秀」,也向他表了態:

「坊間傳聞,追求我的男孩有孔門弟子‘七十二人之多’,也有人說費孝通是我的男朋友,這也不是事實。」

在外人眼裡,他們並不門當戶對,因為楊絳的父親是法學碩士,先後留學過日本和美國,她是在開明的新式家庭長大的,而錢鐘書父親是造詣深厚的經學大師,他是在家教極嚴的傳統家庭長大的。

而且錢鐘書雖然有才情,但卻不通俗物,並不是理想的丈夫人選。

比如他們新舊參半的結婚儀式就體現了新老觀念的分歧,楊家主張新式婚禮,錢家卻要舊式婚禮。

婚禮前,錢鐘書向楊絳父親說,在錢家結婚的時候要磕頭,楊父認為這是前清廢禮,很不高興,作為新娘子的楊絳卻表示這不過是「禮節而已」,不重要。

楊絳的妯娌都說「錢家的媳婦,不好當,」,可是楊絳不怕,然後她很快就遭遇了難題。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