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十五,二十一》大結局是He還是Be?超全證據、細節分析!

漫果兒 2022/03/30

看了前面幾篇分析,應該有些熟悉導演和編劇不按套路出牌、愛玩兒花樣的風格了吧?

一句 「祝賀你結婚,羅希度選手」就想唬住我們嗎?

讓我來注入一針強心劑!是Happy Ending!

超多證據,如下:

這點上篇也有提到,韓網有網友扒出海報上希度站的報紙,記者署名是 김도희(Kim Do Hee),音譯金道熙。

希度的韓語發音是Hee Do,反過來就是Do Hee,合理推測是「老婆帕布」白易辰改名。

白易辰改名的提示還有一點,14集開頭女兒金玟彩上網搜白易辰,在看視訊之前,先看到的是 2009年3月的報道標題, 「白易辰主播通過新聞揭露外交糾紛」。

通常在網頁上搜尋新聞,都會找最新時間的來看,這說明2009年之后,基本沒有關于白易辰的新聞,有兩種可能: 一,不當主播了銷聲匿跡;二,因為某種原因改名后繼續活動。

至于 死亡的可能性,幾乎為0,因為已經成為主播而非小記者的白易辰,算得上公眾人物,如果死亡會留下報道記錄,女兒不可能錯過。

「外交糾紛」這個詞也值得留意,作為主播當然是什麼類型的新聞都要報道,但既然「外交」這條在鏡頭中特別停留了一下,就值得留意了。

也許是條線索,消失的白易辰可能的去處和「外交」有關,我推測后來可能是以金道熙的名字,去做駐外記者了。

駐外記者的暗示可以參考第11集、12集。11集希度和媽媽因為椅子的事吵架,白易辰第一次訴說對希度媽媽的崇拜,他想要成為像申在京前輩一樣的人。

12集提到了希度一家因為媽媽是 巴黎特派員,所以在巴黎生活過。白易辰聽到后一臉敬佩,覺得很酷。

預告里他也是和希度媽媽在會議室里商議什麼,下個鏡頭拿了大箱子收拾東西,可能是轉部門之類的。

他后面很有可能也像他的榜樣,帥氣的申在京女士一樣,去巴黎當駐外記者!也符合疫情期間從國外回來要隔離兩周的情況。

還有女兒的電腦上有彩虹貼紙,秘密基地也有彩虹畫,對應希度曾說「我們的關系是彩虹」的細節。

不過駐外記者的可能性也是2009年之后的事情了,不是14集這個新聞視訊播出的時候~

2009年兩人暫時分別的原因是,希度去舊金山比賽,并拿到了金牌。兩人有一陣子分隔兩地沒見面。

新聞中白易辰在說「我都懷著同樣的心情」時,重音強調了「同樣」這個詞,一如既往地替希度加油。希度又默默在心里回應了一個「同樣」的話,也就是在第5集中出現過的臺詞。

此時希度明顯是愛意滿滿的眼神!怎麼可能和別人結婚,是羅希度誒,還記得她因為意識到自己心里想著白易辰,所以交往一周就跟小男友「蜜蜜」坦誠地分手嗎?

又怎麼可能內心還愛著白易辰,卻和別人結婚?

何況第5集還有這樣一段話,是讓白易辰反復按1重聽的,希度的承諾:「我會成為讓你能重新振作的堅定心志,我一定會讓這件事成真。」

再回到14集結尾,白易辰因為墻上的惡意涂鴉而痛苦地跪在隧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失敗的痛苦。

而希度拿著梯子和油漆桶走來,不就是做到了「讓你能重新振作的堅定心志」嘛!

如果他為此痛苦,那她就來抹除掉這些讓他痛苦的存在。 因為她是他的「堅定心志」!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 白易辰祝賀的是希度和自己結婚,但是沒有公開,只能暗戳戳的傳情。

就像希度和申在京女士的母女關系一直是未公開的,成為公眾人物的白易辰和希度也是約定好結婚的事先保密,證據是第2集結尾臺詞 「背著他們偷偷幸福」、「這是我們倆的秘密」。

說完,注意白易辰微表情,挑眉的同時嘴角上揚,真的太明顯!

另外,2009年,按時間推算女兒已經出生,但還很小,在開頭部分,希度先按奈不住,問了白易辰過得好不好,白易辰間隔了好久才回答「是」,這中間有一個小孩子叫 「阿爸」的聲音,聽聲音是有雜音的,不像是錄影棚傳來的,而像是希度那端,很可能是看到了熒幕突然出現了爸爸的臉才叫出來。

其實,想一想導演為什麼把這段新聞視訊,拆成兩段放在頭尾?明顯就是有誘導觀眾的意圖!目的是將結局是He還是Be的懸念放到最大。

美國劇作家喬治·貝克的定義: 「懸念就是‘興趣’不斷向前沖、緊張和預知后事如何的迫切要求。」

好的懸念會在結尾讓觀眾有恍然大悟、又合情合理的感覺,要能自圓其說,邏輯和人設都可自洽,而不是非要把故事拉到意想不到的反面。

就種種線索、小細節來說,都指向白易辰就是和希度結婚的人!

兩人因為報道高宥琳的矛盾在預告中也得到了解決,還約定好要共同分擔一切!

關于高宥琳歸化的矛盾,早早就再鋪墊好了,當時在擊劍社,宥琳就說過因為賺錢選擇進職業隊,還說歸化會給更多錢。

而白易辰一直擔心因為新聞報道搞砸和希度的關系,尤其是希度媽媽跟教練友情破裂的教訓再先, 這個埋了很久的沖突就在高宥琳歸化的情節一起爆發了。

不過實際上白易辰報道是經過當事人高宥琳同意的。宥琳一直管他叫「哥哥」,這時卻叫了 「白易辰記者」,就是已經猜到他要報道了,知道白易辰心軟辦不到,逼他說出本來要說的話。

宥琳的堅定心志在這一集被刻畫得很到位,她果斷、坦率、冷靜又清醒。尤其是和炸醬面老板的對話值得思考。

原來編劇并不是想用「歸化」情節去諷刺那些現實中歸化的運動員們,而是想讓大眾理解, 如果那個人做了那樣重大的選擇,一定是有他們的復雜理由或苦衷吧,應該學會尊重,而不是辱罵。

在感情中就更加復雜了, 有時為對方著想卻是真正的自私,而自私卻有可能是最大的體貼。

看起來很矛盾,也是很深刻、難解的議題。

例如上一集擔心自己的新聞有一天會傷害希度的白易辰,好像是為了她著想,實際上是自己內心害怕失敗的恐懼感,不敢面對;宥琳也是希望,文智雄不要等她,不要為了她而活,但智雄卻不是這樣想。

配角的戲份,包含之前12集用大篇幅寫班長退學、14集又用大篇幅寫宥琳歸化,這些故事是編劇本來就想表達的,不止于愛情,編劇的格局顯然更大,想表達的東西很多。

至于結局,我一直都很堅定地相信是He!因為導演已經給出足夠多的細節了。

除了上述仔細分析的,下面還有一些是在網上大家早就多次討論過的細節,也一并補充整理:在代表夢想的物件上寫字應援;只有白易辰要洗的照片出現在希度相冊里······

放下心來,靜待周末的Happy Ending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