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真正的BE美學推薦!致2521權度恩:悲劇不是致力于傳遞不幸!

漫果兒 2022/04/08

2521的結局,列出了編劇的「罪狀」,但依舊有人認為2521的BE很合理、初戀走向悲劇很現實,有些拿出「年齡談」、「閱歷談」心證,有些開口就指責別人「沒看懂」、「膚淺」。

我想也許有小部分觀眾把「悲劇」和「爛尾」混為一談了,導致對話不在一個頻率上。多數觀眾憤怒的點,是編劇BE得強行,難以令人信服。

再補充一個資訊,飾演宥琳的女二演員在采訪中提及,她與編劇交流過結局, 編劇說:「我那時候也跟他們一樣,有那樣的朋友,有那樣的初戀。」編劇希望透過這部劇喚起觀眾共鳴。

證實了大家的猜想,果然是編劇自己有過不幸的初戀經歷,「喚起共鳴」? 意思是致力于把不幸傳遞給大眾嗎?

所以結局編劇讓中年希度把青春時期經歷過的美好總結為 「錯覺」「我曾一度誤以為,自己擁有了愛情和友情。」一句話推翻了前面建立的一切感情、美好、希望,仿佛在按頭說,看吧那些都是假的,這就是現實!

實際上只是權度恩編劇自己不幸罷了。她背叛、嘲笑、玩弄了觀眾,想要大家也對她的不幸「共鳴」,因此我指責她的創作意圖「缺乏人文關懷」,不僅僅是疫情艱難時代的關系。

并非艱難時代就只能看喜劇、治愈劇對吧?舉例我最愛韓劇之一 《人間失格》(8.8分《人間失格》:現代人的精神困境被這部劇看透了),一部悲傷、憂郁又現實的劇,但依舊能帶給觀眾溫暖、重新振作的力量,它關懷了抑郁癥傾向的人們。

人文關懷,和風格、類型、BE\HE毫無關聯!

接下來再推薦幾部真正的悲劇美學,它們一樣傳遞出美好、真摯的情感和深刻的人文關懷與思考。

1、《耀眼》(2019)

導演:金錫允(《至上之法》)

編劇:李南圭、金秀珍(《怪物》)

主演:金惠子、韓志盿、南柱赫

豆瓣9.0分

因為南柱赫我又重溫了《耀眼》~

女主惠子(韓志盿飾)童年撿到一塊能倒轉時間的手表,而倒轉時間的代價是很快變老,因此惠子輕易不使用它。

25歲時惠子遇見了落魄失意的李俊夏(南柱赫飾,他好適合演慘兮兮的角色···)惠子與俊夏互生情愫時,爸爸出了交通事故。

惠子為救爸爸,一次又一次使用手表回到過去,結果她變成70歲老奶奶模樣,俊夏再認不出她,但惠子依舊想幫助俊夏脫離悲慘的人生。

這是一個奇幻故事設定,在大家都盼著惠子變年輕與俊夏相戀時, 最后兩集迎來了「莊周夢蝶」一般的巨大反轉!

原來,惠子早已不是25歲,而是患了阿爾茲海默癥的70歲奶奶。那個奇幻故事,就是患者腦海中的世界,混亂、神奇、歡樂但充滿遺憾。

俊夏其實是惠子的丈夫,但年輕時就死亡,那塊手表則是信物。所以她在夢中賦予了手表「時光倒流」的能力,重構出了一個俊夏活著的故事。該有多遺憾、多懇切、多想念他呢?

結局惠子離開了這世界,彌留之際她來到了海邊,而他正在那里等待······這個結局,就是令人難以忘懷的BE美學。

《耀眼》奇幻愛情的故事外殼下,有著對阿爾茲海默癥患者的人文關懷,即使因為病癥忘卻了珍視的記憶,也會在虛構的故事中重拾最耀眼的,關于愛的記憶。

2、《陽光先生》(2018)

導演:李應福(《鬼怪》)

編劇:金恩淑(《鬼怪》)

主演:李秉憲、金泰梨、柳演錫、金敏貞、卞耀漢

豆瓣9.0分

如果不是金泰梨,我真的會錯過這部劇!推上網友說: 「金泰梨每次都會在某人的泥濘人生中成為像珍珠一樣的救援者。」(厲害到想要手抄下來的描述。)

對白易辰來說,羅希度就是如此,對崔宥鎮來說,高愛信也是這樣的存在。

《陽光先生》的故事設定在1900-1905,日據時期之前,講述奴婢家的兒子崔宥鎮逃亡美國,變成美國軍官崔尤金回到朝鮮,遇見了兩班家族小姐高愛信,她白天是穿著韓服的大家閨秀,夜晚換上一身黑色大衣化身義兵,守護著她心中的大義—— 「我也是花,但我是火花。」

為何說愛信是崔尤金的 「救援者」?崔尤金是靈魂失去歸宿的 「異鄉人」,對于朝鮮人來說,他是美國人;在美國人眼中,他明明長了一張朝鮮人的臉。

他是失去家園、名字、一生都逃亡別處的人,但從充滿信念和愛國精神的愛信身上找回了精神上的「家園」,他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最終安葬在了「適合郊游的朝鮮」。

高愛信與崔尤金的愛情受沉重的歷史背景限制,注定無法有幸福圓滿的結局。最終除了愛信,無一善終。

雖然遺憾,但《陽光先生》創造了很多名場面與名臺詞, 細膩地刻畫出感人至深的愛情、友情與大義,既渲染了民族情懷、抗日精神,也把殘酷的歷史襯托得更加悲涼,增添了歷史厚重感,成為了一部BE美學經典之作。

3、《衣袖紅鑲邊》(2021)

導演:鄭知仁

編劇:鄭海利

主演:李世榮、李俊昊、李德華

豆瓣8.3分

《衣袖》是我心中的BE美學天花板,留下了無限悠長的余韻,我也寫過多篇劇評分析。

這是一部以歷史上真實的人物正祖李祘與宜嬪成氏為基礎創作的史劇,真實歷史就是劇透,因此觀眾早有心理準備。

前幾集風格輕快,用不少新鮮的浪漫喜劇橋段來勾勒宮女與世孫的愛情,隨著世孫登基成王,氛圍逐漸凝重,兩人之間的愛情也因為階級差異變得更加艱難。 風格的轉化十分自然,早早就為BE做鋪墊。

向往自由、自我意識強烈的宮女成德任雖然愛著李祘,但不愿以犧牲自我為代價成為后宮。 在這一拉扯的過程中強調了在那個時代珍貴的女性自主意識。

到了結局,不可避免的悲劇來臨的時候, 導演用了一個非常巧妙地敘事,讓祘與德任再次相見,這個結局極大程度上安慰了觀眾,既尊重了歷史,又讓故事中相愛的瞬間成為了永恒。是讓所有人都心滿意足的Bad Ending!

《衣袖》的立意也非常深刻,既有對歷史的批判,彰顯了女性意識,也引導觀眾進行「向死而生」的生命思考。

在之前的分析中我曾寫: 「最終有關死亡的命題,還是會指向如何‘如何活著’······《衣袖》最終想要的,是在逝去的故事中講述活著的情感。」

優秀的悲劇美學作品還有非常多!

比如李到晛、高旻示主演的《五月的青春》是1980光州事件動蕩時代的凄美愛情故事。

還有李鐘碩、申惠善主演的《死之詠贊》是在封建時代追尋自由與愛情的悲劇愛情。

他們都BE得合情合理,令人信服,也符合現實或歷史,縱使讓人心痛流淚,但不會像2521一樣引起眾怒!

韓國大眾文化評論家兼百想評論家鄭德賢進行了業內評價: 「整個電視劇前半部分描繪出了兩人甜蜜而美麗的夢幻愛情,編劇是否能在電視劇后半部分設計出說服觀眾,讓觀眾理解接受這樣的愛偏離的過程。《二十五,二十一》就是在這點上出現了問題。」

一個電視劇無論是怎樣結尾,總是會有人理解或喜歡,是正常的。但我絕對無法接受有人因為他自己「看懂」、「理解」了結局,就指責其他不滿結局的觀眾們 「看不懂」、「膚淺」

這種言論不能彰顯他的優越,只能證明他和權度恩編劇一樣傲慢至極!

電視劇是大眾藝術,背離大眾、留下傷痛與憤怒的《2521》,必須承認它的失敗。如同鄭德賢所說: 「編劇想要通過作品與觀眾進行溝通,必須有充分的說服過程。如果一個作品結束后還出現如此嘈雜的聲音,說明最終溝通失敗了。如果不仔細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今后問題還會反復出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