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阿貝開「50日元飯團食堂」,只給窮人做飯!28歲失業,宅家8年後淪為流浪漢:自己淋過雨,才想替別人撐把傘!

漫果儿 2022/01/07

他是日本一家50日元食堂的店主,店裡售賣的飯團、小菜、各種食物,統統只賣50日元。

而他前半生的身份,卻是令人不齒的。28歲他失業後做了8年的「蟄居族」,因為交不起房租吃不上飯,他36歲時又做了5年的街頭流浪漢。

所幸,中途他接收到珍貴的善意,于是在回報社會的路上,越走越遠,也越走越好…

自我救贖

Redemption

從捷運櫻通線中村區役所站步行3分鐘,就會看到一家不算很大的門店。

這家門店不是什麼百年老店,更不是人人打卡的網紅店,可每天都會有很多人過來排隊用餐。

走進去打眼一望,餐點擺放的整整齊齊,從小菜、飯團、關東煮,再到咖喱飯、家庭便當,應有盡有。上面標著價錢,每份料理只需50日元!

對,你沒看錯,所有這些菜都是50日元!

人們將這家食堂稱為「50日元飯團食堂」。

後廚裡的一位阿貝,眼睛看著外面的顧客,手裡有條不紊地忙活著製作料理,他就是這家食堂的店主——佐藤秀一,今年已經53歲了。

食堂距離醫院很近,佐藤秀一開店時,獨居老人、外國人、殘障人的身影總是格外引人注目。

剛開業的時候,不僅有獨居的老人,還有很多小孩來光顧,價格定為3元錢,所以哪怕是孩子的零用錢,也能飽餐一頓。

說到開食堂的原因,佐藤說,自己曾經在「Big Issue」工作時了解到,學校裡幾乎每個班裡都會有6到7個赤貧的小孩,這些孩子家庭貧窮,有的甚至連基本的飲食費用都難以支付。

「雖然社會上,對這種貧窮家庭的父母都嗤之以鼻,認為貧窮是他們自己的責任。但孩子是無辜的,他們生來貧窮,沒有選擇的餘地。」

因為淋過雨,他才想在自己有能力時,幫同樣在困境的人撐一把傘,給他們帶來幸福和溫暖。

這個五十三歲的消瘦阿貝,年輕時是一家食品公司的普通上班族。

28歲時,由于每到旺季就要連續工作一個月,他想要擺脫過度工作,于是向公司提出辭職,沒想到此後,再沒找到新的工作。

「當時的我,迷失在尋找自己的迷宮中」,失業的佐藤秀一,終日昏昏欲睡,父母恨鐵不成鋼,與他逐漸疏遠。長達8年的時間,他都躲在家裡不願出門。

蝸居的生活讓佐藤感到安心,但時間越長,他越不敢和外界接觸,也無法走出失業的困境。

可佐藤不是千萬富翁,拋去衣行不談,房子要交租金,自己每天也要吃飯,每天的基本消費對他而言,越來越難以負擔。

在他30多歲的時候,佐藤秀一失去了住的地方,成了街頭流浪漢,居無定所,風餐露宿。雪上加霜的是,他還患上了輕度抑鬱症,他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五年。

做流浪漢的生活並不好過,佐藤每天都是在圖書館度過,深夜回到公園,為了節省開支,每天也只吃一頓飯。

「當時的我,在別人看來是很礙眼的人」,佐藤苦澀的回憶道。

父母放棄了自己,別人也放棄了自己,但佐藤並不想放棄自己。

他下定決心要與往日不堪的生活分手,于是開始在街頭賣雜誌,想要重新融入社會。

在與買家和路人的交談過程中,他接觸到了一個叫「Big Issue」的流浪漢援助組織。這個組織以售賣雜誌作為營收,借此來救助流浪人群。

佐藤所賣的雜誌,正是這個組織發行的,他從中得到了幫助,于是也成為了組織的一員。

雖然中途失業做了流浪漢,佐藤並不認為這種經歷是一種浪費,「這是因為我開始理解在社會的某個角落努力工作的人們的感受」。

佐藤秀一開始從事與福利相關的活動,工作漸漸有了起色,他的生活也終于回到了正軌。

在一次講演會上,佐藤秀一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小愛。

小愛看上去有些害羞,腿部有輕微的殘障,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走路。

她和佐藤一樣都熱愛料理,以及欣賞彼此對生活的積極態度,兩個人走到一起後,一起經營這家三元食堂。

「三元食堂」在最初的時候,其實是由名古屋當地的兒童福利所等非牟利機構,以及一家名為「溝通廚房,美好時代」的店鋪共同經營。

2016年8月,一直居住在名古屋當地的佐藤秀一,對孩子們的飲食很感興趣,于是從機構中接手了這家食堂。

店內用餐區有兩張長木桌,大約有10個座位,有時你會和一位獨居的老人共用一張桌子,一邊吃一邊聊,氛圍舒適得仿佛是在自己家吃飯一樣。

在每天的菜單裡面,店長佐藤秀一會和店員會準備約60個飯團和80盤蒸煮油炸的熟食,讓顧客自由揀選,最後再一起結算。

剛開始時,佐藤和小愛只是售賣最基礎的飯團、小菜,但後來客人越來越多,提出的需求也越來越多。

「米飯不錯,但我只想要熟食。」

「我喜歡吃煮豆子。」

「我想吃南瓜。」

因為這些聲音,所以種類就增加到現在這種程度了,佐藤笑著說道。

「前兩年都是虧本,但我一直用自己的積蓄填補。任何人都可以來,只要在這裡吃飯能獲得安心和快樂,我就知足了。」

他希望以「誰都能夠開心用餐」的目標,讓生活在苦困的居民朋友重拾平常人的身份,聚集在名古屋的社區裡面。

五年來的無數次相遇中,佐藤無法忘記開店不久時來的一對母女的身影。看到時,媽媽肚子裡的另一個孩子好像快要出生了。

媽媽試著把飯團分成小塊給女兒吃,女兒搖了搖頭,做了一個「不,不」的手勢。下一刻,女兒雙手捧著飯團,吃得津津有味。

「我忘不了那個時候姑娘那雙喜氣洋洋的眼神。」

每天早晨6點左右,佐藤和小愛就開始準備開店的事宜,從中午11點營業到下午2點,每到午間,店門外人們都會排隊等餐,疫情期間也是如此。

除了正常餐點預備,他們還會在店門口準備麥茶、消毒液、座椅等等,即便是不進來用餐的路人,也可以在此感受到小店的暖意。

佐藤和小愛在其中傾注了全部精力,小店慢慢成了遠近聞名的人氣食堂,很多人都會慕名前去用餐。

可去年,佐藤也遇到了很糟心的事。

2020年3月,佐藤早晨來到店裡,結果看到店面玻璃被敲碎,而店裡的捐款箱也不翼而飛。

捐款箱裡面,都是客人捐給食堂的錢,裡面大約有5萬日元,還有客人寫給佐藤的感謝信。

「這個人可能是因為新冠走投無路了,這個時候,如果來找我談談,或者申請生活救助,說不定結果會完全不同。這個人未來會怎樣呢?很擔心他……」

對佐藤來說,開這家食堂的目的,並不是純粹為了賺錢,如果能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他會更加欣慰。

翻閱他的推特,你會發現佐藤發佈的內容非常單純。除了轉發客人來食堂吃飯的內容,大部分都是關于貧困兒童、生活救助的。

盜竊事件發生後,佐藤心裡湧起一種無助的感覺,可後來的一件事情,把它打消了。

6月1日,食堂的信箱中多了一個信封,寄件者是匿名的。佐藤打開看到裡面裝了10萬日元現金,上面寫著:「這筆錢如果能派上用場的話,是我的榮幸。」

食堂長期處于赤字狀態,認識佐藤的朋友、常客還會專門開車過來,友情贊助一些食材,比如番薯、青椒......

食堂裡不僅有各種美味的餐點,還存放著每個人的善意,這份善意感染著前來的每個人。

近期,日本一個紀實頻道將佐藤的小食堂,拍攝成了微紀錄片發佈到網上。

很多網友看到佐藤和這家食堂的故事,都非常感動。

「這些本來應該由國家和地方政府來做的事,以個人身份做這些,值得尊敬!」

「從店主的臉,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暖。

看到準備關店的消息,希望他在新的地方繼續開這樣出色的店。

有像您這樣的人在,日本的窮苦人才有生命的曙光。

非常感謝!」

可這個故事,很快就要結束了。

由于個人原因,佐藤和小愛將在2023年搬離名古屋,所以,這家「50日元飯團食堂」也將在屆時閉店。

不過,按照阿貝的性子,即便搬到別處,遇到需要幫助的人,他也不會視而不見。

畢竟,善良溫暖的人,並不會因為時間更迭或地點的改變,而停止釋放善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