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021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真鍋淑郎:我不想回日本,無法適應那裡!

漫果兒 2021/10/25

如今,科技改變世界的大環境下,每一屆的諾貝爾獎花落誰家,都成了大家越來越關注的話題。

2021年10月5日,由于「對我們理解複雜物理系統的突破性貢獻」,瑞典皇家科學院宣佈,將202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 真鍋淑郎(Syukuro Manabe)。

真鍋淑郎——這顯然是個日本人的名字,但他實際上已經拿到了美國國籍。1931年,真鍋淑郎出生于日本愛媛縣新宮村,之後在東京大學理學部畢業,拿到了博士學位。

1958年,27歲的真鍋淑郎奔赴美國,進入美國國家氣象局(現在的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工作。

幾十年來,真鍋淑郎歷任美國地球物理流體力學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以及普林斯頓大學客座教授。

1997-2001年間,真鍋淑郎回到日本,在日本科學技術廳(現在的文部科學省)旗下的一個組織擔任全球變暖預測研究的負責人。2001年他重回美國,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的高級研究員。

真鍋淑郎在工作中,提出了大氣與海洋相結合的新氣候模型,還在全球范圍內率先發表了二氧化碳濃度上升對地球變暖影響的報告,為地球變暖研究奠定了基礎。

截止到現在,包括加入美國國籍的日本人在內,真鍋淑郎是第28個獲得諾貝爾獎的日本人,也是繼梶田隆章2015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之後,第12位被授予該獎項的日本人。 

接到獲獎的消息後,年已九旬的真鍋淑郎放下電話,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他表示,即使是在夢裡也沒想象過自己會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因為與以往的獲獎者相比,自己所做的事情似乎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細數過往諾貝爾獎表彰的研究領域,多在寬泛的、與人們生活並不十分貼近關聯的方向,而真鍋淑郎所致力的「全球變暖問題」確實顯得太日常化了。

雖然此前也有氣候學家獲得過其他諾貝爾獎獎項,但這一次是諾貝爾物理學獎首次頒發給氣候學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國際社會對氣候變暖問題的高度關注。

今年,他與克勞斯·哈塞爾曼(Klaus Hasselmann)一起,因對「地球氣候的物理建模、量化可變性和可靠地預測全球變暖」的開創性貢獻而獲獎。

同時,另一半獎項授予了「發現了從原子到行星尺度的物理系統中無序和漲落的相互作用」的喬治·帕裡西。三人均分總額為1000萬瑞典克朗的獎金。

真鍋淑郎直言:「起初開啟這項研究的原因很簡單,只是我的好奇心使然,我真的很喜歡研究氣候變化,好奇心也正是我長達60年的研究活動的驅動力。」

但是除了研究內容本身,真鍋淑郎還在獲獎後發表過一些「不想回到日本、不適應日本」的言論。

他說:「我不適合日本的環境,這件事是事實。在美國,人們可以在學會裡直言不諱、自由討論。如果有研究人員反對某個學說,他也會毫無顧慮地當場指出問題。我也是通過跟競爭對手多番研討,吸收了最成熟的觀點之後,才推動研究成果走向進步的。

然而在日本基本看不到這類場面,很多研究人員可能因此失去了成長的機會」。

真鍋淑郎還指出,日本科學界的很多「學術大咖」和領導都是為了培養接班人而任用年輕人的,這樣的行事並不能開創新的領域。

他希望能夠建立一種偏于「理想化」的環境:讓年輕人依照自己的想法和能力自由地開展有意義的研究。

站在氣象學家的角度,真鍋淑郎也沒有想到氣候變暖會成為如此嚴峻的問題,甚至沒覺得自己會因此項研究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不過,這次的獎項頒佈也率先給很多政界人士敲響了警鐘,比如美國新澤西州州長就在一條推文中寫道:真鍋淑郎的研究正緊急提醒我們需要對氣候變化採取及時的行動。

真鍋淑郎也說過:「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楚地瞭解到,氣候變化正在一步步成為人類的重大危機,這才是我獲獎背後的意義。」

他為世界的安居做了幾十年的貢獻,而我們普通人更應在點滴小事中踐行環保理念,讓我們一起共同守護地球家園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