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傳奇歌姬新專輯封面兒子不小心入鏡?網友:好像家裡阿姨隨手拍的,天后就是如此任性!

漫果儿 2021/12/14

近期大家迴圈最多的歌是哪首?漫果兒是宇多田光的 《君に夢中》(為你著迷)。

作為正在播出的日劇《最愛》(吉高由裡子主演)的主題曲,這次的新歌再次唱出了宇多田光歌曲特有的「宿命感」,鋼琴前奏一響就開始讓人淪陷了,「君に夢中~oh人生狂わすタイプ~」 唱出了渺小人物被命運反復撕扯的無奈感。

讓人感動的是,這首歌還有MV,在本周新鮮出爐。

MV主要是由歌曲錄製花絮和錄音棚演唱會的片段組成,貫徹了她一貫的節儉風格。

讓人開心的還有,宇多田光的第8張原創專輯《BADモード》(BAD MODE)確定將于2022年的2月23日發行CD(1月9日配信)。

這是她時隔3年的專輯,其中將收錄《君に夢中》、《Time》、《One Last Kiss》、《PINK BLOOD》等歌曲。

這次引發話題的還有這張專輯的封面

你沒有看錯,就是上面這張, 這是宇多田光新專輯通常盤的正式封面。

照片中的宇多田光穿著家居服,仿佛是攝影師隨手拍下的照片,也沒有經過修圖,似乎某寶的買家秀都要更精緻一些。

她的表情看起來也不是很開心,仿佛寫著「愛買不買,老娘還要帶孩子」。

在封面的右下角還有一個孩子一閃而過的身影,那應該就是宇多田光的兒子。

也有網友做出了「二創」。

這就是天后的底氣,音樂過關就行,不搞花裡胡哨、華而不實的包裝,作為歌迷,準備好錢包買買買就可以了。

對于熟悉宇多田光的歌迷來說,對她這次的封面如此任性不會感到很意外,因為她一直是特立獨行的存在,下面漫果兒再來說說這位日本的傳奇歌姬。

天后成長史

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的日本歌壇,被稱為「歌姬時代」,湧現了安室奈美惠、濱崎步、宇多田光、倉木麻衣、MISIA、椎名林檎、持田香織、aiko等等眾多風格各異,水準和相貌拔群的女歌手活躍于那個狂熱紛飛的年代中。

宇多田光與其他歌姬的出身又有很大不同,她是出身于音樂世家,也有著與眾不同的成長經歷。

宇多田光1983年1月19日出生于美國紐約曼哈頓,姓氏「宇多田」(Utada)發音非常類似日文中的「歌者」,發源于廣島縣高田郡的名門望族。

她的父親是日本知名音樂製作人宇多田照實,母親是知名演歌歌手藤圭子。

宇多田光在很小的時候,就立下志願「長大要當一個歌手」,從事與父母一樣的工作。

她沒到長大,夢想就成真了。

1990年,7歲的宇多田光就和父母組成了樂團「U3」,三年後發行了專輯《STAR》。

▲宇多田光父母

在這張專輯中,當時年僅10歲的宇多田光就參與了作詞。

1997年,14歲的宇多田光作為個人歌手發行了限量1000張的黑膠唱片。

1998年,她簽約了東芝EMI唱片,以「宇多田ヒカル」的藝名正式作為主流歌手出道,發行了首張日文單曲《Automatic/time will tell》。

這張同時發行8cm細碟和12cm盤的唱片最終銷量突破了200萬張,這個年紀輕輕,唱著自己創作的R&B的女孩,開創了屬于她的時代。

歌曲《Automatic》的MV中,宇多田光只是在一張黃色沙發前隨意扭動,卻在今後的多年被大眾模仿的經典畫面。

在2017年老牌音樂節目《Music Station》所評選的「影響日本人的100首歌」榜單中,《Automatic》高居第三位。(僅次于《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上を向いて歩こう》)

《Automatic》也被選為了影響日本人的100首歌的第3名,足見其影響力。

1999年,16歲的宇多田光發行了載入日音史冊的專輯 《First Love》

這張專輯在那年日本的銷量高達765萬張,至今仍然是日本音樂史上銷量第一的專輯,據悉在亞洲范圍內,銷量突破了千萬張,也是全亞洲最暢銷的專輯。

很多小夥伴應該都和漫果兒一樣,收藏有這張CD。

關于專輯封面(策劃:沖田英宣)

「于宇多田ヒカル當時還是學生,一切以學業為重,只能擠出時間做這些事。攝影師 久嘉靖秀和設計師 高橋步當時在攝影棚中什麼小道具都沒有準備就直接拍了。通過取景器,我們感受到這個獨自創作的少女的純真,希望通過鏡頭表現出對于「被拍體」的 信任感。面對她無邪的面容,我們覺得什麼衣裝、髮型、背景素材統統都不需要,最終的設計,是從被拍攝的照片中截取了其中一塊使用,把整個焦點都聚集在她的表情上。」

專輯的同名歌曲《First Love》是經典日劇《魔女的條件》的主題曲,有極高的傳唱度,多年來被數不清的歌手所翻唱。

2001年,宇多田光還為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HERO》演唱了主題曲《CAN YOU KEEP A SECRET?》。

這部劇是日本晚間檔電視劇的歷史收視率冠軍,這首歌也以147萬的銷量,成為那年的日本單曲銷量冠軍。

2001年,宇多田光還發行了第二張專輯《distance》,她不僅僅負責全部歌曲的作曲和作詞,還擔任了製作人。

這張專輯首周銷量就達到300.2萬張,創造了世界最高的單周專輯銷量記錄,以447.2萬的銷量問鼎那年的日本專輯銷量冠軍。

正式出道僅僅3年的宇多田光,18歲就坐穩了日本歌壇一線天后的寶座。

除了《魔女的條件》、《HREO》,宇多田光還為《最後的朋友》、《花樣男子》等經典日劇唱過主題曲,漫果兒個人最愛的是《Prisoner Of Love》。

輝煌後選擇隱退

和很多歌姬一樣,宇多田光也經歷過坎坷。

宇多田光在19歲時與比自己年長15歲的攝影師、導演紀裡谷和明閃婚。

兩人是在工作中相識,創造世界銷量記錄的專輯《distance》的封面就是出自紀裡穀和明之手。

兩人的婚姻僅僅保持了4年半,就以離婚而結束。

早在18歲時,宇多田光就表示過想象母親一樣,在28歲時隱退。

果然在2010年,宇多田光在博客上宣佈隱退, 表示想過「人類生活」。

從15歲開始一直持續繁忙的藝人生活,加之2002年後,患病、結婚和離婚等變故,讓這位天才少女產生了體驗「人間生活」的想法。

于是她選擇搬到了倫敦生活,從找仲介租房,交水電費,到確認垃圾的丟放日期,力所能及的事情她要全部親力親為,像個普普通通的人一樣去生活,她終于得以體驗未曾體驗過的青春與瑣碎日常。

打擊宇多田光還有父母的婚姻。

在她成長之路上,父母的關係並不和諧,曾7次離婚、重婚。2007年,父母最後一次離異,母親藤圭子離開了父女開始獨自生活。

原本以為隱退後可以更輕鬆,這時候又有一件事重重打擊了她。

2013年,飽受抑鬱症困擾的母親藤圭子,從新宿的自宅一躍而下,享年62歲,宇多田光感到 「自己可能再也不能做音樂了」。

▲宇多田光的母親藤圭子

歌迷又等了3年多,宇多田光帶著新專輯《Fantome》複出,她把對母親的思念放在了歌曲中。

「那個早上,從不化妝的你卻畫著淡妝,在開始與結束之間,無法忘懷的約定,將花束獻給你。」

這句歌曲《獻給你的花束》(花束を君に)的歌詞用痛徹心扉的語氣回憶出了母親去世時的那個早上。

她在採訪中也證實,歌曲中的「你」,就是自己的母親。既然母親的去世無法挽回,再大的悲痛與荒誕的現實也只能接受,而在生的世界中感受到的巨大痛苦,之後誕生出的將是全新的生命。

回頭再聽這首歌,一字一句都飽含深情,更是治癒心靈的清流。

特立獨行的天后

2010年,宇多田光舉辦了名為「Wild Life」的告別演唱會。

演唱會DVD附贈的幕後紀錄片裡可以了解到,這場演唱會的概念「野性生命」來自 宇多田光對現代人生活方式又或是自己生活狀態的擔憂——大家像是動物園中被豢養的動物,失去了野性

「保持自我」一直是宇多田光強調的主題,這一點在「同調壓力」很大的日本應該會引起強大的共鳴。(「同調壓力」指和他人保持一致而產生的壓力,是強調集體性的東亞社會明顯的特點)

在宇多田光的演唱會中,有打著領帶的上班族、帶著孩子的母親、時尚的年輕人。

她對不同年齡層的人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來自于她的歌裡所表達的那種 對自然、自由、真實自我的嚮往,對一切「理所當然」的外界的反抗

宇多田光出生並且長大于紐約,比起拘謹的日本人, 她的性格更不拘一格,特立獨行。

宇多田光有一顆孩子般的童心,特別喜歡熊,她有一隻產自中國大玩偶熊,用中國的大姓」張「命名,稱其為「Kuma Chang」。

她在睡前會和Kuma Chang聊天,並常將合照上傳在個人博客,甚至一起帶上飛機,以它為原型還創作了兒歌《我是熊》。訂制過100萬日圓的連身熊裝與200萬日圓LV專屬熊的安置箱。

2014年回應粉絲在推特上提問是否因為結婚而改信天主教的時候回答稱自己信「熊熊教」,還在推特上自創了「小熊教」的信條。

宇多田光也熱愛動漫,喜愛手塚治蟲,曾為手塚治蟲的漫畫《怪醫黑傑克》的TV版配音 。

還不得不提一部對宇多田光來說有重要意義的動畫——《EVA》(新世紀福音戰士)。

對于《EVA》,她說 「和自己重合的部分太多了,甚至有點精神污染。」

對宇多田光來說,父母的不斷離婚再婚伴隨了她成長的幾乎全部歷程。

另一方面,15歲便以天才少女身份出道的她,甚至還未享受少女應有的青春與迷茫,便不由分說地捲入了唱片工業的巨型機器中,「成為最耀眼的歌手」仿佛不可避免的宿命,在她出生時便已被決定了。

宇多田光曾說:「大概是一直想要逃跑的心情吧,我一直想從自己所在的世界消失。從15歲出道,到成為舉世矚目的人,我所沒想到的事情鋪天蓋地地加諸我的身上,周圍人都覺得我很幸運,但對我而言,這更像是個取不下的十字架吧。」

她開始在動畫與幻想的世界中尋找慰藉,當時的丈夫紀裡谷向宇多田光介紹了《EVA》,她瞬間被吸引了,一口氣看完了全部。

在少年時便被賦予了難以承擔的使命,有著象徵著不由分說的強權的父親,以及在成長中缺失的母親,時刻想要逃離這一切的迫切的心情,似乎是在一瞬間,宇多田在真嗣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倒影。

2007年,庵野秀明邀請宇多田光為劇場版演唱了主題曲《Beautiful World》。

導演感動盛讚:「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新世紀福音戰士已然誕生。」這首歌從頭至尾描述著對另一個人的思念之情的主題曲,成了EVA新的象徵,也開始了宇多田光與EVA長達14年的聯結。

宇多田光表示一直把《EVA》系列當作一部反映人生的連續劇看待,從裡面看出許多關于人性的本質以及該如何應對、理解的方式,作品的主題與她自身面對的課題相互吸引,因此讓她深深愛上、成為鐵粉。

而導演也說,自己透過宇多田光的音樂,找到了與自我呼應但難以言喻的一面,也因此意外發現了兩人的共通點。

2020年,再次找到庵野秀明,讓她為最新製作的《EVA》創作歌曲,因此就有了《one last kiss》。

這次的《EVA:終》是該動漫的收官之作,宇多田光似乎也在用這首歌《One Last Kiss》,為自己過去23年的歌手人生,寫下一部總結,在這首歌裡,宇多田光與EVA、與和她產生共鳴的碇真嗣交織在了一起。

多年前,宇多田光的歌曲《Deep River》,取材自遠藤周作的小說《深河》,這本書講述了一群經歷迥異的人前往印度恒河,追尋心靈解惑的旅途,遠藤將現代日本背景下的眾生,與充滿宗教意味的恒河聯結在一起。

在《Deep River》的歌詞中,宇多田光將人與人的關係比作一條河流,這條河將人的一切情感,愛與恨,生與死,統統容納進去,流向無盡的海,再被蒸發被淨化,循環往復地開始下一次旅途。

而到了《One Last Kiss》,雖然同樣是「循環往復」的主題,宇多田卻將重心放在了過程中的一瞬,停留在一瞬間的愛和一瞬間的吻上。

這「巨大齒輪轉動中的一瞬」,也出乎意料地成了EVA整個系列的注解。

過去,宇多田光還在很多歌曲中,表達過自己特立獨行的思想。

2016年,與椎名林檎的合作歌曲《長達兩小時的旅行》(二時間だけのバカンス),主題是人妻的婚外百合之戀。

「生活很累 酸澀腳踝的高跟鞋 限制呼吸的長禮服 瑣碎不休的家庭事 不知這樣的歡愉何時還會再有」

在今年,宇多田光還大膽發表了「出櫃宣揚」,表示「 我是在過去幾年中了解到自己屬于非二元性別的。」

有人問我:「‘該怎麼稱呼你?夫人還是女士?’我已經厭倦了每天不得不在‘Miss/Mrs/Ms’之間做出選擇。以我的婚姻狀況或性別來定義讓我感到不舒服,沒有一個首碼是正確的。」

宇多田光還說:「每次讓我選擇時,我都要被迫偽裝自己。 我希望有以後有一種選擇,每個人都可以使用,無論他們的性別、身份,或社會地位如何。

宇多田光覺得要用Mx來稱呼不代表任何性別的人群。

在相當保守、講究秩序性的日本社會來說,宇多田光突然的自己是「非二元性別者」的出櫃發言,可謂相當的勇敢。

▲宇多田光ins貼文

她真的是非常特別的一位歌手,從《First Love》到《為你著迷》,我們和熊光一起走過了23年。

喜歡她的歌曲旋律,更會被她的詞句觸動,依舊期待著宇多田光能帶給我們更多的感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