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皇室的嫡親公主愛子,滿二十歲成年,是一位真正的公主了!

漫果儿 2021/12/07

12月5日,日本天皇德仁與皇后雅子的獨生女愛子,換上成年內親王規制的禮服,戴上親姑姑清子借給她的皇冠,出席自己的成年禮儀式。

公主未成年時,在公共場合出席活動,即使父母親都以標準禮服示人,她也不著禮服,不戴皇冠。

20歲成年後的公主,將開始履行公務。出席迎賓等活動時,也將以禮服皇冠的形象示人。禮服皇冠更像是成年公主的公務制服配置。

愛子人生裡的第一份公務,就是嫡公主成年禮吧。她與愛她的爸爸媽媽在一起。

過了青春期的尷尬階段,最近的亮相比先前漂亮了好多呢。

愛子是日本皇室目前唯一的嫡公主。嚴格算起來,真子、佳子、承子、彬子等等那些,只能算郡主、縣主。因為日語裡,她們都被「內親王」「女王」稱呼給涵蓋了,所以稱呼也就一律成了公主。

愛子從小開始,長期承受極大壓力。

最初是針對她媽媽雅子的。婚後十年無所出,乃古老宮廷的最大忌。雅子從颯爽英姿的女外交官,變成心力交瘁的深宮病人。

好不容易誕下女兒愛子,抱著她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時,雅子激動感慨的情緒有些失控。她聲音顫抖著說,感謝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愛子,稱號為敬宮。出自《孟子·離婁章句下》:愛人者,人恒愛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她是德仁、雅子夫婦的寶,卻不是皇室的。

生完女兒,接著被逼著生兒子。兒子還沒生出來,雅子的精神卻垮了,履行不了太子妃的皇室公務。偏偏當時還是皇太子的德仁「大逆不道」地維護妻子,堅守了求婚時的諾言。又偏偏德仁弟弟文仁夫婦高齡拼出一個兒子。

這下,德仁一家三口都成了保守派們批評的目標,承受著無窮無盡的網路暴力。

愛子小時候非常可愛,長到青春期發胖。後來又因壓力太大,一度暴瘦得宛如紙片人,抗拒去上學。

回過頭來看這段經歷,德仁、雅子夫婦沒有把暴瘦的女兒當作「家醜」,陪伴呵護著她,一起度過難關,與普通父母無異。

那段日子裡,雅子接送女兒上下學,給她安全感與勇氣。可這樣做被視為不合禮法:太子妃雅子不能履行公務,卻能接送孩子;愛子自身有毛病,繼續呵護下去就成媽寶了,將來更無法成事兒了。

德仁夫婦因此又遭遇了一波保守派的批判。批判聲最高漲時,甚至出現一股勢力要求德仁主動讓出皇太子位。讓更適合的人去當皇太子和皇太子妃。

好在愛子肉眼可見地恢復笑容,身體狀況迅速好轉。一年不到,告別厭食症困擾。

對皇太子一家的詆毀,歸根結底不過因為皇太子弟弟文仁家拼出了一枚男丁。

以前不得不考慮設立女性天皇制度,將來讓愛子登基。現在可以擱置議論,將來就是老二家的兒子當天皇。

生出兒子的這幾年裡,文仁腰杆子硬了。從批評哥哥維護妻子,傷及皇室禮法,到批評哥哥登基典禮花錢太浪費。

王妃紀子更是迅速變臉。出身、樣貌、才能、地位,哪樣都不如雅子的她,揚眉吐氣地以未來天皇的母親為傲。呵責宮人,嫌安保規格不夠。她才是貨真價實的國母。

直到女婿小室圭的橫空出世,三年多時間就把文仁家精明算計自私的醜態呈現在眾人面前。

▲紀子與雅子兩妯娌

輿論也出現大轉彎。文仁一家口碑蕩至谷底,讓他們一家滾出皇室的聲音就沒斷過。德仁一家三口則備受敬重與喜愛。繞了一大圈,人們發現還是溫和、堅毅、隱忍、包容……這些特質更得人心。

成為皇后的雅子病情大為好轉,能適量履行公務了。愛子已完全恢復健康,現就讀于學習院大學。而且,出乎意外又在意料之中,愛子遺傳了父母的學霸基因。

一度風傳愛子有可能會去東京大學。不過,她最終去了皇室成員的標準選擇「學習院大學」。這也令不少人松了一口氣,皇室聲望已承受不了第二次「小室圭之亂」。

看她父母並不在乎女兒將來是否能當女性天皇。無論外部環境如何變化,始終給愛子以普通家庭的親情濃度。

愛子成年了,穿上禮服,戴上皇冠,由父親德仁贈于她女性皇室成員中的最高規格勳章「寶冠大綬章」。

愛子禮服所使用的「明暉瑞鳥錦」,也正是她媽媽雅子當年大婚禮服的同款布料:長大後,你就成了我,但你要比我更堅韌更自在更快樂。

愛子終于成為真正的公主。

她媽媽抱著還是小小嬰兒的她,第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電視直播裡的雅子緊張激動,百感交集,聲音發顫,那個小肉團似乎是她十年壓抑宮廷生活裡的新光亮。

那天的直播,恰好就看到了,被莫名感動到了。然後看著這個小娃娃長大,從可愛到變胖,被說長殘,又到暴瘦成紙片人,同情她最終是否也會像雅子一樣被打壓壞。

人都是有些偏愛在身上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