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那句「他好像一條狗」,你就明白《大話西遊》為何被「封神」

漫果兒 2021/04/13 檢舉 我要評論

如今再說起《大話西遊》,大概沒人能忽視由這部作品衍生出的一種現象級討論。

從1995年上映後被群嘲「文化垃圾」到2000年翻紅後被奉為「影視經典」,再到如今大齡文青們不刷個十七八遍,都不好鼓吹自己對這部片子的情懷,《大話西遊》就這樣成了影史上的一個「怪誕」現象。

大概是從90年代後期,《大話西遊》不經意間走紅以來,越來越多的人將這部片子冠以「後現代」、「無厘頭」等標籤,甚至將其上升為一種文化圖騰來探討。

不過有趣的是,就連主演和編劇本人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這樣的評價百思不得其解。

《大話西遊》爆紅後,周星馳甚至還專門約了吳孟達探討為什麼《大話西遊》突然就火了,以及「我們真的是無厘頭嗎」這種無解的終極命題。

作為編劇劉鎮偉更是表示,自己寫劇本的時候壓根不懂什麼「後現代」,《大話西遊》不過是他想要嘗試悲喜劇的一部「隨心之作」。

因此,《大話西遊》本身可以說是一部被觀眾「賦予」內涵,被「塑造」出來的經典。

那麼在同期的那麼多華語電影中,時代為什麼偏偏成就了《大話西遊》?一切還得從星爺和劉鎮偉的「情懷」說起。

自從1988年憑藉一部《霹靂先鋒》斬獲金馬獎最佳男配以來,跑了多年龍套還籍籍無名的周星馳終於在香港影壇大放異彩。

從《一本漫畫闖天涯》這一標誌性作品開始,周星馳日漸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無厘頭搞怪風格,深受觀眾喜愛。

在1990年這轉折性的關鍵一年中,周星馳一共出演了11部電影,其中有7部的票房超過了3000萬。

從《賭聖》到《翹課威龍》,從《家有喜事》到《審死官》,周星馳一次次打破了自己創下的票房紀錄,不僅各大獎項拿到手軟,還與成龍、周潤發並稱為「雙週一成」,成為了當時香港電影的票房保證。

但是種種成績和加身的榮譽並沒有讓周星馳感到太多的喜悅。相反,他覺得自己投入的這些角色,並不是自己真正想要演繹的角色,他一度沮喪地表示:

「我怎麼能跟譚詠麟、劉德華、周潤發那些靚仔明星比?他們是影迷心中的偶像,我只是一個醜陋的性格演員。我有一次去看我主演的電影,那些觀眾一面笑,一面罵我是衰人!」

轉折和改變的契機發生在1994年。

這一年,劉鎮偉執導、周潤發主演的《花旗少林》與周星馳的《破壞之王》同時被排入春節檔期。可在這次交鋒中,當時身價已經滑到1000萬的周潤發卻意外打垮了身價4000萬的周星馳。

也正是從這個時期開始,一度陷入了創作焦慮的周星馳找到了劉鎮偉。劉鎮偉在一檔訪談節目中透露: 「後來周星馳找我拍片子時,他是非常非常傷心的。」

對於周星馳的「瓶頸」,劉鎮偉給到出的建議是「拓寬戲路」,他代周星馳分析:

「拍喜劇,老中青觀眾你已經拿下了,唯一缺少的一類觀眾就是女人,那些女人看見你的時候覺得你好像一個小丑,可如果你拍愛情故事,這一塊你拿下來,你的觀眾就非常全面了。」

劉鎮偉不愧是編劇,用自己的邏輯三兩下子就說服了尚存疑慮的周星馳。只不過有件事讓劉鎮偉一直耿耿於懷。

當時《大話西遊》的架構是一個悲劇愛情劇本,但是他不敢告訴周星馳和投資人,因為那樣沒有人會投資。所以只能明著說拍喜劇,暗裡用喜劇的手法拍悲劇。

西安電影製片廠的工作人員在看過劇本提綱後,其實並不看好這部電影,只不過因為周星馳這個「活字招牌」,他們才決定合作。就這樣,4500萬港幣預算的電影擴充成了6000萬港幣投資的大製作。

原本只想一展「情懷」的劉鎮偉沒想到,周星馳竟然非常看好這個劇本,加上急於自立門戶,不惜押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可是1995年上映後,這樣一部斥鉅資的「大製作」卻慘遭票房滑鐵盧,收回的票房不到5000萬港幣。

在大陸上映時,這部片子更是爆了個大冷門,票房總計不到20萬,據說上映後就沒有哪個場次超過10個觀眾,期間還有不少人喊著退票。

上映短短兩天后,《大話西遊》被迫撤檔,劉鎮偉一氣之下遠走美國,周星馳更是賠了個底朝天,他首次創辦的彩星電影公司因此宣告破產。

很多人說這部片子「生不逢時」,但是事實上,《大話西遊》的爆冷還是脫不開兩個主要因素:

其一,《大話西遊》「欺騙」了投資方和觀眾的期待。

在各大喜劇層出不窮的90年代,香港人對無厘頭搞怪電影有一種莫名的熱情,但是這一次,周星馳卻以「喜劇」的噱頭賺了不在觀眾意料之中的眼淚。

因此,無論是投資方,還是香港觀眾都覺得受了騙。他們沒想到,原來周星馳還可以談愛情,《西遊記》這個故事我們聽了這麼多年,還可以用悲劇的方法去解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