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9.1還在漲!沒狗血沒霸總沒「床上」那些事,卻真實得想哭

天空之城 2022/05/08

一個社恐小透明參加同事聚餐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一個詞:究極尷尬。

本來,你只是坐在角落,細嚼慢咽,假裝聽著同事熱熱鬧鬧的聊天。

她們說「同好會」?

沒參加,也沒有興趣參加這種和人打交道的活動。

她們說和部長的尷尬偶遇?

我又有哪天偶遇同事不尷尬的。

同事們似乎都很熟,談得也很精彩,或許我應該適時地微笑一下,就算是已經融入這個集體了吧。

……

只是,突然,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同事轉向自己。「美貞,你的‘同好會’呢?」

糟了。

「你為什麼不去呢?有的人參加兩三個呢。」

來了來了,終于來了。

總不能說我覺得「同好會」既無聊又沒意義吧。

「嗯,沒什麼想學的。」

「哪是為了學什麼,不都是為了玩,要是再能遇到愛情就好了。」

眼見著大家把話題轉向愛情,內向小社畜終于舒了口氣,但剛放松沒一會。

熱心同事:「今天跟我一起去吧。」

啊啊啊啊啊,呃,唔,哈哈……

等了好久,終于有部劇是以內向的普通人為主角的了

《我的解放日志》

JTBC播出,豆瓣9.1,目前已經更新到第6集。

編劇樸海英,擅長細膩的現實主義風格,之前最有名的作品是喪到也治愈到無數人的《我的阿貝》。

這次,她的視線再次轉向普通人。

一些不管是在職場上還是在生活中都被忽略的人。

01

解放同好會

說回女主。

廉美貞,家住首爾的周邊城郊,每天要公交換輕軌,通勤1.5小時上班。天亮時下班,到家天已經黑了。

和姐姐住一間房,每天會路過一個廣告牌,上面寫著「今天會發生美好的事」。

但一天天過去, 美好的事從未發生

這次,她又被熱心同事叫去保齡球同好會。

不善言辭的美貞努力想融入, 可明明大家都沒有刻意忽視她,但不自覺間,人人都造成了「忽略」的事實。

熱心同事打了滿分,她也舉起雙手慶祝。

但人家壓根沒看見,蹦跶著直接跟身后的人慶祝去了。

好在同事是好人,慶祝完還記得美貞,轉身也給了她個回應。

只是這回應,多少有點「兼顧」的意味。

也有外向的部長來拿球時順便詢問家常,美貞非常積極地回答。

「聽說你一個同好會都沒參加?為啥不做呢?有那麼多好玩的東西。」

「因為家太遠了。」

「家在哪來著?」

「三浦市。」

「在龍仁那邊嗎?」

「在水原附近……」

……似乎,沒有聽到?

活動后的聚餐,部長又一次「關心」了她家遠的事,抱怨一句公司的住房補貼太少,都沒來得及嘆完氣,就又轉身和別人碰杯。

……站著的美貞又一次被忽略。

也有同事注意到她被冷落,鼓勵她去玩一次。

一個都沒打中,美貞尷尬地摸摸脖子,不好意思地環顧四周。

結果發現并沒有人在看她。

格格不入,一直游離在世界之外,很難與他人產生共鳴,這或許是美貞不愛參加同好會的原因。

況且,在美貞的世界里,從來不存在什麼感興趣的事物,從來做什麼也都不突出。

以前學游泳,自由泳還沒學會,但大家已經都會了,老師就開始教仰泳、蛙泳;

九九乘法表還不會背,同學們已經開始學分數。

美貞永遠是落在隊伍后面的那個。

只曾有過一個高光

小時候曾對木工感興趣,能做出完美的抽屜,被媽媽拍下來放在了家族相框。

但這種天賦能有什麼用呢?最多被父母夸贊一句「懂事」,甚至可能夸完還要說一句,以后不要再學了。

可是社會時鐘穩穩地向前走。

這個世界,只會欣賞積極、贊揚奮進,并且鼓勵所有人都往這個方向去。

美貞的公司就是這樣,為了增強大家的人際交流,設立了「同好會」制度。

就像大學的社團,三人以上有共同興趣便可成團。

除此之外,還有專門的部門「幸福支援中心」,去關心跟進大家的業余生活。

美貞:我謝謝你

全公司,只有美貞以及另外兩個員工沒參加任何同好會。

一個是年紀大些的部長,名言

有必要認識全公司的人嗎

干嘛跟其他部門的人變熟

連自己部門的人都很難變熟了

一個,是單親爸爸,對外原因是照顧孩子太忙了,實際原因

沒興趣,沒必要,沒精力。

三個人被幸福支援中心一遍遍叫去,被同事們有意無意忽視排擠。

終于,在一次集體談話中,他們決定要自己建立一個「同好會」。

美貞建議,就解放俱樂部吧

雖然不知道自己被關在哪里

但就是好像被囚禁一樣

完全沒有覺得暢快的事

所以,要解放,要沖出去

美貞的建議得到兩人的響應,但問題是,設立了這個同好會,要干點什麼呢?

不想再上酒桌,也不想給生活制造額外的負擔。

于是,組員第一場聚會,安排在了

不用面對面,也不用喝酒,完美解決。

大家同樣也不想合作交流,那就寫日記吧。

可問題又來,大家說是解放,可他們都沒想明白

到底要從什麼里面解放、為什麼解放、如何解放?

這是「同好會」要解決的問題。

也是劇里、劇外人要解決的問題。

02

解放什麼?

《我的解放日志》最初并沒有很突出,開播收視2.9%,豆瓣評分8.9,放在韓劇里也只算是不錯。

但6集之后,收視逐漸漲到了3.8%,評分也升到了9.1,看的人越來越多。

究其原因,Sir覺得,可能和劇集所呈現的真實狀態有關。

是的,與其說《我的解放日志》是在講一個故事,不如說是在講一種「 狀態」。

美貞的狀態是「 失衡」。

在女主說獨白的鏡頭、和同事們在一起的鏡頭,都角度奇譎,甚至有時是傾斜的。

這是她生活的失衡—— 她陷在虛無中不知方向在哪。

從小到大,美貞的生活就沒有方向。

她從來沒有真的熱愛過什麼,在家不愛說話,懂事、乖巧,主動承擔起家務。

被渣男騙錢后,她也不愿去找人要回來,因為覺得去跟別人溝通這事很麻煩。

上班交給公司,下班浪費在路上,回家要和同房的大姐共享。

美貞好像從來沒有真正屬于她自己的生活。

而廉家的孩子們,或者說現在的年輕人,或多或少,都陷在一些難以名狀的「狀態」里。

大姐是「 疲憊」。

她最渴望的就是愛情,或者說,渴望一種忠貞的親密關系。

但同時,也是男人眼里「毫無魅力」的女性。

公司里的花花公子到處留情,跟女職員都談過戀愛或者曖昧過,唯獨無視了大姐。

相親時本來說得好好的,忽然開始抒發自己的愛情觀:

「我是那種男人被砍頭,會拿裙子去兜住他被砍下頭顱的人」——說著還眼睛放光。

對面男人的表情:

阻礙她得到愛情的是什麼呢?

外貌?肯定不是,三神奶奶轉世為普通人,樣子還是嬌俏的。

忙?好像她的公司也并不常加班。

倒是有個詞,她經常掛在嘴上:

累。

有時候也會幻想有個自動洗頭機,還是高級機器人形態,抱著自己去洗頭。

有時候前一天燙完頭髮,睡一覺起來一邊吹直一邊嘆氣喊累

難看的發型對人想開展新生活的希望是摧毀性的。

二哥對這個詞倒沒太常掛在嘴上,他的狀態是「 不甘」。

二哥做外勤工作,天天風里來雨里去,工作內容瑣碎,有時候要聽便利店主長時間的抱怨和訴苦。

工作上勤懇,生活上急躁,容易發脾氣。

有時候也會把自己的不順歸結為家庭經濟原因。

自己來回奔波,還被前女友嫌棄老土,要是有輛車就好了——盡管幾年前因為貸款買車他差點信用不良。

一位店主退休,自己多方斡旋,終于談成了一個合適的價格盤下這家店!

誰知,二哥還在跟父母商量借錢,那邊自己最討厭同事的爸爸一下子就拿出錢來,盤下了那家店。

努力努力白努力。

一直在嘗試,一直在失敗。

劇里形形色色的人物,仿佛每一款都能對應到身邊的原型。

不上不下的大家,生活平淡的大家,鼓不起勁去改變的大家……

劇里的人物,也經常像我們一樣幻想。

如果不是通勤這麼久,能有自己的生活;

如果生在首爾,而不是首爾周邊的鄉下;

如果生在北京,而不是河北;

如果長得貌美如花;

如果當初選擇題不改,多那兩分就能考上985……

如果這樣那樣,生活真的會改變嗎?

劇里提供了一個對照組。

廉家兒時的小伙伴,另一位姐姐。

她早早去了首爾,住半地下室,過著從不循規蹈矩,而是隨遇而安的自由生活。

但她的狀態,依舊是和廉家孩子一樣,頹喪。

可見, 大家需要改變的狀況,不是生活本身,而是精神上的荒蕪。

真正需要解放的,也是僅此而已。

03

怎麼解放?

Sir想起《燃燒》里關于「大餓」概念的解釋。

當代年輕人精神上的荒蕪,何嘗不也是另一種「大餓」。

美貞的心靈,從來沒被填滿過,從來沒得到過毫無條件、確鑿無疑的愛與支持。

東亞家庭,就算是父母,也會對兒女的肯定有所保留。

兒時,父親只夸贊過美貞一人,因為她木工做得好,這也許就是她對木工感興趣的原因,知道自己能做好,所以做起來更有勁兒。

進入社會后,各方面都資質平平的美貞,得不到任何夸贊,生活越來越失衡的同時,人也越來越不想說話。

是的, 說話,一切問題的根源也許正是在此。

人們往往會用語言來獲得別人的關注,以填滿自己的內心。

在首爾的姐姐說:

美貞說不出來,所以沒法像姐姐一樣。

她只停在「臨界點」之前。

大姐也說,自己嘴上叫著想和男人睡,其實是想跟男人說話。

她要愛情,要的不是肉體的歡愉,而是交流和溝通。

可這在現代社會中恰恰是最不易得的,這或許是她痛苦的根源。

說不說話,如何說話,構成了他們的狀態,甚至蘊含著現狀改變的契機。

美貞在一系列細碎的小事過后,情緒非常激動。

破天荒連珠炮似的對她家的幫工、整天酗酒的具氏敞開了胸懷:

這里有個詞「추앙」,有的翻譯是「崇拜」,但Sir覺得,可能翻譯成「尊崇」更加合適。

結合它的英文釋義,既不會太突兀,又不會像「崇拜」一樣過分拔高,美貞要的,只是尊重和略高一些的支持。

這場對話,成為兩人相互打開的開始。

此后,具氏漸漸向美貞,悄悄打開一點內心。

美貞也有了個可以打開一點心扉的地方。

但他們的生活會因此而就地解放了嗎?

不。

普通人的生活不是偶像劇,要想讓生活更好,只能是靠自己漫長地自救。

說話,只會是解放的前夕。

第六集結尾,具氏終于打掃了堆滿酒瓶房間,拍照發給美貞,問她,在這樣的房間應該做什麼呢?

當大家以為他正要打起精神大干一場,美貞也會就此契機鼓勵他好好生活時。

美貞笑著回了一句:

「當然是喝酒啊。」

是啊,哪有什麼戲劇性的轉折。

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相互理解與支持。

而不是什麼順應社會的改變。

僅此而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