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都是「豪門婚姻」,為何美國富豪千金的被祝福,日本皇室公主的卻被「唱衰」?

漫果儿 2021/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剛剛過去的這個十月,一樁又一樁「豪門婚姻」爆出,不過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可能還是蓋茨家大女兒詹妮弗和日本真子公主的這兩樁婚姻——放在一起對比,更是讓人感慨頗多。

先說當今日本天皇的弟弟文仁親王的大女兒真子公主。10月26日,剛過完30歲生日的真子正式和大學同學小室圭完成了結婚登記,並且按照規定,脫離皇室成為平民。婚後,兩人將離開日本去美國開始新生活。

這對早在2017年就已經宣佈訂婚訊息的戀人在結婚登記後,舉行了11分鐘的記者發佈會,主題基本可以用「互相示愛」來概括。

(登記結婚後兩人召開了新聞發佈會)

小室圭開口就是: 「我愛真子。我願與我愛的人共度僅有一次的人生。」而真子則更是毫無留白地表達: 「對我來說,小室圭獨一無二,結婚是活下去必要的選擇。」還值得一提的是,真子公主特意穿上了2017年9月宣佈訂婚消息時參加記者招待會的淺綠色套裝,顯然意味深長。

(2017年記者招待會上兩人的表情裡就充滿愛意。當時,公主對公眾說的話是:「小室先生最初吸引我的是陽光般開朗的笑容。」而小室說的則是:「真子公主像月亮一樣靜靜守護著我。」)

一方面,經歷了9年愛情長跑的當事人似乎是真正情深意切,另一方面,對于這樁婚姻,幾乎所有人都在唱衰。「下嫁鳳凰男」、「逃命」、「淨身出戶」、「巨大錯誤」,無論是日本民間還是各大國際主流媒體,都在表達著對真子公主未來幸福的擔憂……

(公主30歲時公佈的官方照片,笑容還是很燦爛。)

為什麼真子公主會深陷這樣一段看似錯誤的戀情?

其實,在2017年剛剛公開宣佈戀情時,當時在律師事務所工作的小室圭也曾經以「海王子」和「學霸」人設頻頻出現在日本媒體。此前,小室圭爆出的照片少年感十足,還在2010年神奈川縣的「湘南江之島海王子」選拔中被評為「海王子」。身邊人評價他非常有禮貌,說一口流利的英語,還會拉小提琴。

(2010年的小室圭)

然而好景不長,日媒開始挖掘「海王子」的種種「黑料」,很快就 爆出了原生家庭醜聞。在小室圭10歲那年,他的父親和祖父先後自盡。小室的母親佳代將亡夫的保險金和祖父的遺產作為經濟來源,讓兒子在中學時期接受精英教育。這也成為之後小室圭被人詬病「門不當戶不對」的一段「黑歷史」。

幾年後,小室佳代又交往了一位新的男朋友竹田並訂婚。在交往幾年中,這位男友先後向她匯款高達400萬日元(約22萬人民幣),其中包括小室圭念大學的費用。在解除婚約後,竹田要求她歸還這筆錢,但小室佳代卻認為這屬于「贈予」,由此產生了經濟糾紛。這一系列醜聞被爆出後,頓時引起了日本民眾的巨大非議。而此時,小室圭選擇支持母親,更是導致口碑急轉直下。

小室圭原來根本不是什麼門當戶對的「海王子」,而是「拜金男」和「寄生蟲」?還有一個「老賴」母親?日本宮內廳的電話幾乎被打爆,全都是民眾反對他與公主結婚的投訴。在這樣的「危機」下,公主結婚事宜不得不被擱置,而小室圭也選擇遠離日本,到美國留學攻讀律師專業。

這一走,就是3年。期間,公主傳出患上抑鬱症的消息。終于,小室圭在今年4月發表了長達28頁的公開信,非常詳盡地複述了有關母親經濟糾紛的全過程,並且重申自己對真子的感情。到了上個月,他也終于從美國飛回日本,和真子時隔三年重聚——據媒體報導,真子在聽到小室圭的腳步聲時,就已經淚流滿面。

(真子公主正式脫離皇室,向父母和妹妹佳子告別。)

為了進一步平息公眾輿論,真子公主不但選擇「淨身出戶」,放棄了日本皇室近一億日元的補貼,並且取消了所有結婚儀式,甚至連開新聞發佈會的房間都自己付費,以避免落下「花納稅人錢」的口實——儘管如此,依然有民眾舉行了遊行示威,反對這樁婚姻。

實在不得不感慨,在日本皇室做公主,實在是太難太沒有自我。

曾在哈佛、牛津、東大等名校學習、曾經擁有外交官大好前途的皇后雅子,因為皇室生活過于嚴苛和生育問題患上了抑鬱症。

(曾經充滿燦爛笑容的日本皇后雅子因為多年無子而飽受爭議,最後終于艱難生下愛子公主,還患上「適應障礙症」,讓人非常唏噓。)

而文仁親王的妻子紀子則因為40歲高齡生下兒子,被許多人攻擊是「野心家」、「笑面虎」。這次真子執意結婚,也有很多日本民眾認為是母親教女無方。

(母親紀子妃和女兒真子)

身處日本皇室中的女性,實在不得不活在太多的傳統責任與口舌是非之中,也實在難以有任何獨立可言。如果說雅子和紀子還是做了選擇嫁入皇室,像愛子、真子、佳子這樣出生于皇室的公主,則根本就沒有離開的可能。

正因為如此,也對真子看似錯誤的選擇有了更多的理解:同一個自己愛的人結婚,徹底離開,在另外一個國家展開全新生活,這對她的人生意義至關重大。小室圭雖然被曝出未能通過紐約律師考試資格,但據說之前已在美國律師事務所找到了工作,年收入約為2000萬日元。而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則已經伸出橄欖枝邀請真子擔任該博物館負責日本畫廊的策展人,年收入大約是1500萬日元。對真子來說,這難道不比生活在全國人民的嚴苛目光下更為誘人? 「結婚是活下去必要的選擇。」還有什麼比這句話更為坦誠更為堅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