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就是二十年!它為何能成為日本「國民劇」?

漫果儿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40年前,日本時間1981年10月9日晚十點,電視劇《北國之戀》(富士電視臺)第一集播出了。對當時的很多觀眾來說,這是一部 前所未有的電視劇。

當時,週五晚十點檔同時播出著三部電視劇,一部是1981年5月開播,由藤田真主演的《新・必殺仕事人》(1981年5月~1982年6月于朝日電視臺播出),一部是1981年9月開播,由山田太一擔任編劇的《回憶製造》(1981年月~12月于TBS播出)。

在這兩部人氣作品播出後,《北國之戀》後來居上,並一拍就是二十年,成為日劇史上的經典。

標新立異的電視劇

這部劇由田中邦衛主演。六七十年代,田中在加山雄三的系列電影《若大將》和《無仁義之戰》中飾演的配角曾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當時,說起電視劇主演,人們心中還認為應該由明星小生擔任,《北國之戀》的「田中邦衛主演」就十分標新立異,也讓當時的觀眾十分困惑。

田中邦衛(1932.11.23 - 2021.3.24)

年輕一代對他的瞭解可能來自于他是海賊王中「黃猿」的原型。

《北國之戀》的故事從居住在東京的黑板五郎(田中邦衛 飾)帶著兩個孩子回到故鄉 北海道富良野開始。

來到東京求職的五郎在和令子(石田良子 飾)結婚後,生下了純(吉岡秀隆 飾)和螢(中島朋子 飾)一對兒女。然而妻子卻在婚後出軌,五郎也因此決定帶著孩子回到富良野。

因此,這部電視劇的主要舞臺就是北海道。在冬天的富良野,氣溫達到了零下20攝氏度。演員、導演、美術等劇組工作人員的艱苦拍攝也載入了電視劇史冊。

據編劇倉本聰描述,當時富士電視臺提議他「創作一部類似于電影《狐狸的故事》的作品」,看得出來是想做一個賣座電影的電視劇版本。但卻被倉本駁回了,《狐狸的故事》導演藏原惟繕組建的製作組在知床的斜裡町和網走市追蹤狐狸追蹤了四年,他認為現在已經無法組建這樣有整體性的製作組。

《狐狸的故事》,1978

之後電視臺又緊追不捨地要求在北海道拍一部日本版的《荒野家族歷險記》,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住在洛杉磯的一家人移居到荒野山中的故事,故事中一家人齊心協力面對大自然的態度受到觀眾一致好評。但是,北海道根本沒有能夠和原作匹敵的「荒野」地區,因此倉本也駁回了這個提案。

然而,當時富士電視臺方稱「看電視的主要都是東京人他們不會知道」,這句話惹怒了倉本。他認為, 雖然這部以北海道為舞臺的作品是拍給東京人看的,但也不能拍一部讓北海道的人一看就覺得「太假了」的電視劇

破屋子」催生出的電視劇

實際上,剛開始創作《北國之戀》的兩三年間,倉本經常徘徊在富良野的原野上。當時他經常看到的「破屋子」後來成了這部作品的核心。房間的牆壁上寫著「寂寞的時候就看看那座山」,裡面放著紅色雙肩包,展開的《少女Friend》雜誌封面是少女時代的小林幸子,一副家裡主人「連夜逃跑」的光景。

倉本說,北海道有三種廢棄房屋:海岸邊的廢棄哨所(漁民工作休息的地方)、山上的廢棄炭住(煤炭勞動者住所)和荒野中的廢棄農家。

水產業、礦業、農業,這些都是曾經支撐著日本經濟繁榮的第一產業,這些廢棄房屋就是這些勞動者曾經的家。這些產業經過日本高度經濟成長的過程,在產業結構轉型中逐漸衰退,最終被國家捨棄,這些廢棄房屋就是遺留下來的殘骸。

這些被拋棄、被遺忘的人們心中的遺憾,說不定正是讓倉本拿起筆的原因。在劇中,五郎最初的家也像廢棄房屋一般,沒有水管、沒有電、也沒有煤氣。

第一集中,剛看到自己的家的純十分震驚,一臉快要哭的樣子控訴「沒電怎麼生活」「晚上怎麼辦!」。當時五郎淡薄的回答不僅讓純震驚,也讓筆者和觀眾十分意外:

——「 到了晚上就睡覺

這句臺詞,在之後的20年一直都是《北國之戀》的「戰鬥宣言」。

飽含社會異議的電視劇

天亮就起床,晚上就睡覺。這看起來是理所當然的道理。但在當時,80年代初的日本,或者說東京這座城市,一天24小時都在工作,所有人都認為錢可以買到一切。甚至沒有人想象過「泡沫崩壞」這一結局的到來,只是一股腦地在繁華街中暢飲、暴食、高歌、遊樂。

在這樣的背景下,黑板一家人卻選擇從城市回到家鄉,過自給自足的生活。

「城市中充斥著虛榮浮躁,越來越多的人以此為生,他們認為錢能買到一切,就連自己的應盡之事也花錢交給別人去做。城市中還滿是無用的知識和資訊,對這些資訊瞭解越多的人就會被認為是偉大的人,因此人人心嚮往之。而人類賴以生存的知識和創造能力卻在不知不覺中退化了。而這一切真的還是文明嗎?《北國之戀》就是出于這些想法創作的」。

這段話選自1982年1月5日倉本寄送給北海道新聞晚報中的內容,它表達了《北國之戀》的創作初衷。倉本將自己心中的異樣感隱藏在了這部電視劇中。

一開始感到十分奇怪的觀眾也隨著電視劇的播出而逐漸愛上了倉本描寫的世界。因為劇中有著對當時的日本人近乎憤怒的尖銳批評和警告,以及想對他們傳達的資訊。

與時俱進的電視劇

八十年代的日本,各種社會問題開始暴露,其中很多問題甚至與現在都息息相關。最為世界第一「長壽國」的日本迎來了「老齡化社會」、地方人口不斷流出的「過疏化社會」、萬事萬物都要換算成金錢的「經濟優先社會」、人手一個隨身聽的「個人社會」......

《北國之戀》提出了不同的價值觀,反問道:「這種生存方式真的好嗎?」

此外,「家庭」也在發生變化。「單身赴任」(由于工作原因常常需要長時間去外地或國外工作,但家人不能一同前往。)變得司空見慣,父親被認為是「大件垃圾」;「家庭內離婚」(夫妻住在一起,但由于各種原因沒有實際離婚的情況)、「家庭暴力」等詞語也頻繁出現在大眾視野。《北國之戀》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將觀眾們無意識中感受到的「家庭」危機以故事的形式具象化了出來。

《北國之戀》于1981年10月開播,1982年3月末播完,共24集。之後又以特別劇的形式一直播出到2002年,特別劇中,經過了20年的歲月,五郎逐漸老去,孩子們長大成人,劇中他們也經歷了工作、戀愛、結婚、甚至出軌。

對觀眾而言,虛構出的「黑板一家人」已經像是親戚或者鄰居一般,我們和五郎一同歡笑、一同哭泣、一同煩惱,一同守護者純和螢的成長。在相同的時代中和他們共同前行,共同經歷歲月變遷。

回想起來,在《北國之戀:2002遺言》的最後,五郎寫下了遺書,但最後卻沒有離世。在那之後,20年後的今年,演員田中邦衛離世,享年88歲,但五郎卻從未消失,一直淡然地走在富良野的風景之中。

八十年代中期,央視曾引進本片,在海外劇場進行播放,譯名為《北國情》,2004年播出了全部8部特別篇,剪輯為30集,改名《北國之戀》。

不僅僅在日本,它在國外也承載了一代人的記憶。而主創們試圖傳達的信念,想必也能讓今天的很多觀眾引起共鳴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