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記者「義墩墩」:一個陷入事業低谷的中年男人,和他的《冬奧奇遇記》

漫果儿 2022/02/24

每逢奧運會、世界盃等國際重大賽事,日本五大商業電視臺一般會選用一名演藝圈大腕,搭配一名受歡迎的前體育冠軍來主持賽事專題節目。

這種模式在日本沿用多年。

日本電視臺主持人辻岡義堂,以前方記者身份前往北京時,他代表的僅僅是日本電視臺的晨間節目《スッキリ》,而非台裡的正統報導部隊。

日本電視臺本次冬奧會的正統派大主持,是ARASHI成員櫻井翔,以及前女子花滑奧運冠軍荒川靜香。

辻岡義堂飛抵北京,還沒離開機場就察覺到自己的羽絨外套忘在機艙裡了。儘管飛機停在那裡,但根據防疫規定,他無法返回機艙去取,機上人員也不能隨便把外套送出來。

寒冷的北京,這個弄丟羽絨外套的36歲日本男人,1月31日早晨,穿著單薄地站在冬奧會主媒體中心門口,與節目組直播連線,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冬奧會現地採訪主持。

作為節目組的首批抵京人員,他身邊沒有做好一切準備工作的前期抵達夥伴。

冬奧會採取閉環防疫措施,奧運比賽又尚未開始,能活動的區域有限,可以採訪的內容也有限。在這樣的條件下,辻岡義堂用他的視角,帶著觀眾看到一個嚴格防疫又溫馨幽默的背景。

全身防護服的工作人員

酒店每天一次PCR檢測

比賽場館內隨時在做消毒

看臺座位的隔離板

閉環也能乘坐動車

北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北京大爺邀他吃烤鴨

偶然打開電視,看到他從北京發回的第一次報導。第一次知道奧運村食堂裡的機器人炒菜送菜。

第一次知道連雞尾酒都是機器人調的。

第一次知道智能垃圾桶。聽他描述上廁所時,智慧垃圾桶預判了他洗完手需要扔垃圾,就跟在後面跑的搞笑畫面。

他關注這些時,其它媒體還沒開始大肆報導。包括他喜歡上吉祥物「冰墩墩」,在第一次直播連線時就拼命向觀眾安利。

辻岡義堂絕對沒有預判到自己的職業生涯從此將出現奇跡反彈。十天后,竟然成了節目的大招牌。

其實,當時的他正處于事業最低谷。

畢業于日本著名學府慶應義塾大學。慶應義塾不僅難考,學費還貴,等于既考驗智商,又考驗家庭經濟能力,所以「慶應boy」在日本是高質量人類男性的同義詞。

身為小鮮肉款的「慶應boy」,辻岡義堂壓倒眾多競爭對手,被日本電視臺錄用,成為職業主播。

五大商業電視臺有各自的人氣主播,他們佔據了黃金檔節目的位置。如何從中殺出來,小紅靠本事,大紅靠命。

辻岡義堂有過被力捧的新人時期,也混出了一定人氣。

可惜主力的位置屬于僧多粥少。

在日本電視臺,除了人氣穩坐前三名的男主播,還有靠山厲害的背景咖。某男主播與辻岡義堂風格相似,都擅長跑體育線,而前者背後的男金主是台裡的重要贊助商。

▲週刊文春曝光金主送給某男的高級公寓和跑車

某男與金主的關係被曝光後,日本電視臺不得不冷藏他。

▲別問哪兒帥,問就是金主喜歡

看著辻岡義堂的機會來了,可後面的優秀新人們也在以每年進來一批的速度補上來。

沒多久又迎來上面管理層大換血。新的領導要求大刀闊斧搞改革,先從主持人年輕化開始。已經35歲,年齡尷尬的辻岡義堂顯然不在力捧行列。就連台裡最受歡迎的男主播也選擇辭職急流勇退了。

2021年,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XA時隔13年,面向社會招收宇航員。辻岡義堂和另一名年齡尷尬的男主播決定放手一搏,報名了。

他坦言,雖然台裡有跟拍,會製作成節目,但對他自己來說,做好辭職準備,在認真做準備。

儘管沒被錄用,不過看得出,他很清楚目前的處境。就這樣下去,要麼辭職走人,要麼轉向幕後。

2022年1月底,辻岡義堂被《スッキリ》節目組派往北京,擔任該節目的現地採訪記者。

正式的重要的冬奧會採訪工作,有日本電視臺的主力採訪部隊。各個節目所需的比賽轉播、重點採訪視訊資料,由台裡提供。

他跑北京,僅僅是給一個節目拍一些並不那麼重要和正式的內容。回日本後,還得接受兩周隔離。所以,這個安排從另一個層面來看,可以理解為他作為副主持,在節目裡的重要度不高。

就因為他以平常心看待這個安排。盡情享受其中的快樂,並把這份快樂傳達觀眾,奇跡發生了。

網友們先發現了這個單純如二哈的日本男人。原來成年人的快樂可以這麼簡單。

在網路世界迅速爆紅。關于他在中國微博上被點贊超10萬這件事,又成了節目的報導內容。

然而,這才是開始。

辻岡義堂一個興奮,自稱「義墩墩」,這成了他的最新代名詞,並得到官方認可。他登上奧組委官網,接受央視採訪。

對網友來說,冬奧會期間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外國人,「義墩墩」肯定名列榜單。

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以嘉賓身份,作客「義墩墩」的節目直播間。這份榮耀就連日本央視NHK都沒有,更別提五大商業台了。

冰墩墩去當嘉賓那期,不得不再次表揚日本人對待吉祥物的專業意識。《スッキリ》節目組像對所有真人大腕嘉賓一樣,為墩子準備了候場休息間。

休息間的牌子上,對冰墩墩的稱呼,則使用了敬語:ビンドゥンドゥン様。

臨近冬奧會尾聲,義墩墩已是家喻戶曉級人物。

最後一天,日本女子冰壺隊與英國隊決賽。在這場全島國關注,NHK實況轉播的比賽過程中,鏡頭給了看臺上的「義墩墩」一個大特寫。

按日本業內規矩,各家電視臺的主播是不會出現在別家電視臺螢幕上的。也就是說,NHK不可能特地把鏡頭切給看臺上的辻岡義堂。

日本線民後知後覺地意識到,NHK轉播的中國的,所以鏡頭是中國那邊切換的。中方發現看臺上的「義墩墩」,認為值得給他特寫鏡頭就給了。

日本女子冰壺決賽,結果「義墩墩」上了熱搜話題榜。

20多天前,辻岡義堂領到一個被邊緣化的任務,出發去了北京。或許那時的他已經做好準備,辭職or自此遠離演播室主播台。

20多天后,辻岡義堂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已經壓倒性碾壓全日本所有同行。各大電視臺重金聘用的演藝圈大腕主持們被他比得暗淡無光。

等他返回日本,結束隔離,重新走進日本電視臺大門,誕生的就是站在巔峰之上的鈕鈷祿・義墩了。

回頭看,多神奇啊。一個陷入事業低谷的日本中年男人,和他的《冬奧奇遇記》。

不想分析他如何努力,如何不放棄。

努力不放棄,卻依然等不來奇跡的中年人一抓一大把。

這就是命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