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預算不夠,日本皇室唯一嫡公主20歲成年禮,將借用姑姑的舊皇冠!

漫果儿 2021/11/18

日本天皇夫婦的獨生女愛子公主快滿20歲了。

按照慣例,在20歲成年禮這天,公主不僅會被授予勳章,還將擁有一頂為她全新打造的皇冠。今後,作為已成年的女性皇室成員,在履行公務的正式場合,將身著正規禮服,佩戴皇冠。

愛子親叔叔家的兩位堂姐:真子和佳子。

真子20歲成年禮的皇冠,由皇室御用的「銀座和光」承制,價值2857萬日元。

其妹妹佳子則看中款式,開了皇室先例,公開海選設計方案。最後挑中「mikimoto」為她設計的皇冠,價值2893萬日元。

雖然都叫公主,但級別不同。

像高円宮家的公主典子,爺爺是昭和天皇的親兄弟,從那一輩開始就算旁支了。她20歲成年禮時的皇冠,按規格只能是1522萬日元價位的。

在皇室一群公主裡,其實只有天皇女兒愛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公主,其他人只能算「郡主」。照著等級規格嚴明的日本皇室規矩,愛子的20歲成年禮皇冠應當是級別高于所有「公主」的。

起先,由于明仁退位、德仁登基等系列典禮儀式,花費不少預算。加上德仁弟弟文仁成為皇嗣,文仁一家的生活預算一下子從原先的一年3050萬,調整為一年9150萬。

為了節省開銷,德仁夫婦主動要求把愛子的皇冠預算控制在3000萬。也就和親王家的公主是一個規格了。

到了今年4月,索性決定不要訂制新皇冠了。因為新冠疫情,國庫緊張,此時再撥預算給愛子訂制皇冠,很難。

不訂制新的,意思是成年禮的時候,借用其它舊皇冠。皇后級別的不能用,位份懸殊太大的公主皇冠也不能用,愛子能借用的選擇項很少。其實也就真子、佳子這兩位親堂姐的,以及親姑姑清子的可以用。

11月16日,懸了大半年的皇冠一事總算有了結論。12月5日,愛子年滿20歲的成年禮當天,將借用姑姑清子的舊皇冠。

清子作為老天皇夫婦唯一的女兒,又是三兄妹裡的老么,深得父母寵愛。

老天皇全家福

明仁(父)、文仁(二哥)、清子、德仁(大哥)、美智子(母)

美智子是嫁入日本皇室的第一位平民,在深宮大院做的最大改革就是親力親為撫育孩子。因此,德仁、文仁、清子三兄妹之間,以及與父母的感情,比起他們的皇族父輩,要更親密。

清子20歲時的成年禮皇冠,按慣例,應由國庫撥款定制。但是,因為是國庫撥的款,皇冠的最終歸屬不在公主。當公主成婚,脫離皇籍後,就得歸還皇冠,不可當私人財產帶走。

于是,明仁夫婦決定使用他們的私房錢給女兒定制皇冠。也因此,清子出嫁後,皇冠可以隨她一起去了婆家。

這次,姑姑將她的私人皇冠借給侄女愛子,也讓許多關心皇室家庭內部矛盾的民眾松了一口氣。說明清子與哥哥德仁一家關係比想象中要好很多。

當年,德仁三兄妹由母親美智子親自撫育,但德仁作為嫡長孫,未來是要登基當天皇的,所以,唯獨他一人從上學開始就必須接受「帝王教育」。

文仁和妹妹在相對自由的氛圍下成長,與母親的關係更親密,兄妹感情也更好。

清子的夫婿就是文仁介紹給她的,約會也多選在文仁的宮邸。婚後沒有孩子的清子夫婦一直最疼愛文仁家的兩個女兒真子、佳子。

絢子大婚時吃席,清子緊挨著侄女真子。那時,小室母子醜聞已弄得真子非常尷尬,偏那時又趕上同齡的絢子覓得眾人交口稱讚的佳婿。姑侄倆的感情真是沒話說。

對比下來,現任天皇德仁從做皇太子時起,就顯得有些孤立。母親美智子偏愛二兒子,連帶著偏愛二兒媳。加上德仁與雅子婚後多年未有生養,這種偏心就更加明顯了。

二兒子文仁夫婦自從追子成功,誕下皇室這一輩的唯一男丁後,愈發囂張。

德仁登基時,需要舉辦相應規格的儀式。弟弟文仁就借著「性格直爽」,公開批評有些儀式屬于鋪張浪費,太花老百姓的稅金。還撂下一句「身の丈に合った儀式にすれば」,意譯成中文就是:多大腦袋戴多大帽子。

文仁與女兒真子參加登基典禮

清子夫婦參加登基典禮

德仁倒是儘量注意縮減了,轉身輪到文仁自己,他因身份變成「皇嗣」,一家四口的生活預算也漲至一年一個億。即便如此,王妃紀子還抱怨保鏢數量不夠,車子檔次不夠,她兒子可是未來的天皇。

接著,更浪費的事來了。文仁一家居住的宮邸要進行維修重裝,這也要那也要的,加下來需要33億日元的預算!此外,維修期間的臨時住所費用高達10億日元。

這與文仁先前批評哥哥登基典禮花錢太多,要多大腦袋戴多大帽子的態度,判若兩人。簡直在自己打自己的臉。

一邊是預算不夠給嫡公主愛子訂製成年禮的皇冠,一邊是文仁一家沒完沒了的耗費鉅款。一家四口亂花錢就罷了,趕上一個小室圭那樣的女婿,還沒正式結親,小室母子也跟著每天消耗龐大稅金。

鄉民看到這樣的直接對比,更厭惡小室,更厭惡文仁一家,更敬愛德仁一家了。

愛子公主將借用姑姑的皇冠

愛子公主皇冠的事,最後又變成鄉民們齊罵文仁一家的理由。駙馬爺小室也是個「神人」,別是老天爺專門派來拖垮他老丈人一家的吧。

鄉民評論

●沒能給愛子殿下定制新的皇冠,真遺憾啊。不過,調整溝通好,能戴上黑田清子女士的也很出色。由衷地囑咐。

●光在小室夫婦身上,就投入那麼多稅金,卻撥不出愛子殿下的皇冠預算,這也太說不通了。

●我覺得這是天皇、皇后兩位殿下考慮到世間情況後得出的結果。感謝能靠近老百姓,看重老百姓。

●既然有錢劃給旁系家族裡的非皇室普通人(小室夫婦)去用,就怎麼也能想法子搞到預算。把正宗的嫡公主當成什麼了?

●在那個什麼夫妻(小室、真子)身上花錢,太沒道理了。如果是為著愛子殿下的皇冠,沒有任何問題,老百姓們也能理解接受。而且反而希望能給公主定制一個。

●那個哪門子的親戚,把稅金當自己家東西一樣到處亂花。諸多的批判與質疑都只是沖著(文仁)那一家人去的。對天皇(德仁)一家依然抱有不變的敬愛之心。

●不知怎的,對愛子公主有滿滿的歉意。

●希望情況安穩下來後,能給愛子殿下定制一頂非常好的皇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