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和尚撿了4只貓後,被30多隻流浪貓上門碰瓷:明貓不說暗話,我們也要出家!

漫果儿 2022/03/19

有一個叫夏目漱石的人類曾寫過:

「人類不可能永遠繁榮昌盛下去,我願靜候屬于貓族時代的到來。」

夏目漱石——《我是貓》

為什麼突然提到這一句?當然是因為,我是尊貴貓族的一員。

我一直堅信, 屬于貓族的時代終會到來。

我們會繼承貓族先輩的遺志——征服人類。

你問我們打算怎麼征服人類的?

喵!看到我威脅的小眼神了嗎?小魚幹呢!先給了我再告訴你。

就說說日本福井縣的禦誕生寺吧,那是我們目前征服人類的成果之一。

最熱鬧的時候,寺裡生活著我們貓族80多名成員,比整個寺的僧人還要多,所以這兒也被人稱為貓寺。

每年,還會有超過3萬信徒,從四面八方趕來覲見我們,

事情要從17年前說起,那時有很多貓族成員流離失所。

什麼?你說我們是被人類丟棄的流浪貓?呵,別瞎說,才不是!

禦誕生寺建寺之初的某天清晨,有人悄然在門口放了一個紙箱。

紙箱裡裝著的四小只毛茸茸,那便是我們啦。

好吧,誠如你所見,按照人類認知,我們這類確實叫「流浪貓」(還是不願承認)。

其實流浪貓呢,也沒有那麼可憐啦。

如果碰到善良的人類,我們喵就會幸運地得到一些食物,就不至于挨餓一整天啦。

遇到脾氣不大好的,也頂多凶巴巴地趕走我們。其實我也超凶!只是不跟他們計較。

要是碰到那種變態的,那可真是倒大霉了!

因為他們很壞,總想著虐我們,還想要我們的喵命。

按照人類的說法,他們做的事簡直人神共憤。

不管怎麼說,作為流浪貓,我們的運氣似乎還是挺好的。

待在紙箱中沒多會,就聽到了門開的「吱呀」聲,接著一個素衣僧人打開了紙箱,說了一句: 「是貓耶」

我們幾隻其實已經快餓過氣了,但還是覺得, 氣勢不能輸!

小黑惡狠狠地盯著那個人類(其實當時它看起來楚楚可憐),奶聲奶氣地喵喵叫: 「人類,拿吃的來,我們就放過你了。」

但是,這個人類似乎一點也不怕我們,他俯身抱起我跟小黑:

「出生就被拋棄,真是可憐啊;既然有緣,那今後就留在寺裡吧,我會照顧你們的。」

笑話,我們貓可是天生王者,哪用得著照顧呢!

不過這個人類懷裡,可真暖和啊,還給我們喂得飽飽噠。

吃飽喝足,我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下,偷偷問同伴: 「什麼叫被拋棄啊?」

小黑撐得四腳朝天:

「誰他喵知道呢,管那麼多幹嘛。既然有吃有喝,我們要不就勉強在這兒長大成喵吧?」

就這樣,我們決定在這裡生活。

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名撿回我們的僧人,其實是寺廟的老大,也就是你們口中的住持。

雖然這裡的生活還不錯,但有一點很讓喵著急。

沒有多少僧人能經常陪我們玩耍,但我們貓,天生就是種好奇且好動的生物。

所以,到能四處奔跑時,我們就喜歡上了出街,逛東完逛西,沒多久就逛遍了周圍。

在寺廟外面,我們發現其實有很多沒有和人類住在一起的流浪貓,它們自稱野貓。

每當看見它們成群結隊的曬太陽,我就有點想和它們一起。

不過,野貓對家貓向來是嫌棄和不屑的。

當它們鼻孔朝天問我們住在哪兒時,我們忍不住吹牛皮:

「住在一間我們征服的寺廟裡。」

聽聞我們征服了一間寺廟,那些野貓果然對我們 刮目相看!

當顯擺到,寺裡有很多侍奉我們的僧人時,它們終于忍不住偷偷問,能不能過來和我們一起住。

當然,住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既然加錢你們加不起,那今後得承認, 我們才是「大哥喵」!

大家一起曬了個太陽後,所有喵都同意了。我們決定,派住持最喜歡的阿花去宣佈這件事。

回去後,阿花跳到住持的腿上,清了清嗓子喵道: 「住持啊,我們打算把我們的小弟們叫過來住在寺裡。」

喵,喵喵喵,好好說話別摸頭!你要是再摸我就當你同意了啊!

ok,摸了17下,行。

兄弟你攤上事兒了,明天就去叫我小弟們, 此仇不報非大哥喵!

憑藉著我們貓族特有的聯繫方式,第二天起,有不少貓們開始陸陸續續來到禦誕生寺。

作為高貴的喵族成員,它們當然不僅是因為冬天難熬才打算寄人籬下的。

我們準備報仇,阿花的頭可不是白摸的。我們要讓人類明白,誰才是主子!

你問我們打算怎麼報大仇? 當然是吃窮這家寺廟啦!

別笑,這可是我們經過討論,最終決定實施的大計。

但後來,事情好像發展得 和預想的不一樣。

最多的時候,寺裡有80多隻貓,住持給每只貓們都做了貓牌,起了名字。

整個寺裡有時貓甚至多于僧人,越多越多的香客慕名而來拜見我們。

按照規定,人類進來拜見我們之前,得在入口處消毒雙手。

他們特別喜歡和本貓拍照,開心的時候,我也會配合他們一頓拍。

餓肚子的時候,我會抗議的,畢竟我才是主子,老是給你們摸摸摸,真的很不像話。

越來越多的貓在寺裡生活,但住持看上去非但沒有不堪重負,反而給我們買了更多好吃的貓糧。

據小灰多次踩點後,才終于發現了住持的秘密!

原來,寺裡早就快被吃垮了,但是住持想了一個辦法: 何不讓所有愛貓族的人,一起做這件善事?

于是,寺裡開通了一個社交平臺的賬號。

賬號主要偷偷地發一些我們貓的寫真,宣傳貓寺,並呼籲全世界的人類一起來這裡吸貓做善事。

除此以外,寺裡還出了很多跟貓有關的周邊。

不過別說,我們對這些周邊還挺滿意的,可愛程度,確實是喵族本喵了!

不對,這不是重點!他喵的, 住持竟然賣主求榮?

是可忍喵不可忍,我們決定再次派阿花去禪師那兒進一步打探消息。

阿花這次被摸27次喵頭後,帶回了兩個消息:

好消息是,在我們不懈努力下, 確實快吃垮禦誕生寺了;

壞消息是,如果繼續這樣,寺廟垮後,恐怕所有喵都得重回山林,過居無定所的日子了。

其實想想,寺裡的生活其實還不錯:

每只喵都會定時安排體檢;

一日會按時呈上兩頓魚罐頭;

你以為這是給人類的坐蒲嗎?天真,這是我們貓族的小憩專屬之處。

跳上功德箱,也不會有人類驅趕我們,還會說我們是招財貓。

招不招財什麼的我可不知道,但 功德箱上曬著太陽睡大覺可真暖和鴨

如果貓族重新過回流浪的日子,也許就再沒閒情逸致,在冬天雪地裡印小梅花了。

也不能像失去夢想變成球一樣,團在筐裡睡大覺。

聽那些曾流浪過的貓說,如果離開了貓寺,我們貓族大多數的成員,連一個冬天都熬不過去。

天呐,太可怕了吧,這日子絕壁沒法過了!

經過所有喵激烈討論後(其實大家就是一起曬了個太陽),我們對住持這一做法達成了一致: 同意。

因為,住持推出了不定時領養活動,允許人類領養我們回家。

想想看,人類喜歡自稱貓奴。

一旦被人類吸滿意了,再看中帶回家,他們就得對我們侍奉到底。

這不正是我們貓族統治人類的表現嗎?

當然,最重要的是,還可以遠離這只看起來蠢蠢的,老喜歡當舔狗的大金。

大金雖然看門很忠誠,但是有一點,它總喜歡巴結我們!

每次僧人給我們準備了食物,它竟然湊上來搶!還解釋說,只是想幫我們試試燙不燙?

顯然,在征服人類之前,我們已經征服大金了。

但, 征服一隻舔狗有成就感嗎?並沒有!

每當不幸被大金擠到角落,被它用舌頭舔來舔去時,我都覺得自己八成是只廢貓了,

生無可戀,

感覺生活終于對我這只小貓咪下手了。

所以,相比被大金舔而言,向人類賣萌簡直舒服極了!

起碼人類不會對我們舔來舔去,每只喵都有被帶走的機會。

再怎麼說,還是征服人類比較有成就感。

我們還決定,以後儘量不對來寺裡的香客們動爪了。

只要他們不是太過分,就,就站那給人類多吸會兒好了。

畢竟一日養貓,終生想貓,讓他們戒不了貓, 能加快我們征服人類的步伐!

不過被吸得多了,偶爾還是會恍惚。

你說, 會不會我們才是寵物,而人類才是真正的主人呢?

儘管本喵很高冷,但是人類似乎總會寵著我們耶。

其實阿花那天還打探到一件事:

在拿我們做宣傳之前,禦誕生寺早就被我們吃窮了,但住持從沒打算趕我們走。

住持說: 「只要我還活著,就會幫你們每只貓找到家,如果沒有人願意要你們,那這裡就永遠是你們的家。」

阿花那天,被住持摸了27次頭, 一點兒都不 生氣。

- 完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