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駙馬爺」小室圭「還錢」內幕曝光,引發日本媒體民眾熱議:為了堵住悠悠眾口吧!

漫果儿 2021/11/21

 深夜的車內籠罩著沉悶的空氣,11月12日晚10點左右,一輛車從東京都內駛出,當這輛車駛入首都高速神奈川1號橫羽線時,一名身材矮小坐在後座上的男性終于打破了這份沉寂嘟囔著說到:「我道歉了.....因為他說了很多次‘我真的很傷心’......」

 這名說話的男性是日本真子公主的婆婆,小室圭母親「佳代」的前未婚夫「A桑「,而他口中提到的「他」指的就是剛剛和真子公主結婚,並遠赴美國定居生活的小室圭。

 這一天,A桑在東京表參道的一家律師事務所(代理小室借款問題的律師事務所)和小室圭進行了面對面的「交涉」,在兩個人談判沒多久A桑就接受了日本八卦週刊的專訪,講述了和小室圭見面後的談判細節以及長達2年4個月的還錢過程。

下面則是小室圭母親「佳代的前未婚夫」口述的內容:

 「在談判的過程中,對方向我出示了‘確認書’,其實我在去之前並沒有想當場簽名,而是打算把檔帶回去細細考量之後再做決定。不過最終我還是現場在確認書上簽了字,在簽字時坐在我旁邊的和我一起來的我的代理律師還數度詢問我‘你真的決定要簽字嗎?’,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義無反顧的簽了字,就是因為我想放棄想徹底的結束這件事兒了,可結果雖然拿回了錢,但現在卻覺得只剩下徒勞感......「

 據A桑說:和小室圭母親之間的400萬日元的金錢糾紛,兩方已經整整糾纏了2年4個月了,在這期間也讓A桑困擾不已。

 A桑最開始和小室家交涉是在2019年7月的時候,不過兩方根本沒有進入到談判階段就徹底的停滯不前了。理由是A桑不認可小室家代理律師上芝直史給出的‘確認書’。因為當時的那份確認書的最後寫著這樣的內容:

 甲方包括甲方的代理人(甲方即為A桑),在確認本協定的內容以及其他與本案有關的事項後,即便最終無法就本協議達成一致也不得對外透露任何和本案相關的內容。

 也就是說,兩方的金錢糾紛即便是沒有解決,只要A桑簽了字,就算是小室方毀約,A桑也不能再對媒體說任何事情,對此,A桑認為這就是為了封住自己嘴的暫緩之計,于是拒絕簽字,而雙方的談判也就此停滯。

 直到後來事件持續發酵,小室方再度過來協商,不過與其說是協商A桑卻認為這根本是不平等的談話,因為當時對方的代理人過來問A桑具體給佳代錢的日期和經過,在A桑回答後,卻被對方代理律師以「時期不同」,「內容不一致」為由質疑,追究,當然,最後事情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A桑說,因為雙方糾纏的時間太久,自己感到很疲憊,再加上因為自己和佳子的金錢糾紛而讓小室圭無法順利結婚,自己一直是有負罪感,所以在2020年11月A桑在接受日本「週刊現代」的採訪中曾回答說:「我已經不需要那400萬日元的退款了。」

 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今年4月,小室圭突然發表了長達28頁的「小室文件」。而這份檔也讓小室圭再度受到了整個社會的強烈譴責,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平息風波,在那之後小室圭突然向公眾表示:「有支付解決金的打算」。

 緊接著小室圭在9月末回國後,開始重啟雙方之間的交涉。對此,A桑說:「自己的主張一貫是金錢糾紛的物件是小室佳代」,不過對方卻以佳代身體不適為理由,申請由小室圭代為見面交涉。這樣的理由也讓A桑無從拒絕,最終只能選擇接受。

 因為不知道代理律師會把自己的話轉達到什麼程度,其實A桑在今年的8月上旬和10月中旬分別給佳代和小室圭郵寄了親筆信,想要對方明白自己最真實的心情,但那之後並沒有收到任何回信。緊接著在10月下旬~11月上旬,小室方數次提出見面日程,又數次取消。直到小室圭赴美臨近,才最終定下11月12日見面的日期。不過哪怕是在定下日期之後,雙方的會面地點也遲遲無法敲定,最初A桑提議在酒店的會議室見面,但小室方卻直接拒絕,直到會面日前日,才最終將地點定在身為小室家代理律師的律師事務所裡。

  在雙方會面前,對方的代理律師曾用郵件形式發過來了協議檔的雛形,但同時上面還寫著當天會準備好幾個協議書模式。鑒于第一次的確認書的事情,這一次A桑決定帶自己和自己代理人擬定的協議書前去,不過在交涉過程中,因為小室圭反復說「A桑讓自己很傷心,明明是單方面和母親撕毀婚約,還把各種各樣的事情曝露在週刊雜誌上......」。

  對此,雖然A桑解釋說:兩個人解除婚約是因為自己忍耐不了小室圭母親頻繁索要錢財,但面對就和自己孩子一樣的小室圭,A桑還是下意識的道歉說出了「對不起!」

 雙方交涉的最後,小室圭提出了解決金的話題,不過這一次確認書的內容十分簡單,內容如下:

A桑和小室佳代自平成29年12月以後被媒體報導出的金錢糾紛,今做出的最終解決方案是:A桑接收409萬3000日元的解決金,如無疑問請雙方簽署自己姓名。

 因為這份確認書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出現附加條件,也沒有要求A桑簽署保密合同之類的條款,所以A桑的心態也出現了轉變,他甚至還試圖緩和一下現場氣氛,問小室圭準備搬到紐約的那個地方,不過小室圭只冷冷的回答到「這是我私人的事情」。看到對方的態度A桑也不想追問,也不想再就「金錢問題」繼續糾纏,于是改變了最初的計畫,當場在確認書上簽了名。」

 在雙方交涉的3天后,也就是11月15日,A桑就一次性收到了409萬3000日元解決金的匯款。不過匯款的名義並不是小室圭而是代理律師的名字。

 目前對于這筆錢A桑還沒想好怎麼辦,但因為自己過的也不富裕,應該是用來補貼生活費或是修理自己的老房子。A桑表示:「雖然錢能還回來還是很開心,但胸口依舊好似被什麼東西堵著......」

 在小室圭夫婦離日赴美五天后,這則新聞被日本媒體曝了出來,也再度在日本掀起了輿論風波。

 有些人說:「我就說要不是為了順利赴美,堵住悠悠眾口,小室圭應該還不想還錢呢」, 還有人說:「明明養育了小室圭很多年,結果看到對方的態度應該對自己的道歉感到很後悔吧......」,當然也有人覺得A桑動機不純,認為他背後應該有操縱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