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7歲日本全職媽媽的一天:每天五點半起床做便當,比上班還累!

漫果兒 2021/08/17

不知道有多少人做過這樣的白日夢:幻想不用上班,每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心安理得地做個無憂無慮的蠢豬豬。

所以,很多加班到頭禿的人,最大的夢想就是 當個全職主婦/夫,以為從此能過上躺贏的人生。

但經歷了這個特殊的、史無前例的長假後,我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做個好吃懶做的小廢物並不容易。

而只有當感同身受過,才會意識到,日復一日持家操勞的全職媽媽,比想象中的辛苦。

27歲的 Moe,是日本東京一個全職媽媽,她的女兒現在剛滿十個月。

沒結婚前,她是一名知書達禮、才華橫溢的舞妓,嫁做人婦後,才開始學做個賢妻良母。

Moe每天五點半準時起床,比大多數上班族起得還要早。

簡單地梳妝打扮,是她迎接新一天的儀式,她絕不會因為在家不出門就慵懶隨意,蓬頭垢面。

Moe說 保持陽光健康的精神面貌,是對生活的熱愛和尊重

為丈夫準備豐盛的便當,是她每天早上最重要的工作

日本主婦製作的便當,是出了名的精緻,Moe也是天天想方設法,換著花樣搭配食材。

今天,她給丈夫做了玉子燒、烤魚和煎蛋,明天,她要做壽司、雞翅和香腸,菜譜基本不會重複。

習慣點外賣的我們,或許不知道做好一頓營養均衡,美味可口的飯菜要多久,Moe只準備一份單人餐,要花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

期間,她還要給女兒製作離乳期的輔食,等寶貝醒來,就喂她吃飯。

一般不足歲的小孩子都不會乖乖地進食,所以,Moe往往要用三十分鐘哄女兒吃光一小碗飯。

等寶寶吃飽了,忙碌的一天才算正式開始,而這時是八點半,Moe已經起床三個小時了。

吃過早餐,送丈夫上班後,她要晾衣服、拖地、澆花。

儘管有洗衣機和吸塵器,能省很多力氣,但做過家務的人就知道,像收晾一家人的衣服、垃圾分類這些瑣碎繁雜的小事, 長年累月地反復做,不累卻煩

我們看到Moe的家窗明几淨,整理得井井有條,其實背後都是她每天不厭其煩地在擦窗掃地。

而Moe只有在女兒睡著的時候,才有些空閒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雖然不當舞妓了,但她還保持著穿和服的興趣。

把妝容和穿和服的教程社交網路上,收到一顆愛心,或者一句讚美的話,就是她最開心的時刻。

隔三差五,Moe也會跟朋友去喝下午茶,不過要帶著娃娃,需要顧慮的事情就必須更全面。

為了擋風和下雨,她特地給女兒的嬰兒車加蓋了厚厚的雨衣。

出門坐捷運,按規定,要避開人流高峰期;聚會的餐廳,事先必須確認是否能接待孩子。

吃飯過程中,還要分神照顧寶寶,不能讓她發出噪音吵到其他的顧客。

這些小細節,不為人父母,根本不會注意,可要具體地做好,就會發現難度一點也不比月底衝刺KPI的壓力小。

Moe沒有午休時間,下午要去超市買菜,四點就著手準備晚餐了。

她一邊做飯一邊照看在玩耍的女兒,防止她誤吞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東西。

五六點,她喂飽孩子,吃過幾口飯,幫寶寶洗完澡,讀睡前故事。

趁孩子入睡的這段時間,洗碗、疊衣服,再洗個舒舒服服的澡,Moe才擁有了一段短暫的、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

這兩三個鐘頭裡,她會 看書,品茶,就像以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年紀一樣,安安靜靜地享受片刻的悠閒。

晚上九點半,Moe的丈夫下班回家,她為他熱好飯菜,閒情雅致來了,兩人再小酌一杯,算是平凡無比的一天中,甜蜜溫馨的瞬間。

這就是一個日本全職媽媽的普普通通的一天, 跟勤勤懇懇努力工作的你我一樣,她也在付出勞動。

Moe把家庭主婦當成一種職業,只不過這份工作,付出多,回報少,還要任勞任怨。

她不是天生就會做飯的,而是專門學了一年的料理才掌握了廚藝。

她每天要給孩子換10—15次的尿布,平均兩三個小時就要檢查一次。

她在很多人都熟睡的清晨就起床,醒來馬上洗衣做飯,掃地擦桌。

她才27歲, 本該可以肆無忌憚地揮霍青春,卻把愛和時間都奉獻給了家庭

很多人都存在一個偏見,以為全職媽媽,不用賺錢,日子過得逍遙自在,又或者覺得,家庭主婦就是神神叨叨的黃臉婆,管錢做飯的保姆。

但Moe在認真地對待生活,她化美美的妝,穿漂亮的衣服,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堅持做喜歡的事,她 沒有犧牲掉自我,也沒有喪失主見

她會要求丈夫參與到家庭勞動中,男主外女主內,分工明確,也不代表父親能當一個置身事外的甩手掌櫃。

她沒有抱怨過日復一日的家務活很累很辛苦,因為她知道, 世界上沒有一種工作是不勞而獲的,既然選擇了,就竭盡全力地做好,僅此而已。

都說職業不分高低貴賤,在寫字樓上班,在工地搬磚蓋房,在醫院治病救人,和在家負責帶娃,所有付出汗水的勞動,都值得尊重。

畢竟,當個渾渾噩噩、碌碌無為的小廢物,你當兩個星期就自我嫌棄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