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魚羊鮮,羊肉佔據了「鮮」的半壁江山,為什麼日本人愛吃魚肉卻很少吃羊肉?

漫果儿 2021/12/29

羊肉在日本也曾引起過幾波熱潮,但卻始終沒有大紅大紫起來。

每年到了冬天,渾身的每個吃貨細胞都似乎被羊肉吸引了。

先不說開掛般受歡飲的烤羊肉串,冷香凝脂似的白切羊肉、煙氣嫋嫋的銅鍋涮羊肉、綿密軟嫩的手抓羊肉、暖心暖胃的奶白羊肉湯又或者是咕嘟咕嘟冒著熱氣的紅燒羊肉,羊肉的每一種形態都撩動著人們的心弦。

如果不去好好吃上那麼幾頓,冬天都感覺白過了。

就在漫果兒「瘋狂進補」的時候卻突然想到,樓下常去的日式居酒屋,好像一道羊肉的菜都沒有啊。

這麼一想不要緊,打開思緒的我遍尋腦中的日料餐單更是發現,除了成吉思汗烤肉以外,竟然想不起第二道關于羊肉的日料了。

孤獨的美食家S1E8,叔也是先吃了一圈以後才想到成吉思汗

被奉為冬日聖品,為「鮮」字帶來半壁江山的羊,日本人為什麼很少吃?

羊肉在日本的地位&

超努力的「日本吃羊協會」

目前羊肉在日本的地位,仍然屬于「小透明」,雖然有死忠粉的基本盤在吆喝著,人氣也確實在穩步提升,但還不成氣候。

在日本總務省的家計調查裡,羊肉的消費都進不了前五。

肉食品消費量前五分別是牛肉、豬肉、雞肉、火腿和香腸

在分類上,羊肉直接屬于「其他」這一檔裡(牛、雞、豬和其他),而且即使在其他裡,排名甚至還不如馬…真是讓羊肉愛好者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從數據上看,以2019年為例,肉用牛、豬、雞的飼養數量分別是250萬頭、910萬頭和1億4000萬隻,而綿羊只有2萬頭左右,湊上去當個零頭都十分勉強。

分類裡,屬于其他,排名僅在養蜂之前

從左至右為牛豬雞羊,只有羊的單位是頭,其他都是千頭或千隻

沒有產量自然沒有食量,日本每年的人均羊肉消費量只有區區200g而已,大約也就是幾串羊肉串就沒有的了量。

作為對比,2020年日本人均牛肉、豬肉、雞肉的消費量分別為7.2kg、23kg和18.8kg。羊肉在日本的普及之路,看起來依然長路漫漫。

資料來自于日本畜牧產業日報

這裡數學比較好的看官老爺可能就要提問了,人均200g,乘以1億人,怎麼感覺1萬多頭羊不夠吃啊。

這個問題,當然得靠進口啦。

同樣是日本農林水產省的資料,日本每年要進口幾萬噸的羊肉,日本的國產羊僅占日本羊肉供應的1%。

所以,其實日本也不是沒人愛吃羊,只是還不是大眾口味而已。

生產量即是日本綿羊羊肉的供應量,對應的輸入量即是日本羊肉的進口量

日本60%的進口羊肉來自澳大利亞,38%來自紐西蘭,其餘2%來自冰島、日本國產、法國、美國、威爾士和阿根廷

雖然人均值低,但不妨礙死忠粉對羊肉愛得熱烈。

成立于1997年的「日本吃羊協會」(我們是一個正規組織),一直致力于讓羊肉文化能在日本紮根,並且構築起無論在哪裡都能享受羊肉料理的環境。(令人淚目的理想,致敬~)

日本吃羊協會,會標

截止2018年為止,吃羊協會已經擁有1700余名會員,其中15人為「吃羊幹部」,負責協會的例會和活動事宜。除了東京本部之外,吃羊協會在關西神戶、中部長野、東北八戶等地還設有「分舵」。

雖是民間組織,可他們吃羊,也是認真的,為此,他們還專門編纂了屬于日本的羊百科全書,以供日本的羊肉愛好者們參閱。

羊的百科全書

在疫情中不斷的2021年,吃羊協會依然堅持重新舉辦了「羊肉節」,在這樣的特殊時期裡也依然有近萬人來參加了這次羊的盛宴,這令主辦方和參加單位都略感驚訝。

本以為是「感覺沒什麼人會來,少準備點吧」,沒想到是「去晚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衝衝沖」。

2021年疫情下的羊肉節

羊肉節名物,烤羊肉串

吃羊協會創始人兼主席菊池一弘也欣慰說道,雖然由于疫情的關係讓原本蒸蒸日上的羊肉銷量大受打擊,但能看到日本還是有這麼多人喜歡羊,就感覺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人間值的的了。希望明年疫情能過去,讓更多吃貨們來痛快吃羊。

曲折的日本養羊史

說完了羊肉在日本還略顯邊緣化的地位,就要來說說日本的養羊史,因為這呀,和日本人之所以不愛吃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而且,日本的養羊史真的是十分曲折。

引入期

羊這一物種首次出現,是在《日本書紀》:「推古七年(西元599年)秋9月癸亥朔,百濟飼養駱駝一匹、驢一匹、羊兩頭、白雉一隻。」這是日本第一次接觸到羊這一動物。

此時的羊,作用可說和今天的大貓熊有幾分相似,要麼是送給大人物的禮物,要麼被當做貢品,平民老百姓見一眼都難,更別說吃了。

日本國立圖書館關于十二生肖的繪卷,找找看羊在哪裡呢

從飼養來看,1805年長崎奉行成瀨因幡守將羊進口到肥前國浦上村(長崎縣西海市附近)嘗試飼養,應該是日本有記錄以來第一次試圖養羊,然而是以失敗告終的。

同一時期,幕府的奧詰醫師、本草學家澀江長伯從中國進口羊到巢鴨藥草園,使之繁殖到數百隻,但又因大火而沒有持續下去。

剩下的羊在1857年送到了函館奉行所,過著散養無憂無慮的生活。

日本不同典籍中所記載的綿羊和山羊形象

實驗期

隨著時代發展,日本迎來了明治維新,羊開始受到了人們的關注。明治政府開始執行富國強兵政策,為了應對可能發生在寒冷地區的戰鬥,需要大量羊毛用以製作相關織物。

于此,為了薅國產羊毛,「羊毛國產化」的設想被提出了。

說幹就幹,政府先于1875年在千葉縣成田市的下總國三裡塚開設禦料牧場,引進了3000只羊。其後又在1876年北海道札幌、東北的岩手等地建立了牧羊場。然而無論哪裡的是飼養場都不太成功。

三裡塚的緬羊會館舊址

原因嘛,大約是當時引進的羊水土不服加之飼養技術差強人意,導致羊毛質量奇差,做出來的衣服想禦寒…那是相當夠嗆的,而當時的人對于羊肉、羊奶等「周邊」產品,完全不感興趣。

賠本還賺不了吆喝,日本的養羊大計又暫時擱淺了。但各式的紡織廠的成立,還是創造了大量的需求,養不養羊,已經不再是個問題了。

大正末期的羊毛紡織廠

發展期

百萬頭羊計畫佔據了當時的頭版新聞

時間來到了大正3年(1914年),一戰的爆發使得日本政府重新認識到了羊毛的重要性。

在1918年,日本政府提出了新的「百萬頭綿羊計畫」,其設想是用25年的時間使國內綿羊飼養量達到100萬頭。為了實現這個計畫,在金融方面,政府提供無償貸款和退租,在技術方面,政府還提供飼養技術的免費培訓。

當時日本北海道的牧場

如此這般,能成功嗎?歷史告訴我們,這樣的計畫,基本都只能以失敗告終。直到日本戰敗後的1945年(百萬頭羊計畫27年後),日本的綿羊數量也僅有18萬頭而已。

雖說沒達到預期,但總算改善了小羊三五頭的窘境,也為後來日本的養羊業爆發打下了基礎。

■ 爆發期

「多功能」的羊

雖然為了軍備的「綿羊百萬頭計畫」沒有順利進行,但戰後由于食物短缺和衣物不足,日本國內飼養綿羊的熱情空前高漲。這一時期由于物資奇缺,羊這種毛可以薅、奶可以喝、肉可以吃的「高效農產品」成了農戶們的心頭好。

原產于紐西蘭的Corriedale綿羊在當時的日本大受歡迎

每家每戶都會散養個那麼一兩頭羊,不出數10年的1957年,農林水產省的調查日本已有64萬戶人家飼養了94萬頭羊,其實際數量應該是超過了100萬頭。羊業可說是日本戰後的重要產業之一。

1955年日本的報紙,刊載著吃成吉思汗可以變美的「傳說」

■ 進口期

然而,剛達到巔峰沒兩年的養羊業迅速遇到了重大打擊。1962年羊毛進口自由化的恢復,以及化學纖維的長足發展使得對羊毛的需求逐漸減少,從羊毛開始轉向肉。

而羊肉在日本的普及度和認可度,相信大家也已經知道了。羊成了「不賺錢的家畜」,投入和產出的嚴重失衡,農戶的熱情不斷下降,飼養數量不斷減少。到1976年,日本國內所飼養的羊數量只不過一萬隻左右而已。

昭和32年(1957年)到平成3年(1991年)日本綿羊飼養數量的變化

日本綿羊的飼養興起時形式就是小規模,沒有產業化的基礎,只憑農戶們的一腔熱情競爭力自然有限。

隨著農村部的人口減少,人口老齡化人手無法分配等問題凸顯,養羊就更不是一門好生意。這直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很大的變化,雖然偶有出于「寵物化」來養羊的地方,但基本還是沖著吃肉去的。

開發牧場為景點

一樣都是吃,那還是進口吧。

日本三波「羊肉熱」

養羊的過程一波三折,吃羊的道路自然也不輕鬆。細數來羊肉也曾引起過幾波風潮,但卻始終沒有大紅大紫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第一波 1962年 關鍵字,便宜

著名三寶樂羊肉千元自助的舊址

書接上回,讓我們把時間撥回到羊肉和羊毛可以自由貿易的1962年,彼時大量廉價的冷凍羊肉被進口到了擁有檢疫所的北海道。

北海道的日本人本就有吃羊肉的習慣,著名的成吉思汗烤肉就來自這裡。

所謂的成吉思汗烤肉,實際上時以預先醃制好的羊肉,搭配洋蔥豆芽等蔬菜一同放在烤盤上邊烤邊吃的料理,在1926年時就已被登錄在北海道的鄉土料理名錄中。

在肉食尚且價格很高的時候,1000日元就能暢吃烤肉暢飲生啤的飯館就好比現在29元一位的自助餐,無論對人還是對餐飲行業,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

到北海道旅遊必吃成吉思汗烤肉也就成了「習慣」,即使在不吃羊肉的人群裡,也流傳著關于成吉思汗的料理傳說。

這個時期的羊肉熱,主要還是以便宜的價格,撬開了普通日本人的大門,讓人們意識到,原來,羊肉味道也「還行」。

第二波 2003年 關鍵字,瘋牛病

一晃就是幾十年過去了,羊肉始終也沒有火起來,不過沒關係,新的機會又來了。

由于瘋牛病的關係,日本政府與2003年12月24號起,陸陸續續停止了從瘋牛病發病國家(如美國)進口牛肉等相關事宜。要知道這時候的日本牛肉極度依賴進口,僅美國的牛肉就占日本進口牛肉總量的46.5%。

而更慌的,是烤肉店,畢竟店還得開,生意還得繼續,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既然如此,不少烤肉店靈機一動,想起了還有羊肉可以賣,那,就「轉行」賣起成吉思汗烤肉吧。

不過這波羊肉熱,來的快去的也快,在一年多以後牛肉基本就恢復了正常進口,不少主打羊肉的飯店由于生意蕭條,也只能關門大吉,羊肉又重新回到了「備胎」的位置上。

但得益于這近2年的空窗期,成吉思汗烤肉也還是成功「出圈」,成為了日本烤肉界一股特殊的勢力。

第三波 2014年 關鍵字,文化

時間終于來到了現在,自2014年到2021年這7年間,日本全國的羊肉飯館增加了2.4倍(雖然其中絕大多數還是集中在北海道),其中2年還是在疫情的大環境下。更讓人欣喜的是,這波羊肉熱,是「水到渠成」式的熱潮。

羊肉專營館子的數量和分佈

既沒有大企業的瘋狂宣傳,也沒有對羊肉有利的大環境(新冠疫情怎麼想也不是件積極的事情),但羊肉的消費額依然穩步提升。

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逐漸認識到,他們原來對羊肉「便宜但難吃」的刻板印象是錯誤的,羊肉也可以是「高級而美味」的食材。

除了專營店,能吃到羊肉的店也越來越多

如果硬要說「時代紅利」的話,那可能也是在這個講究個性和嘗鮮的年代,通過社交網路,羊肉愛好者們能給更多的人 「種草」,總有人會去嘗試,並拜倒在美味的羊肉教下。

眾多與眾不同做法的羊肉,更讓日本人看到了除了成吉思汗以外,羊肉的風流韻致。

自動販賣機裡就能買到的速食羊肉料理

一個人在家裡也能吃的成吉思汗套裝

最後,讓我們來看看日本網友們現在對于羊肉的看法吧:

沒有宗教限制,誰都能吃

由于羊是吃草的,不能圈養,需要自然放牧,這樣

和豬不同,產量低,少=貴=美味

政府主辦的晚宴也經常有烤全羊上桌(能當國宴的菜應該不會差,是這個意思嗎)

在澳大利亞羊肉被稱為「國民肉」,所以應該不會差

其實要漫果兒說的話,羊肉之所以在日本火不起來,除了沒有群眾基礎之外,另一個很大的原因還是做法比較單一吧,不過好在他們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你看看這些比較新式的做法,火起來應該也只是時間問題吧。

目前最受歡迎的羊肉料理:羊肉咖喱

羊肉拉麵&羊肉擔擔麵

炸羊排定食

你喜歡吃羊肉嗎?

喜歡吃怎麼樣的羊肉料理?

- 完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