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84歲日本第一奶奶:白天賣餃子,淩晨當DJ,一生無子,只為熱愛而活

漫果兒 2021/05/13

「他們一生獨立,永為熱愛而活。也願你餘生如此。」

跟84歲的她相比,有些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都要自愧不如。

77歲時,她打破了一項世界紀錄。

最年長職業俱樂部DJ。

在淩晨兩點的東京夜店, 她穿吊帶,塗紅唇,戴墨鏡,腳蹬10公分的厚底鞋。

打碟,搖擺,比場上任何一個年輕人玩得都嗨。

這位84歲高齡的DJ奶奶, 名叫岩室純子

目前,被稱為「東京第一DJ」。

而白天系上圍裙,她則化身和藹可親的餃子店大廚。

煎餃、炒菜、煮面,在這家餃子館65年如一日地工作。

庸碌的生活沒有消磨掉生命的激情,哪怕耄耋高齡。

「我沒有服用過任何保健品或做任何運動。」

對生活,最好的興奮劑是熱愛。

岩室純子對音樂的熱愛,要追溯到上世紀。

當時年輕的父親是位浪漫的音樂家,卻在二戰後飽受傷害。

痛恨戰爭的父親,將音樂一併束之高閣。

並立下規矩, 後輩也不能從事與音樂有關的職業。

當時少女時代的岩室純子, 從父親的音樂中感受過爵士的浪漫、古典樂的優雅。

深深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當父親放棄音樂後,家裡一方小小的收音機,成為她聆聽的視窗。

純子19歲時,父親開了這家名叫「餃子莊MURO」。

起先,她只是偶爾過去幫忙。

後來全天候撲在店裡,習得了一身父親的好手藝。

少女臨娉婷,嫁作他人婦。 在那個年代的日本,婚姻仍舊是女性唯一的歸宿。

父親不止一遍地敦促純子,趕緊結婚生子。

可她遲遲不肯。

《四十八的抵抗》一書中寫道: 「所謂結婚,不過是扮演著有[性☆生☆活]的女管家般的角色。

如果不能從事喜歡的音樂,起碼要有婚姻的自由。

純子身上帶著日本女性少有的叛逆和冒險。

這也為她的愛情埋下一段伏筆。

22歲時,純子在一棟大樓裡邂逅了一位47歲的中國人。

兩人一見鍾情。

這位叫薑秉玉的中國人, 前妻是赫赫有名的大美人張懷卿

張懷卿出身名門,是張作霖的女兒,也是張學良同父異母的妹妹。

純子遇見了親密愛人,仍舊不婚不育。

與姜秉玉長達三十多年的同居生活,兩人也很快樂。

關係親密,從未吵架。

還一同赴臺灣,探望過張學良。

直到晚年,薑秉玉的簽證出了問題,純子才和他結了婚。

22歲時遇到的初戀,相伴一生。

純子幾乎將生活的其餘重心,都交付給了愛人。

姜秉玉去世時,兩人相濡以沫幾十年年,已了然無憾。

人生繼續往前走,才是對逝者最好的告慰。

純子瀟灑地開始了第二段人生。

我要考個屬於自己的駕照!’緊接著我就跑去上培訓課了。」 「 我還學了油畫、大提琴和法語。 我一個人去了紐約和基韋斯特島,一點兒沒問題都沒有。」

沒有悲悲戚戚地瑟縮在往事的余溫裡。

純子考駕照、學油畫、大提琴、法語,甚至隻身出國旅遊。

生活被安排得滿滿當當,甚至比年輕人更有激情。

2003年,一位法國年輕人adrien寄宿在純子家,辦了一場派對。

父親生前,整個家族乃至孫輩,都無人敢做音樂。

這種全新的電子樂如今,十足地吸引著純子。

當adrien問她要不要學時,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這年77歲的純子,報名了一家DJ學校,成為創校以來最年長的學員。

或許多數人以為,純子只是玩玩而已。

這純屬對老年人的偏見。

年老的純子,記憶力大不如前。

她要在家每天練習打碟,牢記節奏。

熟悉新設備,新機器。

「我知道我必須更努力才行。」

幾年後,純子成為東京各大夜店炙手可熱的一線DJ。

有人覺得,純子不過是以年齡為噱頭,並沒有真材實料。

到訪之後才發現,自己完全錯了。

年輕DJ打不出這樣的音樂,她是一個很懂音樂的人。我需要向她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

純子幾十年的音樂審美,沉澱出了獨樹一幟的風格。

也開闢出了第二人生的輝煌。

不過這都是午夜2點後的純子。

父親去世後,餃子館繼承給了弟弟。

純子不再全日候圍著餃子館打轉.

每天下午四點到店,5點正式營業。

營業時,與客人交流餃子的口感,餡料的口味。

這家有長達60年歷史的餃子館,多次登上東京美食排行榜。

延續著日本匠人一貫的精益求精。

純子主要負責煎餃、炒菜,直到晚上10點打烊。

這時,作為餃子館主廚的純子,結束了白天的工作。

下班後,她會先去吃個晚飯,小酌一杯。

雖然純子廚藝相當,可她幾乎不下廚為自己做飯。 省出來的時間,都要享受生活,學習新東西。

夜店老闆照顧她的身體,會特意將演出安排在稍早時候。

淩晨1點半。

純子登臺,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都在她的節奏下,盡情玩樂。

淩晨2點半。

純子的演出結束,同行的年輕人打算回家睡覺了。

純子卻不。

「我還要喝兩杯,一會還有我喜歡的DJ演出,我準備再進舞池跳一跳。」

淩晨4點,夜店派對最嗨的時刻。

東京的早班地鐵開始運行,盡興的純子離場回家。

「我從未思考過,在我這樣的年紀什麼是能做的、而什麼是不能的。

年齡不是嘗試新事物的最大障礙,心態才是。

純子82歲還在當斜杠人。

白天奔波為生計,晚上演出為靈魂。

「對我而言,音樂不能當飯吃,但是卻像美味的茶和咖啡一樣。如果沒有它們,生活該有多無聊啊。」

大多數老年人無所事事地等待死神召喚的時候,純子還能說出這種壯志豪言。

「如果要死,希望自己是死在DJ臺上,或者是餃子店。」

能倒在自己為之熱愛、為之奮鬥的地方,生命的劇終也更有榮光。

日本還有位百歲老人笹本恒子,同樣演繹著另類的老年生活。

71歲時,恒子才重拾年輕的愛好,攝影

在全國各地舉辦了一次老照片攝影展,吸引大批人慕名而來。

這還不夠,恒子要為自己同時代的女姓做一件大事。

「過去的女性,生活在極端苛刻的男尊女卑環境裡,即使那樣也拼盡全力,讓才能之花綻放,我覺得非常了不起。」

為了記錄這些遺落的精彩人生,她花六年時間,奔波各地。

總共採訪、拍攝了100位明治時期的女性。1992年,這些故事集結出版,名字就叫 《璀璨的明治女姓》

恒子正走向攝影圈的中心,與此同時,愛情不期而遇。

86歲時,恒子在法國旅行,結識了大雕刻家查理斯。

兩人相談甚歡,回國後仍舊書信往來。

直到10年後,96歲的恒子,少女懷春似的,準備跟查理斯告白。

寄出這封不再年輕,卻愛意繾綣的情書後,恒子再也沒有等來回信。

查理斯沒有回應她的愛。

這位浪漫多情的老雕刻家,先她而去了。

恒子的失戀,不是失魂落魄。

與愛人的失之交臂,更讓她懂得及時做所愛的事。

此前在日本攝影界,關於恒子的年齡一直是個謎團。

哪怕朝夕相處的同事,也根本不知道她高齡。

每回問起來,恒子總是笑著回答: 「我沒有年紀。」

隨後,她又埋頭寫作,準備採訪資料,忙得不可開交。

2011年,日本大地震後,恒子前往災區幫助災後重建。

不幸在家摔倒,一連昏迷了22個小時。

送到醫院後,大腿和左臂骨折。

醫生斷言,「她很難再站起來了。」

所有人都理所應當地將她看作,與床榻為伴的高齡老人。

可恒子堅持複健,她要再度奪回行走的權利。

「97歲,想做的事情還有一大堆,如果沒有夢想,人生就結束了!

恒子要踩在意外的肩上,重新站起來迎接生活。

奇跡也就發生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恒子康復了。

我們總說,要趁年輕去做喜歡的事,去見想見的人。

可在恒子眼裡,這兩件事,跟年紀根本沒有關係。

「想做什麼就去做,只要好奇心還在,無論多少歲總是能有新的開始。

她給自己的自傳取名《97歲的好奇心女孩》。

事實上,活得比實際年齡更年輕,永遠都是精神上的少女。

100歲時,恒子舉辦了百年攝影展。

102歲時,恒子獲得攝影界的奧斯卡獎「露西終身成就獎」。

很多人說如何優雅地老去,我想首先是從容。

那恒子,一定是最優雅的。

畢竟她說: 「即便年老,我也不會變成枯木,至少是豔麗的幹花。

純子每年都會參加大型DJ派對。

在奇裝異服的年輕人中,她仍舊是最鶴立雞群的那一個。

可是近年來,她卻發現來的年輕人不如過去多了。

好像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再具備好奇心,他們是不是怯於嘗試新的事物?」

年輕人開始沉醉輕鬆的生活,在舒適圈裡打轉。

老年人們,卻特立獨行。

他們愛穿豔麗的花衣服,躺著一頭時髦的卷髮,塗了一手張揚的指甲油。

我對這樣的奶奶,始終是心懷敬意的。

表面看來,他們只是追求美。 其實也是對生命的熱愛啊。

不因年老而放棄裝扮自己,在每一個年紀都要給生命最隆重的打扮。

要是我在老態龍鍾的時候,還能現在的心態重視自己,求之不得呢。

每一天都是往後餘生中,最有希望的一天。

因為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

莫使金樽空對月,人生得意須盡歡。

雖然我們一遍遍說,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可面對日漸衰老的容顏、充沛不復的體力。

智力不再上升,健忘卻與日俱增的老年生活,大多數人還是會沮喪。

很多人四十多歲感受初老,便已放棄從生活獲取靈感。

疲於奔命,不再接受新事物,甚至抵抗學習。

將一切都簡單地歸咎於: 我老了。 可是身體會隨時間衰老,靈魂卻只會在熱愛中,淬煉出光芒。

仍在夜店當DJ的斜杠奶奶純子說:

「我雖然知道自己已經82歲了,但我徹底忘卻了自己有多老。」

百歲老人恒子說:

「人總是討厭那些被傷害的事情啊,就算說抱怨的話,也改變不了什麼呀!」

他們都深知,年老是已經到來的事實。

可那又怎樣呢?

生活依然可以由自己選擇。

躺在病床上等待死神,抑或打碟、抓起相機,捕捉人世的快活。

他們一生獨立,永為熱愛而活。

也願你餘生如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