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受矚目的節目刷新歷代「最低收視率」!紅白歌會的未來何去何從?

漫果儿 2022/01/08 檢舉 我要評論

「第72屆NHK紅白歌合戰」于去年除夕夜播出,平均世代收視率為34.3%, 更新了歷代最低收視率成績

由于該節目也在直播網站「NHK+」上進行了即時轉播,所以通過網路收看節目的觀眾增多,這也可以看做收視率低下的一個原因。不過,今年紅白的競爭節目,即「ダウンタウンのガキの使いやあらへんで!」新年特別節目「不准笑系列」停播,即便如此,紅白的收視率也沒能回暖。

用力過猛的製作降低了歌曲的魅力

「首先第一個原因。我們知道奧運會和殘奧會都是圍繞著一個主題來建立演出框架的,近年的紅白也是如此。但這種形式和紅白歌合戰一直以來的理念是矛盾的。

例如,2021年紅白的主題是‘Colorful’,整個節目製作也全面圍繞著‘多樣性’進行創作,但紅白歌合戰一直以來都是分男女藝人兩組來表演歌曲的,從近年這些試圖動搖節目根基的創作方式來看,我們也感受到了節目組的極限。」

「第二個原因就是比起紅白,這場晚會更像是一場節日慶典,製作上有些用力過猛。加了大篇幅的影像視訊、燈光效果,的確下了一番工夫,但這一切的基礎還是應該是以歌曲為主的。

今年紅白上的歌曲更像是為了讓大家觀賞精心製作的舞臺而演唱的配曲一樣。有觀眾評價稱,去年受新冠疫情影響,整個紅白久違地脫去了華麗的舞臺演出,好好地唱歌了,而今年紅白卻沒讓人感受到它的主題‘ 歌唱力’。」

「今年紅白評價最高的就是唯一一位驚喜嘉賓藤井風的表演,他僅僅在一架鋼琴的伴奏下完成了自己的歌曲,而且除了驚喜現身歌會會場外,沒有再搞其他花樣。從這方面我們也應該意識到, 紅白就應該回歸紅白原來的樣子,也就是讓觀眾全身心地欣賞實力歌手精彩的表演」。

藤井風的這雙拖鞋意外成為爆款

此外,由于出場歌手過多,節目組會催著趕流程,主持人大泉洋經常在歌手演唱一結束的時候立刻發出感歎,也遭到了觀眾的批判。

尤其是歌手LiSA剛剛演唱完《炎》之後氣息還未平穩,大泉洋就立刻插進話來發出感歎,這可能也讓很多觀眾覺得莫名其妙「啊?」一聲。紅白就應該是一個讓觀眾連同歌曲之後的餘韻也能一併享受的節目才對。

實際上,網路上也不乏「受夠了NHK強行介紹SDGs(可持續發展目標)和無性別偏見了」「還是去年那種讓我們安靜聽歌的紅白好」的評論。

剝奪了年輕人接觸演歌的機會

「收視率低的第三個原因在于,去年紅白以吸引年輕人為目標,因此在節目安排上脫離了一直以來紅白的‘忠實觀眾層’,所以丟失了一部分基礎收視率。原本紅白是一個讓年齡較大的人了解年輕歌手,讓年輕人接觸演歌的珍貴機會。現在是時候重新思考節目的存在意義了。」

比起收視率,或許NHK更應該以構建一個讓觀眾看了之後「明年還想看」的節目內容為目標。

實際上,紅白歌會收視率持續走低,自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成為了話題,但這也是順應時代發展潮流的必然結果。

首屆紅白歌會播放于1951年(昭和26年)。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剛剛過去6年左右。不過,此時的紅白歌會並不是一檔電視節目,而是新年廣播節目。直到1954年第4屆紅白歌會才正式登上螢屏,並于除夕夜播出。會場設在日本劇場。

此後,紅白歌會作為國民節目一直長盛不衰。在1954年第5屆紅白歌會上,美空雲雀和春日八郎首次亮相。美空雲雀與首次登上紅白的雪村泉、第二次登場的江利智惠美合稱「三人娘」,紅極一時。

1955年(昭和30年)的除夕夜,民放電視臺(東京廣播電視臺,即TBS前身)在同一時段直播了一檔名為「All Star 歌會」的音樂節目。1956年(昭和31年),參與紅白歌會的歌手已達50組,節目迎來了第一個黃金期。

「三人娘」

從上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經濟高速發展,電視走進了千家萬戶,彩色節目開始出現,電視完全佔據了大眾娛樂的主導地位。除夕夜的紅白歌會更是成為每年年末的固定節目,被視為歌謠界的年度盛會。

在那個年代,娛樂活動遠遠不及今天這樣多樣化,那些年度金曲,男女老少全都耳熟能詳。孩子和年輕人追捧的偶像歌手、父母和老一輩人喜愛的老牌歌手以及演歌歌手,再加上人人皆知的年度熱曲構成了那個年代的紅白歌會。

說到日本演藝界和歌謠曲,從1959年開始舉辦的 日本唱片大賞(日本レコード大賞)絕對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存在。起初,唱片大賞並沒有受到過多的關注,從70年代開始,它與紅白歌會並行成為除夕夜的國民節目。從某種程度來講,這兩檔節目是共存共榮的,受邀唱片大賞的歌手在節目結束後急忙趕往紅白會場,這已經成為了別樣的年末傳統。

70年代末到80年代,日本經濟得到發展,人們的物質需求得到了更高的滿足,開始有了精神追求以及對高質量生活的嚮往。

80年代,日本出現泡沫經濟,娛樂偏好和除夕夜的歡度方式逐漸「個性化」。除夕夜全家人圍在電視機前,邊吃邊看紅白歌會,分享過去一年的點滴,這樣的畫面已經成為時代的烙印。一方面經濟景氣,而另一方面人們對唱片大賞的關注熱度不再,與此同時紅白歌會也開始陷入困局。 

到了90年代,從昭和走向平成,無論是年末的大賞還是紅白歌會都逐漸失去潮流的向心力,越來越多的音樂人不再追求名利。音樂家們開始紛紛婉拒紅白的邀請,以表明自己的立場。「歌謠」一詞在年輕人眼中近乎成為死語,取而代之的是 J-POP。不可否認,充滿昭和氣息的紅白歌會已經落後于時代潮流了。

紅白歌會的策劃組並不是坐以待斃,也提供了很多創新方案,如邀請海外藝人通過轉播形式參加晚會。本屆更是將視角轉向了年輕一代,無論是出場的藝人還是選曲都更加符合年輕人的審美,但還是沒能衝破收視率低迷的局面。

曾經的紅白歌會盛況空前,1963年第14屆紅白歌會的平均收視率為81.4%,高達8000萬觀眾收看,不過這早已成為歷史。作為高國民性的老牌節目,革新的確會有困難。

儘管如此,在視聽方式愈發多樣化的大環境下,紅白歌會的收視仍舊可以超過30%,絕不是一檔「毫無關注度」的節目。未來的紅白該何去何從,讓我們拭目以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