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97歲奶奶被稱為「人間國寶」:她製作的和服貴過愛馬仕鉑金包,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漫果兒 2021/05/21

日本有100多位可稱作「國寶」的大師,他們都是日本重要無形文化財產的保持和傳承者。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97歲高齡的日本「人間國寶」 志村福美,她是一位染織藝術家,被稱為「色彩與光的詩人」。

據說,經她之手製作的和服要貴過愛馬仕的鉑金包,而且光有錢不行,想買還得看運氣。

那麼,志村福美的作品究竟有什麼珍貴之處呢?她自己又在創作路上經歷了哪些故事?

1924年,志村福美出生于日本滋賀縣,兩歲時被送到叔叔家收養,兒時曾在中國上海生活過,後來才回到東京。

儘管養父一家對她很好,但是仿若天生的孤寂感一直陪伴著她成長。直到17歲那年,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真相,與生母相認後這種感覺才得以消散。

志村福美的生母特別喜歡織物,年輕時也很用心地學習過紡織,但因為家事繁重,不得已放棄了自己的夢想。

有一次,志村福美無意間發現了母親用過的織機,於是17歲的她開始接觸紡織。

之後因為家庭與孩子,她也耽擱過一段時間,但是等31歲時,她受到女性藝術家富本一織的鼓勵,終於下定決心和生母學習紡織技藝。

志村福美第一次報名傳統工藝展時,經濟上捉襟見肘,只能用僅有的彩線搭配母親私藏的白色手撚線進行紡織,幸好結局是可喜的,她的作品《方型紋綴帶》成功入選了。

第二年,志村福美開始鑽研紬織,創作了她的首件紬絲和服作品《秋霞》,獲得了第五屆日本傳統工藝展獎勵獎。

△《秋霞》(1958年)

所謂紬絲織物,就是用手工方式將蠶繭或絲綿拉引成細線,再借助手織機織成布,配置方格和條紋樣式或運用技法拼合不同圖案,最後靠植物染料進行染色的紡織織物。

△《梔子熨斗目》(1970年)

△《半蔀》(1978年)

原本這種織物只流傳於鄉野,但是志村福美接觸紬絲織物後便逐漸沉迷於它的魅力,堅定了發揚這門傳統技藝的決心。

△《水琉璃》(1976年)

△《七夕》(1960年)

雖然化學染料有著一勞永逸的優點,但是志村福美堅信被自然賦予的顏色才有獨特的生命,故而特別青睞植物染料。

△《紫紺格子》(1976年)

△《燭》(1987年)

比如榿木皮、青茅、梔子、薔薇花等,都是她最常用的「染色劑」。

誕生于中國的藍染翻越兩千多年的時光之海傳承至今,因其耐磨、固色的屬性,過去曾受到日本普通女性的喜愛。

△《月之初》(1985年)

△《鈴蟲》(1959年)

志村福美就從染藍色入手,細細琢磨,不斷研製,像養育孩子一樣染出了生動的藍,以一雙工匠之手照顧著「藍」的生命。

與紡織和染色兩件事共處久了,志村福美身上的雅致韻味就更加偏向一個藝術家。

她說:「曾經,我以為做一色會耗費十年;如今,我覺得做一色將用盡一生。」

△《勾蘭》(1987年)

△《櫻花襲》(1976年)

志村福美66歲被認定為日本染織界的「人間國寶」;69歲被評為「文化功勞者」;90歲獲得了有「日本諾貝爾獎」之稱的京都獎(思想·藝術部);91歲被授予日本文化勳章。

△《松風》(2003年)

△《舞姬》(2013年)

川端康成在欣賞她的作品後,毫不吝惜對她的誇讚:優雅而微妙的配色裡,貫通著一顆對自然謙遜而坦誠的心。

△《蘇芳段暈染》(1978年)

△《風露》(2000年)

志村福美名氣漸起後,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滋賀縣立近代美術館等頗有名望的展館都競相收藏她的和服作品。

而志村福美在自己的隨筆集《一色一生》中,也用豐富且詩意的語言,詳細描述了自己在染織道路上的探索與思考。

詩人大岡信作序推薦道:「在這本書中,我們與一位染織家相遇,了然她的思想,領悟生命只有一次的真意。」

為染一色,付出一生。年近百歲,志村福美這段始於手藝、終於心靈的創造之旅,是被藝術拯救的一生,願我們也能從她身上窺探到生活的真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