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連續2年都落選紅白歌會的日本國民女團要涼了?網友:和前輩比差遠了!

漫果儿 2021/12/27

又快到觀看日本紅白歌會的時候了,今年的出場名單是這樣的:

名單剛出來的時候,熱議不斷:KAT-TUN首次登臺,傑尼斯被砍到只有5個名額,而女團風光絲毫不減。NiziU第二次登上紅白,阪道系三個女團(乃木阪46、日向阪46、櫻阪46)均榜上有名。

提到阪道系,就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均由製作人秋元康打造的「競爭對手」 AKB48

仔細觀察名單,竟然沒有AKB48的蹤影,「AKB48」的字樣卻不斷出現在「落選」的新聞中:

落選紅白歌會意味著什麼?

能登上紅白的舞臺意味著實力與影響力並存。因為紅白歌會的選拔標準有三條:「今年的活躍度」、「社會支持」和「節目企劃和演出」。

這就意味著,AKB48可能沒那麼紅了。至少在2021年是這樣。

無獨有偶,在前不久公佈的「第63屆日本唱片大賞」候補名單中,AKB48雖然憑藉新單曲《根與葉皆是謊言》被提名,但卻被網友評價「不認識」、「沒聽過」。

之前真愛粉們還期盼受疫情影響都沒怎麼出新曲的AKB48,能借著這張堪稱「史上最難舞蹈」的單曲一雪前恥,登上紅白,然而卻沒能激起什麼水花,最終事與願違,AKB48連續兩年無緣紅白舞臺。

也許有很多人不了解AKB48,簡單地說,AKB48是日本國民級偶像,更是一個時代。

2005年出道,出道16年就已經登上紅白歌會12次!2007年AKB48首次登上紅白歌會,從2009年開始連續11年出場。多次獲得「日本唱片大賞」、「日本金唱片大賞」、「日本有線大賞」。是日本各大音樂節目的常客,各大音樂榜單的冠軍。甚至在社會上形成了「AKB現象」。

2010年10月發行第18張單曲《Beginner》累計銷量首次突破百萬,12月,AKB48四張單曲同時進入第43屆公信榜年度單曲排行榜TOP10。之後幾乎每張單曲銷量均上百萬,其中《再見自由泳》(2013年)的銷量更是達到了195萬張,27次登上日本公信榜。出道十年時單曲總銷量就已經超過3600萬張。

曾經紅極一時的AKB48,為何變得一蹶不振了?

01

世代更替的失敗

AKB48成立初期招募了24名一期成員,在秋葉原劇場舉辦第一場公演時僅有7名觀眾,毫無人氣,甚至被嘲笑為「露底褲的偶像」,最後很多一期生沒能繼續堅持下來。

2006年2月1日,AKB48一期生發行單曲《櫻花花瓣》 圖為發售記者會

事實證明,堅持總不會出錯。經過運營和成員們的不懈努力,AKB48逐漸被人廣泛熟知,在各地舉辦握手會、每年召開選拔總選舉、開巡迴演唱會、自導自演連續劇、冠名多個綜藝,甚至還產生了多個姐妹團體組成了「48Group」。

2010年1月播出的深夜劇《馬路須加學園》

2012年,為期3天的「AKB48—東京巨蛋演唱會 in 1830的夢想」演唱會成功在東京巨蛋舉辦,全世界的粉絲們見證了少女們夢想的實現。

1830m是秋葉原到東京巨蛋距離,可少女們卻用了6年8個月零17天的時間才走到這裡,成員與粉絲們同頻共振,分享感動、淚水和汗水。

同時那場演唱會也記錄了出道以來一直佔領舞臺C位的「絕對的Center」前田敦子畢業,離開組合獨自發展。畢業新聞成為當年的熱點話題,把AKB48帶到了更[高·潮]。

然而花總有凋謝的時候。

「AKB之顏」畢業也意味著組合第一次面臨更新換血。之後有大島優子、渡邊麻友、島崎遙香、指原莉乃等人接任C位,單曲銷量還能維持在較高的程度。但是隨著指原莉乃的畢業,AKB48似乎沒那麼火了。

日媒公佈的AKB2013—2019年演唱會動員人數變化,人氣成員板野友美(2013)、大島優子(2014)、高橋南(2016)畢業後動員人數驟減

元老成員們相繼畢業,組合不得不面臨新換血。運營方意識到了換代問題,也力圖捧紅一些新面孔,想要培養能夠繼承甚至超越前輩功績的次世代,但新人們似乎都不怎麼「給力」。

站C位的新人矢作萌夏被曝有同校男友,兩人甚至一起去泡溫泉過夜(AKB組合有禁止戀愛的規定),還有的次世代被批「沒實力」,「和前輩比差遠了」。「次世代」不斷在換,似乎出來一個新人就代表「次世代」,讓粉絲們有些摸不著頭腦。

矢作萌夏

老粉們難以再粉上新面孔,大家仍對前田敦子在總選舉上那句「即使討厭我,也不要討厭AKB」,對高橋南的那句「努力定有回報」念念不忘。而「次世代」似乎沒有什麼讓人記憶深刻的點。結果就是,老粉的數量隨著「元老們」的畢業而銳減。

今年5月,為AKB48堅守14年的「最後的一期生」 峯岸南宣佈畢業,第二代總監督橫山由依也剛剛舉辦了畢業演唱會,剩下的「元老」成員就屬柏木由紀了。

11月27日橫山由依畢業演唱會在橫濱舉辦

AKB48派生組合「Not yet」元成員大島優子、指原莉乃、北原裡英到場獻唱

如今登上舞臺的面孔大多是新人,老粉們也許只能認出柏木由紀、岡田奈奈等少數成員。

世代更替的「接力棒傳不下去」其實還與AKB48的劇場演出模式有關。

AKB48成員很多,而AKB48的根據地——秋葉原劇場非常小,僅能容下250名觀眾。大部分成員只能在小劇場演出,那些疲于奔波各地的永遠只是少數人氣成員,兩極分化嚴重。

反觀「同門競爭對手」乃木阪46,沒有固定劇場,老人畢業新人能頂,不被固化在十幾年前的模式中反而發展的很好。

02

運營乏力& 秋元康的「跑偏」

如果說世代的更替是客觀上不可避免的結果,那麼運營方的乏力就是整個AKB團體走向衰敗的核心問題。

①運營不重視成員安全,團隊內部管理混亂

看到這樣一條評論:

「在新潟發生的偶像襲擊事件對運營影響很大。運營不合常理、不正式的應對讓很多人氣憤,甚至是震驚。這就是AKB衰落的開始。不管成員怎樣努力,運營都沒有改觀,希望運營公司能徹底改變。」

沒錯,當年的握手會傷人事件讓很多粉絲對AKB48的運營AKS開始失望。

2014年5月25日,AKB48在新潟縣舉辦握手會,一男子用鋸行兇,造成成員川榮李奈、入山杏奈及一名工作人員受傷 ,受傷人員隨即被送往當地醫院救治,犯人當場被捕。警方最終確認這是一起有計劃的犯罪行為。這也是AKB48舉辦握手會以來遭遇的最大的安全事故。

26日受傷人員先後出院

事件發生後,警方對AKS提出了具體要求。劇場方面,要求增加安保人員,為了防止觀眾沖上舞臺,要求舞臺與座位之間空出一排;另外,設置金屬探測器,在公演結束後儘量不要和觀眾擊掌等。

據一位AKB的資深粉絲透露,此類事件其實早有發生,一年前在東京參加握手會時,一名粉絲突然破口大駡,成員被嚇哭。還有的使勁握著成員的手不鬆開,被安保人員驅離出場。

握手會為粉絲提供了與偶像見面互動的機會,粉絲們都很期待。但是,這次惡性事件的發生無疑給握手會蒙上了陰影,之後的一段時間內很多偶像團體都取消了握手會。

AKB48 CAFE & SHOP的門口打出了希望兩位成員早日康復的字樣(朝日新聞)

而2019年的山口真帆事件徹底激怒了粉絲。

姐妹組合NGT48成員山口真帆年初在家被私生飯襲擊,且與隊友出賣有關。AKS公開案件調查結果,最終嫌疑人被無罪釋放。

接著山口真帆在網上控訴AKS,稱其「謊話連篇」。不少藝人聲援山口真帆,之後AKS又發表聲明承認確有成員與該事件有關。

成員安全無法得到保障、團體內部管理極其混亂,AKS讓粉絲徹底寒了心。

②秋元康「跑偏了」

說到運營就不得不提AKB團體的總製作人秋元康。秋元康很厲害,作詞、編劇、導演樣樣精通。

1985年就創立過女團小貓俱樂部。AKB團體的歌曲大部分均由秋元康作詞,他也確實製作了很多家喻戶曉的名曲,如《戀愛幸運曲奇》、《飛翔入手》等。

但是近兩年的秋元康有些「跑偏」。

先是把成員送到韓國參加選秀節目《PRODUCE 48》,後又忙于《我成為女演員的那天》綜藝,還策劃了《輪到你了》、《漂流者》等日劇,聲稱自己「每天只睡3小時」,估計快把AKB忘記了,更別說填詞出新歌了。

通過《PRODUCE 48》選秀節目的最終12人組成韓團IZ*ONE,其中有3名來自48Group

甚至有不少細心的粉絲發覺秋元康明顯更偏愛乃木阪46。

乃團的顏值、作曲填詞均線上,無論在唱片大賞還是代言廣告數量方面早已超過了AKB48,今年還將第7次登上紅白舞臺。

乃團之後成立的其他阪道系團體也順勢崛起。而這一切均與利益相關。

③AKS與秋元康的矛盾

雖然AKB48是由秋元康一手打造,但負責經營AKB48的經紀公司是AKS(AKS的背後是日本廣告巨頭電通)。AKS與秋元康長期存在利益矛盾。

一直以來秋元康都是通過作詞、收取企劃費用來獲得巨額收入,但AKS曾避開秋元康賣周邊產品,導致雙方利益分配不透明,而秋元康又過分榨取AKB的收入。複雜的利益糾葛讓秋元康疲憊,也使得AKB很難再有創新。以前還有「猜拳大會」、「AKB紅白歌合戰」等比賽博博眼球,如今連自己的冠名節目都停播了。

相反,負責阪道系的索尼對秋元康言聽計從,因此發展較好。

2019年9月24日冠名節目《AKBIONG》迎來最終回,共計播出555期

03

疫情與韓流的衝擊

AKB48成立之初就以「可以見到的偶像」為招牌,通過握手會、劇場演出不斷拉近與粉絲的距離。爆紅後該模式被其他團體紛紛效仿,加上今天各類新團體不斷湧現,偶像市場的競爭愈加激烈。原有的運營模式已經毫無競爭力。

加上去年開始爆發的疫情,AKB48更是舉步維艱。不僅取消了握手會,甚至還關閉了劇場,這無疑對團體的人氣帶來了巨大的負面影響。今年AKB48開設了一檔冠名節目《AKB48的大逆襲》,結果節目播出不到3個月就暫停了。

《AKB48的大逆襲》中宣佈節目暫停,改版後將重新和大家見面

此外,AKB48不得不面臨一個現實問題:紅了太久,觀眾已經審美疲勞。與之相反,韓國女團卻越來越紅。如韓國女團Twice曾橫掃各大音樂榜單,還登上了紅白歌會。除了愛豆,韓國化妝品、韓劇、韓國美食也深受日本年輕人的喜愛。

日本學者碓井廣義認為,日本如今迎來了第四輪韓流(第一輪為2003~2004年韓劇《冬季戀歌》的熱播,第二輪為2008年少女時代帶來的K-POP潮,第三輪為2014年興起的以東京新大久保為中心的韓國美食、時尚潮)。受疫情影響,民眾居家時間增多,利用互聯網觀看韓劇、韓國視訊的線民急劇上升,韓流再次席捲日本,《愛的迫降》、《梨泰院Class》等韓劇甚至被選入「流行語大賞」。

AKB48元成員島崎遙香在油管上發佈視訊表示很喜歡韓國化妝品

一個偶像團體的壽命有多少年?曾經的早安少女組已經成為一代人的記憶。偶像本身就是一個「消耗青春」的職業,即使AKB有源源不斷的新血液湧入,也逃不過偶像生存法則,因為應援的粉絲也會成長,也會變老。沒有哪個團體可以一直紅下去,AKB48也逃不過被自然淘汰的命運。

去年AKB48發行了公益曲《縱使分離》,邀請了元「神七」(AKB總選舉排名前七位)成員們錄製,當粉絲們在MV中看到曾經巔峰時期的成員齊聚時,大家懷念那個熱血青春的「神七」時代,不禁地感歎「爺青回!」

如今畢業的成員有的已經結婚,有的已經生子,有的還在向著自己當年向粉絲們憧憬的未來前進。

元「神七」成員與現役成員同台獻唱《縱使分離》後合影(圖源:板野友美INS)

AKB48是一個時代,屬于少女們的時代終究會落幕,因為潮流在不斷前進;而時代又不會落幕,因為印在粉絲們記憶裡的她們永遠都在!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