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講鬼故事』帶你走進恐怖世界--電影院

彼岸花开 2021/03/31 檢舉 我要評論

彼岸花开了来,在这里我会为你们带来不同的内容精彩的故事,长篇,短篇,遇到我,不会让你缺少鬼故事的。

文茜是一個我暗戀了許久的女孩兒,她長的雖然算不上漂亮,但有種別樣的氣質,人也極安靜,我努力了很久卻還只是朋友關係。最近各大影院都開始上映《泰坦尼克號》,我想約她去看這個電影,順便表白我的心意。

票十分搶手,提前了好幾天才訂了兩張晚上8點15的票,看完十一點半,也比較晚,我還可以送送她。想著心裡就美滋滋的。

計畫好之後就給文茜打電話,她答應了。我欣喜若狂的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還訂了花準備在那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送給她。

終於期待很久的那天終於到來了,但文茜晚上要加會兒班,可能不能一起吃飯了,我有些遺憾,花也白訂了。不過她說電影還是會去看的,可能會晚入會兒場,文茜堅持讓我把她的票先給她,我先進去看,到時候進場找我。

晚上一個人落寞的進場,根本沒有心情看電影,心思全在想她到底來不來上。在開場快20分鐘的時候,她進來了,她似乎對影院很熟悉,根本沒有尋找就徑直走向我這邊。

等她坐下,我向她打趣道:「你對這裡很熟啊,這麼快就找到這邊了。」

她只是笑笑,依舊安靜,我不時看著她的側臉,在螢幕光的映照下,她的臉顯得沒有血色,眼睛也是呆滯的望著前方,平時她雖然安靜,但是眼中還是充滿生氣的,但是現在這些在她眼中都看不到,她眼中如一潭死水。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加班太累了。

我輕聲問了幾句,她只說「挺好的。」我便沒再多問。影院裡出奇的安靜,沒有一點兒聲音,大家都專注的注視著螢幕,表情僵硬。

這是我看過電影裡最安靜的一場,電影到達[高·潮]的時候,我有些哽咽,但是不好意思在她面前流淚,我準備好紙巾,要是她哭了,就準備趕忙遞過去。但是預期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她依然目光呆滯的看著螢幕,仿佛周圍的一切都與她無關。

影院裡依舊安靜,我不禁環顧四周,發現大家表情都是一樣的,呆滯並專注的看著螢幕,沒有多餘的表情跟動作。這時電影已經快要結束了,我的手機顯示的時間是23點15。為了不影響大家看電影,我把手機自覺的調成了靜音。

我發現我的手機竟有好幾通未接,都是文茜打給我的。我本想應該是剛進場那會兒打來的吧,但是我發現時間顯示是晚上10點多,那會兒我們已經坐在一起很久了,但我並沒發現她用手機啊。

我忍不住回撥了一下,通了,電話裡傳來文茜的聲音,但坐在我旁邊的她並沒有拿起電話。我的頭皮一下炸開了,混身顫抖起來,電話那邊只聽見她說:「一晚上你都去哪兒了,我進場找不到你,就自己看了。」

這時旁邊坐著的她將臉轉向了我,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笑。

第二天,晚上8點15分,觀眾陸陸續續進場了,觀眾席中有一人始終目光呆滯的望著螢幕,有一位觀影人對他說:「麻煩讓下好麼,這是我的座位。」但他沒有反應。那位觀影人用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他應聲倒地,已經氣絕身亡。

相遇即使有缘,在这里,你可以畅所欲言,没有人会阻碍你对鬼故事的喜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