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裡的安藤櫻:她不美,卻是日本公認的銀幕繆斯!

漫果儿 2021/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日本事務所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日本事務所2,足不出戶看日本!

一部優秀的劇情片,離不開演員的精湛表現,是枝裕和導演電影《小偷家族》就充分證明此點,幾位老中青演員各司其職,將《小偷家族》打造成一部堅固且特別的建築,從各個角度看上去,都充滿藝術的美感。

其中,安藤櫻飾演的「女主人」張力十足,一場哭戲更是奉獻了神一般的演技,今年坎城電影節評委會主席凱特·布蘭切特評價說:「如果我們這些演員在今後展現了那樣的哭戲,不用懷疑,那就是在模仿安藤櫻。」

片中另一位女演員松岡茉優將安藤櫻的表演稱為令人絕望的表演,因為,她的表現讓別的演員「望塵莫及」。

出生于演員世家 小時自認長得醜沒想做演員

安藤櫻出生於1986年,在美女當道的演員圈中,安藤櫻無法與那些貌美如花的女演員拼顏值,聰明的安藤櫻自然深知自己的短處,她也曾自嘲鼻樑低,因此看3D電影時都無法集中注意力,「3D眼鏡架在鼻子上太重了。」

所以,安藤櫻最初並沒有想當演員,「小時候總覺得自己的臉和演員沒有關係,電視上和電影裡的演員都很漂亮,我如果說自己想當演員,一定會被身邊的朋友挖苦‘醜女還想當演員,一定是因為父親是演員的緣故吧。’」

沒錯,安藤櫻的家世說起來很不簡單,她的外曾祖父是日本教科書裡出現過的第29任總理大臣犬養毅,外祖父是前日本法務大臣與小說家犬養健,父親奧田瑛二是導演和演員,母親是散文作家安藤和津,姐姐安藤桃子是電影導演,安藤櫻的丈夫柄本佑也是演員,柄本佑的父親是演員柄本明,母親是演員角替和枝,弟弟柄本時生也是演員。

所以看來,被演員包圍的安藤櫻遲早是要做演員,何況,她天生是演戲的料。2006年,安藤櫻通過出演父親導演的電影《長途漫步》而出道。之後演了《愛的曝光》《健太與純與加世的國度》《百元之戀》等多部電影,塑造的另類角色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百元之戀》中的廢柴女拳擊手當時就在中國圈粉無數。遠超年齡的表演成熟感令安藤櫻有「日本的斯特裡普」之美譽。

2014年,安藤櫻被日本電影旬報選為「日本電影史上100位女演員榜」第八位,當時只有她是前十名中唯一一位未滿三十歲的演員。她也是電影旬報歷史上唯一一位在同年同時獲得最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的女演員。2017年第30屆東京國際電影節,安藤櫻與滿島光、蒼井優和宮崎葵四人被選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銀幕繆斯」。

安藤櫻的演技在《小偷家族》中更顯成熟,尤其是接受審訊的那場戲,堪稱經典。她扮演的信代被抓進監獄接受審訊時,最先是問起小女兒由裡的情況,她輕描淡寫的一句:「那孩子是不會說那樣的話的。」可以看出其作為母親的細膩;而當真相揭開,信代無法生育,甚至是被誤解在誘拐孩子,被員警問及兩個孩子是如何稱呼自己的,信代淚腺頓時崩塌。

這一場戲的後半段,是安藤櫻的哭戲,從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到止不住的流,沒有哭聲,只看到不停的在抹眼淚。其中那句:「生下孩子就自然成為母親了嗎?」含蓄克制又感人至深。短短的三分鐘,展現了信代的複雜過往和作為一位母親的溫度。

街上與導演是枝裕和偶遇

《小偷家族》是安藤櫻與是枝裕和的第一次合作,安藤櫻透露,有一天,她在街上與導演偶然相遇,當時並沒有聊起這部電影,但是幾個月後,她就收到了這部電影的邀約,出演信代。而這也是她在產後出演的第一部作品。

安藤櫻笑說在電影開拍前,她一直覺得信代是一位品行不好的女性,比如她會讓孩子去偷東西,家裡、衣服都髒兮兮的,而且還用公筷吃東西(笑):「她總是拿著公筷吃遍餐桌上的所有東西,所以原來一直給我一種髒兮兮的印象,但是看過電影首映的朋友們都說‘並沒有覺得她是髒兮兮的女性’,這一點我真的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