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泰王瑪哈到底有多風流?六次結婚四度廢妻,封一條狗當空軍大元帥?

漫果兒 2021/06/25

現任的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公然納妃,生活極其奢靡。從他的生活照片來看,只是一位穿著簡單白背心和個性低腰褲的老人,實在是有點辣眼睛。

事實上,瑪哈國王是一位擁有著近600億美元身家的「隱形富豪」,一些人們耳熟能詳的中東石油大戶,資產與他比起來還是有些難以望其項背。但是相對于他的財富,人們更感興趣他「現代皇帝」的生活。

瑪哈·哇集拉隆功:四十年太子五年國王,六次結婚四度廢妻

瑪哈出生於1952年,作為皇室子弟,他從小就受到了國內最高規格的撫養和教育資源。在他14歲時前往英國留學,四年後轉向澳大利亞繼續深造。在坎培拉,瑪哈成功考入皇家軍事學院成為一名飛行員,畢業時已經是一名中尉。

回國之後,瑪哈作為一名軍事領袖協助泰國的平叛戰爭,更親自趕往前線指揮現場戰爭,憑藉著軍功來一步步搭建自己的威望與名譽。泰國的王室王位是世襲制,因而直到瑪哈回國的第四十個年頭,他的父親,先王普密蓬去世以後,他才接任王位。

成為曼谷王朝的第十任君王之後,瑪哈被尊稱為拉瑪十世。接受加冕儀式成為真正的君主時,他已經67歲了。

這位已經年近七十的老皇帝,在他四十多年的成年生活中,曾經結過六次婚,有過六位妻子,以及一眾佳麗,也曾經經歷四度廢妻。

前不久,因為泰國疫情爆發,嚴重到難以控制,為了保證「皇室領導人的安全」,拉瑪十世帶領著兩百多號「妃嬪媵嬙」逃離泰國,跑到了阿爾卑斯山腳下的一個豪華酒店。

但是在國際疫情的影響下,這家酒店原本已經宣佈暫時關閉,此次對拉瑪十世開特例,恐怕也是與拉瑪十世的能量有著很大聯繫。酒店負責人回應稱,拉瑪十世一行人是一個集體,沒有交叉感染的風險,因而他們一起居住不會對疫情防控造成壓力。

拉瑪十世在酒店的生活可謂荒淫無度,極盡奢華與權勢。日常生活中,他往往是高高在上,獨自坐在王座或者沙發上,群臣向他彙報消息或者請示事情都需要趴在地上,俯著身子,抬頭看他。

而那些美麗的妃子也不會得到太多的特權,她們也需要趴著,想盡自己的一切主意吸引拉瑪十世的興趣,以此來提升自己的地位。

那些在拉瑪十世面前俯首低眉的臣子,在外也是清一色顯赫一時的威風人物;而地上鋪得滿滿當當的妃子,來歷則就複雜得多。

其中有一些貴妃的侍女、有女兒的閨蜜,有民間收集來的絕色,有從監獄中特赦的美豔罪犯,可以說應有盡有。憑藉著在泰國最強勢的權威與揮霍不盡的財產,他想要任何美女幾乎都不費太多壓力。

也正因為他的身份,為了能夠長久陪伴在他身邊,成為泰國皇后,他的妃子們不得不勾心鬥角,明爭暗鬥,上演了一出現代宮鬥劇。

瑪哈國王的第一位妻子名為頌沙瓦麗,是當時的王后的侄女。這段婚姻開始於1977年,僅僅持續了三年便宣告結束。作為當時的太子,瑪哈渴望一段自由的戀愛。

但是頌沙瓦麗是王后的侄女,兩人是青梅竹馬。頌沙瓦麗對瑪哈的喜歡,將會是瑪哈爭取王位的一個有力助手,因而,這段聯姻被他接受。

結婚後,瑪哈對頌沙瓦麗興趣缺失,除了一些公眾場合和政治活動,兩人很少一同出現,結婚多年卻僅僅生育了一位女兒。

瑪哈厭惡這種不以愛情為目的的婚姻,因而他選擇出軌。在結婚不久後,他愛上了當時的知名演員育瓦媞達,兩人在未公開的前提下同居了數年。

瑪哈與頌沙瓦麗離婚後,便迫不及待地與育瓦媞達結婚。在這段時間裡,瑪哈逐漸消磨了對育瓦媞達的興趣,儘管兩人的激情恩愛已經導致他們生下了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僅僅一年多的時間,瑪哈與育瓦媞達的愛情就成為了一段歷史,瑪哈隨意找了個「不忠」的理由便與育瓦媞達離婚。

此後四年內,瑪哈都沒有結婚,但是一些關於他的戀愛緋聞時有不斷。

2001年,瑪哈與他的第三任妻子蒙西拉米王儲妃結婚,這段婚姻是他一生中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了。

直到他們結婚的第十三個年頭,蒙西拉米的家族因為涉嫌嚴重貪污而被王室制裁,瑪哈宣佈取消蒙西拉米王儲妃的資格,並與她離婚。

離婚後的瑪哈又一次陷入了無限風花雪月之中,他不斷地找尋自己的「真愛」,卻一無所獲。直到2019年,瑪哈與女將軍蘇提達結婚。

這位蘇提達的「實力」遠超他前幾任的妻子,蘇提達曾是一名空姐,不僅是名牌大學畢業的「知識份子」,更有著在官場情場遊刃有餘的情商。她將瑪哈深深地迷戀住,成為瑪哈唯一一個捨不得廢除的妻子。

但是瑪哈風流成性,即便深愛著蘇提達,也改不了他尋花問柳的本性。結婚不久,瑪哈與比自己小30多歲的女少將詩提娜相愛。詩提娜是瑪哈的貼身保鏢,容貌美麗,身材出眾,再加上獨有的年輕魅力,讓已經垂垂老矣的瑪哈深愛不已。

作為瑪哈的貼身保鏢,詩提娜跟隨瑪哈的時間甚至比正宮蘇提達還要長。蘇提達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既默許了瑪哈與詩提娜的交往,又不允許詩提娜的地位超過自己。

這讓瑪哈頭疼了好一陣子,他同時愛著兩位女人。最後,瑪哈做出了一個泰國歷史上獨有的舉動。他迎娶了詩提娜並將她冊封為「貴妃」,不是王后,也不是小王后,而是「貴妃」。

這一舉動無疑是打破民眾認知的,因為這代表著一夫多妻制的首例開通,尤其是這是在皇室的家庭中存在的。這樣的舉動無疑惹怒了社會公眾,但是輿論對他不敢有絲毫的不敬與不滿。

瑪哈國王的至高無上:能讓一條狗當空軍大元帥

泰國的皇室地位是至高無上的,國家法律明文規定,任何辱駡、不尊敬國王的人都要被槍決,膽敢在公眾場合和網路上對皇室發表不當言論的也會被嚴懲。

泰國的一位線民因公開在網路上發表了對瑪哈國王的不滿言論,被逮捕後執行了十五年的牢獄之災。其殘酷程度,竟與封建社會無異!

因而,這項荒唐的舉動就以「一夫多妻制建立」為理由,被瑪哈敷衍了過去。這還不算,此後,瑪哈變本加厲,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場合收納了上百名美人,作為他的後宮。

可以說,瑪哈在泰國是一言堂,只要他想做的,就沒有任何的阻力。瑪哈對女人冷酷薄情,對一條跟著自己的狗卻鍾愛有加,甚至冊封它為「空軍大元帥」。

這條狗叫福福,是一隻白色的小型犬,模樣可愛。福福是瑪哈在十幾年前親自領養的,它見證了瑪哈的幾段情史。

育瓦媞達在與瑪哈結婚後一年多就被廢除,其實是因為她出軌了當時的空軍大元帥,瑪哈得知此事之後大發雷霆,將兩人都驅逐了,他與育瓦媞達生育的四個兒子也沒有倖免,全部跟著被放逐。

而空軍大元帥的軍銜就此空置,事後瑪哈越想越氣,將被戴綠帽子的憤怒和不甘全部都宣洩在這個「大元帥」上。

為了表彰福福對自己的忠誠與追隨,同時借機侮辱前任空軍大元帥,瑪哈索性把「空軍大元帥」的軍銜冊封給了福福,還專門為福福舉辦了一場冊封典禮。福福跳下汽車,穿著為它量身定制的特殊軍服,走在紅地毯上,迎接瑪哈的恩賜。

這場鬧劇並沒有回避任何人,瑪哈對福福的冊封又一次流傳到網上。線民對此紛紛感到羞恥和憤怒,但是無人敢出聲。不過其中的確有「勇士」站出來反對瑪哈,貶低福福,結果被抓住,處罰了37年的刑罰。

福福被冊封絕不僅是一場簡單的儀式,此後,福福的出行、伴禮均是與大元帥無異。甚至在它老死時,瑪哈親自為他舉行國家級的葬禮,為他垂淚。

若說瑪哈為福福落淚是憫善,卻對自己的妻子都薄情寡意;群臣覲見他都需要下跪行禮,他卻會親自抱著福福一同參加各項活動儀式。這樣矛盾的個性在瑪哈身上其實很好理解,那就是偏執。

曾經作為太子,可謂一人之下,他想要做的事情無人敢於衝撞。成為國王之後,更是勝於從前。這樣逐漸養成了瑪哈國王極端、自我的個性。

遲暮之年的泰王瑪哈,又有幾人真切關心?

入駐阿爾卑斯山酒店時,瑪哈國王將此地打造成了第二個王宮,肆意取樂。他讓他的「佳麗」服侍他吃水果、玩樂,而這些「佳麗」一旦有任何的小過失或者不滿流露出來,都會被瑪哈國王抓住。

瑪哈國王為了懲罰她們,會強制她們以四肢著地的姿勢吃下一些剩飯剩菜,其模樣與狗一般。更有時候,瑪哈國王會一邊看她們「進食」,一邊逐漸剝光她們的衣服,拿著皮鞭、棍子之類的東西,並錄製視訊。

這些視訊瑪哈國王也不會私藏,時常放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或者流傳到網上。泰國民眾見到自家國王毫無王室禮儀,雖然感到羞惱,卻也無可奈何,甚至還會點贊評論:「打得好!」

但是這家酒店開在德國,周圍的德國人不買瑪哈國王的賬。周圍的民眾無法忍受瑪哈國王一行人24小時的噪音和鬧劇,因而集體到酒店門口抗議。

德國人較真的本性在這件事面前盡情彰顯。瑪哈國王以酒店是「私人所屬」拒絕民眾闖入,因而,德國民眾就在酒店附近開展各種激烈的音樂表演。

諸如電吉他、電子鼓等重金屬元素的樂曲,對酒店進行了360°的環繞立體播放,且連貫性強。遠遠聽來,只覺得音樂十分帶感,節奏十足,但對於被包裹住的瑪哈國王來說,這可是一種苦頭。

起初,聽不懂德語的瑪哈國王一見門外盡是載歌載舞,十分高興,還以為是德國人來歡迎他們了,感到頗為自傲。但是很快,瑪哈國王察覺到民眾言語間的語氣和態度並不友好,在翻譯之下,他才明白原來這是興師問罪。

但是極度自我的瑪哈國王並不在意,依舊在宮內看著私人的電影。一些德國人登上高臺,將辱駡的言語投影在酒店的牆壁之上。兩方紛紛擾擾,你來我往,不亦樂乎。

最後,不堪其擾的瑪哈國王選擇報警,驅逐了現場的民眾。可是員警趕到之後,民眾們紛紛四散而去,員警也沒有繼續追拿的意思。於是反反復複之下,瑪哈國王感到更加憤怒了。

他也拿這些人毫無辦法,畢竟他都是在自家的領地上作威作福。而眼下是德國,他的至高無上地位不好使。

其實瑪哈國王在德國久住,不僅是為了供自己取樂。他如今已經年近七十,再加上風流成性,身體不好,心肺功能衰竭得十分厲害。為了治療自己的呼吸困難,他才選擇留在德國。

五月中旬,瑪哈國王因呼吸問題,已經住進了重症病房,究竟能否挺過這次困難,依舊是一個問題。

一旦瑪哈國王扛不住疾病,在他的威嚴之下才被震懾的「後宮」又會掀起波瀾,各路往後王后、貴妃也會為了扶持自己的兒子上位而明爭暗鬥。

除去風流的性子和虐待的心理,瑪哈還是一位垂暮的老人,一位「江山動亂」的國王。在王位、財產、權力的爭鬥下,能夠真正關心瑪哈國王身體的,願意拋下身體去探望他的,又能有幾個人?這何嘗不是他風光無限背後的一種悲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