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木村拓哉之女:參加綜藝露面就得300萬,卻多次被指才不配位!

漫果儿 2022/01/26

一、她上輩子一定拯救了地球,這輩子才能投胎成木村拓哉的女兒。

這個含著頂配人生劇本出生的女孩,正是亞洲神顏夫婦的小女兒——木村光希。

光希出生于2003年,父親是當年亞洲女孩們都想嫁的木村拓哉,母親是靠一個歪頭殺就能刷屏的工藤靜香。

得益于巨星父母逆天的基因和鈔能力,光希不僅出落得十分漂亮,還能在頂尖社會資源的灌溉下長大。

由于她從小就在收費高昂的國際學校上學,所以即便光希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也不妨礙她能說一口流利且地道的英語。

不僅如此,光希還講得一口好法語,並且如今仍在努力學習西班牙語。

在特長上,光希也毫不遜色,鋼琴長笛樣樣都會,甚至還在15歲的時候,給紀念出道30周年的媽媽親自譜曲三首。

一個如此多才多藝的天才少女,外加觀眾對她巨星父母的18級濾鏡,光希一度被日本網友稱為最成功的星二代。

只是這一切光環卻在她決定出道後分崩離析。

2018年,15歲的光希正式以模特身份出道。

和其他模特不一樣的是,身為巨星之女的她剛宣佈逐夢演藝圈,就直接空降五大時尚週刊的封面。

而這,是一些專業模特終其一生都無法獲得的資源。

而這還不算完。

出道的第2個月,光希就被請去巴黎看秀,緊接著又成為了頂級珠寶品牌的形象大使,亞洲各大時尚雜誌就搶著請她拍封面。

最後締造出了她一人同時承包72家日本報社的頭版頭條,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只是隨著關注度越高,湧向光希的非議也越來越多。

其中最有爭議性的,便是沒有代表作的她,到底配不配被捧到這樣的高度。

二、

這個緩緩朝我們走來的,不是一尊開花的火雞,而是亞洲顏霸木村拓哉的女兒——木村光希。

圖片中的她正為東京時裝周走秀,時不時尚咱不知道,這酷似脆皮炸雞的造型,反正把隔壁家的小孩都饞哭了。

而除去別致到粉絲都誇不出口的造型,普通觀眾最不滿意的,還是她那稱不上臺步的步伐。

眾人直指,若是其他模特走成這樣,別說走上重磅級秀場,就連成為經紀公司的在編模特都難。

這也不是光希首次被嘲業務能力不過關。

在2019年的香奶奶大秀中,比其他模特矮一截的光希,穿著少女感滿滿的小香風套裝現身,但大秀結束後,同樣是除了粉絲沒人買單。

不僅如此,不少並不認識木村拓哉的歐美觀眾,還跑到光希的社交賬號下嘲笑她。

日本網友也忍不住開麥,說她在國外丟日本模特的臉,氣得16歲的光希直接關閉了自己賬號的評論功能。

或許有人會說,大家不應該對一個小女孩如此嚴厲。

但請注意:木村光希本就是以模特身份出道,簽的經紀合約也是模特業務,就連她自己也在社交賬號中用模特標榜自己。

這就說明,考核光希工作能力的標準,就是表現力和臺步,即便她會講108國語言,可以演奏全天下所有樂器,都不能給她的業務能力加分。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強捧的反噬,自打光希屢屢拿下與實力不匹配的資源後,她的好口碑逐漸成為歷史。

即便有巨星爸媽保駕護航,她還是成了不少觀眾唾棄的對象,攻擊她的聲音隨處可聞。

平心而論,光希橫看豎看都是一位標誌的小美女,但因為她老爸是神顏木村拓哉,母親也是大眾女神工藤靜香,所以無形中拔高了大家對她的期望值。

只是遺傳從來都是一門玄學,不如爸媽神顏的光希,難免會被議論長相,這是身為星二代的無奈。

與此同時,她也因為父母的關係,剛出道就能拿下頂尖資源。

但她並沒有展現出頂級的實力,才不配位是她飽受非議的根本原因。

三、

一個日本的星二代在節目裡露個臉,就能美滋滋的拿走300萬

2021年,木村拓哉的女兒木村光希用線上視訊的方式,現身于鵝廠的一檔男團節目。

雖然光希沒有半點表演經驗,但因為她有個顏霸爹,所以廣大觀眾也樂得看個熱鬧。

即便她給節目主題曲寫的英文版歌詞,和中學英語翻譯題相差不大,也沒有人提出異議。

只是大家沒能想到,請光希做一道翻譯題,外加在節目中連連麥的價格,高達300萬一集。

該報價單最早源自日本的一家報社,消息一出也迅速引發熱議,引得中日兩國的網友連連感歎: 星二代的錢來得也太容易。

但在感歎之餘也有些不平,本身是模特的光希憑什麼隔著螢幕,說幾句不痛不癢的誇獎,就能把大額酬勞收入囊中?

甚至比巨星老爸的片酬高出20倍?不要懷疑自己的耳朵,的的確確是20倍沒錯。

木村拓哉的江湖地位毋庸置疑,當年的他突然公佈婚訊的操作,曾一度讓日本的媒體集體癱瘓,與鹿晗公佈戀情時的陣勢有過之而無不及。

甚至還引得不少人開玩笑說:「只有天皇駕崩的關注度,才能與之相提並論。」

但就是這麼一位亞洲巨星,他在日本的片酬不過在一集15萬上下。

不知是不是小女兒的初試水,讓他們一家子嘗到了星二代的甜頭。

就在光希出道的第3年,她的姐姐心美也高調宣佈出道,和妹妹一樣,她入行接的第一個工作,就是頂級時尚大刊的封面。

只是「強捧之恥」從不是說說而已,如今的姐妹倆,再也沒能重現承包全國雜誌封面的盛況,各大品牌合約到期後,也一個接一個的選擇不續約。

沒了品牌爸爸和市場的買單,這對星二代姐妹還能走多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