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第一媽媽桑:早稻田大學畢業卻跑去當女公關,入行32年,如今56歲穩坐頭牌,堪稱「公關教科書」!

漫果儿 2021/12/17

談及日本這個國家,風俗業一定是繞不過去的。日本的風俗俱樂部大部分坐落于城市最繁華的地段,拿東京來說,銀座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聚集了無數個這樣的俱樂部。

這裡是日本精英階層最常光顧的地方,他們揮金如土,養活一大批風俗業從業者。

可誰能想到,在銀座最受歡迎的風俗小姐,竟是一名五十多歲的婦人,無數人花上一大筆錢只為和她共飲一杯,其中不乏日本首相這樣位高權重的人。

在世人的觀念裡,這個行業大多數都是吃「青春飯」,基本上三十多歲就被市場拋棄。

那麼為何我們今天的主人公——白阪亞紀,在五十多歲仍能成為銀座的頭牌,讓日本精英階層為之傾倒呢?

東京版「龍門客棧」

看完白阪亞紀的故事,筆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龍門客棧中的孫二娘。 同樣擁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店,同樣依靠游走于男人之間生存。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白阪亞紀的店和龍門客棧是非常相似的。

但不同的是,白阪亞紀的店是無數日本男人的精神依靠,而龍門客棧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黑店,無數江湖俠客在這家店裡「翻車」。

這樣的差別註定了兩個老闆娘的命運:就連日本首相都為白阪亞紀傾倒,孫二娘只能被官府圍剿。

可見白阪亞紀作為銀座第一媽媽桑,是有著獨特經營之道的,不過這個方面我們稍後再說。

在筆者看來,白阪亞紀無疑是一個「女中豪傑」。

我們都知道在如此開放的現代社會中,日本的性別歧視仍然非常嚴重,男尊女卑的觀念深刻在這個國家國民的記憶裡。 男人們的聚會,女人很少會出現在檯面上。

而白阪亞紀卻做到了,她不僅做到自己融入到日本上層社會,還帶領手下的姑娘們都做到如此地步。

在銀座這樣一個充滿「刀光劍影」的地方,白阪亞紀游走于各界精英人士之間,儼然已經成為這裡的一個傳奇。

從高材生到「陪酒女」

說起「陪酒女」,筆者相信大多數讀者都對這一職業非常抵觸,畢竟許多陪酒女都是走投無路才進入這一行業,或者是沒上過太多學,只能靠色相在這一行業謀生的。

手機前的你一定想不到白阪亞紀在做陪酒女之前,是一名日本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

早稻田大學是日本老牌名校,可以說是日本精英階層的搖籃,這裡走出無數的政客、商界傳奇。從早稻田大學畢業的學生,基本上都能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然而就是在這所學校畢業的白阪亞紀,為何會成為「陪酒女」呢?接下來筆者就為大家講述一下白阪亞紀的經歷。

相較于大多數陪酒女的家庭條件,白阪亞紀顯然要比她們好太多。

白阪亞紀童年時期,正是日本經濟最繁榮的一段時期,她的家庭經濟狀況也算得上是富庶。因此從小父母對白阪亞紀都非常嚴格,他們希望女兒能成為一名出色的人才。

大多數青春期孩子都是叛逆的,白阪亞紀也不例外。她有一個夢想,就是成為一名歌舞劇演員,可想要走上這條路,就必須在專業的學校學習。

在白阪亞紀的父母看來,這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對女兒的夢想,他們選擇無情打壓。

這讓白阪亞紀感到憤怒,她無時無刻不想擺脫父母的控制,想要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但她知道,只有自己不斷努力才能真正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中學時期的白阪亞紀發奮學習。

終于,白阪亞紀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無數日本學生夢寐以求的早稻田大學。不過此時的白阪亞紀也離自己的夢想越來越遠,這時候再想要成為歌舞劇演員已是不可能的事。

大學時期的她非常迷茫,她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應該走上怎樣一條路,未來會過上什麼樣的生活。

這時候白阪亞紀的同學為她指出一條路,那就是當「陪酒女」。白阪亞紀並沒有因此感到憤怒,她知道如果自己按部就班地上學、就業,無論做出多少努力,在日本社會始終都是低男人一等的。

「陪酒女」這條路卻不一樣,她能夠在酒桌上跟男人談笑風生。

沒有經過太多思考,白阪亞紀就去東京銀座面試,憑藉姣好的容貌,她順利進入風俗俱樂部,成為一名正式「陪酒女」。

白阪亞紀的選擇出乎所有人預料, 從沒有人想過,一名來自早稻田大學的高材生,會進入這一行業。

當然白阪亞紀的從業生涯並不順利,作為日本最古老的職業之一,「陪酒女」之間的競爭不可謂不大。

白阪亞紀在喝酒這一方面並沒有什麼天賦,同時她的性格也有些內斂。無論從什麼角度看她都不像是能夠長久做下去的人,可白阪亞紀就是這樣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人。

她不僅在這一行業成功站住腳,還在後來成為「日本第一媽媽桑」。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看看白阪亞紀的奮鬥史吧。

日本第一媽媽桑奮鬥史

白阪亞紀進入行業的時機其實並不好,當時日本的泡沫經濟已經破碎, 經濟蕭條之下服務業自然也不景氣。

不過好在銀座作為東京最繁華的商業街,每天仍有無數的人來到這裡消費,這讓銀座大多數俱樂部都有了一些喘息之機。

白阪亞紀非常清楚自己的優劣勢,她不擅長喝酒、不擅長與人交流,這讓她有更多的時間觀察客人,了解各式各樣的客人的愛好。

白阪亞紀的優勢也是非常明顯的,她容貌非常出眾,同時又接受過高等教育,跟這些來自精英階層的客人非常聊得來,什麼樣的話題她都能參與進去。

沒過多久白阪亞紀就在一眾「陪酒女」中脫穎而出,越來越多的客人慕名而來,她成為店裡的頭牌,一般的客人根本見不到她。

至此白阪亞紀徹底在「陪酒女」這個行業中站穩跟腳, 她做到了行業中許多人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

但白阪亞紀並不滿足于此,她有很強的好勝心。在進入行業的第九年,白阪亞紀便自立門庭,在銀座開設了一家專屬于自己的風俗俱樂部。

要知道這個行業不僅「陪酒女」之間競爭激烈,各個俱樂部之間的競爭同樣非常殘酷。

銀座每年出現的新俱樂部就如雨後春筍一樣多,但能夠紮根于此的店卻並不多。據統計銀座開設的風俗俱樂部平均壽命只有五個月,可以說新店幾乎沒有生存空間。

不過這對于白阪亞紀來說並不是難事,作為一個「頭牌」,她個人的魅力就足以撐起一個俱樂部。

話雖如此,可經營俱樂部與單純做一個「陪酒女」相比之下壓力更大。 隨著客人增多,白阪亞紀難免會力不從心。

在這樣的情況下,白阪亞紀不得不招一些新的「陪酒女」加入。說到這裡我們不得不說一下白阪亞紀獨特的經營之道了。

當時在銀座的許多俱樂部都會給店裡的「陪酒女」定下銷售指標,這種行為並不過分,畢竟我們在工作時也會有一些工作指標,這樣才能更好地保障店裡的營收。

白阪亞紀卻沒有這樣做,她選擇反其道而行之。

白阪亞紀從未給店裡的姑娘們定過任何銷售指標,她認為銷售額並不是衡量一個「陪酒女」是否成功的主要因素,只有讓客人感受好,才算是一個成功的從業者。

而且定下銷售指標, 還會讓員工間出現一些不良競爭,畢竟「金主」就那麼多。

白阪亞紀在關門後會向姑娘們傳授經驗,也會讓姑娘們相互分享,這讓她店裡的「陪酒女」都能夠快速成長。

這樣一來,白阪亞紀的俱樂部很快就在銀座紮下根,成為銀座最受歡迎的俱樂部之一。

成為老闆娘的白阪亞紀並沒有退居幕後,反而更加關心客人們的體驗。每天夜幕降臨之前,白阪亞紀都會化好妝,同時關注一下各種各樣的新聞,然後來到店裡等待客人們的到來。

儘管已經不再年輕,但白阪亞紀似乎擁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更能夠吸引到客人。不論是年輕人還是有一定社會閱歷的人,都想找白阪亞紀喝上一杯,跟她談談心。

這主要得益于白阪亞紀與客戶間的溝通,每天早上她都會早早起床, 向每一位客戶發送一封郵件問候一下。

逢年過節時,白阪亞紀還會給客戶們寫上一些賀卡或是明信片,再搭配上定制的小禮物,給客戶送上節日祝福。

據白阪亞紀自己統計,這些年來她在這方面的投入已達到一百多萬日元。顯然這樣的投入是值得的,這讓她的俱樂部一直受到客人們的青睞。

前面我們說白阪亞紀是第一媽媽桑,並不是因為她的俱樂部經營有道,而是她對于手下「陪酒女」的態度。

很多「陪酒女」在有一些從業經驗後都會選擇自立門庭, 而其中有一個潛規則就是不能在老東家的附近開店。

白阪亞紀對于這件事看得很開,她允許從自己店裡走出去的姑娘在附近開店,她認為這並不會搶走她的生意,反而會讓銀座更加繁榮。

對于白阪亞紀來說,銀座的俱樂部開得越多,這些俱樂部都會有更好的發展空間。她常常把這些聚集起來的俱樂部稱為「村子」,每一個俱樂部都是「村民」。

可能這才是白阪亞紀成為「日本第一媽媽桑」的主要原因。

精英階層的「心理諮詢室」

2018年《行家本色》系列紀錄片《銀座夜晚的女人們》特輯上線,這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們有了一個近距離觀察風俗行業從業者的機會,其中最吸引人的莫過于白阪亞紀的經歷。

在紀錄片的評論區中,許多歐美觀眾把銀座的俱樂部比作「心理諮詢室」。

事實上確實如此,在許多日本男人心中,有一個長久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媽媽桑是一件非常令人欣喜的事。 這從側面反映了為何年長的媽媽桑更受歡迎。

有人還就這類現象做過一個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日本男性喜歡與比自己年長的女性約會。

這一切的源頭還得從日本人的戀母情結說起。著名導演北野武曾在採訪中說:「我自認有戀母情結。一有事情發生,都還有想依賴她處理的習慣。」

可母親不能時刻陪伴在身邊,精通人情世故的媽媽桑自然而然就成為這樣的替代品。

日本的精英階層對于這些事大多不會避諱。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就經常光顧白阪亞紀的俱樂部,他不光自己去,甚至之前還帶著安倍晉三一起出入這樣的場所。

不過政客如此光明正大造訪的並不多, 真正喜歡這種風月場所的還得看日本文化圈的大亨。

曾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大文豪川端康成,創作出《鐵臂阿童木》這樣膾炙人口動畫的漫畫家手塚治蟲以及日本最暢銷小說家渡邊淳一都是銀座各個俱樂部的常客。

可以說這些日本最傑出的一批人都非常熱衷于和媽媽桑交流,渡邊淳一生前最後一個生日,都是在這種風俗俱樂部度過的,當時許多媽媽桑齊聚一堂為他慶祝。

因此有人說渡邊淳一能寫出那麼多精彩的小說,離不開他在俱樂部經歷的風流韻事。

或許對于日本精英階級來說,風俗俱樂部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之余的心靈寄託之地,無論生活中有多少煩惱,只要來到這裡,就有一個成熟的女性為他們排憂解難。

可能這就是這個行業能夠在日本盛行無數年的原因吧。

光彩之下的平靜生活

像白阪亞紀這樣能夠在銀座「呼風喚雨」的頂級媽媽桑,她們私下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呢?就白阪亞紀來說,她私底下看起來完全不像我們印象中的「陪酒女」或者媽媽桑。

有人曾前往白阪亞紀的家中去採訪她,在鏡頭中我們可以看到。白阪亞紀在離開銀座後,完全就是一個普通家庭主婦的形象。

她日常的住所也並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那樣奢華,只是一個普通的公寓,在筆者看來這間公寓甚至有些擁擠。

除了看起來有些樸素的生活,白阪亞紀還有過一段婚姻經歷,並且生下兩個可愛的女兒。很長時間裡女兒都是她的精神寄託, 因為有女兒的存在她才能堅持下去。

對于白阪亞紀的生活可能有人會不解,在我們國家,很少會有男人會選擇娶這樣一個「陪酒女」為妻子,畢竟她們的職業並不光彩。

但日本不同,風俗業在日本是一個正當行業,為了規范行業運行,日本政府專門出臺《風俗業法》以保障從業人員及客人的權益。

《風俗業法》中規定,客人不能在店中帶走「陪酒女」。

白阪亞紀並不會與客人有過多接觸,哪怕是工作期間,她也只是和客人拉著手說一些知心話。

曾有一個客人在酩酊大醉時問她: 「你是我的專屬媽媽桑嗎?」白阪亞紀笑著說: 「我們上輩子一定是戀人。」她總是能這樣巧妙地避開客人撩撥的話語。

這位「日本第一媽媽桑」無疑是令人敬佩的,不論世人以什麼樣的眼光看她,白阪亞紀的敬業以及她的「匠人精神」都值得我們學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