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偷家族》裡的安藤櫻:她不美,卻是日本公認的銀幕繆斯!

漫果儿 2021/05/29
日本事務所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足不出戶看日本!

一部優秀的劇情片,離不開演員的精湛表現,是枝裕和導演電影《小偷家族》就充分證明此點,幾位老中青演員各司其職,將《小偷家族》打造成一部堅固且特別的建築,從各個角度看上去,都充滿藝術的美感。

其中,安藤櫻飾演的「女主人」張力十足,一場哭戲更是奉獻了神一般的演技,今年坎城電影節評委會主席凱特·布蘭切特評價說:「如果我們這些演員在今後展現了那樣的哭戲,不用懷疑,那就是在模仿安藤櫻。」

片中另一位女演員松岡茉優將安藤櫻的表演稱為令人絕望的表演,因為,她的表現讓別的演員「望塵莫及」。

出生于演員世家 小時自認長得醜沒想做演員

安藤櫻出生於1986年,在美女當道的演員圈中,安藤櫻無法與那些貌美如花的女演員拼顏值,聰明的安藤櫻自然深知自己的短處,她也曾自嘲鼻樑低,因此看3D電影時都無法集中注意力,「3D眼鏡架在鼻子上太重了。」

所以,安藤櫻最初並沒有想當演員,「小時候總覺得自己的臉和演員沒有關係,電視上和電影裡的演員都很漂亮,我如果說自己想當演員,一定會被身邊的朋友挖苦‘醜女還想當演員,一定是因為父親是演員的緣故吧。’」

沒錯,安藤櫻的家世說起來很不簡單,她的外曾祖父是日本教科書裡出現過的第29任總理大臣犬養毅,外祖父是前日本法務大臣與小說家犬養健,父親奧田瑛二是導演和演員,母親是散文作家安藤和津,姐姐安藤桃子是電影導演,安藤櫻的丈夫柄本佑也是演員,柄本佑的父親是演員柄本明,母親是演員角替和枝,弟弟柄本時生也是演員。

所以看來,被演員包圍的安藤櫻遲早是要做演員,何況,她天生是演戲的料。2006年,安藤櫻通過出演父親導演的電影《長途漫步》而出道。之後演了《愛的曝光》《健太與純與加世的國度》《百元之戀》等多部電影,塑造的另類角色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百元之戀》中的廢柴女拳擊手當時就在中國圈粉無數。遠超年齡的表演成熟感令安藤櫻有「日本的斯特裡普」之美譽。

2014年,安藤櫻被日本電影旬報選為「日本電影史上100位女演員榜」第八位,當時只有她是前十名中唯一一位未滿三十歲的演員。她也是電影旬報歷史上唯一一位在同年同時獲得最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的女演員。2017年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安藤櫻與滿島光、蒼井優和宮崎葵四人被選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銀幕繆斯」。

安藤櫻的演技在《小偷家族》中更顯成熟,尤其是接受審訊的那場戲,堪稱經典。她扮演的信代被抓進監獄接受審訊時,最先是問起小女兒由裡的情況,她輕描淡寫的一句:「那孩子是不會說那樣的話的。」可以看出其作為母親的細膩;而當真相揭開,信代無法生育,甚至是被誤解在誘拐孩子,被員警問及兩個孩子是如何稱呼自己的,信代淚腺頓時崩塌。

這一場戲的後半段,是安藤櫻的哭戲,從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到止不住的流,沒有哭聲,只看到不停的在抹眼淚。其中那句:「生下孩子就自然成為母親了嗎?」含蓄克制又感人至深。短短的三分鐘,展現了信代的複雜過往和作為一位母親的溫度。

街上與導演是枝裕和偶遇

《小偷家族》是安藤櫻與是枝裕和的第一次合作,安藤櫻透露,有一天,她在街上與導演偶然相遇,當時並沒有聊起這部電影,但是幾個月後,她就收到了這部電影的邀約,出演信代。而這也是她在產後出演的第一部作品。

安藤櫻笑說在電影開拍前,她一直覺得信代是一位品行不好的女性,比如她會讓孩子去偷東西,家裡、衣服都髒兮兮的,而且還用公筷吃東西(笑):「她總是拿著公筷吃遍餐桌上的所有東西,所以原來一直給我一種髒兮兮的印象,但是看過電影首映的朋友們都說‘並沒有覺得她是髒兮兮的女性’,這一點我真的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扮演信代,安藤櫻說並沒有過多思想上的準備,也沒有過多地去思考,感覺整個拍攝過程真的就是和這個家族、和是枝導演班相遇相知的每一天。「在拍攝過程中,我和這個家族逐漸產生了羈絆與紐帶,導演則是以一種在近旁守護著的方式來製作這部作品。不知不覺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這樣的家族氛圍。突然發現,我本人對這個家族的感情也與最初的時候不同了。我們作為一個家族,自然而然地呼吸著同樣的空氣,因此產生了獨有的氛圍感,並將所產生的這種感覺釋放出來。正因為我們在拍攝現場共同呼吸著同樣的空氣,才能產生這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第一次和是枝導演合作,安藤櫻表示不管是鏡頭前還是佈景外,氛圍是沒有差別的,「以前拍戲時,正式拍攝的場記板一打響,我就會產生一種緊張感,感覺空氣突然變得稀薄了,仿佛置身於真空袋中一般。但是是枝導演的拍攝中,不會有這種感覺。演員們可以自由地呼吸。也可以說,他為我們創造了一種環境,讓我們可以放鬆地站在鏡頭前。這部電影能夠成為我產後複出的第一部作品,我感到非常開心。整個拍攝組都沉浸在一種為別人著想的氛圍當中,對於要兼顧育兒與拍攝工作的我來說,真的是最棒的拍攝環境了。」

而提起那段令人回味無窮的審訊戲,安藤櫻說其實拍攝進度很快,「因為有既定的臺詞,所以我記得拍得很快。只是我不知道導演會提出什麼樣的問題,扮演宮部希衣的池脅千鶴小姐會悄悄地看白板上寫的東西,然後對我進行提問。我記得有很多想象不到的問題,數量非常多。」

在攝影棚內的拍攝快要結束的時候,安藤櫻對導演說自己其實在家裡從來都不稱自己是「媽媽」,「即使是有這樣的機會,也從來沒有說出口過,我是一直懷著這種想法進行拍攝的。我想正是因此,導演才會讓池脅小姐問我‘那你在家中是怎麼稱呼自己的?’我當時就覺得:‘哇,可真會刁難人啊’(笑)。信代一直都有一種矛盾心理,她無法將自己稱作一個母親。所以在面對審訊的時候,她心裡想著絕對不能讓對方看到自己的眼淚,於是便一直努力地強忍著,但結果還是沒忍住。」

她一開始表演,空氣似乎變得非常清澈

安藤櫻評價說和是枝裕和的合作,讓她感到作為演員,可以自由呼吸,而對於是枝裕和來說,安藤櫻有時就像女神一樣高貴:「她一開始表演,空氣似乎變得非常清澈,充滿了某種神聖的氣息。甚至感覺這已經超越了表演本身,散發著一種十分自然的情感。」

是枝裕和的老搭檔、扮演「奶奶」的老演員樹木希林在片中有個鏡頭望著安藤櫻說「好美啊」,是枝裕和說,其實劇本裡原本沒有這句臺詞,「這應該是樹木女士自然流露出來的感慨。

即便是我,也曾有過那樣想的瞬間。因此,我聽了那句臺詞後,就對劇本作了一些改動,為了使整體看起來更自然一些,比如,後面浴室的鏡頭以及最後會面室的鏡頭。」

是枝裕和冷靜地將自己藏在攝影機後,讓人物自然去講述故事,讓觀眾自行理解,對人物產生同理心,演員們的表演其實也如此,安藤櫻坦然,電影拍完了,自己也看過了電影,但她仍認為自己並沒有非常理解信代這個人物,「這有可能是因為在拍攝過程中,信代也在潛移默化發生變化的原因吧。」

相比于以往作品,安藤櫻說這次拍攝《小偷家庭》前就決定要以一種豁達的心態去演,「在至今為止所有的拍攝中,這可以說是我第一部沒有做過多思考的作品。

我只是單純地想著要去和家族見面了,要去和是枝導演劇組見面了。感覺只要有臺詞和我這個人就好,不需要其他任何多餘的東西。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我特別珍惜這個家族所構築出來的關係,是沿著登場人物的感情孕育出的軌跡來完成這部電影的拍攝的。」

之前談及自己表演的秘訣,安藤櫻說:「我並不是以女演員為目標,而是以角色為目標。」確實如此,她表示,包括《小偷家族》在內,每次都會為電影本身而決定出演,「但是每次在電影拍攝結束之後,我都會想‘以前完全沒想到我還有這一面啊’。能夠在電影的拍攝中認識自己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一面,我覺得這一點對於我來說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今後我也想以這種重新認識自己的感覺,變成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樣子,就這樣去享受今後的每一部作品。無論與什麼樣的角色相遇,都能有內心雀躍、與表演緊密相連在一起的感受。」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