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女子棒球比賽,今年第一次進入了甲子園棒球場!建成百年後第一次出現了女選手的身影!

漫果儿 2021/10/12

逐夢甲子園的棒球少女們

木村百伽是一位日本女生,從小就非常熱愛棒球。

小學三年級開始正式接觸棒球,初中時獲得過栃木縣中學軟式棒球比賽的冠軍,她在棒球方面算得上有天賦也有實力。

但是,升入高中後,一切都變了。

學校的棒球部只有男子球隊,沒有女子球隊。

棒球這項運動並不限制性別,但是棒球比賽會。在日本,被稱為夏の甲子園的日本全國高中棒球錦標賽,是只允許男性參加的,這就使得很多日本高中的棒球部裡都是清一色的男生,女生往往只能充當棒球經理的角色。

也就是說,有熱愛也有實力的木村百伽,似乎面臨著放棄棒球的選擇。

出乎意料的是,她最後做出的選擇是加入棒球部,和男生們一起訓練。

木村百伽說:「我非常喜歡棒球,所以我不想放棄,可能正式比賽我無法參加,但是一些練習賽我還是可以上場的。因為對於我來說就算只能參加練習賽也是非常重要的人生經歷。所以我會把每一場練習賽當做正式比賽一樣去看待的。」

令人感動的是,2020年的夏天,木村讀高中的最後一年,栃木縣的高中棒球連特別允許百伽身著棒球服,以開球手的身份出席栃木縣高中棒球大賽。

穿著印有自己號碼牌的球衣參加正式比賽,這是木村三年來都不曾奢望的,如今如願以償登上賽場的她又緊張又激動,不斷通過聳肩來放鬆自己,最後給出了漂亮的一球。

這個故事,聽起來是個念念不忘終有迴響的happy ending,但是代入木村的視角,其實多少有點心酸。

隊友們都是懷抱著對甲子園的憧憬、對冠軍的夢想在努力訓練,他們看得見自己的目標,但是支撐木村堅持下去的只有對於棒球的一腔熱愛,就連隊友都說:「在此之前,我一直把能出去參加比賽的這個事兒看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直到因為新冠疫情,我們無法參加比賽的時候,我才終於能體會到百伽桑的心情了。」

木村在賽後被問及「你選擇進入鹿沼高校的棒球部有後悔過嗎?」,木村回答:「從來沒有後悔過」,即使被棒球比賽拒之門外,木村對於棒球的熱情依舊不減絲毫。

當時的木村百伽一定沒有想到,在2021年,女子棒球發生了這樣的改變……

這是女子棒球的第一次

甲子園,位於兵庫縣西宮市的知名棒球場,是諸多棒球愛好者心中的朝聖地。

2021年8月23日,也就是在剛過去不久的夏天,甲子園裡舉辦了一場有著時代意義的比賽——第25屆日本全國高中女子硬式棒球大賽決賽。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這次比賽是女子棒球比賽第一次進入到甲子園,這座在1924年就建成啟用的棒球場,終於在近百年之後首次出現了女性棒球手的身影。

圖源:スカイA截圖

可能有人會疑惑,一會是甲子園迎來了女性球員的比賽,一會又是女性球員不被允許參加比賽,那在日本,女生到底能不能參加棒球比賽?

答案是能,只不過女性球員有女性球員自己的比賽。

眾所周知,棒球在日本是非常非常熱門的一項運動,是從上上個世紀就開始玩的東西了,但是日本的女子棒球賽卻還是相當年輕的。

在學生比賽方面,上文提到的僅限男子參加的“全國高中棒球大賽”是著名的高中生比賽,參賽隊伍以一個高中為單位,今年已經舉辦到第103屆了。

而此次進入甲子園的比賽是「高中女子硬式棒球大賽」,也是以高中為單位參賽的,今年才剛剛第25屆。

在職業聯賽方面,目前也是以男子比賽NPB為主導,女子比賽JWBL的關注度則低很多。相信即使是不那麼熱衷於棒球的人,之前也都多多少少看到過日本人氣女星為棒球比賽開球的集錦吧,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這些無一例外地都是男子職業棒球賽的開球儀式。

2016年天海佑希參加開球儀式

甲子園本身沒有禁止女性進入球場的規定,儘管此前有過女部長進入打擊區被制止,女性棒球經理進入球場被阻攔的新聞,但是後續都有給出一個算是合理的理由。

那麼高中女子棒球賽之前為什麼一直沒能像男子比賽那樣在甲子園舉行呢?

直白一點說,還是因為資歷和關注度的問題。

但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熱愛棒球的少女們還是在層出不窮地湧現。

「我要為了能站在那裡而努力」

大阪府豊中市履正社高校的女子棒球部,就是此次高中女子硬式棒球大賽的其中一支參賽隊伍,球隊主將花本穂乃佳是三年級的學生,她的父親是棒球隊教練,小學時她加入爸爸和哥哥所在的棒球隊。

花本穂乃佳,圖源朝日新聞,攝影:白井伸洋

小時候一到暑假,花本就會守著電視機看全國高校野球選手権大會,甲子園在她看來就是會閃閃發光的地方,但是有一次她在看比賽時說「我要為了能站在那裡而努力(打棒球)」,父親卻告訴她「女生是沒辦法出場的」。

她說她當時大受打擊,甚至覺得自己的棒球生涯裡已經再無可以佇立的地方了,但是花本並沒有因此放棄,反而一直努力訓練才在高中時成為了主將。

©The Asahi Shimbun Company and Asahi Televisio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履正社高中女子棒球部的隊員仲松望友來自沖繩,雙親不在身邊,獨自一人在大阪讀書,而選擇來到履正社高中的初衷就是為了打棒球。她小學時也是和男生一起打過軟式棒球,但是升高中時,沖縄県內沒有設立女子棒球部的高中,讓她一度覺得未來很迷茫,好在媽媽一直支持著熱愛棒球的她,讓她最終下定決心離開沖繩,前往大阪讀書並繼續打棒球。

獨自在外的日子多少有點孤單,有時她會和媽媽打電話打到深夜,母親的全力支持也成為了她努力下去的動力。

©The Asahi Shimbun Company and Asahi Televisio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履正社高中的教練橘田恵,年輕時也因為熱愛棒球,毅然決然進入了滿是男生的棒球部,但是不能成為正式部員,只能作為練習生參加訓練。她坦言和男性一起訓練能很真切地感受到體格差和速度差,也覺得甲子園是無比遙遠的存在。

直到她在1998年的朝日新聞上看到了這樣一則報導,講的是日本的兩名女棒球手參加了美國的女子棒球比賽,她感覺找到了繼續打棒球的意義,便以此為目標努力,後來通過大學升學,成功去了澳洲學習棒球,14年回到履正社高中女子棒球部執教。

今年4月末,高中女子硬式棒球大賽宣佈,將利用男子比賽八強賽的空檔在甲子園舉行決賽,這個消息無疑振奮了每一支參賽隊伍的人心,對於這些棒球少女來說,甲子園終於從夢中的神殿變為了切實的目標。

花本穂乃佳說:「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光是想想自己站在那裡的身姿就按捺不住雀躍,無論如何都想登上甲子園。」

仲松望友說:「得到(母親的)支持才能一路走到現在,很想讓父母看看我站在甲子園的身影」

橘田恵說:「女性得到了站上甲子園的機會,這比那篇令我想要繼續打棒球的報導更有影響力。從今以後的孩子們也將跨出更大的一步,想看到履正社的孩子們站上甲子園的身影。」

這些女棒球員的年齡不同、出身不同、經歷也不同,但是此刻她們都能夠像男性棒球員一樣,坦蕩地說出自己對於甲子園的嚮往,因為這回真的有可能成真啦!

©The Asahi Shimbun Company and Asahi Televisio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登上甲子園的棒球女將們

8月23日,西宮市雨消雲散,下午五點,日本全國高中女子硬式棒球大賽的決賽如期在甲子園舉行,獲得決賽資格的兩支隊伍分別是神戸弘陵和高知中央。

神戸弘陵學園高等學校,圖源:日刊スポーツ

高知中央高等學校,圖源:スポーツ報知

決賽由現年84歲的高橋町子開球,她是推動了1997年第一屆女子高校棒球比賽舉辦的前棒球運動員。

高橋町子開球,圖源:日刊スポーツ

雖然是決賽,但是這場比賽整體的氛圍還是比較輕鬆的,選手們的臉上也時常會出現笑容,網上的比賽視頻裡,不少彈幕都在誇這些女棒球手的帥氣又可愛。

唯一比較可惜的就是,因為新冠疫情,本次比賽也採用了無觀眾的模式,觀眾席上只有部員在應援,少了點過往甲子園比賽此起彼伏、熱烈應援的氣氛。

高知中央・松本裡乃,圖源:スポーツ報知

最終決賽以神戸弘陵VS高知中央 4 : 0的比分告終,神戸弘陵時隔5年獲得了第二次冠軍。而高知中央作為剛剛成立三年的隊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沖到亞軍,也算得上雖敗猶榮。

圖源:日刊スポーツ

神戸弘陵的棒球手島野愛友利在比賽中完成了7次登板,因為這樣出色的表現成為了此次的胴上げ投手(可以理解為最佳投手,胴上げ指的是一群人把一個人向空中拋的動作)。

島野愛友利其實一直是新生代棒球手裡的矚目人物,此前就有媒體陸陸續續做過她的報導和特輯,她還登上過NIKE的反性別歧視廣告《New Girl》。

廣告畫面

島野出生於2004年,她也是個在棒球文化中成長起來的孩子,家裡的兩個哥哥都曾經和高中的棒球部一起出征過甲子園,如今加上了她,一家三兄妹都登上了甲子園的舞臺。

神戸弘陵・島野愛友利,圖源:スポーツ報知

她是受到了哥哥們的影響,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打棒球的,初中時進入了有名的棒球隊「大澱ボーイズ」(大澱Boys,是一個全男生棒球隊),第一次成為胴上げ投手是初中時參加在東京巨蛋舉行的全日本中學野球選手権大會「ジャイアンツカップ」(巨人杯),當時同場競技的全部是男生,她是場上唯一的女棒球手,也成為了巨人杯第一位女性胴上げ投手。後面島野隨著升學進入了強隊神戸弘陵,根據資料,她的最快速度是123km/h。

在18年的一個特輯中,時年14歲的她就說過自己並不滿足於和同齡的女孩們打比賽,而是希望能擁有和男孩一樣的環境。

高中一年級時,島野就發出過“我想提高女子棒球的知名度。我希望有一個像甲子園一樣的女孩錦標賽。”的倡議,並被刊登在報紙上,這篇文章被時任日本高中棒球聯盟秘書長的竹中雅彥讀到,隨後他也在日本高中棒球協會和甲子園體育場的會議結束時發表了意見:“我個人認為,女子決賽可以與男子決賽在同一天舉行。”

“女性棒球手進入甲子園打比賽”、“女子棒球比賽在甲子園舉行”,並不是這一屆或是這幾年才有的想法,日本不少以棒球為題材的漫畫都反映過這一點。

比如1998年的《如月女子高野球部》,講訴的是有著棒球細胞的少女左投早川涼在業餘賽中被如月女子高中理事長冰室桂子發掘,桂子將其招入學校並成立了女子高中的硬式棒球部,而後女高球隊排除萬難向“歷史中沒有女子出現”的甲子園進發的故事。

比如2005年開始連載,2009年動畫化的《四葉遊戲》,講訴的是樹多村光和月島青葉為了實現月島若葉的生前關於甲子園的夢,而努力衝擊甲子園的故事。月島青葉一角就是一個在棒球方面極具天賦,讀高中後無法參加正式比賽卻依然堅持留在了高中棒球部的女棒球手。

從這些都可以看出,對於甲子園,女選手們已經夢想了很久很久。

這一屆的高中女子棒球賽最終能夠在甲子園舉辦決賽,背後的原因其實很複雜:有主辦方全國高中女子硬式棒球聯盟一直以來的努力,有國際社會宣導體育男女平等的時代背景,更重要的是,有所有女性球員那份完全不遜於男性球員的熱愛和熱情。

這個夏天,站上甲子園的女棒球選手,只有兩支隊伍的數量,但是她們卻代表著過往所有的女棒球手實現了夢想,包括木村百伽、花本穂乃佳、仲松望友、橘田恵、高橋町子、早川涼、月島青葉……

這次比賽,對於日本的女子棒球有著時代意義,對於甲子園也同樣有著時代意義。

女子棒球隊·神戸弘陵在甲子園的勝利瞬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