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要取消留學生免稅購物資格,代購會因此漲價嗎?

漫果儿 2022/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失去遊客的第一年,日本人看清楚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最近的赴日留學生,著實有些淒慘。11月初,好不容易熬到日本入國解禁,11月底,奧密克戎一來,又被緊縮的國門拒之門外;說好的暫停入境1個月,到了12月底,又變成了延遲到明年1月底……

不僅如此,最近,日本政府還公佈了一條預備執行的新規,更是讓打算明年3月入學的留學生們,進一步感受到了寒冬的凜冽:

新規表示,日本政府擬修改稅制,在2022年4月前,取消所有外國留學生享有的免稅購物特權。

日本新聞:外國人消費稅免稅對象擬剔除留學生,僅保留短期遊客等

為何取消免稅

參照許多國家的法律法規來看,留學生作為長期居留簽證持有人,確實很少享有免稅的福利。

而日本現行的法規,為赴日留學生提供了時長為6個月的免稅視窗。這主要是為了給剛到日本的留學生,在購買生活啟動物資、添置傢俱家電等日常生活所需上提供一定的便利,但也有一定的限制和要求。

從抵達日本的那一天開始算起,6個月裡,只要留學生本人還沒有在日本找到工作、擁有收入,就可以在購物時與持短期簽證的遊客一樣,享受免稅待遇。

當然,免稅購買的產品只能留作自用,萬萬不能轉賣,不然一是涉嫌從事留學資格之外的活動,二是涉嫌偷稅漏稅,都是要吃官司的行為。

日本商店的免稅收銀台

這項規定的出發點是好的, 也能作為一項優勢,吸引更多的外國人赴日留學。但隨著赴日留學與赴日遊客人數的快速增加,日本人發現,繼續按規定執行的難度遠超想象。

首先,全國3萬家免稅店,每年要應對至少3000萬人的訪日遊客,以及30萬留學生,業務極其繁忙,根本沒有時間查證,來店消費的留學生是否已經在日本擁有工作。

其次,留學生購買的免稅品,究竟是用在了自己身上,還是轉交給了他人,也缺少有效的核實手段。

最終只見留學生們大包小包地從商場拎回熱銷單品,卻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為自己安頓生活,還是借安頓之名,暗中代購了。

在疫情前,日本政府就已經想嘗試著手解決這個問題。然而,30萬留學生和每年3000萬訪日遊客產生的消費資料,也著實是不好分辨。

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倒讓留學生的代購行為現了原形。

在幾乎沒有訪日遊客入境的今年1-6月,日本國稅廳依舊收到了高達400億日元的免稅購物記錄。

2019與2021年訪日外國遊客數對比

結果追查路徑發現,辦理免稅手續的消費者中,共有1837人購買了超過100萬日元的免稅品,其中八成以上是以留學生為主的中國人。

69名購買超過1億日元免稅品的中國顧客中,手筆最大的一位,一個人就買下了3萬2000件、總價超過12億日元的商品。

按照日本現行10%的消費稅計算,單單購買12億日元的這位客人,就少交了1.2億日元的稅金。而這3萬2000件商品,也不可能全部為自用。

沒了訪日遊客的掩護,來自留學生的代購行為再也藏不住了。

常見熱門代購商品

這當然不是日本政府為留學生提供免稅機會的初衷, 日本政府索性大手一揮——從今往後與國際接軌,持長期簽證的留學生誰也別想免稅。

曾經,對于赴日留學生來說, 代購是門好生意。

即便你初到寶地,人生地不熟,連當地話都說不利索,幹份代購糊口也是綽綽有餘。

2015年來到日本的留學生小鵝,親眼見證了這幾年來,代購生意的起起落落。

當年「爆買」一詞登上日本年度流行語榜單,遠道而來的客人就像計劃經濟時期,搶購彩電的熱心顧客,揮舞著鈔票,根本不過問價格,只擔心有錢花不出去。

住在繁華的商業區新宿,小鵝發現,接下來的幾年裡,樓下的平價超市、香油鋪子和社區菜店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藥妝店、一家藥妝店,以及另一家藥妝店。

日本街邊的小藥妝店

那幾年,只要是幹了代購,並且堅持下來的留學生,很少有賺不到錢的。

小鵝的同學林林,借著在藥妝店打工的機會, 直接從店裡低價拿貨,3年下來,給自己掙出了一套房來。

在剛剛入行的起步期,如果能夠享受免稅,當然很好,能夠有效降低試錯成本。但是用林林的話說,「真正幹得長久的,都不能指著那6個月的免稅」。

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成熟代購,林林對這次的新政評價道:

「沒啥影響。我們幹得比較大的代購,一般都不找留學生,專業團隊,不用免稅也能便宜。」

除了在藥妝店打工外,林林還有許多辦法,拿到比免稅後的正價還要便宜的價格。但這需要大量的事前調研和精細的計算。

從百貨商場到藥妝店,再到具體的每一個專櫃,林林手裡攥著幾十張會員卡,像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每天根據不同的促銷日與會員日,出現在不同的貨架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