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日本小哥用12年時間拍下1000個神似前女友的姑娘!

漫果儿 2021/06/09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事務所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足不出戶看日本!

森本洋輔

是一位36歲的雜誌攝影師

現居日本神奈川

他的工作可以說是小有成就

距今為止也拍過許多明星和模特

比如水原希子、松井愛莉

阪口健太郎、松田翔太等

水原希子

松井愛莉

阪口健太郎

松田翔太

但其實

在工作之外

小哥還有一個特殊的愛好——

拍攝街頭那些和前女友氣質相似的姑娘

原來

小哥在大學期間在 涉谷打工時

認識了一個女孩子

兩人交往了 三年

在這期間他一直堅持給女朋友拍照

只是最終兩人還是分開了…

在兩人分手之前

小哥覺得自己終於拍出了

最好的、自己最想要的照片

可惜那人現在已不在身旁

在兩人分手 半年後

他開始去街上找和前女友氣質相似的女生

找她們拍照

以期治癒自己的失戀之痛

而一眨眼

2006年拍下第一張照片開始

距今為止的 12年間

他已經拍攝了 近1000個女生

那些女生都具有相似的特點

黑髮、大眼睛、淡妝

穿著雖普通但看起來非常溫柔

這些女生

在許多人乍一眼看來

都會覺得顏值並不算非常出眾

但在小哥眼裡

她們卻都是個頂個的漂亮

小哥把這些照片做成了一本畫冊

而比較特別的是

會發現每一個女生的照片旁邊

都有一張 空空蕩蕩的風景照

據小哥自己說

他在每次給女生拍完照片之後

都會再拍攝一張現場的風景照

他認為這樣的話

即使前女友不在那片景裡

但依舊會讓他覺得人就在那個地方

從未離開過

小哥給這一系列照片取名為

《代代木公園、澀谷、東京》

因為對他來說

代代木公園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

原來在大學期間

他為完成學校的拍攝作業

第一次搭訕陌生女生就是在那裡

有一個有趣的細節是

小哥當時由於膽子小不敢上前

還喝了好幾杯酒給自己壯膽

所以

在分手後第一次去拍陌生女生的時候

他也選擇了代代木公園

這次的他沒有喝酒…

也就在那天

他拍到了下圖中這個系列的第一位姑娘

據說

這個女生靜靜地坐在公園長椅上

一個人戴著耳機喝著咖啡

當時姑娘並沒有拒絕小哥拍照的請求

還讓他連拍了三張

小哥在照片洗出來之後

發現女生悲傷的神情和自己前女友有些許相似

也是從此開始

他開始了拍攝這一系列照片的旅程

因為在拍照的時候

小哥會要求女生們不能笑

所以他照片中的女生看起來都有那麼點悲傷

下圖這位在 下北澤遇到的女生

在當天其實是拒絕了小哥的

但在看了他的個人主頁和作品之後

主動聯繫小哥表示可以拍照

最終照片也是在代代木公園拍攝的

下圖則是一位在 小田急車站遇到的女生

她非常喜歡笑

小哥給她拍完了一整卷膠捲

雖然拍了許多姑娘在笑的照片

但他依舊覺得這張略帶憂鬱感的是最棒的

在剛開始的前三年

他都是只在代代木公園拍照的

但由於後來想要多拍些街景

就開始也會在澀谷、原宿等這樣的繁華街區

所以之後

這個系列的名字中就加上了「東京」

只要不工作

小哥每天都會上街去尋找合適的被攝者

有時候一走就是十個小時

最開始的幾年

小哥每天可以拍上2-3人

但現在

常常有時候一天一個合適的都沒有

但他依舊在堅持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還未走出和前女友的愛情

小哥至今依舊單身

另外

小哥的攝影非常獨特的一點是

他始終 堅持使用膠片拍攝

即使是在這個數碼技術大行其道的年代

他最早的一台相機是 尼康

膠片在拍完之後可以留下底片

而他非常喜歡這種有東西留下來的感覺

因此

他把所有底片都收藏了起來

現在也已經積累了 十幾本冊子

最多的一本冊子裡有 近100卷底片

非常有厚重感

小哥只用彩色底片拍照

照片也都是由自己手工沖洗的

在他只有 27平米的單身公寓裡

除了必備的床之外

基本全都放的是 攝影用品

還特地做了一個 暗房來洗照片

小哥非常在意自己拍的好不好

所以每次在暗房洗彩色照片

調和顏色和明亮度的時候都會非常緊張

雖然現在的他還不能做到盡善盡美

但一直都在努力

他會把洗好的照片拿到 浴室裡水洗

而這個浴室本就是 專門用來水洗照片

平時不作他用

洗完之後就把照片掛在上面晾上一晚上

一般來說

真正地洗出一張照片

需要花上 一個小時

如果隔天早晨發現洗出的照片不理想的話

小哥還會重新再洗上一遍

洗照片這件事佔據了他生活的很大一部分

而他也非常享受獨自在暗房裡的時間

小哥回憶過去的12年發現

在分手的第一年

他非常傷心

也一度覺得自己再也走不出來

但在通過拍照

去街頭和更多人交流講話之後

他發現自己漸漸地也沒那麼傷心了

最初拍攝那些女生

確實有通過拍照治癒失戀的想法

但現在已經完全消失了

小哥的家只有27平方公尺

其中的大部分都被用來做了暗房

他的浴室也不用來洗澡

而只用作水洗照片

冰箱裡都不放食物

獨獨拿來存放底片

他是真的熱愛攝影

「我拍東京的女生十幾年了

不是為了記錄也不是為了研究人類學

只是單純地喜歡拍好看的女生

這也是自我治癒的一種方式吧!」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