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姐姐網戀奔現遭嫌棄,進門五分鐘男生惡語相向趕人!小姐姐:我真的長得很難看嗎?

漫果兒 2021/05/14 檢舉 我要評論

外形是人們互相識別的依據,每個人的樣貌身材必然不同,如何評判美的標準也是因人而異。

不過,不知道從何時起,對於亞洲人來說顏值即正義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美的定義變得愈發具體了,牛奶皮膚、瓜子臉、女團腿等等條條框框下大家也開始習慣了對他人容貌的評價褒貶,更出現了容貌羞辱這種抨擊方式。

容貌羞辱的產物,外貌焦慮也影響了很多年輕的男男女女。

你有嘲笑過別人的長相或者被別人品頭論足過麼?你會對自己的容貌不滿,用P圖軟體對容貌大肆整改欺騙生活麼?你還在不科學絕食,一味的追求A4腰麼?你有外貌焦慮麼?

深夜一個人坐在街頭的步美就深受其害。

她在交友戀愛軟體PAIRS認識了一個小哥哥,對方說要請步美喝酒,於是步美不遠千里來奔現,結果被人趕出家門。不知所措的步美離開後,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了40分鐘,深夜地鐵停運,身上沒帶夠打車費的她只能坐在路邊等待天亮回家。

「噁心」,「眼神讓人作嘔」,「看上去性格很陰暗」,「趕緊走吧,晚上沒地鐵也沒錢付你計程車費」,步美此次約會留下的沒有任何美好的回憶,只有對方的惡語相向。

還好,萬般無助的步美遇到了「可以跟你去你家麼「節目組,可以提供回家的打車費。

其實22歲的大學生步美並沒有那麼糟糕,皮膚白皙,眼睛很大,看上去其實蠻可愛的。最重要的是她性格很好,即便被人傷害,她也一直保持笑容,得到節目組幫助的時候還開心的感歎自己的幸運。

受到了傷害的步美,先對自己產生了懷疑,發資訊問自己6年前的交往物件自己真的有別人形容的那麼不堪麼?

當然回答是no了。

不過,步美還是坦言說這已經是第二次被嫌棄了。步美的初戀在高一,後來經歷了6年空窗期。她和很多青春期中的小女生一樣,一直期望談一場甜甜的戀愛。

一開始,步美在約會軟體上認識了位心動物件,然而聊得挺好的小哥哥突然消失了5天,於是步美就跑去對方打工店裡直接找人,結果男方怕丟人,給步美趕走了。

年紀輕輕的步美,很難不因為這件事產生容貌焦慮,不那麼自信了的她開始在照片上小做手腳,比如說這個。第一張不難看出來是一個人,可以說不過是簡單的還原美貌罷了。

第二張還是和本人有些許出入的,本人和照片有點不符,這有可能是第二次奔現被辱駡的導火索了。

可以理解被照片欺騙的小哥看到本人有失望,但是畢竟惡語傷人六月寒,他的所作所為很有可能影響另一個本來就有點小自卑的妹子的一生。

步美笑著說到未來的心願,還是想找個兩情相悅的人共度餘生。

雖然她笑著說出來這段話,但是能感覺到她對未來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距離一開始青春懵懂的她,現在的步美標準降低了很多,她覺得對別人來說垃圾一樣的人也許才是她的歸宿。其實你真的很好啊,步美。

容貌羞辱真的會影響人的一生。

據中青報調查,六成大學生都會因為容貌羞辱等原因有一定程度的容貌焦慮。尤其是女孩子,社會上病態的流行趨勢,比如說A4腰、女團腿,不停的洗腦本來身型姣好的女孩子。總是對著鏡子不滿,研究著減肥食譜,病態的追求著纖細身材,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達不到自己心中的標準就開始不自信,畏懼社交的同時又期待愛和關懷,網路上聽到一點點甜言蜜語就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然後被渣被pua被傷透心,循環往復最後迷失了自我。

其實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選擇向容貌焦慮、body shame 說不了,女性獨白劇《聽見她說》第一集《魔鏡》,齊溪飾演的「網紅」女孩就曾素顏躺在浴缸裡,一次次叩問:「什麼是美?美的標準是什麼?誰定義了這樣的標準?這樣的標準又是為誰定義的?」。

但是在這麼一部提醒大家做自己的作品中,諷刺的是最能體現社會現實的彈幕還是在批判著演員的容貌,看著這些刺痛人心的評論,只能說要告別容貌焦慮,這條路還是很長。。。

不要在乎別人的看法,也少對別人的外表指手畫腳,每個人其實都是完美的,去他的顏值即正義吧!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