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冬奧會悲劇,日本滑雪女天才賽場失利後,淪為國恥,靠賣身養家

漫果兒 2022/02/17

2022年的北京冬奧會,註定會帶來不平凡的比賽盛宴。

然而,今天我給大家帶來的故事,並非是世界冠軍的勵志爽文,而是一個失敗者的悲劇。

今井夢露,這個如今聽上去十分陌生的名字,在20年前卻被視為「日本之光」。

而今井的實力完全配得上這樣的稱號。作為曾經的天降之子,今井在12歲就成為了日本最年輕的滑雪運動員;14歲就獲得了世界青少年錦標賽冠軍;17歲,更是一賽封神,直接拿下世界盃冠軍。

意氣風發的今井

可是,優秀的背後,卻是無盡的艱辛。

1987年,今井出生在教育嚴苛的滑雪世家。從7歲起,今井和兩個親兄弟就在父親的要求下,每天進行長達18小時的單板滑雪訓練。

意氣風發的今井

對于天賦最強的今井,父親的管控力度更是強得可怕,為了騰出時間訓練,他不僅限制今井正常的人際交往,還強迫今井在高中畢業後輟學,硬將單純懵懂的女兒,推向各種激烈的比賽中。

今井的父親成田隆史

這種雞娃式的教育,培養了今井強大的實力。卻也為今井的未來埋下了無數隱患。

在青少年時期,今井就患有嚴重的心理問題,最嚴重的時候,需要在精神病院治療一年。為了反抗父親的壓迫,今井多次離家出走,躲進婦女兒童的保護機構求助,甚至賭氣地將自己的姓氏改為母姓。

幼年被訓練虐哭的今井

即使今井後來在日本滑雪體壇上取得了傲人的佳績,但痛苦的成長記憶依然如影隨形地糾纏著今井,它們就像埋在深處的炸彈一樣,隨時都能炸毀今井的人生。

2006年,炸彈被引爆了。就在同年的都靈冬奧會,今井夢露在賽場上出現重大失誤,不僅沒有通過預賽,還因嚴重摔傷被送去醫院救治。

2006年冬奧賽場失利的今井

就如同胡蝶效應一樣,2006年的賽場滑鐵盧,將今井的人生推向了失控的方向。

在冬奧會後的幾年,負面的社會輿論,不斷在攻擊今井。那些高高在上的看客們,他們從未經歷過今井為比賽進行的嚴酷訓練,也不理解今井的壓力,卻只從一個結果,武斷草率地否定一名專業運動員的努力。「懈怠,自負,不認真對待比賽」,類似這樣刻薄的言論,如同覓食的野獸一樣,瘋狂撕咬著這個年輕的少女。

被媒體圍攻的今井

在痛苦的精神折磨下,今井的天賦似乎也消失了。這個曾經被日本民眾奉為天才的少女,就此一蹶不振,不管她怎樣努力,都無法再爬回巔峰。

為了逃避現實,今井退出了滑雪賽壇。若干年後,將她推向公眾視野的,卻是狼狽不堪的醜聞。

為了排解苦惱,朋友少得可憐的今井,跑去牛郎店尋求安慰,幾天之內就將所有的積蓄揮霍乾淨。

為了給拿出慶祝朋友結婚的紅包,生活拮据的今井,偷偷去賣身,結果剛做3天,就被顧客曝光[裸·照],再一次淪為日本國民的笑柄!

日媒曝光了今井賣身的照片

在全國人民面前社會性死亡,讓今井徹底地自暴自棄。在這期間,她嘗試過自沙,也曾想過在婚姻中尋求依靠。但,現實再一次重創了她,她苦苦維持的兩段婚姻均以失敗告終,在失去丈夫提供的經濟來源後,她還要照顧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

獨自撫養一子一女的今井

為了養家糊口,今井徹底拋下了所有的自尊。她先是厚著臉皮四處借錢,在經過大刀闊斧的整容後,下海拍了運動員題材的真人寫真集和成人影片。當穿著性感、賣弄風情的今井頂著大眾的白眼賣肉時,所有日本人都認為這位運動員已經被生活打敗!再也無力翻身!

整容後投身風俗業的今井

然而,即便今井被生活逼向賣身養家的絕境,卻也從未放棄過對滑雪的熱愛。

2017年,今井就計畫退出日本風俗業,重返滑雪體壇。

而就在2018年,年過三十的今井在一片唱衰聲中,參加了當年第35屆全日本滑雪錦標賽,在女子單板滑雪項目決賽中拿到90.75分,以領先第二名14分的優異成績奪得冠軍,讓看她笑話的日本人驚掉下巴。

在第35屆全日本滑雪錦標賽奪冠的今井

諷刺的是,當初對今井刻薄指責的日本媒體和鍵盤俠,卻在此時完全變了嘴臉,以褒獎的姿態評論這個單親媽媽的優秀戰績。一則新聞甚至用「壯絕」形容她的逆襲。

在今井戲劇化的人生經歷中,我們看到了日本人造神、毀神、再造神的奇葩操作。

而在這番騷操作的背後,是日本民族刻在骨子裡的「不服輸」精神。

在一部分人的認知裡,國家隊的運動員是個悠閒的肥差。他們不需要像社畜那樣每天上班打卡,為了每月幾千的收入忙得四腳朝天。但 事實上,成為運動員付出的沉重代價,是普通人難以估算的!

根據2012年《福布斯》雜誌的資料顯示,培養一名優秀專業的運動員,平均每年至少需要花費2萬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幣12.7萬元左右)。並且,只有少部分人可以拿到國家或企業的贊助,大部分人只能自掏腰包地承擔高昂的訓練費用。

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培養運動員的家庭入不敷出,就連拿過三枚金牌的美國運動員加比·道格拉斯,也因為承擔數年的高昂成本而家庭破產。

除了強大的經濟壓力外,運動員還有經歷至少數年乃至十幾年的艱苦訓練。為了打好底子,很多運動員在6、7歲的幼兒時期,就參加各種嚴格的訓練,在其他小孩還在無憂無慮地玩耍的時候,他們卻要咬著牙不斷地提高自己的能力。為了達到一個完美動作,他們甚至要在一天內練習十幾個小時。

艱苦訓練的運動員

在漫長的運動生涯中,他們時刻面臨受傷的風險,根據《英國運動醫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每個奧運選手在職業生涯中至少受過一次傷。其中23.6%的運動員在受傷但成績下降的情況下能夠繼續比賽,而21.6%的運動員不得不停止所有訓練直至完全康復,而其餘運動員則訴諸于使用藥物鎮痛劑和各種消炎藥,帶著傷痛訓練。

有的運動員,還會因為強大的精神壓力,而出現可怕的心理問題。根據半島電視臺的資料顯示,大約有6.6%的運動員聲稱在他們的奧運生涯中患有嚴重的抑鬱症。

而這一切的代價,都只是為了在賽場上的短暫表現。所以說,對于那些贏得金牌的運動員,固然值得我們誇讚。而那些以失敗收場的運動員,也並不可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