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的人生太彪悍:14歲成影帝、19歲結婚,經歷低谷、爆肥、做洗車工重新找回自己!

漫果儿 2021/12/01

本季的日劇中,有一部漫果兒覺得可以稱之為「小學生版《龍櫻》」的《二月的勝者》。

《龍櫻》講的是一位老師帶領幾位高中差生,用一年的時間考上日本最好的大學,而 《二月的勝者》講的是天才老師帶小學生考入名牌中學。

主角黑木是一位課外培訓機構的老師,他向家長們保證,能讓來自己學校的學生,全部考上第一志願的國中。

「只有三成孩子能考上第一志願,要想自己的孩子未來不被剝削,只有努力學習,從小學升入國中就要開始努力了」。

這部劇展現了日本小升初的殘酷,連小學生都如此卷了,也說明瞭一位好的老師的重要性。

劇中的黑木老師還讓漫果兒想到了另一部經典日劇《女王的教室》中的阿久津老師。

除了有好久不見沒有上劇的井上真央,這部劇最讓漫果兒驚喜的是主演—— 柳樂優彌

這是出道18年的柳樂優彌首次主演黃金時段連續劇。

柳樂優彌有著與眾不同的演藝生涯,如今終于成為電視劇的主演,相當不易,今天漫果兒就來說說他。

柳樂優彌(Yuya Yagira) ,1990年3月26日出生于日本東京,13歲時實現演員出道。

童星在日本很常見,柳樂優彌的特別之處在于, 他在出道後不久,就站在了世界影壇之巔。

2002年春,知名導演 是枝裕和開始籌備拍攝自己構思劇本多年的電影《無人知曉》(誰も知らない)。

這部電影的主角「明」是一個孩子,尋找合適的小演員出演,對導演來說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後來是枝導演透露「那個讓我靈光一閃的孩子一直沒出現」。

因為遲遲沒有物色到合適的孩子,導演打算延遲開機拍攝,這時星塵事務所表示「有個新來的孩子」,于是送來了柳樂優彌的簡歷。

導演回憶最初與柳樂優彌的見面「最先我看到的簡歷是黑白的, 優彌的眼神極其鋒利,我抱著 ‘見一見吧’ 的心情請他上來,但是當他走進房間的那一刻,我知道 ’就是他了’

《無人知曉》聚焦東京的邊緣家庭,講述了四個兄弟姊妹被單親母親拋棄後,獨自生活的故事。

柳樂優彌飾演的主角就是四個兄弟姊妹中的長子。

作為老大,在母親不知所蹤後,年僅12歲的他獨自承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

事實證明,是枝裕和的眼光果然毒辣,這個角色在柳樂優彌身上,可以說是渾然天成。

戲中的柳樂優彌頭髮剛好橫列在眼睛上,像房頂上的一排瓦片,一對細長的眼睛似乎隱藏著,卻出乎意料地在暗黑中發亮。

片中他的表現,說是演技,不如說是靈氣的自然流露。

影片採用紀錄片的手法來拍攝,柳樂優彌在演戲時是沒有劇本的,導演用語言引導他自由發揮,每個鏡頭都要捕捉很多次。

他謙虛的說,「我根本沒有什麼演技,又是剛開始演戲,只是按照導演說的去做而已。」

不過多年之後的對談中,導演依舊對柳樂優彌當年的表演大加讚賞「每一場戲都是在一邊拍攝一邊被驚到,雖然說我身為導演用 ‘氛圍感’ 這種詞糊弄不太好,但即使不對喜怒哀樂加以說明,這些情緒在優彌的氛圍感內也能好好體現出來。」

本片入圍了2004年坎城國際電影節,提名最佳男演員的有崔岷植、梁朝偉、湯姆·漢克斯、尼克·諾爾蒂等世界各地的演員。

最終,年僅14歲的柳樂優彌打扮了各位大咖,拿下了影帝,但是因為當時柳樂優彌有考試,所以沒有能在法國領獎,是枝裕和導演代為領獎。

這是坎城歷史最年輕的影帝,也是日本第一位坎城影帝。

縱觀世界三大影展(坎城、威尼斯、柏林),日本再上一位影帝,也要追溯到1965年的三船敏郎。

柳樂優彌至今仍然是日本唯二的三大影展影帝,因此他在拿獎後風光無限,宛如一顆彗星奇跡降世的他被媒體捧上了天。

那年,他還登上了美國《時代週刊》亞洲版,被稱為2004年「亞洲英雄」之一。

但無論外界如何追捧,當時的柳樂優彌也不過是一個國中生,還是特別靦腆、不善于表達那一卦的。

面對媒體的鏡頭,他往往要沉默好幾十秒,才能吐出一兩個字。

拿到國際大獎,被媒體追捧,但其實柳樂優彌並不開心。後來回顧那段「輝煌」的時間,柳樂優彌用了「寂寞」這個詞。

因為拿獎之後,周圍同學與他的距離一下子遠了。

柳樂優彌出道即巔峰,但也「高處不勝寒」,大家對這位坎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有非常多的期待。

然而,隨後的幾年,柳樂優彌的幾部片子都沒有很好的口碑和票房。

柳樂優彌也從一個乖巧少年變成了一個叛逆少年,高中都沒有畢業,中途輟學了。

柳樂優彌再一次登上媒體的頭條版面是2008年。

當時他被爆料自沙未遂。

他後來解釋說是因為與家人爭吵,一激動吃了100顆安眠藥。

無論是故意還是無意,這個入院原因或多或少暴露了柳樂優彌的困境中,除了事業之外,可能還包含家庭問題。

軀殼痊癒出院,但心靈的傷痛仍在擾攘,令他的生活失衡。

自盡風波後,他也沒有了工作,渾渾噩噩在家睡覺。

身體、精神、事業各方面都遭遇滑鐵盧的柳樂,選擇了用食物安慰自己的心靈。暴飲暴食後,食物塞滿了胃囊的飽脹感,能讓他暫時逃避世界,暫時忘卻了煩擾和憂愁。

那時候他一天吃8頓,體重暴漲了30公斤,胖到了82公斤。

對常人來說可能不算胖,但對身高174cm的男演員來說,這個身材有非常高的局限。

著名歌舞伎前輩中村勘三郎看到柳樂優彌後,不給面子的對他說「你這個樣子太噁心了,就放棄當演員吧!」

當時自己處于自暴自棄的狀態中,有人能這樣點醒自己,柳樂優彌表示很感激,成為了自己前進的動力。

于是他通過控制飲食和運動,在2-3個月內減了25公斤。

他開始決定重新找尋人生的方向,重回正軌, 他的方式是忘掉之前的一切榮譽,從頭開始。

如堺雅人、香川照之等很多日本演員,在成為影視劇演員之前,都是當劇團演員,在小劇場進行演出,同時通過打工來養活自己。

20歲的柳樂優彌也選擇了以這樣的方式重頭來過,一邊通過舞臺劇演出雕琢演技,一邊打工。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車行裡洗車,一小時1000日元,不管多少部車都洗,還會主動去洗演員們的車。

10個月裡洗了3500輛車,老闆說他像是要「奪回青春」一樣拼命的工作。

後來還在居酒屋當服務員,戴著名牌在店門口招呼客人,經常被人認出來,還會被醉酒的客人奚落,「這不是柳樂優彌嗎?給我簽個名吧?」

他還參加了戲劇大師蜷川幸雄所執導的舞臺劇《海邊的卡夫卡》,平日裡說話聲音超小的他,為了在舞臺上發出響亮清晰的聲音,專門跑去KTV練習發聲。

于是,就有了後來大家在影視劇中,看到的全新的柳樂優彌。

2013年開始,重返大小螢屏的柳樂優彌,作為配角演員,接連出演了《不可饒恕》、《長崎的天空下》、《熱血高校3》、《暗金醜島君2》、《信長協奏曲》、《純白》等。

▲在李相日的動作片《不可饒恕》裡他是為錢搏命的賞金獵人

2016年,柳樂優彌主演了真利子哲也執導的電影《錯亂的一代》,他飾演了一位在街頭隨便打人的暴力少年,會在街上隨機打人。

一個對白極罕,由片頭打到片尾的暴力角色,他輕易應付了,年輕的內心裡隱藏著的無名烈火,或許也是沉寂多年的柳樂優彌的內心寫照。

獲得第90屆日本電影旬報獎最佳男主角獎和第38屆橫濱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該片也入選旬報年度十佳電影第四名。

這部片子入圍了《電影旬報》評選的「年度十佳電影」,還讓柳樂優彌拿下了旬報獎最佳和橫濱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獎。

這距離他拿到坎城影帝已經過去整整12年,當年那個小小的影帝,完成了自己的蛻變,再一次得到了認可。

這一年,柳樂優彌還在電視劇中出演了重要角色。

他參演了松阪桃李主演的《寬鬆世代又如何》,飾演的是一位痞性十足的角色,拿下日劇學院獎最佳男配角。

2017年,對演員演技有比較高要求的NHK大河劇也對柳樂優彌發出邀約,參演了《女城主直虎》,依舊是「野小子」的角色。

他在喜劇片《銀魂》真人版中演的土方十四郎也令人印象深刻。

在柳樂優彌重回正軌的路上,還有一個人對他的影響非常大——他妻子。

2010年,19歲的柳樂優彌就與年長一歲的混血模特豐田愛麗結婚了。

兩人在高中入學式的時候認識,對她一見鍾情的柳樂優彌,當天就直接表白說「請和我交往吧」。

交往4年之後一度分手,半年後柳樂優彌打了一通電話給愛麗,說「請和我結婚吧!」

得到的回復卻是「不到18歲不能結婚哦」,當時的他只有17歲……(日本法定結婚年齡,男生18歲,女生16歲)

談到早早結婚,妻子說 「在那個年紀再也碰不到比柳樂更好的人了。」

婚後,兩人很快有了一個女兒,家人的笑臉也成了柳樂優彌重新振作的動力。

那段暴肥低落的時期,柳樂優彌數次想到放棄演員之路,妻子卻堅定的相信他是一定能再次走向世界的人。

妻子深信不疑在採訪中說, 「雖然嘴上說著想放棄,但那個人是肯定不會放棄的。到了真的想放棄的時候,我也一定會阻止他的。」

演藝圈的大前輩笑福鶴亭瓶曾對柳樂優彌說,你是做了什麼才有運氣遇到愛麗。

如今的柳樂優彌,從地獄裡再次爬起來,重回世人的眼裡,少了獲得影帝時的少年得志,卻多了份歷經世事的成熟知足。

高橋一生現在是這麼形容柳樂優彌的「柳樂優彌是一位對于自身定位有很明確意識的演員,完全不會為了讓角色更具說服力而賣弄小聰明,而是在每一幕、每個場景中,都從自己的身體和思想出發去接近角色,是為了讓角色成立而付出許多努力的演員,正是這種意識,他的存在讓人感覺很舒服,能一下就找到恰到好處的位置,我覺得他是一位很出色的演員!」

經過沉澱之後的柳樂優彌所散發出來的,才是真正屬于他的光彩。

最後,附上土方十四郎的經典臺詞:撞到牆的時候,裝作視而不在仍舊奮起直沖的人,到什麼時候都無法前進,因為牆壁絲毫不會改變,想前進你就必須改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