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輪椅女玩碰瓷炒作:我弱我有理!線民譏諷:精神也殘障了?

漫果兒 2021/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上週末的日推大事件,當屬輪椅女刁難車站工作人員,碰瓷炒作我弱我有理,被線民們譏諷莫非精神也殘障了。

目前,2ch討論已更新到第12棟高樓,近12000的跟貼。

女主是個乘坐電動輪椅的殘障人。同時,也是一個頗具社會影響力的人士(後面會詳細介紹)。

她在推特上發文,傾訴自己的「遭遇」,批評JR東日本(東日本鐵道公司),並揚言已聯絡多家媒體。

4月1日,女主伊是名夏子帶上兩個孩子、一個朋友、一個專門照顧自己的助手,一起去熱海旅行。

按照她的計畫,從小田原車站上車,到來宮車站下車。

她表示自己很細心,知道找車站工作人員抬著輪椅上下樓梯需要花時間,特地提前30分鐘達到小田原車站。

但是,當她告訴工作人員,她們一行要乘到來宮車站下車時,工作人員勸她在前一站的熱海車站下車。

因為來宮車站不僅沒有電梯,而且還是個無人小站,屆時沒有工作人員可以幫她抬輪椅。熱海是大站,硬體設施齊全,工作人員也多。

伊是名夏子說啥都不同意。

小田原車站的工作人員跟她解釋,如果是住酒店、餐廳吃飯,也需要提前預約呀。而她認為現在不是已經提前跟你們說了嗎?

來宮車站的無人檢票口

她又問工作人員,從熱海下車,怎麼去來宮?對方回答,這需要自行處理,比如可以考慮乘計程車。

伊是名夏子一聽,直接否決。理由是適用輪椅乘客的計程車,得提前一個月預訂才行。

總之,她要求對方在來宮車站那邊,趕緊調派三四名工作人員,到時給她抬輪椅。誰讓車站屬於公共交通機構。

就這樣,她在小田原車站跟工作人員糾纏了一個小時。

對此,她發文表達自己和孩子有多可憐。那一個小時裡,兩個孩子沒得坐,只能在一旁站著。她只好把剛買的土特產拆了給孩子吃。

她稱如此被拒絕還是頭一次,全部過程都已拍了下來。這事兒已經聯絡多家媒體,歡迎網友們轉發。

這簡直就是杠精本精了。

仗著自己是弱勢群體,變著法兒地刁難。反正你若說不,就是歧視殘障人。這麼一頂政治嚴重不正確的大帽子扣下去,人見人怕,大企業尤甚。

●熱海與來宮,兩個車站離得很近,才1000米。

從熱海下車,邊走邊逛邊吃著去來宮,這本就是一條常規步行路線。

以她這種特殊情況,明明從大站熱海下車的話,車站能夠提供抬輪椅服務,然後打車或步行去來宮更快捷合理。

綜合大站:熱海

無人檢票的小站:來宮

她卻非要指定到來宮這個無人小站下車,再興師動眾地要求車站另外想法子安排三四個人抬她的輪椅。

●她的電動輪椅重量超過100公斤,太沉了!

三四個成年人搬著它上下臺階,其中艱辛,女主恐怕這輩子都體會不到,卻還以為不難。

搬運過程中,萬一人受傷了,或輪椅弄壞了,怪搬運的人不專業呢,還是大方免責或承擔人員傷損賠償呢。

●幫你是情分,實在幫不了咋就成有罪了呢?

此女身份有些特殊,非要這麼杠,有她的如意算盤在裡頭。

全日本最著名的殘障人士,應該是寫下《五體不滿足》的乙武洋匡。他真的除了肉體有殘障,其它與健全人無異。包括後期婚內出軌,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今天八的主人公伊是名夏子,名氣遠不似乙武洋匡,早已紅出圈。不過,她在殘障圈內鼎鼎大名。

她在多個主流媒體上擔任專欄作家,經常受邀開演講,寫有暢銷書。是個不折不扣的,將自身的殘障特點轉化為有利點的成功例。

伊是名夏子的自我介紹裡:身高100公分,體重20公斤,有一個7歲和一個5歲的孩子。

這樣的身體,竟然有兩個孩子?而且丈夫高大帥氣?

也許這樣的驚訝反應,正是她想要的效果。千方百計地證明並強調自己只是身體殘障而已。

她沉醉於社會活動,一次次從類似輪椅事件的找茬中,驗證她的話語權、影響力。

她最大的資本就是身體的殘障。一次次消費「殘障人士」「弱勢群體」,為自己掙來名利,來滿足內心渴望和健全人一樣厲害,甚至更厲害。

一旦剝掉「身高100公分,體重20公斤」的標籤,她結婚,她生娃,她出門旅遊都變得平平無奇。

一比較,難怪只有乙武洋匡算是真正出圈。他可以剝離殘障身份,以頭腦人士的角度發表觀點看法。而不像伊是名夏子這般,永遠都是「我殘障,所以我怎麼怎麼」。

偏巧她有自己的發聲管道,擁有社會話語權,於是這次又故技重施:我弱我有理!車站拒絕為我們輪椅人士服務!過程都拍下來了,已聯絡各媒體!網友們,快幫我轉發!

不怪日本線民們這次齊刷刷鄙視她。

有鄉民直接甩圖,圖上是沖繩縣殘障人士就業自立中心「虹色家族」向會員們呼籲的一段話。

哪怕身體殘障,

也別變成連心靈都殘障了的人。

莫要以自己為中心

常向周邊傳遞愛

給予夢想與希望

自我犧牲也要幫助他人

伊是名夏子恰巧就是沖繩人。這些話應該是她最熟悉不過的教導,她卻偏偏上演了一出以自我為中心,連精神也殘障了的鬧劇。

其實,她也是太精明了。

伊是名夏子還擁有一個政治身份——社會民主黨的常任幹事。

仗著我弱我有理,碰瓷JR東日本,製造事端。再以為弱勢群體發聲的正義之姿,爭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十年前,她就碰過幾乎一模一樣的瓷。這是嘗到過甜頭,回味無窮了。

日本在公共場所,為殘障人士提供種種細緻入微的硬體軟體服務。這一點,放眼世界也是排得上號的。這當中,少不了殘障人士自身為爭取權益而做出的努力。

只是伊是名夏子之流混跡其中,打著個人的如意算盤,消費著整個群體,卻成了出人頭地的「成功者」。

論沽名釣譽,她的確健全無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