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要取消留學生免稅購物資格,代購會因此漲價嗎?

漫果儿 2022/01/02

失去遊客的第一年,日本人看清楚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最近的赴日留學生,著實有些淒慘。11月初,好不容易熬到日本入國解禁,11月底,奧密克戎一來,又被緊縮的國門拒之門外;說好的暫停入境1個月,到了12月底,又變成了延遲到明年1月底……

不僅如此,最近,日本政府還公佈了一條預備執行的新規,更是讓打算明年3月入學的留學生們,進一步感受到了寒冬的凜冽:

新規表示,日本政府擬修改稅制,在2022年4月前,取消所有外國留學生享有的免稅購物特權。

日本新聞:外國人消費稅免稅對象擬剔除留學生,僅保留短期遊客等

為何取消免稅

參照許多國家的法律法規來看,留學生作為長期居留簽證持有人,確實很少享有免稅的福利。

而日本現行的法規,為赴日留學生提供了時長為6個月的免稅視窗。這主要是為了給剛到日本的留學生,在購買生活啟動物資、添置傢俱家電等日常生活所需上提供一定的便利,但也有一定的限制和要求。

從抵達日本的那一天開始算起,6個月裡,只要留學生本人還沒有在日本找到工作、擁有收入,就可以在購物時與持短期簽證的遊客一樣,享受免稅待遇。

當然,免稅購買的產品只能留作自用,萬萬不能轉賣,不然一是涉嫌從事留學資格之外的活動,二是涉嫌偷稅漏稅,都是要吃官司的行為。

日本商店的免稅收銀台

這項規定的出發點是好的, 也能作為一項優勢,吸引更多的外國人赴日留學。但隨著赴日留學與赴日遊客人數的快速增加,日本人發現,繼續按規定執行的難度遠超想象。

首先,全國3萬家免稅店,每年要應對至少3000萬人的訪日遊客,以及30萬留學生,業務極其繁忙,根本沒有時間查證,來店消費的留學生是否已經在日本擁有工作。

其次,留學生購買的免稅品,究竟是用在了自己身上,還是轉交給了他人,也缺少有效的核實手段。

最終只見留學生們大包小包地從商場拎回熱銷單品,卻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為自己安頓生活,還是借安頓之名,暗中代購了。

在疫情前,日本政府就已經想嘗試著手解決這個問題。然而,30萬留學生和每年3000萬訪日遊客產生的消費資料,也著實是不好分辨。

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倒讓留學生的代購行為現了原形。

在幾乎沒有訪日遊客入境的今年1-6月,日本國稅廳依舊收到了高達400億日元的免稅購物記錄。

2019與2021年訪日外國遊客數對比

結果追查路徑發現,辦理免稅手續的消費者中,共有1837人購買了超過100萬日元的免稅品,其中八成以上是以留學生為主的中國人。

69名購買超過1億日元免稅品的中國顧客中,手筆最大的一位,一個人就買下了3萬2000件、總價超過12億日元的商品。

按照日本現行10%的消費稅計算,單單購買12億日元的這位客人,就少交了1.2億日元的稅金。而這3萬2000件商品,也不可能全部為自用。

沒了訪日遊客的掩護,來自留學生的代購行為再也藏不住了。

常見熱門代購商品

這當然不是日本政府為留學生提供免稅機會的初衷, 日本政府索性大手一揮——從今往後與國際接軌,持長期簽證的留學生誰也別想免稅。

曾經,對于赴日留學生來說, 代購是門好生意。

即便你初到寶地,人生地不熟,連當地話都說不利索,幹份代購糊口也是綽綽有餘。

2015年來到日本的留學生小鵝,親眼見證了這幾年來,代購生意的起起落落。

當年「爆買」一詞登上日本年度流行語榜單,遠道而來的客人就像計劃經濟時期,搶購彩電的熱心顧客,揮舞著鈔票,根本不過問價格,只擔心有錢花不出去。

住在繁華的商業區新宿,小鵝發現,接下來的幾年裡,樓下的平價超市、香油鋪子和社區菜店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藥妝店、一家藥妝店,以及另一家藥妝店。

日本街邊的小藥妝店

那幾年,只要是幹了代購,並且堅持下來的留學生,很少有賺不到錢的。

小鵝的同學林林,借著在藥妝店打工的機會, 直接從店裡低價拿貨,3年下來,給自己掙出了一套房來。

在剛剛入行的起步期,如果能夠享受免稅,當然很好,能夠有效降低試錯成本。但是用林林的話說,「真正幹得長久的,都不能指著那6個月的免稅」。

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成熟代購,林林對這次的新政評價道:

「沒啥影響。我們幹得比較大的代購,一般都不找留學生,專業團隊,不用免稅也能便宜。」

除了在藥妝店打工外,林林還有許多辦法,拿到比免稅後的正價還要便宜的價格。但這需要大量的事前調研和精細的計算。

從百貨商場到藥妝店,再到具體的每一個專櫃,林林手裡攥著幾十張會員卡,像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每天根據不同的促銷日與會員日,出現在不同的貨架旁。

超值雪肌精套裝,比單買划算很多

有些商場可以定時領取8折優惠券,有些商場刷銀聯卡打九折,還有些商場積分可以當錢花。在電器商店,可以搜索網上的比價網站,找到全網最低價,要求電器商店以相同折扣供貨。在化妝品專櫃,可以借客人的大單多討一些小樣,再把小樣單獨售賣。

此外清關、運輸、倉儲,每個環節,林林都有自己的省錢之道。

這些都是行家裡手的經營秘笈,看似簡單,實則「要跑穿兩雙鞋底」才能摸索得到。

比起消除留學生免稅特權這項具體規定,林林更擔心的,是規定背後透露出的信號。

「我感覺這就是在說,日本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了,岸田文雄不會放過每一分錢,以後可能會對我們這行管制更嚴。」

她的擔心並非沒有根據,今年6月,就有一名男子在大阪市被捕,因為他購買了衣服及貴金屬等共約1.4億日元的商品,被大阪國稅局判定是以倒賣為目的進行的購物,不能適用免稅,並決定對其徵收約1400萬日元的消費稅。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日本民間對代購的態度,也產生了隱秘的變化。

日本商店裡的「福倒」

但2020年初,中國疫情最為嚴重、日本疫情剛剛抬頭的時候,圍繞口罩的一場爭奪,讓日本民眾對中國代購產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

那時,很多中國代購開著小車,走街串巷,從城市中心到郊區縣市,在每一家目之所及的藥妝店裡,將口罩搜羅一空。

口罩賣空的貨架

轉手又將這些口罩掛在日本「閑魚」mercari上,標以10倍的價格。

mercari上被高價轉賣的口罩

這波操作令很多日本民眾措手不及:一些為流感季來買口罩的日本老人,只能呆立在空蕩蕩的貨架前,徒勞地一遍遍上下搜尋,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此以後,日本人提起中國代購,難免多了幾分負面印象。

為應對之後可能出現的風向變化,林林決定趁新規還未生效的這段時間,多囤一些受歡迎的貨品。

但她並不準備趁機抬價:「漲價暫時是不會漲的,我還沒感覺到漲價的趨勢。去年遊客減少,很多專櫃的打折力度都不小,沒必要漲價。」

消費者:代購「沒有那麼香了」

對于資深代購用戶隆哥來說,日本政府是否撤銷留學生免稅政策並不重要,因為代購在他的生活裡,已漸漸不再重要。

早些年,隆哥什麼都找代購。大到家裡的電飯煲、媳婦的神仙水,小到爸媽的膏藥貼、自己的蒸汽眼罩,統統代購解決,因為好用又相對便宜。

但這兩年,尤其是疫情以後,他漸漸發現,代購沒有那麼香了。

常見的代購熱銷品,在京東國際、天貓國際一類的電商直營平臺上,也能買得到了。價格與日本本土相差無幾,有時甚至還能更便宜一些。

隆哥常用的參天FX銀裝眼藥水,在日本bic camera平臺上售價415日元,而在京東國際上,折後最低只要19.93元。

參天FX銀裝眼藥水(左一)

此外,蒸汽眼罩、撒隆帕斯這類曾經只有日本才能買到的稀罕物,也早已在電商平臺有了官方管道。

當價格優勢越來越微弱,代購們嘗試用一些古老的話術維繫「土生日貨」的尊嚴:

「本土版工廠在本土,國際版就是掛個牌子,成分完全不同,工廠不同,配方比例也肯定不同。」

在細心的比較下,日版SK-II神仙水與大陸版的色澤看起來確實略有不同。

然而,無非就是有沒有添加酒精一類的配方微調。對于隆哥和媳婦這樣並不敏感的消費者來說,這點差別倒是無關緊要。

他們更在意的,是疫情期間,代購圈裡假貨氾濫的問題。

隆哥了解到,在廣東東莞一帶,有專為假代購建設的影樓。影樓裡佈置成各國大牌專櫃的樣子,並聘請地道老外扮演櫃員,假代購足不出國,就可以在影樓裡完成直播上貨。

微博@法蘭西那些事er:影樓中的假專櫃

林林也向我證實了這種影樓的存在。

除了直播拍攝可以作假,手機上一個虛擬定位模擬器,也可以在朋友圈營造出人在國外,剛下飛機的假像。就連快遞單號,也可以通過系統作偽。

疫情期間,全球物流受阻,很多國家的產品無法及時運達中國,假貨趁機借助這些手段,吞食了空白市場。

隆哥發現,去年開始,常去的那家代購淘寶店裡,指責「假貨」的差評增多了。隆哥自認無能分辨真假,也懶得在這上面試錯。

除了緩解頭痛的止疼藥EVE還要靠代購——這種藥物與國內常見的布洛芬相似,但由于含有丙戊醯脲成分,可能引起患者血小板大量減少等不良反應,在中國未被批准上市——隆哥的日常購物已經完全轉向了背書看起來更加可靠的京東、天貓自營。

京東國際上的參天FX銀裝眼藥水

即便沒有日本政府的免稅新政,零散小代購的生意,在電商平臺正規軍的阻擊和稅關的嚴防死守下,也已經十分艱難。

就連小紅書上的女孩,都不再嚮往成為新一代代購了。

相比每天起早貪黑地收集顧客需求,再到商場裡買下一樣樣商品、分別打包寄送,還要擔心海關被扣。她們更樂意走進藥妝店裡,隨手抓拍幾張商品價格,po成筆記,一樣能夠收穫大量的點贊和流量關注。

她們甚至有些心疼代購,直言小件加個十幾二十塊,大件加個一百左右,堪稱良心賣家。

圖丨小紅書

畢竟親身爆買過後,才知道在擁擠的東京,買東西這件事兒能有多累。

圖丨小紅書

前有正規電商,後有假貨團夥,代購的生意真的越來越不好做了。這股曾經代表著越軌、好奇與欲望的消費勢力,如今正在被重新約束回主流與正軌。

- 完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