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目!8歲女兒去世,父親應聘到陵園上班!每天親吻墓碑上的照片:孩子,有爸爸在你不會孤單...

漫果兒 2021/04/08 檢舉 我要評論

去年7月份,顧斌8歲的女兒甜心因癌症離世。為了再次見到朝思暮想的女兒,這名80後父親選擇了去陵園上班,以另一種方式陪伴在孩子身邊。工作之餘,他每天都會擦拭和親吻女兒的墓碑,訴說著對孩子的思念之情。如今,身為禮儀師的顧斌已經主持了數百場葬禮,為逝者服務的過程中,他也在治癒著自己的內心傷痛。

甜心生病

2012年,家住中國河南洛陽的顧斌,在28歲那年迎來了女兒甜心的降生。自從有了孩子,顧斌一直被親朋好友們戲稱為「女兒奴」。經營飯店生意的他,天不亮就要起床,淩晨才回家是生活常態,可即便一天只能睡四五個小時,他每天早上7點總會準時准點地送孩子上幼稚園。為了滿足甜心的興趣愛好,夫妻倆給孩子報了表演、舞蹈和繪畫輔導班,像女兒參加節目演出這種「高光時刻」,顧斌更是從未缺席過。他的手機相冊被甜心的照片和視訊「塞」得滿滿的,即使記憶體不夠了也捨不得刪。

他曾以為,自己會一直這樣幸福地陪伴在女兒身邊,「看著她成長,見證她結婚。我曾無數次幻想過親手領著她走進婚禮殿堂,想象甜心生兒育女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然而,2017年9月份,5歲的甜心突然高燒不退,一場大病徹底打亂了顧斌的人生規劃。

從洛陽到鄭州再到北京,顧斌結束了飯店生意,和妻子一個月內跑了十幾家醫院。最終,孩子在北京一家醫院確診,患了橫紋肌肉瘤。「這是一種治癒率和存活率極低的惡性腫瘤,甜心的病情發現時已經發展得非常嚴重了。即使做手術,術後恢復情況也很不樂觀。大夫告訴我們,手術和術後治療的開銷非常大,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顧斌說,當得知孩子的情況後,他幾乎要給大夫跪下了,「砸鍋賣鐵,我們也治。」

一個月後,甜心在北京接受了第一次手術。然而,術後不到半年腫瘤就再次復發,這一次,病情更加兇險。「腫瘤的生長速度非常快,直接從鼻孔裡探出來了。大夫建議立即做第二次手術,術後馬上進行放、化療。」顧斌說。

從2018年到2020年,年幼的甜心踏上了艱難的抗癌之路。「生病之後,孩子更加懂事了。每次做放療前,我和妻子緊張心痛到不行,她反過來安慰我們,‘甜心不怕,甜心不疼。’」回憶過往,顧斌失聲痛哭。

身為禮儀師的顧斌已經主持了數百場葬禮

服務逝者的同時也治癒著自己

陵園工作

為了留住孩子,3年間顧斌花光了家中積蓄,借遍了親朋好友,還把房子賣了,一家人靠租房生活,「連續幾年,我們家的春節都是在醫院中度過的。」

儘管顧斌竭盡全力,最終卻沒能挽留住女兒。「去年7月份,甜心的腫瘤全身多處轉移,治療已經失去了意義,孩子每天都在痛苦中掙扎。」最終,顧斌為女兒選擇了安寧療護,甜心在父母的陪伴下平靜的走了。

至今,他對於女兒3歲生日時穿的裙子花邊和鞋子顏色都能記得清清楚楚,然而回想起送走甜心的那一刻,顧斌卻始終記憶不起來細節,「整個人都是蒙的,怎麼回的家都不知道。只能感覺到眼淚在一直流、一直流……」

女兒走後,顧斌一周沒下床。「就這麼瞪著天花板,從早到晚,一宿一宿地睡不著覺。」他說,甜心從出生到離世,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孩子去世後的每一天都在想她。為了給孩子治病,顧斌早已負債累累,再也拿不出買墓地的錢來,於是,他想給女兒辦理免費的公益樹葬。「陵園的工作人員得知後,最終給甜心提供了一處免費墓穴。」這讓顧斌非常感恩,也讓他提出了藏在心中許久的念頭:想在女兒安葬的陵園上班。

顧斌每天都會擦拭和親吻女兒的墓碑

訴說著對孩子的思念之情

「甜心在世時,我就答應過她, 不論何時何地,爸爸都會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她永遠不會孤單 。」顧斌說,從那時起,他就有了去陵園上班的想法,以緩解自己的思念之苦,「什麼工作都可以,只要能讓我陪伴在孩子身邊,履行對女兒的承諾。」

在聯繫過陵園的負責人之後,顧斌順利留在了這裡,負責主持葬禮的禮儀師工作。從去年8月份起,顧斌每天早上7點上班,上班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抹布,去女兒甜心墓碑前擦拭、親吻、陪她說話,日日如此。「你看這個小娃娃,剛洗完澡,裹著個浴巾,可愛不?我先這樣給你擺上,等會給你粘上昂!還有小馬寶莉,放到小兔子旁邊……」顧斌在女兒的墓碑前自言自語。

等待新生

女兒已過世了半年多,他仍會夜夜夢到甜心。「有時是她生病前的模樣,在舞臺上載歌載舞,那麼耀眼奪目。有時是她生病後的模樣,剃光了頭髮,在病床上瘦的脫了相,還對著我甜甜地笑。」顧斌說,他真的太想太想女兒了,「路過某條街道,會立刻想起來曾帶孩子走過這裡,會想起孩子對著我笑,對著我鬧,跟我說‘爸爸你別抽煙,別喝酒,不准看美女。’」回憶湧上心頭,他的想念更重了。

區別於其他墓碑,甜心的墓碑前放滿了可愛的玩偶公仔。顧斌告訴記者,「以前女兒每年過生日時,我都會在生日蛋糕上面放一個玩偶,那些玩偶被保留到現在。孩子不在了,便都粘到她的墓碑前陪著她。」

清明時節,顧斌從超市里買好女兒喜歡的水果、甜食、玩偶,還有一捧鮮花,去看甜心。「爸爸昨晚上又夢到你了,你看,你想吃的爸爸都給你帶來了……還想要什麼,爸爸下次再給你買……」顧斌說,和女兒的墓碑聊天時,會給他一種仿佛甜心還在的錯覺。

顧斌的故事在當地被報導後,會不時有陌生人來祭奠甜心,也有很多人心疼他,勸他辭掉這份工作,離開這個傷心之地。「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也感恩大家對甜心的祭奠。」顧斌說,網友們的留言他都有看到,但自己不會辭職,還打算今後一直在陵園工作,「這是我與孩子的約定。而且,在服務逝者的過程中,我也在治癒著自己的內心傷痛。正是因為對這種失去至親的痛苦感同身受,我才能更加用心的工作,讓逝者得到安息。」如今,身為禮儀師的顧斌已經主持了數百場葬禮,也讓他對生活有了新的感悟,「生命很脆弱,也很短暫。多珍惜當下,多陪伴家人,別讓自己留下遺憾。」

顧斌說,甜心在去世的前幾天曾告訴他,她希望父母能再給她生一個小妹妹,還給妹妹起名叫「虎妞」。「對我來說,女兒就是我的唯一,所以我從沒有想過再要一個孩子。但現在想想孩子之前說的話,我和妻子決定再生個孩子,不論男孩女孩,都叫‘虎妞’。」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